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37章种师道论战 一

第37章种师道论战 一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赵朴道:“我是不是皇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说的是事实。“

  完颜斡不离怒了,一拍桌子,怒气冲冲的道:“来人,将他拉下去……“

  赵朴心如死灰,不用太高的智慧也可以知道,他的言行激怒了这位金军元帅。这位元帅发怒了,要将他拉下去,乱刀砍了。死亡近在咫尺,只要动一下嘴皮子,他的脑袋就没有了。不过在生死时刻,赵朴心中没有一丝恐惧,而是手臂下意识的摸住了腰间的短铳。

  只等待,最后一刻,掏出火铳,一枪秒了这个金军元帅。

  临死了,拉上一个垫背的,也不算是吃亏

  “还不快将他乱棍打出!“出乎意料,完颜斡不离竟然没有乱刀砍死,而是乱棍打出。

  “不必了,某有脚,有腿,自己会走!”随着,赵朴迈步走出了金军帅帐。只是在出去的那一刻,两旁的金军将领,下意识的让开道路,直到让开片刻后,才心中纳闷道:“可恶,这不过是宋国的人质,我为何要让开道路!”

  赵朴刚刚走出帅帐,立刻听到里面桌子被踢翻了。

  完颜斡不离一抽腰间的短刀,刀光雪亮,一刀砍在桌子上,立刻桌子断为两半。

  “可恶,气死我了!”完颜斡不离脸色铁青,手臂都在发抖,很是愤怒。帅帐内的金军将领立时鸦雀无声,不敢发出一丝响动。

  这位元帅号称菩萨太子,信仰佛教,性格也最为柔和,极少发怒。可是一旦发怒。立时时雷霆暴雨,好似天地要毁灭。心中暗自埋怨,这个宋国皇子太可恶了,竟然惹得元帅这样的生气。

  郭药师愤怒道:“元帅,这个宋朝皇子如此不识好歹,挑衅元帅,不如让末将出手,斩杀他的头颅,送给宋朝皇帝,以解元帅心中怒火!”

  “杀了他,这个皇子太不识好歹了!”

  一些金军将领也立时愤怒道。

  若是杀掉一个人,可以缓解元帅的愤怒,那这个人死得其所。

  完颜斡不离心情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坐在帅椅上,拍打着椅子的扶手,冷笑道:“杀了他,本帅就中计了。这是一个假皇子,本帅若是杀了他,岂不是便宜了他。断了这小子的饭食,饿上他几天,但是不要饿死他,只给少量的食物!“

  “快派遣使者进入汴梁,质问狗皇帝,为何要用假皇子混弄本帅不要以为本帅心慈面软,就欺负本帅,惹毛了本帅,本帅拼的实力大损,也要攻破汴梁,血洗汴梁!”说着,完颜斡不离眼神中,闪现出了杀气。

  ………

  之前军中伙食,女真士兵吃什么,赵朴就吃什么,谁不上好,可也说不上差,可以吃个饱。

  自从那天以后,赵朴的待遇就下降了,每天仅仅是两个拳头大小的馒头,一点也不顶饱,似乎要活生生饿死他。所幸,在离开汴梁时,赵朴留了一手,携带了一口袋馒头,为的就是防备金军断粮,他可不想饿死。幸运的是,这个准备竟然用上了,靠着干粮袋,方玉抗住了金军断粮的折磨。

  而此刻,金军将士再看赵朴时,眼神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轻蔑,而是带着淡淡的敬佩。

  惹得元帅愤怒,劈桌子,最后活下来,他是第一个。

  同时,一个金军使者已经进入了汴梁城,对着宋钦宗,极为嚣张的道:“宋皇,我家元帅性子直爽,最讨厌欺骗,你竟然用假皇子冒充,送到我军当人质,可是欺负我元帅有眼无珠!”

  “不会的,那是十三弟,怎么会是假的!”宋钦宗看着金军使者,强制压住心中的怒火,辩解道。

  “假的,就是假的。我们元帅说假的,就是假的!”金军使者极为嚣张的道,“宋皇,不要欺人太甚。先是在割地上磨磨蹭蹭,又是在派遣人质上造假,不只何意?不给出一个说法,莫怪我家元帅无情!”

  宋钦宗怒了,十三弟去做人质本已经是屈辱至极,可是金人竟然这样无耻,硬要说十三弟是假皇子,可是如今实力不如人,只能是忍着。

  “不知尊使,想要什么说法?”

  “赔款数额加大三层,割地仅仅是河北,山西两地,外加山东!”

  宋钦宗的脸色顿时铁青了起来,心中升起强烈的愤怒,想要招呼人,一举将这个金军侍者斩杀。可还是强制压住心中的愤怒,到了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除了忍耐之外,什么也不能。一旦激怒了金军,后果不堪设想。

  “尊使,请退下!这些稍后再议!”

