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51章出任监军

第51章出任监军

  骑在马上,汴梁城渐渐远去,回望着汴梁城赵朴心中满是哀伤。

  离开了汴梁,可能永远也回不来了,不久之后,汴梁就会化为真正的地狱,几万妇女被掳走,遭受侮辱;两位皇帝被擒拿而走,众多大臣,还有能工巧匠,都会被掳走。

  那时,汴梁也会彻底衰落。

  别了,汴梁!

  骑着马上,赵朴有些不适应,屁股和双腿在上下颠簸中,极为难受,可只能坚持。

  而此刻他的职务是监军,跟随着种师中的大队出发,三万的西军正在向着北方前进,救援河东,救援太原,可能是必输,可能是必死,但是必须去,总不能看着太原失守而不派兵援救吧!

  而一路之上,又有其他部队汇入,最后构成八万大军,总算是可以打上一战。

  监军,这时一个奇特的职务,权力可大可小,小时仅仅是一个挂名的职位;大时可以架空元帅,成为军队的真正指挥。

  监军,类似于解放军时代的政委。

  而他这个监军,没有一丝权力,那位皇帝哥哥不放心将一只大军交给他,而种师中也在避嫌,自然的不会与他这位亲王有太多的瓜葛。一路之上,说过的话,不足十句。

  种师中只是要求赵朴坐马车,却被赵朴义正言辞的拒绝了,理由是要与士兵们同甘共苦,真实的理由是,坐在马车上跑路太不方便了。

  身为大宋亲王,赵朴娇生惯养过了,骑马这种技术活,自然不会了,可不会也得会,关键时刻跑路,全靠这匹马了,坐在马车上舒服倒是舒服,可是跑起路来,极度不方便,最容易成为俘虏。

  为了活着,活得滋润,必须学会骑马

  一路上赵朴默默的学习着,跟随着老兵们学习者骑马,还有问着老兵们一些基本常识。

  身为大宋王爷,赵朴会许多道理,可以说出六胜六败论那样的大道理,却不懂一些基本常识,比如大宋粮食亩产是多少,宋兵的识字率有多高,宋兵的月工资是多少,骑兵作战时基本要领,还有安营下寨时,该在何处最为恰当,如何能防止投毒;如何应对夜袭。

  这些知识,都是极为凌乱,极为琐碎,很是平常,可是平常中却是蕴含着大智慧。

  赵朴过去的一些观念也是渐渐纠正,比如大宋士兵,多是一天吃两顿饭,而不是一天吃三顿饭;大宋北方的田地,好地能产下一担五的粮食,就是好地;而南方能产下两担的地就是好地。即便是南方盛行着精耕细作,种植者双季稻,收成也是四担顶天了。

  与后世,杂交水稻,玉米,马铃薯等,动不动就是上千斤,十几担相比,差了很多。

  而士兵的粮饷也是连续欠下五个月没有发了,倒不是种师中克扣粮饷,而是朝廷连续一年多没有给西军粮饷了,一些粮饷还是士绅捐赠,或是种师中以自己的家产补足。

  西军的火耗极为严重,经过户部、地方大员等层层剥皮,最后能有三层落在士兵手中就是运气好了。

  宋朝士兵年薪在36—55贯之间,一贯大约等于300元,也就是一个士兵一年能收入在1.08万—1.65万。也就是士兵一个月收入在900元元—1400元。可实际上,经过层层剥皮,最后宋军收入是一个月在300元—500元之间。

  这里的一贯钱价值多少,不是以等于多少黄金作衡量,也不是以等于多少白银做衡量,而是以能购买多少米做衡量。在大宋,粮食产量较低的时代,粮食可谓是真正的硬通货,粮食可以购买到金银,可是金银却不一定能买到粮食。

  比如如今的汴梁,国库内的钱币还有些,却买不到粮食。

  一个月300元—500元之间,买下的米能养活一家七八口人,很是艰难,宋朝士兵的生活很苦逼。

  赵朴心中不由的吐槽不断:这是既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大胜仗,很是艰难,难怪宋军屡战屡败。

  而最难忍受的是,大军要出征了,可是粮草竟然不够。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是军事文盲都知道的常识。可是大军已经出动了,粮食还是没有筹齐。粮食没有筹齐也得上路,总不能因为粮食不足,就不出兵吧!

  一路之上,只能是一干一稀,上午的饭是干的,下午饭是稀的。赵朴做了一个试验,干饭内没有一丝油花,稀饭里扎进筷子,筷子立不起来。

  粮食不够,只能是用路上的野菜来弥补,不管是味道好不好,能顶饱就行。

  运气不错的是,春天到了,正是野菜生长的好季节。

  有野菜可挖,可即便是如此,三万人那需要多少野菜?多数情况下,即便是吃野菜,也吃不饱。

  看着菜色的士兵,赵朴心中就心酸不已,吃不饱,还要负重三十二公斤斤上路,一天要行军六十里,走得还是山路。而他骑着马,每天还觉得屁股发痛,双腿也磨起了泡,感觉苦逼至极。人与人,果然不能比。

  士兵眼中缺乏生机,似乎缺乏斗志,对于救援太原的重要性不知道,对于为何要救援太原也不知道,他们只是对种家有着盲目的信任,愿意跟谁种师道,种师中两兄弟征战,即便是被带到来地狱也不在乎。

  还有,西军的军纪很差,做不到好令行禁止,也做到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

  若是照着过去的脾气,赵朴照旧上前教训这群兵痞了,整训军纪了,可是这一刻赵朴保持了沉默。

  世界上,岳家军只有一支;同样世界上,戚家军只有一支。

  种家军虽然强大,可比起这两只强军而言,还是大大不如。

  岳家军,重视单兵作战素质,步战胜过金军溪人部、契丹部,马战胜过金军女真部,屡次击败金军,是抗金的中流砥柱,撑起了南宋的半壁江山,岳家军所到之处往往就代表着胜利,更是留下“撼山易,撼岳家军难!”

