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57章女真双壁

第57章女真双壁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海东青,是老鹰的一种类型。

  海东青在后世,已经不存在了。可是在这个时代,海东青却是女真特有的一种飞禽。

  酷爱打猎的契丹人,总是向女真索要海东青,而这引动了女真的不满。再加上契丹的诸多压迫,女真人心中的不满不断的积累,不断的蓄积,最后化为涛涛怒火,将辽国彻底的焚烧,毁灭。

  而海东青的作用,也不只是打猎,还可以侦查敌情。

  这个时代,没有卫星定位,没有飞机,甚至是连热气球也没有,一切都是那样的原始,侦查都是靠着骑兵,不仅是侦查范围有限,更是容易遭到伏击,弊端很大。可是用海东青侦查,不仅是视线更为广阔,也更加不容易遭到伏击,也不容易引人注意,唯一的缺点是海东青不易培养。

  在汴梁时,出使金营为人质,在金人营寨赵朴就见到过一只海东青。

  想来,在河东这块地上,金军也必然是有海东青做侦查。有着海东青做侦查,宋军的一举一动,可谓是全部落在眼睛中,可是对于金军的一切,宋军却未必知道,这种信息获知的不对称,必然会造成巨大的损失。

  为了防止海东青,赵朴决定昼伏夜行,毕竟杂毛鸟再侦查好,到了夜晚也是瞎子。而在夜间行进,可以有限的避开行人,做好隐蔽,只有隐蔽,才能很好的做好伏击。而在夜间行军,也满足需要治疗,所幸有土方子。

  一开始,赵朴有些担心,刚刚加入军伍,难以镇压住这些骄兵悍将,可是却发觉是多余的。

  在大宋,士兵的地位很低,一旦参军不得退役,实则终身为兵,兵员空缺则有时从子弟中补选。如果逃亡或犯罪,惩罚极重,甚至株连亲属和乡里。而为了防止士兵逃亡,更是在士兵脸上刺字。狄青当上了枢密使,可是照样在文人中抬不起头,一个妓女都跟讥笑他,可见士兵的地位很低。每个士兵心中都是极度自卑,在文人面前,在贵族面前,完全是矮着一头。

  可是他是谁,一代皇子,仪王殿下,龙子龙孙,更是当今皇上的弟弟,在汴梁被围困后,主动出使金营,不辱使命。皇子,王爷,这层高高在上的身份,早已让士兵心中敬畏不已。那十天的短促突击,思想教育,早已尽让中底层军官,心中敬畏再度加深。

  赵朴发号的命令,都是执行了下去,没有出现阴奉阳为。而那些中级将领也没有出现架空他的现象。

  “这里是五台山,这里是芦芽山,云中南下的金兵铁骑必然经过这里,最好在这里伏击!”在营寨内,看着地图,副将王彦指点向了一个方位,那里正好山脉起伏,地势崎岖,金军铁骑多有不便。

  “好就在这里,向这里进发!”

  …………

  在赵朴率领着八千精兵,昼伏夜行,向着五台山前进时,种师中也与金军一部交战。

  战斗很是顺利,一千守城,三百阵亡,七百投降,而守城的金军将领被擒拿。援救太原,初战获胜,全军上下,士气极为高昂,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缴获的粮草不多,再加上一些要赈济灾民,留下的很少。

  而此刻,一个金军将领正跪在种师中面前,五花大绑,头发散乱。

  “你是谁?”

  “小人,张子良!”

  “你身为汉人,为何要卖主求荣?”

  “将军小人这也是当兵吃粮,混日子,谁能解决了弟兄们吃饭,就跟谁!”

  “我明白了,当兵吃粮,升官发财,就比如养了一群狗,你扔一块骨头,它就跟你走,别人扔一块更大的骨头,它就可能出卖你。”种师道想起昔日那句话,笑道。

  “这个……”

  “拉下去,砍了,这就是认贼作父的下场!”

  出征需要祭旗,而这个金军将领,就是最好的祭品。

  “不要啊!”

  不久之后一切平静了,一个人头挂在了旗杆上,种师中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金军也有四六九等之别,不是个个都是精锐,实际上金军发展太快,致使队伍掺杂不起。金军中,女真军最强,其次是渤海军,再次是溪人军,最差是契丹军与汉人军。契丹军与汉人军,都是从幽云十六州召集而来,属于降军,是贰臣,不受女真高层重视,多是处在炮灰阶段。

  击败金军中汉人军一部,没有什么值得自豪的。

  “继续前进!”

