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60章穷途末路

第60章穷途末路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在种师道遭受袭击的时刻,姚古、张灏等宋军,也遭到了女真军的袭击。

  计划是美好的,三军汇合在太原城下,二十万大军共同攻击完颜娄室的三万大军,以强势碾碎金军,解去太原之围,建立不世功勋。只是美好的计划,在实践中往往破绽百出,比如三股大军若是汇合,谁统一指挥;还有若是遭到袭击之后,该怎么办!

  本来,李纲身为河东宣抚使,负责统一指挥三股大军。只可惜,宋朝是因陈桥兵变建立的,自然也是也要防备新的陈桥兵变出现,于是自然是不放心李纲统帅二十万救援大军。

  此外,李纲一直是文人,从来没有统帅过大军,即使是在汴梁时,暂时的接管了城防,也是马马虎虎的指挥,与那些军中宿将比起来差了三条大街,统军能力不足,威望不足,让他难以指挥这些骄兵悍将。

  于是,只能是汴梁的宋钦宗,千里遥控指挥三股援军。

  只可惜,这个年代没有电台,没有电话,一切都是快马传送,汴梁遥控指挥三股大军,很可笑。而宋钦宗又是一个军事上的白痴,不懂河东的战局,只是人云亦云的指挥,一切都是那样的不到位,那样的可笑。

  原本应该是各自配合,互为犄角,相互出击;可实际上却是,各自为战,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

  夜色很是优美,圆圆的,好似圆盘一般,让人不自觉的思路翩翩,想念遥远的家乡。

  而此刻,种师道在不断的纵马狂奔,四周是狼狈不堪的宋军士兵也在不断的奔跑着,为了活着而跑路,为了跑路而活着,后面是不断追杀的金军铁骑,阴魂不散,好似鬼魂一般,死死的掉在屁股后面。

  每当宋军有集合在一起时,就会受到金军铁骑的冲击。刚刚汇合,摆成阵型的宋军,再度被冲散。

  不断的追杀中,一部分战死,一部分投降,大部分被冲散,留在身边的不足两万,此刻好似丧家之犬,匆忙的逃窜,狼狈到了极点。

  这一战,不仅是损失此惨重,更是丢失了全部的粮草,只剩下口袋中不足三天的口粮。

  全军陷入了绝境。

  跑着跑着,种师道看到了一座山岭,立马冲了上去,四周的宋兵也是紧紧跟随而上。同时快速的构建着简单的防御,防备着金军铁骑的冲击。在激战许久之后,在死了几十个金兵之后,金军铁骑不在冲杀,而是守在山口,守在一些要害的位置,防止宋兵跑路,做好了困死宋军的准备。

  “这是什么地方?”喘着气,下了马,种师中问道。

  “杀熊岭!”

  “杀熊岭,好地方!”种师中悠悠道。

  秦末时,霸王项羽死在了乌江边;三国时,一代奇才庞统死在了落凤坡;一代名相诸葛亮,死在了五丈原;而老将杨继业死在了两狼山,如今他死在了杀熊岭,也算是死得其所。

  只是将他称为熊,却有些高看了他。

  商纣时期,一代名相姜子牙,号位飞熊。他辅助周武王,讨伐纣王,建立了大周朝八百年基业。可是他却无功而立,兵败而亡,死在了这里。他一败亡,姚古,张璟等部也必然遭受挫折,西军精锐,尽数覆没在河东。

  兵马不在,大宋将亡。

  “我是罪人呀!”种师中眼中流出了泪水,心情失落到了极点。

  冷风瑟瑟,四周都是惨败的宋兵,有气无力的坐在地上,啃着干粮,大概的看了一下,人马不足一万。而山岭之下是金军兵马,正在监视着一切,随时要发起攻击。

  此刻战斗的主动权已经掌握在金军手中,金军进可攻,退可围。金军的援军源源不断追击而来,人数越来越多,渐渐将杀熊岭围的里三层,外三层,一只鸟儿也飞不出,况且是惨败的宋军。

  这一战必死无疑,区别也仅仅是在能坚持多久。

  …………

  这是一个漫长的夜,到了天明的时刻。

  到了第二天,天色大亮。一排排的金兵战士开始向上攻击,有的拿着盾牌掩护,有的拿着单刀直上,还有的推动一些简单的攻城器械,远处是女真士兵在射箭,负责掩护进攻。

  战斗如火如荼的展开了。

  之前,野战是女真士兵为主;而此刻攻击山岭,就是来自辽地的汉卒。此刻看来,山岭上的宋军摇摇欲坠,似乎顷刻之间就要覆没,都是拼命上前冲杀,不断的冲击着山岭。而山岭上的宋军战士也是拼命的反击。

  一个是为了军功而奋战,一个是为了活着而战。

  激战了许久之后,金军死伤了一千多,尸体丢的满山坡都是,可是杀熊岭依旧存在。

  休息片刻后,金军再度攻击,死伤无数,可是还是没有攻击而下。

  战斗一次接着一次,宋军仗着地势优势,居高临下,一次次的抗住了金军的攻击,不动如山,留下的只是满山坡的尸体,还有流淌的鲜血。可是宋军的损失也是惨重的,大量的宋兵被利箭射死。

  也多亏这一次出征时,军中带有大量的神臂弩,射程远,威力巨大,只要是射中几乎是必死,不断射杀冲上来的金兵,才抗住了金兵的攻击。只是这样的局面持续不了多久,神臂弩的质量很差,大约射了几十只箭就报废了。

  而普通士兵的弓箭射程有限,再有金军盾牌的阻挡,杀伤力有限。而最为忧虑的是,箭只消耗极大,剩下的箭越来越少情景也是越来越危机。

  战斗从早上开始,达到日落黄昏,金军依旧没有攻上杀熊岭。

  这时,完颜娄室赶到了。

  昨天一战之后,除了一部女真军追击种师中之外,女真大部就地扎营,疲倦入睡。而完颜娄室也是洗洗,睡了!

