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40章抗金派内部的分裂

第40章抗金派内部的分裂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种师道心中一痛,这些勤王之师可能战力低下,可能军纪较差,可能心思不纯,但是千里援救,来护卫汴梁,本身就值得嘉奖。

  可是援军到来,也加重了汴梁的粮食危机,二十万人,一天要消耗多少粮食,这对粮食紧缺的汴梁时致命的。为了争取那百分之一飘渺的机会,为了节约粮食,竟然让这二十万人去送死,这是何等残忍?

  可是为了保卫汴梁,为了胜利,只能这样!

  “陛下三思!”种师道再度劝说道,尽管理解了皇上的意图,可是种师道还是不能接受。

  宋钦宗没有回答,反倒是说:“不知,那位将军愿意率军出击,只要击溃金军,解除汴梁之围,我不惜大功赏赐!”

  种师道沉默了,这些都是袍泽,可是却要去送死。

  众将沉默了,金军的战力,他们都知道。守城有余,出战不足,出战必败。自从金宋交战以来,宋军多是败多甚少,即便是偶有胜利也是惨胜。

  “难道满朝武将,都是废物吗?听到金军都是吓成软脚虾了!”宋钦宗怒道。

  一旁的种师中怒了,正要起身,领兵出击。这时一个年青的将领站了起来道:“陛下,末将愿意领军出击金军,必破胡虏!“

  这个青年将领真是姚平仲,西军姚家将领。

  “好,古有冠军侯出击匈奴,今有姚将军破金!”宋钦宗赞赏道,“年青人勇气可嘉,汉武帝不惜爵位,我也不惜爵位,将军破金之日,就是封侯之时!“

  “多谢陛下!“

  李纲道:“恭喜官家,喜获冠军侯,大金指日可破!”

  种师道却是心中一冷,看着这个场景,那里不清楚,李纲拉拢了武将姚平仲开始对抗他。而官家也是默许,甚至是鼓励姚平仲,站在李纲一方,瓦解他军方独大的局面,免得他拥兵自重,难以制约。

  大宋一直最不缺的就是党争。大宋崛起于北方,建国初期文臣武将多是北方人,这是开国元老派;而南方多是吴、南唐等投降的文臣武将,又是一派,这两派相互斗争不断;

  元老派占据着政治优势,而南方派占据着经济优势。

  到了中期,又是守旧派与变法派之争,再后来是新党与旧党之争,又是奸党与忠党之争,到了如今又是议和派与抗战派之争。

  可是到了汴梁才发觉,抗战派又分为他种师道一派和李纲一派。尽管不愿意,尽管极力弥合矛盾,可是天然的差异,还是势如水火。

  李纲是文臣,他首先要维护士大夫利益;而他种师道是武将,首先要维护边关将士的利益。

  李纲想着,勤王之师最好归他指挥,而他种师道成为他的参谋,辅助作战;而他种师道坚决反对,将上万将士交给一个书生,这是对将士的不负责,他可不想长平之耻再次上演。

  况且,想要架空他,让他当一个需有其表的参谋,门都没有。参谋说好听些,辅助元帅指挥,说难听些就是打了胜仗是没有你的功劳,打了败仗是替罪羊。

  这是权力之争,是文臣与武将的权力之争。

  即便是他答应退步,手下的将领也不同意,况且文人一直轻视武将,武将心中早已憋着气,那里愿意在退步。

  …………

  出征已经决定了,姚平仲率军出击,破金。

  大的方针已经定下,欠缺的只是细致的规划,比如何时出兵,出兵数量多少,还有哪一部出击,还有器械配置等等,这些都需要细致的规划。而种师道一直沉默着,不发一言,以沉默反抗着出军的命令。

  而李纲却是兴致勃勃的说着,与姚平仲细细谈论着细节。

  一个时辰之后,一切敲定了。

  这次,二十万夜袭金营,姚平仲领兵,出兵日期定在二月一日。

  为何夜袭?

  因为宋军弱小,正面摆开大战,与金军对决,胜算很低,只能是夜袭。在夜晚,四周一抹黑,可以悄无声息的靠近,发起攻击,缩短了攻击距离,减少了金军铁骑的冲击力。

  为何要定在二月一日?