  戚家军,走的是联合作战,鸳鸯阵是近战的利器,每战往往是以十破百,以百破千,以千破万,仅仅是五千精兵就剿灭来入侵的倭寇。

  这两只军队,都在抗击外敌入侵时,留下了赫赫威名。而种家军,却破灭在抗金的路途上,成为金军强盛的踏脚石。

  强必有因,衰必有果。

  岳家军、戚家军崛起,有其原因;种家军覆灭,有其因果。

  …………

  自从得知,仪王赵朴要随军出行,并担任监军以来,种师中心中就极度不满。一个王爷不在汴梁好好呆着,却要随军出征,这不是添乱吗?这是打仗,还是保护你!

  开国时期,宋太宗出征辽国,结果在高粱河大败,,宋太宗差些做了俘虏,跑路时腿上被射了一箭,变成了瘸子。这个故事,告诉皇帝,不要御驾亲征,看起来很风光,其实战场很危险,一个不小心就死亡了。

  刀枪无眼,在战场上,士兵与皇帝时平等的,不会因为你是真龙天子,箭羽就故意的避开你,刀剑扎进去,照样会流血,照样会死亡。

  种师中想起,这个大包袱,心中就发愁。

  可是很快他对这个王爷的看法就发生了改观。他见过许多的监军,监军不是太监,就是文人,多数都是坐着马车,很少骑马,因为骑在马上太颠簸,一般人受不了。而这位仪王殿下,不会骑马,可还是拒绝坐马车,一开始的确是吃了很多苦头,据亲兵说,这位王爷的大腿上,磨出了血泡,可还是坚持着。

  不断地向老卒学习,渐渐学会了骑马,不再是那样受罪。

  这位王爷是个文人,不会战场搏杀之术,于是开始向老兵学习搏杀之术,持久不断,虽然水平依旧很差,可是至少尽力了。

  军中粮草不足,不只是他这一路西军,其他几路援救太原的西军,也是粮草缺乏,没办法,汴河被断,粮草奇缺。他身为将军饭食物多是馒头、咸菜,米粥,再加上些野菜,而这位王爷的饭食也是这些,原以为,这位王爷会吃不下这些简单的饭食,即便是最后勉强下咽,也会多有抱怨。

  可是这位王爷倒是好,眉头没有皱几下,就狼吞虎咽的吃完了食物,一点也不嫌弃。若不是深知这位王爷的身份,他多会以为这位王爷是假的。

  当问及原因时,这位王爷回答道:“这里的馒头至少是新鲜的,而我在金营吃的馒头是发霉的!“

  相处的久来,种师中也对这位王爷很是满意。

  这位王爷身为监军,没有过多的询问军事上的事情,也没有问及一些军事要情,只是默默的跟着队伍,查看着地图,然后在地上写着画着。若是有人询问,他则是回答;若是有人不问,他就不回答,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很快的越过了黄河,向着晋南地区前进。

  …………

  而此刻,赵朴看着地图,正在发呆。

  虽然他的历史知识很是贫乏,可也知道靖康之耻发生了,而太原解围之战也失败了,太原最后也沦陷了。而救援的宋军,在金军围点打援的战斗中,被各个击破,死的死,伤的伤,残的残,一部被歼灭,一部则是沦为散兵游勇,加入抗金义军中。

  种师中似乎也“光荣”了。

  至于战斗的具体经过,如何被金军打的落花流水如何最后牺牲,一切都是一笔带过,或是含糊其词。

  没办法,靖康耻,太耻辱了。对待耻辱,世人都是选择性的遗忘,将真实的历史掩饰而去,留下的是虚假,甚至是荒唐的历史。

  历史书上,写到泥马渡康王,可是却没有写到康王掘开黄河大坝,阻止金军铁骑,于是淹死了无数百姓,黄河为之改道,流入淮水。此举,堪比后世的蒋委员长,掘开黄河大坝,形成黄泛区。

  史书记载赵构,能拉动一石五斗(约二百斤)力的弓,典型的大力士,一个勇猛的武将。可是实际上,他一点也不勇猛,没有上阵杀敌,反倒是逃跑将军,一路南逃,在逃到扬州时,正在与某某女子圈圈叉叉,结果金军入城了,吓得不举,变成了阳痿。

  还有历史上写到,岳飞北伐的口号是“直捣黄龙,迎回二圣“。为何是“二圣”,不是“二帝”。因为黄河清,圣人出,在宋徽宗当皇帝的时代,黄河水清了,按照迷信的说法,就是圣人出世了。可是这位圣人带着大宋走向了灭亡。

  宋钦宗、宋徽宗二人胆小怕死,想要学李煜那般主动投降,保全性命,于是出了城,向金军献上降表。可是历史书上却说,二圣大义,为了免去汴梁大屠杀的发生,于是舍己为人,效法佛祖割肉喂鹰,舍身到金营。

  历史是真实的,历史书却是虚假的。

  就这样,赵朴一边学习者,一边跟谁大军继续前进,

  公元1126年(北宋靖康元年,金天会四年)五月,北宋朝廷再次组织军队救援太原,种师中由河北井陉西进,另外两员大将,姚古和张灏分别从长治和汾州北上,三军互为犄角,共解太原之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