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45章崖山之后有中国

第45章崖山之后有中国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夜色朦胧,这是一个漆黑的夜晚,没有月亮,也没有太阳,伸手不见五指,是夜袭的好日子。

  在巨大的平原上,爆发了一场大战。在战斗时,四周都是明亮的火把,散去了一丝黑暗,在这种情况,两军激战了起来。宋军四十万,金军三万;宋军全是步兵,金军全是骑兵。在汴梁郊外发生了大战。

  惨败,宋军再度惨败。

  失败,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只是诸多失败中的一次。当失败的次数多了,失败也变成了麻木。

  自从宋金交战以来,宋军便是屡战屡败,宋军每次出动军队都是金军人数的五倍,八倍,十倍,甚至是更多。每次宋军动用的武器准备也是越来越好,神臂弩,战车等,甚至出现了低级的火药武器。

  每次交战,宋军的军队数量越来越多,宋军的装备也是越来越好,可是战绩不变,总是败北。

  这一次宋军又败了。

  这再一次证明,人多不一定是胜利者;武器好,也不一定是胜利者。

  溃败的宋军好似放羊一般,满世界乱跑,每个士兵都在拼命跑。不需要跑过金军铁骑,只需要跑过身边的袍泽就足够了,死道友不死贫僧。

  这次宋军溃败的数量太多了,二十万奔溃,满上遍野都是。而金军仅仅是三万人,数量太少了,即便是一刀砍杀一个,也是颇为费力气,更多的是催动战马,驱赶溃败的宋军,然宋军彼此互相践踏,造成大量伤亡。

  因为宋军溃败的数量太多了,金军杀也杀不过来,更是没有时间打扫战场,一些士兵趁机逃走了,而一些士兵趴在地上装死也逃走了。

  黑夜看不太清晰,地上的坑坑洼洼,水渠,石头,田埂等自然是顾忌不上。一些金军追杀太猛,有没有注意到地上的障碍物,战马被地上的障碍物绊倒,马失前蹄,不是碰得头破血流,就死肋骨断了,一些运气不好的,甚至是脑浆迸裂。

  事后金军统计,这一战,战死一千骑兵,五千受伤,因为黑夜视线不好,被障碍物造成的损伤占据八层。

  同样是溃败,那些率先溃败宋军,总是先死;而那些后来奔溃的宋军,则是后死,运气好,可能活下来。

  一夜过去,又是一个明亮的天气,阳光明媚,可对于姚平仲却是最为黑暗的一天。一战之下,二十万,尽数覆灭。

  “古有赵括,纸上谈兵,二十万尽数覆没;今天由我姚平仲,二十万,一夜覆没!”姚平仲脸上满是泪水,心中低落到了极点。

  此时四周一个亲兵也没有,只有他一个人,头盔不知道丢到了什么地方,身上的战甲已经破损了一大半,身下的战马有气无力的喘息着,脸上满是血迹,头发散乱。此刻他再也不是那个英姿勃发的少将军,而是一个丧家之犬。

  他连赵括也不如。

  赵括被秦军围困了四十九天,弹尽援绝之后,才灭亡;而他只是打了一夜就彻底覆灭了。赵括是率领着四十万赵军,对抗白起的秦军五十万大军,最后输了;而他是四十万,对抗金军八万,结果输了。

  “嗤啦!“

  姚平仲拔出了剑,往脖子上一抹,只要轻微一拉,就彻底死去。

  可是,剑却停止了下来。

  “我败了,我若是回去,官家会杀了我……”姚平仲心中恐惧到了极点,再也不停留,催动战马向着远处跑去。他也不知道该往那里跑,只是不断跑,不断跑,远离汴梁,远离这个伤心之地。

  …………

  清晨,看着外面的日光,金军正在收拾战利品,脸上带着喜色。

  张邦昌的脸色很是失落,喃喃道:“败了,怎么会败了呢!”

  “败了,就败了,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赵朴哈了一口气,心情极度放松,似乎宋军打了胜仗一般。

  张邦昌道:“殿下,你说的对了!这一战,我大宋汴梁精锐尽数覆没,割让三镇之地已经成了定局,黄河以北,尽数是胡虏之地,甚至是中原也在沦丧之中!“

  “这又何尝不是好事?“

  “好事!我看不出,我只看到五胡乱胡的悲剧再次重演,大宋灭亡在旦夕之间!“

  “我宋军为何会屡屡败于金军?“赵朴再度问出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

  张邦昌沉默了很久,道:“大宋缺马?”