  按风水说,那是一个好日子。

  一切搞定了,李纲兴致勃勃,而种师道心情失落,在出兵上两个主战派首领再度发生了剧烈的分歧。

  “李相请留步!”种师道开口道。

  “不知将军,有何事?“李纲道。

  “李相可有时间,到望春楼小歇一下?”种师道说道。

  “不必了,君子群而不党,刚刚到了六贼奸党,官家可不希望再诞生奸党!”李纲毫不客气的拒绝了。

  种师道眼神一冷,再也不客气:“李相,这次出征,我坚决反对,希望陛下三思。李相最好与我一起劝解陛下,阻止这次出战。“

  李纲也毫不客气的道:“此次出征,我是赞成的!”

  “这次出征,若是战败,以官家的心性必然丧胆,那时割让河北、河东之地必然成为定局。五代时,石敬瑭割让幽燕十六州,遗祸于后代,留下千古骂名;若是官家割让了黄河以北三镇之地,后世会如何评价!“种师道喝道。

  李纲淡淡道:“官家本就懦弱,缺乏钢铁之心,心中已经动摇,已经有七层打算割让三镇,只是怯于世人议论,才犹豫不决。再拖下去,三镇割让必然成定局。与其如此,不如一搏……”

  种师道沉默了。

  这是一个死局,即便是明知必败,也必须走向去的死局。

  ………

  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机事不密则害成。

  军国大事需要保密,只有保密才能保持夜袭的突然性,只有保密才能起到奇兵的效果。只是可惜,君臣刚刚开完会议,不到一个时辰,信鸽就从不同的方向飞出,落向了金军营寨,完颜斡不离很快知道了,宋军夜袭的计划。

  “鱼儿已经上钩,接下来就该收网了!”

  宋朝最不缺的就是贪官,士大夫已经丧失了气节,不能指望一个贪官爱国,也不能指望一个贪官有死国的勇气。

  实际上,大多数情况,文官背叛比坚守信仰的多。

  到了改朝换代,异族入侵的时刻,战争不断,农民在战争中失去了土地,失去了安定生活,为了生存而战斗,会拼死抵抗异族入侵;武将与异族军队拼杀不断,大量袍泽死在了敌人手中,可能有父母,可能有族人,可能有亲兄弟,心中有血海深仇,往往也会血战到底;皇帝面临生死危机,世人都可以投降,唯有皇帝不能投降,投降没有好下场,皇帝的抵抗意志也较为坚定。

  而意志最不坚定的,叛徒最多的,莫过于文人。

  在改朝换代的大乱时代,不论是哪一个最后胜利,哪一个当权,他们都可以当官,享受着各种特权。同样是投降,武将投降,可能遭到忌惮,遭到诛杀;可是文人投降后,忌惮较小,很少诛杀。

  文人可以说稳坐钓鱼台,有了这层保险,谁还会傻傻的抵抗外敌,因此不论是宋末,明末,还是抗日战争时期,文官集团中汉奸辈出,争相卖国,官位越高,卖国越是痛快。先是有秦桧,后世有史弥远、贾似道,又有范文程、洪承畴、钱谦益,直到后世的汪精卫。

  而意志坚定,誓死卫国的很少,北宋只有一个李若水,南宋只有一个文天祥,明末只有一个史可法。

  观点有些偏激,可是很现实,很残酷。

  随着金军的崛起,以金钱开道,一些宋朝文官开始与金军暗通款曲。金军通过这些宋朝大臣,打通了边关要害,将大量的铁器,铠甲、强弩、食盐等战略物质走私给金军,靠着走私,金军获得了充足的战略物质,支持下一次次大战。

  金军能够摧枯拉朽般击败辽国,覆灭这个强势国家,这些宋臣功不可没。

  到了后来,在金军进攻汴梁前夕,金军更是收买了大量的文官,汴梁的虚实,禁军的布置和战斗力,朝堂各个大臣的信息等一一泄露而出,宋朝好似赤裸的美女一般,所有的信息毫不保留的泄露在金军面前。

  在大战前,金军已经做到了知己知彼。

  而宋朝却是不知己,不知彼,只是以为只不过是另一场澶渊之盟,另一场亲历议和,却没有想到这是一场灭国之战。

  宋朝以为是狼来了,又要掏钱了;却没有想到来的是虎,要吃人的!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