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46章金军退去

第46章金军退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姚平仲袭营,全军覆没,二十万尽数覆没。是否真的有四十万,还是谎称,没有人说得清楚。但是肯定的是,姚平仲大败,损耗掉了汴梁守军大量的有生力量,西军的精锐也是尽数覆没,守备力量空虚,原本就是纸糊的城防再次岌岌可危,似乎金军只要一个冲锋,就可以灭了汴梁。

  城内,上到皇帝,下到臣子、百姓,都是一片恐慌。

  幸运的是,金军这一段时间,一直没有攻城。

  不攻城,并不代表无事可做,完颜斡不离正在一步步的“钝刀割肉”。

  有个词语,叫做朝三暮四。传说,宋国养猴人狙公养了很多猴子,猴子能够完全听懂他的话,他对猴子的生活习性与语言也完全了解,由于家境开始不济,就想限制猴子的食量,他对猴子说以后是早上吃三个栗子,晚上吃一个栗子,猴子不满意,哇哇乱叫;他又说以后早上吃四个栗子,晚上吃一个栗子,于是猴子很是满意。

  这说明,策略很重要。

  钝刀割肉,这是郭药师教给完颜斡不离的道理。

  郭药师认为,万事不能急躁,不应该一开始就说出四大不平等条款,这一下子将宋人吓住了;最好的办法是一步步提出条约,一开始是容易答应的条约,渐渐是稍微苛刻的条约,再一步步加大。

  就好似土匪绑票一般,一开始就开出一万贯的巨款,赎票人一看赎金太大,反而是容易吓着,心中希望断绝,多数会一口拒绝。若是一开口,只是要两千贯,赎票人可能很快答应;接着开口要三千贯,赎票人也很可能答应,最后连连要上几次,赎金早已尽超过一万贯。

  对宋策略也是如此,漫天要价要价可以,但是不能太过火,万一吓着宋皇,那就不好了;最好是今天要一点东西,明天要一点东西,后天再要一点东西,最后所有东西都有了;

  金军使者,不断的往返于汴梁城内外。

  完颜斡不离说:“金军最近缺些金银!”于是,汴梁城内很快干巴巴的送出大量金银,一开始只是十万两。完颜斡不离怒了,这不是欺负我是叫花子,甩了宋使一巴掌。宋使委屈的流下眼泪,回到城内禀告。

  于是几天后,金银变多了。

  完颜斡不离还是摇头,宋使只能是乖乖的送出金银,越来越多,到了最后实在没有金银了,干脆喝令禁军全城扫找金银,于是呼汴梁城鸡飞狗跳不断,户民中不断的闯入官差,搜寻金银,美名其曰,为大宋尽力,为官家效忠。而实质则是抢劫,官府赤裸裸的抢劫。

  庙宇、大户、青楼、皇宫等,只要是能找到金银的地方,都是尽力找!

  只是努力了半天,依旧不够。

  完颜斡不离怒道:“金银不够,那就用布匹顶替吧!”

  于是汴梁又开始送布匹,只是用布匹顶替还是不够。

  完颜斡不离道:“布匹不够,那就用女人顶替吧!我军将士多是光棍,我还缺一些暖被窝的丫头!”

  这时,宋使松了一口气。

  一旁的郭药师立刻开出了价码:“普通的女人不要,最好是身份最贵的。帝姬、王妃、宗姬、族姬、宗妇、族妇、贵戚女等!”

  “不行,这些都是王公贵族,岂能这样侮辱!”宋使愤怒道。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何必如此!”郭药师却是极有信心,看头了这个色厉内荏的本性。

  最后,终于达成了协议。

  女人要送,只是不能送良家妇女,只能是送犯官之女。一朝天子一朝臣,自从宋钦宗上台以来,有大量臣子被清洗,更是有赫赫有名的“六贼”。六贼先是被流放,后来是被处死,六贼死了,可是他们的家眷留下了。

  六贼的家眷自然没有人权可以,自然是成为官奴,贬在教坊司。

  不如,将六贼的家眷送上,再加上教坊司积存的女子,足够了。宋使很快的下定了决心,心中暗自为自己的完美计划而庆幸。

  …………

  而这些天,赵朴一点事情也没有,谈判不需要他,只需要张邦昌出手就行。

  而他有些闲的蛋疼,只能是无事找死,左手与右手下棋,或是在帐篷内做俯卧撑,仰卧体做,或是原地跑步。这让暗中观察的金军暗自惊讶,这位皇子不会是疯了吧!

