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50章该走了

第50章该走了

  一旦,金军采用围点打援之法,骑兵四处出击,各个击破;而西军各部之间,又缺乏有效沟通,而李纲又镇压不住西军的这些骄兵悍将,再加上宋钦宗也是多疑,不会将大军全数又李纲指挥,若是没有意外……

  即便是意外出现,也不会有大的改变。

  意外,只会是眷顾又准备的人。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意外都是浮云,无法扭转大局。

  宋朝与金国的战斗到了这一刻,胜败已经成为定局,一切都不会因为他这个蝴蝶才出现,会有太大的改观。

  “我该走了!“赵朴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中闪出坚定。

  以太原为中心,爆发的解围之战,很快将要爆发。这一战西军的精锐将会尽数耗尽,大宋的正规部队将会彻底耗尽,在这片土地上,金军将会入进入无人之境一般,没有人能够挡住他们的铁骑。

  在未来的几年内,金军军事上会达到巅峰。

  若是金军政策得当,甚至可能问鼎中原,提前实现蒙古一统中原的壮举,建立一个南到南海,北到贝加尔湖的大帝国。只可惜,政策上的失利,将金军的军事优势磨平了,一直缺乏稳定的战略,一直缺乏高瞻远瞩的政治家,一直是金军最大的破绽。

  这让金军再次丧失了机会。

  盛极必衰,当金军强大到了极限时,各个内部矛盾也会显现而出,军队也会迅速的腐化。腐败曾经击败了宋朝,也再一次腐蚀了金国,曾经强大的铁骑,将失去了犀利的一面,直到郾城之战被打得满地找牙,最后被金军覆灭。

  汴梁我要走了!

  赵朴再次前往皇宫,去见宋钦宗,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离开汴梁,离开这个死地。

  重耳在外而生,申生在内而亡。

  “皇弟,不知有何事?”宋钦宗眼圈发黑,神情有些萎靡,显然皇帝的生涯将他折磨的苦难不堪。

  “陛下,我要参军!“没有拐弯抹角,没有多余废话,赵朴直接的说出了目的。

  “参军!“宋钦宗愣了。

  在大宋亲王不许当官,是为了防止亲王结党私营,祸乱朝政,威胁皇权。亲王想要参军,几乎是不可能的。

  赵朴也知道这个道理,说道:“我朝宗室,不得参军。可是如今国家动乱,我身为大宋亲王,岂能袖手旁观。前些时日,我肯到金营为人质,如今我也愿意参军,抗击金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请陛下成全!“

  宋钦宗怒了,一拍桌子,大骂道:“荒唐,这违背祖制!”

  没有丝毫犹豫,宋钦宗就拒绝了。

  在忠孝为主的大宋,祖制是至高无上的,谁挑战祖制谁就没有好下场,即便是皇上也不行。最为典型的就是范仲淹的变法,王安石的变法,遭到了反对。言官反对的理由,其中一条,也是最为重要的一条,违背祖制。

  赵朴也不着急,而是继续劝说道:“皇兄,让我参军吧!我的要求也很低,不想要当什么大将军,就是想要出去见一下世面,纯粹玩一下,呆在汴梁城太无聊了,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不行!兵者,最为凶险,万一大战之下,你有了危险,那如何是好!”宋钦宗还是拒绝道。

  “皇兄,大哥。我就是先出去溜达一下,见一下世面,出不了意外的!”赵朴还是哀求道,同时心中大骂悲催的祖制。

  “不行,就是不行!”

  赵朴心中一动,忽然开口道:“皇上大哥不让我去,无非是顾忌祖制而已,这个好说。我可以化妆为一名禁军小头目,参加入其中,这样神不知,鬼不觉,也不会出了什么篓子!”

  宋钦宗问道:“皇弟,你为何这样想要离开汴梁,莫非有什么隐情?”

  赵朴心中道:隐情当然有了,不为别的,只为不当俘虏,不被狗一样牵着离开汴梁。这些自然不能说了,赵朴话锋一转,道:“皇上大哥的确是有隐情!”