  金军使者道:“汴梁百万人口,每年消耗粮草必多,如今围困了几月之久,城外的粮库又被我军缴获,不知陛下觉得还能坚持多久!”

  “你!”宋钦宗说出一个字,再也说不出什么了,只有浓浓的恐惧,还有无奈。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军队打仗,很多程度上就是比拼粮草多少。粮草多,可以持久作战;粮草少,持久作战能力差。汴梁百万人口,一天要消耗多少粮食,几个月要消耗多少粮食,这是一个极为恐怖的数字。

  如今,汴梁的粮草已经耗尽,支撑不了多久,再战斗下去,只能是易子而食。

  到了那时,不必金军攻城,汴梁城内百姓就会活活饿死,不战而帝都陷落。

  …………

  大殿内,宋钦宗坐在高位上,神色憔悴。在底下坐在都是亲信臣子,左边是文臣李纲、白时中、李邦彦、张敏等,右边坐着种师道,种师中、姚平仲等武将。

  “金军欺人太甚,竟然敢威胁陛下。仪王殿下,不避生死,进入虎狼之穴,本是大义之举;可是金人太过嚣张,竟然说仪王殿下是假的,这不是鸡蛋里挑骨头吗?“白时中率先开口,语气有些愤然。

  李邦彦也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金军太可恶了,铁了心是要刁难我朝。”

  “只是如今金军势大,难以击退!“李纲道,”不知哪位将军,有勇气击退金军!“

  说着,所有的文臣,眼睛都看向了对面的武将,眼神中一点也不掩饰敌意。

  大宋,一向是文人的天下,是士大夫的乐园。太祖更是说,要与士大夫共治天下。而武人,不过是二等臣子而已。哪凉快滚到那里去,朝堂上的争斗,那里轮得上武人说话。若是在仁宗皇帝、神宗皇帝时代,这里密议,哪里有武人的位置。可是如今,金军兵临城下,满朝的士大夫,满朝的文人,若说是琴棋书画,个个一流,可惜金军是蛮夷,是杀人放火的禽兽,可不与他们比试文采。真正上了战场拼杀,真正抵抗金军的还是武人。

  大宋建立以来,一直处于弱势,处于边角的武人,竟然取得了高位。比如种师道,原本只是一个武人,满朝山下的文人都看不起,可是因为勤王之功,最先进入汴梁,鼓舞了士气,大受官家赞赏,拜同知枢密院事(差遣),充河北河东宣抚使(差遣),权势之大,受到的礼遇堪称大宋之最。而其他的西北军将领,以及其他地方的各路厢军将领也是受到重视。

  一个萝卜,一个坑。

  朝堂内的要害部门就那几个,要害的官位也很是有限,你占据了,我就没有了。原本朝堂内要害部门,都是文人,都是士大夫。可是如今,官家为了安抚武人将这些职位让给武人,立时间引动了朝中士大夫的不满。不论是李纲这类主战派,还是白时中等这类议和派,过去相互争斗,勾心斗角;可是随着武人占据要害部门,几乎放下了过去的争论,同仇敌忾,共同对抗武人。总之,大宋是士大夫的大宋,岂能让武人再度占据高位。

  面对士大夫的挑衅,所有的武将都是看向了头发花白的种师道。

  种师道,字彝叔,洛阳(今属河南)人。原名建中,因为避讳宋徽宗建中靖国的年号,改名为师极,后被徽宗御赐名为师道。北宋末年名将。为种世衡第七子种记的长子。少从张载,在朝廷郊祀恩补为三班奉直(从九品武官阶)。历任成州推官、熙州推官、原州通判。宋徽宗崇宁初,以“诋诬先政”被列入奸党,赋闲近十年。徽宗大观末年,以武功大夫(武阶,第十五阶,正七品)、忠州刺史(遥郡刺史)、泾原路都铃辖(实际差遣)、知怀德军(实际差遣)。迁任知西安州事,不久,又迁任知渭州事,迁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禁军军职,从五品)、洺州防御使(阶官,正任防御使,从五品)。后帅陕西、河东兵攻臧底城,八日即攻克。进侍卫亲军马军副都指挥使(禁军军职,正五品)、应道军承宣使(阶官,正任承宣使,正四品)。后为都统制(军职),拜保静军节度使(阶官,从二品),从童贯攻燕京,所献策不用,以右卫将军(环卫官,从四品)致仕,童贯以刘延庆代之,延庆败,复起为宪州刺史(阶官,正任刺史,从五品),知环州。俄复保静军节度使。

  这次,金兵围攻东京,种师道时任泾原路经略宣抚使,亲督泾原路、秦凤路兵驰援,沿途张榜宣称“种少保领西兵百万来”,大大地鼓舞了汴京的抗金士气。天下人因其年74岁,称其“老种”。

  种师道,德高望重,满朝武将都以他为首。

  种师道站起身,神色有些沉重道:“陛下,这是一个死局。出城进攻金军,必败;固守城池,必饿死。“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