  “明白了,意思就是说,大宋缺马,抗金必败,抗金必亡!”赵朴笑道,语气中带着讽刺。这让他不由想到了后世的某某人说过的话,抗日必亡,枪不如人,炮不如人,抗啥日?甚至荒唐的说,抗日三天中国就亡国了!

  张邦昌也是愕然,大宋一旦战败,总是归结于这个理由,可是只要有一点头脑的人,都知道这是托词,是为失败寻找下的借口。

  “沉默呀,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恍然间,赵朴想到了那个时代,中国也面临生死存亡,面临着千古未有的危机,那次灾难是惨重的,在灾难中中华民族浴血重生,走向了复兴。

  这一次,也是对大宋的考验,不能浴火重生,那就在崖山走向灭亡。

  “战国时期,魏国崛起。魏国与秦国大战,秦国大败,秦王也中箭而亡。几万军队阵亡,丢失了河西五百里之地。那时魏国联合其他国家,围攻秦国,要将秦国彻底瓜分,那时的秦国风雨飘零,朝不保夕,似乎旦夕之间,就要灭亡。那时的秦国与我大宋何其相似!“

  “实力不如人只能是认孙子。那时秦国无奈,只能是割地求和,尊严尽数丧失。“

  “老秦人悲催到了极点!可是老秦人不服输,咬着牙坚持着,失败不过是重头再来,只要老秦人有一口气,就要血耻,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天不弃老秦人。一个少年步入秦国,废井田、重农桑、奖军功、实行统一度量的等,变法十八载,秦国国力变强,与魏国再度大战,一举斩杀魏国元帅,夺回河西之地,一鸣惊人,一举成为七雄之首。后来经过多位君主努力,到了秦始皇时,一统天下,侮辱他的魏国,早已尽被他一巴掌拍死!“

  “世人都知道秦国一统六国,创造了千古伟业;可是谁又知道,当年那个被魏国逼迫,几乎灭亡的卑微小国!“

  “主观不努力,就不要找客观理由。只要精神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若是精神滑坡,苦难比办法多!大宋却得不是马匹,而是缺得骨气。没有骨气,即便是有马匹,也组建不出强大的铁骑。即便是铁骑成军,也是屡战屡败!”赵朴道。

  这个道理,后世已经证明了。宋朝战力不如人,败于辽国,西夏、金国,蒙古,可以说是马匹不如人;可是到了明朝,占据着辽东险要,耗费巨资,创立了关宁铁骑。可是关宁铁骑,照样是废物,屡战屡败,被满洲八旗打的落花流水。

  “失败了,也好!打疼了,可能激发起骨气,只要骨气复苏,大宋还有希望。可能如老秦人一般,浴血重生。若是骨气没了,干脆灭亡算了,干脆当亡国奴算了!”赵朴极为平淡的道。

  在历史上,靖康之耻后,耻辱很快的被忘记了,士大夫沉迷在江南的风花雪月中,过着泡妞把妹,豢养娈童的日子,甚至是制造了风波亭惨案。

  兔未死,狗已烹,认贼作父,甘当儿皇帝。

  汪精卫甘当儿皇帝,结果是人人诛之;而赵构秦桧之流,甘当儿皇帝,却是照样风花雪月。

  那时一个忘记耻辱,忘记血仇,在萎靡的生活中沉沦的民族,最后终于迎来了崖山的黄昏。

  世人都同情崖山,认为这是壮举;而赵朴看来,这是活该。

  忘记了耻辱,等于背叛。一个忘记了耻辱的民族,除了灭亡,除了当亡国奴之外,没有第二个下场可言。

  某某岛国人总是说,崖山之后无中国。

  而赵朴却恰恰认为,崖山之前无中国,崖山之后有中国。

  崖山之前,那是一个醉生梦死的时代,忘记了靖康之耻,背叛了历史,没有骨气,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可是崖山之后,过着四等公民,可是却时刻铭记耻辱,时刻想着驱除鞑虏,恢复中华。

  崖山之前,是一个没有骨气的民族;而崖山之后,是一个骨气复苏的民族。

  没有骨气,即便是拥有一切,也会最早失去;拥有了骨气,即便是一穷二白,也会拥有一切。

  PS:这一章很好,写出了民族骨气,也写出了我对崖山的看法。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