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55章思想教育

第55章思想教育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军队,最怕闲。

  每天训练完毕之后,赵朴就开始对这些士兵进行思想教育,或者是洗脑。

  来自二十一世纪,赵朴神智洗脑的重要性,君不见传销一出,即便法律屡屡打击,照样屡禁不止。君不见,车臣武装分子,搞得俄罗斯天下大乱。君不见,本**一个911,搞得美国佬狼狈不堪。

  这就是思想教育的重要性。

  而八千人,赵朴自然是没有时间一一动员,一个个耳提面命的洗脑,只好抓大放小。

  一般以50人为队,2队为都,5都为营,5营为军,10军为厢。营又通称为“指挥”,是作战的基本单位。步兵1指挥为500人,骑兵少于此数。各级主官名目繁多,大体是:厢、军分别设都指挥使,军还设都虞候,营设指挥使,其下尚有都头等。

  精简下八千人之后,部队重新整编。旧的编制再也不适合,按照鸳鸯阵的编制,十二人为一小队,设置一名小队长,一名副队长;十个小队,一百二十人为一中队长;五个中队,六百人为一大队,设置大队长;五个大队,三千人为一营,设置一名营指挥使。

  八千人,分为三个营,两个满编制的营,一个不满编的营。

  而赵朴进行实现教育的对象,就是小队长以上,近几百名低级军官。

  不要不把低级军官不当官,战斗中再好的战略,再好的计策,也需要低级军官执行得当,不然一切都是枉然。一个军队的溃败,最先从低级军官的溃败开始。在激战不利,军心浮动的不利的情形下,若是低级军官弹压得力,若是能够很好的镇压住浮动的士兵,足以扭转战场的胜负。

  此刻,操练了一天时间,都是比较疲倦,此时低级军官都是围坐在一个大树旁边休息,而赵朴则是开始了思想教育。

  “曾经一支金军威逼向河北的一个大城,守城的将军立时调动兵马守卫,金军看到城池防御严密,短时间难以攻破,于是在城外劫掠一番,大量的粮食,大量的妇女,大量的工匠,总而言之,成为许多东西都被劫掠而去。金军最后退去,守城的将领认为,这一战大胜了,保住了城池;而金军也认为这一战打胜了,宋将全是懦夫,守在城内不敢出来,收获很丰富。守将认为大胜了,金军也认为大胜了!到底是大胜了,还是大败了?”

  赵朴面带微笑的说着,“大家自由讨论,谁想要说,可以举手回答!”

  恍然间,赵朴有着回到小学时代,教授小屁孩的感觉。

  没办法,宋军中文盲数量太多了;

  “应该是我军大捷,敌军强势,在强势面前,能够保住城池,本身就是不易!”

  “不对,大量的妇女被掳走,孩童被杀死,坐看百姓被杀,无动于衷,还是什么大捷。”

  “缩头乌龟,还什么大捷!”

  “也不对,这是有自知之明!”

  而底下的将士很快的分为两派,彼此互相的争吵,各自说着自己的意见。就连一旁的种师中也是面带思考,这究竟是宋军大捷,还是金军大捷。

  赵朴也不干预,静静的听着,思考是进步的开始。

  几百名军官越是争吵越是激烈,种师中不得不出手制止住,并问道:“监军,不知你认为哪一方是大捷?“

  “谈论哪一方是大捷没有意义,不如谈论何为大捷?”赵朴看着四周的将士,高声道,“在汉唐时代,何为大捷?只有灭族之功,勤王之功,才能成为大捷。收复河套,收复河西走廊,覆灭匈奴,灭绝突厥,这才能称为大捷!而在我朝只要是守住了城池,就是大捷!这就是差距!“

  四周的将士听着,一些脸皮都是隐隐发红,有种羞耻之感;而大多数却是脸色不动,麻木不仁,丝毫没有一丝感觉。

  赵朴看着四周,那些脸色由羞愧的,暗自记在心中,这些都是可造之才;而那些麻木不仁,没有一丝感觉的,已经将他们归为“废兵”,在战斗中不介意把他们当做炮灰。

  而思想教育,也是针对主要针对那些心存羞愧的士兵。

  “为何会出现我大宋,不如汉唐呢?难道是君王不勤勉?难道是士大夫缺乏骨气?难道是士兵们缺乏血勇之气?难道是我朝不重视武备?难道是蛮夷变得去强大了?”赵朴连续几问,眼神炯炯发亮,这一刻他都有种小胡子附身的感觉,“不是!我朝君王勤勤恳恳,劳心劳力,为的就是收复幽云十六州,为的就是收复宁州,灵州!士大夫中从来范仲淹等人,不避刀剑,上前杀敌;也有士兵不畏生死,大量的阵亡在平夏的路途上。”

  “我朝为何不如汉唐,诸位可思考过为什么吗?”赵朴不断问道,语气中带着催眠的味道。

  大宋为何不如汉唐?