  说着,赵朴眼神中闪现出了犹豫,语气有些黯然:“没有大宋,哪有我这个大宋亲王,身为大宋亲王,在关键时刻,就要为大宋献身的准备。金军提出了派遣亲王,前往金营为人质,没有一丝犹豫,去就去,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这一百多斤,交代在那里。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被煮了。死了就死了吧,可是我再也不想过为人质的日子了,我宁可死了,我也不愿意去做人质。人质没有人权,春天虽然到了,可是天色还冷些,我就一个呆在营寨中,没有炭火取暖,在冷风中瑟瑟发抖;吃饭时,也是冷馒头,又是发霉;最苦逼的是,时常要受到一些小人的侮辱……“

  赵朴不断的诉苦,述说着在金营的悲惨经历。宋钦宗听着,神色也变得沉重了起来,似乎被赵朴的悲情经历所感染。

  赵朴黯然道:“在金营为人质的生活,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世人谁都可以投降,唯有皇室不能投降。文官投降了,可以依旧当官;武将投降了,依旧可以当官。即便是混的再差,也可以回家种地,安稳的当富家翁,可是皇室子弟不行。身为大宋的亲王,除了血战之外,再也无一丝的出路。成为刘禅那是幸运,多数是成为李煜,尊严被践踏,妻子被侮辱。如今,我大宋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我想要过着安稳的生活而不可得,唯有一战,臣弟愿意参军!“

  “哥哥,顾忌祖训。可将我驱除族谱,从宗室度牒中剔除,那样没有身份的制约,我也自由了,我愿意以平民的身份参军,不求成功,但求成仁!“赵朴眼神中闪现出坚定。

  古代最宗族观念最为强烈,开除处族谱,从族谱中剔除名字,这是最大的惩罚,只有犯了十恶不赦的罪名,才有这样的惩罚。

  “你怎么这样?”宋钦宗气得话也说不出。

  而赵朴却是平静道:“请陛下成全!”

  古代人来说,族谱很重要要;可是对于现代人来说,族谱算个毛。若是能以开除族谱,罢黜王爷爵位,换的离开汴梁,一切都值了。

  总而言之,他不想在汴梁呆了,一刻也不想呆了。

  “你混账!”宋钦宗气得骂出三个字。

  赵朴没有应声,心情平静到了极点。这些话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也是想到最坏结果的。宋朝言官制度,极为发达,御史言官往往是没事找事,只要是眼睛全数盯着皇上,只要是皇上礼仪,或是细节上,出现了一丝毛病,都会大口的喷沫。

  纵观宋朝,昏君很多,废物皇帝很多,可是暴君却是很少,再大的罪过,也不过是流放海南岛。

  杀大臣的很少!

  赵朴刚刚出使金军大营,可以说是劳苦功高,这时宋钦宗绝对不会杀他,只要不是死,再大的祸也是小祸。

  思考了良久,宋钦宗点头了,只能是答应,对于赵朴的无赖举动,他很是没奈何。

  “答应是答应了,不过你不能领兵,权当是游玩!”

  最后,宋钦宗叮嘱道。

  赵朴立刻像小鸡啄米一般点头。

  …………

  当赵朴离去后,宋钦宗的脸色变得阴沉了起来,再也无一丝和悦,一个太监走了进来。

  “小庄子,他这是什么意思?我这个皇弟要干什么?”宋钦宗怒了,语气中有些愤怒,这个皇弟太放肆了,竟然威胁他。

  “陛下,王爷也只是一时兴起而已!”小庄子道。

  “我这个臣弟,真是不听话呀!”宋钦宗脸色稍微平静了一些。皇室不能掌军,是为了防止宗室威胁皇权。历代皇帝,都有意识的将亲王排除出军队的体系,若是在太平年代,赵朴若是提出这个意见,早已尽受到严惩。

  可是如今到汴梁之围,刚刚解去,朝廷上下人心惶惶,谁还顾忌这些。

  “既然他想要去,那就去吧,跟随着种师中出征,救援太原,不过禁止掌军,只是一路随行而已!“

  宋钦宗很是无奈。

  “官家,太上皇要回来了!“

  “我这个爹真是不省心!“

  宋钦宗的脸色中闪现出狰狞,昔日间不愉快的经历,再度在脑海中复苏了过来。他是嫡长子,本来是最有资格,继承皇位的,可是父亲却是偏爱三弟,若不是一些大臣出手,那里还有他的皇位。

  最为可恶的是,在汴梁危机的时刻,父皇跑路了,成为了太上皇。跑路了就跑路吧,竟然在跑路时,将精锐部队带走,顿时间汴梁出现了守城无兵的尴尬局面,只能是临时启用老弱之兵守城。

  而最为可恶的是,在汴梁围困时,太上皇在东南乱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