  此刻距离太原城不足三百里了,可是金军的抵抗还是依旧微弱,这让种师中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金军的主力不在,一切都好说。

  金军都是北方人,奉行着秋攻春守,在夏季多数到了北方的草原去纳凉,而云中,正好是辽国的西京。从云中到太原,距离极短,也只是三百里的路程,必须要赶时间到达汴梁城下。只要是杀到太原城城下,与城内的守军汇合,里应外合,足以打破金军的围困。

  种家军继续前进,战斗出奇的胜利,一路上金军不是逃窜,就是不堪一击。原本忧虑的心,也是渐渐地放了下来。

  随着种师中的快速进军,远在云中的完颜粘罕也被惊动了,此刻他正在温柔乡中沉迷。

  …………

  完颜粘罕与完颜斡不离,并称为女真双壁。

  完颜粘罕,小名鸟家奴,宗翰17岁即随联盟军队四出征伐。阿骨打起兵反辽,宗翰的建议多与阿骨打相合,甚得阿骨打信任,在历次对辽作战中,屡立战功,但是也最为桀骜不驯。后来完颜阿骨打死,其弟吴其买即位,号位金太宗。完颜粘罕多与金太宗不和。

  在金国,隐约间形成三派势力,金太宗势力最强,代表着女真贵族势力;而完颜斡不离,代表的是皇子一系;而完颜粘罕,代表着女真功勋一派。

  完颜斡不离,容貌平常,最为不起眼,可是到了关键时刻,总是有着出入仪表的表现,典型的扮猪吃老虎;而完颜粘罕则不同,他就好似一把凌厉的剑,桀骜不驯,除了完颜阿骨打可以驯服之外,谁也难以驯服,他所到之处,处处吸引人,好似耀眼的明星,时刻引人注意。

  此刻,在宽大的床上,完颜粘罕正在进行连御五女的壮举,两个辽国的公主,一个辽帝的妃子,还有一位是辽帝的妹妹,一位辽国丞相的儿媳。

  洁白细嫩的肌肤,黑亮的头发,迷人的Ru房,婀娜多姿的身体,红颜的嘴唇,再加上床上那一个个惹火的动作,都让完颜粘罕有种迷醉

  “世界上最幸福的,莫过于在不断的纵马厮杀,斩杀敌人的头颅当做酒器;世界上最快乐的,莫过于战胜敌人,掠夺敌人的一切,让敌人跪在脚下,瑟瑟发抖;世界上,最快乐的,莫过于将他们美貌的妃子尽情的蹂躏,让他们的女儿哭啼!“

  占有的不仅是她们的身体,享受的也不是男子美妙的身体,更是她们的身份。

  辽国公主、辽帝妃子、辽帝的妹子,辽国丞相的儿媳,多么高贵的身份呀!

  他还记得在十六岁那年,跟随太祖进入辽国皇帝的帐篷,皇帝的妃子高高在上,看着他好似看着蝼蚁;辽国的公主看着他,好似看着奇怪的野兽;那位丞相的儿媳看着他,好似玩具;还有那些王公贵族,肆意侮辱他的情形。

  一切都铭记在他的脑海中。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曾经侮辱过他的契丹贵族,男的早已经被杀死,而女的则是沦为了侍妾,玩物。

  曾经那些高高在上的皇妃、公主、贵妇,任意的由他睡,想要睡谁,就可以睡谁。如有不从,灭其满门,于是那些看似高高在上的女子,再也不复高贵,而是脱光了衣服,好似妓女一般,任由他蹂躏。

  “不同的国度,有着不同的美女。辽国的公主贵妇是一种滋味,不知宋朝的公主贵妇又是什么滋味?”睡着辽国的公主皇妃,完颜粘罕心中升起了蓬勃的欲望,欲望好似星星之火,有着燎原之势。

  这时,门外传来了禀告声:“将军,军情紧急,海东青传来密信!”

  完颜粘罕在美女的服侍之下,穿好衣裳,到了面打开了信封,看着信中的内容,脸上露出了喜色:“鱼饵上钩了,接下来就是大餐“

  “斡不离,你能威逼宋皇签订城下之盟,我也能歼灭陕西军主力,河东就是他们的葬身之地!”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