  刚刚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又陷入了新的问题中。诸多的军官都是思考了起来,即使是那些老兵油子也开始思考不断。

  这个答案有很多,可谓是一千个人又一千个答案,真的要是讨论开来,三天三夜都是讨论不完。有思考是好的,可是各有各的想法就不妙了,赵朴是为了统一思想,而不是为了搞“百家争鸣“。

  “为何我朝不如汉唐,是因为汉唐一直是包饺子,而我朝是赶鸭子!“赵朴立刻抛出了一个命题。何为思想教育?就是把自己的思想安装到了别人的脑袋里。

  “汉唐是包饺子,我朝是赶鸭子?“

  众多的军官立时一头雾水,没有搞清其中的意思,就连在一旁的种师中也是不知所以然,都竖着耳朵仔细的听着。

  赵朴道:“包饺子,是彻底消灭敌人,是歼灭敌人,打的是歼灭战;而赶鸭子,是将敌人击溃,敌人不敌,最后逃离而去。汉唐很少打战,可是一打仗就是灭国大战,一打仗,就是全歼敌军,不留一丝情面;而我朝打仗,却是赶鸭子,敌人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最后是打蛇不死,反咬人。“

  “伤其十指就,不如断其一指,把一个人的手指打伤了,过上一段时间,手指又会好了;可是将手指剁了,再也再也长不出来。打上一次歼灭战,胜过打上十次击溃战。当年太宗皇帝时,北伐辽国,十战十胜,可是只是在高粱河一次战败,就是一败涂地,这是为何?那是因为北伐辽国打了十次胜仗,都是击溃战,每一次胜利都没有伤及辽国根本,更是让辽军主力跑了。

  “这些辽军,一开始是新兵,没有上过战场,杀过人,始终是新兵,可是连续几次败北,连续几次的击溃战,磨练了他们,让这些新兵日渐成熟,由新兵变成了老兵。击溃战,对于我朝而言,是有名无实的胜利;而击溃战,却让辽兵由新兵变成了老兵。总之打击溃战太不划算,击溃战是典型的损己利人。”

  “名将不打无把握的战,更是不打击溃战,要打就打歼灭战,将敌人的老兵变成死兵,将新兵死掉,失去变为老兵的机会!”

  种师中听着也是暗自点头,几十年的征战经历,让他心中大为赞同,暗自佩服这位皇子还是肚子有货。而其他的军官也是细细领会,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难道太宗皇帝不知道其中利害吗?他也知道,只是身不由己。我军失去了幽燕之地,又失去了西北之地,等于是失去了养马之地,战马奇缺,难以组建起强大的骑兵。没有强大的骑兵,只有步兵,即便是击败了辽国、西夏的大军,敌人也可以逃离而去,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战争的主动权随时的掌握在辽国,西夏手中,使我大宋陷入了极为尴尬的一种局面。“

  “我朝与辽国、西夏、,现在的金国交战,即便是我军大胜了九十九次战斗,可是只要打了一次败仗,就是全军奔溃,面临着失地,甚至是灭国的危险;可是辽国、西夏、以及现在的金国,哪怕是打败了九十九次,也不会伤筋动骨,可是只要是大胜了一次,就可以翻盘,可以逼得我朝割地赔款!”

  “我朝对外战争,交战规模万人以上,得胜率超过了70%;而被认为是军事最强盛的唐朝,却在对外战争中胜少负多。可是为何,我朝有着弱宋之称,而唐朝却是有着强唐的称呼,一切皆是源于上面两点!“

  说到了这里,赵朴停顿了下来。

  洗脑要讲究时间,说太多会产生免疫,说太少又没有感觉,要把握好时间同时留下思考的时间。

  说了很多,又是对着上百人作演讲,赵朴的嘴巴发干,喉咙也是冒烟,不由得停顿了下来,端起一旁的茶杯喝起了茶。

  而四周却是静悄悄的,就连一旁的种师中也是陷入了沉思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