  直到次日醒来,吃了早饭之后,才得知已经将种师中包围在杀熊岭。

  当他赶到杀熊岭时,鏖战依旧在继续,守在杀熊岭上的宋军好似不死小强一般,就是打不死,打了一天一夜,还是坚守在那里。

  完颜娄室顿时大怒:“昨日,击败种师中八万大军,仅仅是花去半个时辰;可是花了一天时间,竟然没有击溃种师中残部,砍下他的脑袋,岂有此理!”

  完颜娄室怒了,心中很是生气,四周的将军立时战战兢兢,而一旁的几名汉将更是面如土色,一些人甚至是流下来了汗水。完颜娄室的脾气很好,很少发怒,可是一旦发怒,就是雷霆之怒,让人心神颤抖。

  “是这些汉将不出力,好似娘们一样,不然照旧攻上了这座破山!”一个金军将领立时叫嚷了起来。

  随着这个女真将领的叫嚷,其他的女真将领也是叫嚷不断,唾沫横飞,纷纷指责着汉将的无能。汉将都是低下头不说话,一副任怨任骂的样子,可是一些却是握着拳头,心中愤怒到了极点,不断的积累着心中的怨恨。

  完颜娄室一看情形,立时感到不妙。虽然说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可是有些事情,还是需要渤海军、溪人军、汉人军等这些杂牌军队帮助。毕竟女真人口太少了,女真的军队数量也是有限,能够少死上一个人,就少死上一个人。在攻击赵宋城池时,这些军队还是起着重要的作用。

  而他一直也是极力的拉拢这些杂牌军,为的就是收拢这些汉将的心,只是眼前的情况,似乎有些糟糕。可是他又不能说话,只是眼神飘向了一边的王朗。

  王朗心中微微叹气,开口道:“诸位女真将军开口闭口说,我汉人是废物,各位将军若有种,何不率领本部兵马攻击,若是一天的时间攻上杀熊岭,老子宁愿割下脑袋给你们当夜壶!”

  话语极为粗鲁,粗鲁的就连是王朗自身也难以相信,可是他必须这样粗鲁。

  女真人,是一群刚刚走出大山的野人,是一群不知礼仪的蛮夷,给蛮夷讲述孔孟之道,有用吗?没有一丝用处,只会被人当屁放。只有更野蛮,更粗鲁才能震得住这群野蛮人。

  此话一出,顿时营寨内一片寂静,不论是女真将领,还是汉人将领,还是完颜娄室,都是吃惊一片,这还是那个温文尔雅的探花郎吗?

  可是片刻之后,众多的女真军将领立时愤怒了,想要开口围攻这个汉人谋士,这时完颜娄室一摆手,立时间那些女真将领变得静悄悄一片,再也说不出话来。

  “不知,先生如何破敌?”完颜娄室问道。

  “破敌有何难?破军次之,攻心为上!”王朗开口道:“我有两策,下策是不必急着攻山,只需要三千兵卒围住山口,围困上十天半个月,自然会饿死宋军,那时只需要上去收尸就行了;若是宋军突围,正好全歼!”

  一个金军将领质问道道:“十天时间,若是宋军的援军来了,那该如何。河东境内还有姚古、张璟等军环绕在一旁,若是派出援军,救下种师中残部,那该如何?”

  完颜娄室也点点头:“围困,耗费时间太长,不划算!”

  “援军?”王朗冷笑道,“种师中还有援军吗?别看姚古、张璟等军,距离不远,随时可以支援。可是他们会来吗?宋军一向有着见死不救的传统,却没有互为犄角,配合作战的习惯。种师中没有援兵?那些援兵也不会来!”

  “若是宋军的援军来了那该如何,你又怎么知道宋军不会来援军?”

  “一个宋人一条龙,是英雄好汉;十个宋人十条蛇,内斗不断,尔虞我诈;百个宋人白只蛆,恶心无比;千个宋人,万个宋人,一盘散沙!”王朗嘲笑着,而笑着笑着,眼睛中流出了泪水,“若是宋人不是一盘散沙,坐视战友身亡而不出击,女真铁骑又如何能够饮马黄河,威逼汴梁!”

  完颜娄室又问道:“那上策是什么?”

  “一个馒头,胜过一根箭!”王朗笑了:“宋人讲究当兵吃粮,当兵只是为了吃粮食,战斗意志极为薄弱,一个馒头足以瓦解军心!“

  PS:第二更到,稍后还有第三更。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