  而赵朴一点也不在乎这些,在他看来,身体是抗金的本钱,抗金不是一朝一夕,运气好是二十年的事情,运气不好就是一辈子的事情。有着好的身体,身体健壮,活得岁数长了,才能有本钱抗衡金军。

  就像司马懿说得那样,我不需要比诸葛亮聪明,只需要比诸葛亮活得时间长了就足够了。

  赵朴有自知之明,金国正在上升时期,名将辈出,君臣都是大大的牛逼。他这点斤两抗衡起来,很是危险;可是他不在乎,输了不要紧,只要活着就是本钱,老子最大本钱就是比你们年轻,熬死完颜斡不离,熬死完颜粘罕,熬死金太宗,熬死金国所有的精英,只要将你们熬死,老子就胜利了。

  而张邦昌也是不断将谈判的一些内容,告诉赵朴。

  “不行,不能这样干!”赵朴一听,那个混蛋哥哥要送女人立时怒了,“教坊司的女人,也是我大宋的女人!‘

  教坊司名义上是管办的礼乐机构,就象现代的艺术歌舞团之类的,主要习乐艺,但实际上在当时就是管办妓院,主要是罚受罪大臣的妻女为妓,而且是世世代代为妓,,如果生女的就为妓,男的就叫龟儿子。世人争相去嫖,以睡尚书小姐为荣,以睡王侯女为荣!

  六贼处死,六贼的家眷也沦落在教坊司,而如今更是要送于金贼。

  “不过是一些罪臣之女,没什么大不了的!”张邦昌毫不在意的道。

  赵朴立时哑然。他忘了,这是万恶的封建社会,在这个时代,女人地位极低,是没有人权的,女人等同于货物。所谓的士大夫,更是以互赠侍妾为雅事,

  苏东坡贬官之时,将身边的姬妾一律送人,这其中据说有两妾已经身怀有孕,他也无暇过问。带着胎儿送人的妾还算好命的,更凄凉的是一位名叫春娘的妾。苏东坡的朋友蒋某来为他送行,偶然看见了春娘,大为钦慕,便对苏东坡说:“我有一匹白马,愿意与学士相换美妾。”苏东坡一想,以名驹换一妾,划得来呀划得来,立刻点头应允。但这消息被春娘听说之后,这个才貌双全的姬妾却不肯,指责苏东坡道:当年晏婴尚且知道不能因马罪人,你这个堂堂苏学士,美其名曰怜香惜玉,却要将人换马!激愤之下,春娘当场撞槐而死。——虽然是姬妾,却也是女人,女人而竟被自己所爱的男人视做马驴,既恨且辱,真是了无生趣。

  除了惨死的春娘,苏东坡的姬妾中最有名的莫过于王朝云。她是唯一一个没有被苏东坡送人、得以陪他流放岭南的姬妾了。然而当时的苏东坡虽然已经鳏居,尽管王朝云与他同甘共苦、尽管王朝云还为他生下了儿女,她仍然没有能够成为他的妻子,到她死后,苏东坡也仍然只是在她的墓碑上写着“姬人”二字。

  在宋朝,轻视女性似乎是传统,似乎这样才能显示出士大夫的高风亮节。

  也正是这种观念,金国建立了洗衣院,这个古代版的慰安所,一个个帝姬,沦为了帝妓,而他们的皇帝却是签订了大名鼎鼎的“绍兴和议“,似乎有种阿Q式的以丑为美。

  赵朴道:“竟然是六贼的家眷,日后就是大臣,王侯子女妾姬,甚至是皇室贵人,这个头不能开,一旦开了口子,就会演化为洪水!”

  “这些都不是我们可以操心的!”张邦昌摇摇头道。他似乎有些惊讶于这位皇子的反应,割地时,面不动色;赔款收刮金银时,依旧面不动色;甚至是称臣纳贡时,这位皇子依旧面不动色;此时仅仅是送几个犯官家眷到金营,就是这样的反应,有些太过了吧!

  …………

  终于,四月份到了。

  公元,天气变得炎热了,金军也开始撤退。女真铁骑最善于秋冬季节出动,弓劲马肥,纵横于中原地区,无往而不利;可是到了春夏季节,酷暑多雨,金军将士患病数量递增,就连完颜斡不离也是病怏怏的躺在床上,有气无力。

  而这时,所有的条款,宋朝全部答应。

  金军退了。

  而赵朴这个冒牌货也是被送了回来,而用另一个皇子赵构替换了回来。

  只有最不受宠,最没有后台的皇子,才会成为人质。很显然赵朴的人缘最差,而赵构的人缘其次。

  坐着马车,回到了汴梁,赵朴恍然有着隔世的感觉。

  走在路上,随意可以看到冻死饿死的百姓,即便是活着的百姓也是眼神惨白无力,好似僵尸一般。赵朴有着走入末世的感觉。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