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61章生命在那一刻凋零

第61章生命在那一刻凋零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一个馒头,胜过一根箭!

  这是王朗的上策,在他看来这场战斗结局已定,既然如此,为何不能以更加柔和的方式,结束这场战斗。他是读书人,最讨厌流血,也最厌恶死亡,当民夫总胜过变成死人。

  完颜娄室是聪明人,立刻明白了计划的狠辣之处。

  果然,金军的攻势渐渐减弱,杀熊岭上迎来了难得平静,可是平静之后却是饥饿、口渴。山岭上的粮食有限,有根本没有泉水,残余的宋军士兵干粮有限,必须省这点吃,可是至少暂时能凑合;可是没有水,仅仅是一天,喉咙就冒烟了。

  没有水喝,只好杀马,喝马血。

  看着战马被杀死,宋兵们一个个脸上流下来泪水,在大宋,马值钱呀!尤其是战马,有钱也买不到,可是为了活着,只能是忍痛将马儿杀死。

  可是靠马血,又能坚持多久!未来一片茫然。

  这时,山岭底下烟火升起,是金军埋锅造饭,正在准备吃食呢?

  “可恶,上一会,老子刚刚吃饭时,金军就袭击而来,老子丢掉饭碗就上前杀敌,结果敌人没有杀退,饭也没有吃饱。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吃晚饭在上前杀敌,就算是死了,到了阴曹地府也是一个饱死鬼,哪像现在……”一个老兵骂道,“可惜,如今只能是看着金狗吃饭,老子吃不上!“

  “大哥,不如去偷袭一把,说不定还能杀出重围!”

  “猪脑袋,那些蛮夷有那样傻吗!傻子也知道,这是勾引老子们下山,然后一锅端了!”

  金军士兵在下面香喷喷的吃饭,而上面的宋军战士在看着敌人吃饭,肚子咕噜噜乱叫的个不停。

  这是另一场战争!

  宋兵战士想要冲下去,大吃特吃一场,可是就是担心那里有金兵埋伏,可能下去就是一把子箭。

  种师中也看到了山下金军吃饭的情景,肚子也是咕噜噜乱叫,心中哀叹一将无能累死三军,同时心中暗自庆幸,多亏之前与仪王殿下分兵,不然死的就不是他一个人了。分兵前,王爷说,此战必败,他也想到了过可能战败;可是却没有料到会摆得这样惨,七万大军在半个时辰全数崩溃,变成了丧家之犬,四处逃散,然后被追杀……

  这时,恍然间种师中想到了童贯,想到了姚平仲,想到了过去的许许多多事情。

  童贯虽然是太监,可是却是太监中的另类,对于武事极为精通。这次河东援救太原,若是有童贯居中指挥,从容调动三路大军救援太原,就不会出现了各自为战,彼此拉后腿,互不增援的情形。

  在军中为官,主要靠三点:一是资历,二是威望,三是军事才能

  李纲毕竟是书生,掌兵的的时间还太短,既没有资历,有没有威望,更没有高超的军事才能,在军事上是一个新手,让一个新手担任这么大的问题,太冒险了,岂能不输。而童贯既有丰富的资历,多年在西军中带着,更是收复边疆,出击方腊,建立了赫赫威名,军事才能上不算最好,可也不差。

  若是这一次救援太原,由童贯指挥,即便是大败,也不会输得太惨。可惜童贯因为是太上皇的亲信大臣,注定不被宋钦宗所容,最后难免一死,更是要背负骂名。

  姚平仲那时大败,他暗自骂姚平仲废物;可是到了此刻,他才明白他也是废物,输的依旧是很惨。

  这时,传来了山底下金兵们的喊叫声,在黄昏的夜色中格外的响亮。

  “宋军弟兄,不要在抵抗了,只要是放下武器,走下山,就有馒头吃,就有稀粥喝!”

  “宋军弟兄们,投降不死,还有馒头吃!”

  “皇帝都不打了,小兵打什么,下山吃饭吧!”

  “宋军弟兄哦,都是爹妈生的,都是肉长的,为了皇帝将二百多斤丢在这里不值当呀。你死了,老婆会跟人跑了;儿子女儿会成为孤儿,没人照料;老娘也会饿肚子!”

  ………………

  各种喊话不断,但是主题是投降吧,投降了有饭吃;不投降,死路一条,皇帝都服软了,小兵干嘛撑着。

  随着这些喊话,残余的宋兵战士立时间人心浮动,到了这一刻,胜利已经是极为渺茫,战败已经是定局。原本被困在山上,无路可退,无路可走,只能是拼死一战,可是金军的那句投降不杀,好似魔鬼一般,在他们的心中不断的徘徊,逐渐地壮大。

  只要是有一丝生路,没有人想死。

  金军的劝降,再加上馒头攻势,宋军坚定的决心,不在坚定,只是依旧没有一个宋兵走向山投降。

  战场之上杀俘虏,极为常见。谁知道金军会不会失言,在他们放下武器之后,杀死他们。

  金军的喊叫声依旧,再加上山脚下的十几筐馒头,几桶水,在昏暗的光线下,格外的吸引人。宋军依旧平静,没有一人走下山,可是完颜娄室却是露出了笑容,很快夜色就要降临来。

  夜色中,正是宋军奔溃,大幅度投降的时刻。

  随着夜色的降临,黑暗笼罩了世界,在灯火中,王朗看着夜色心中黯然。

  随着夜色的降临,漆黑一片,这是逃亡的最佳时刻。不知谁是第一个逃跑,总之宋兵开始大量的逃亡。一开始只是零散的,只是几个人偷偷摸摸跑路;渐渐的形成了规模,成群结队的跑路,不只是小兵,更是有高级将领。

  军心乱了,队伍散了,即便是有人出面阻止,也如螳臂当车。

  很快半夜到了,跑掉的人也是七七八八,剩下的只是死忠之人。

  在一个树下,种师中靠在树旁,一旁是副将黄友。

  “将军,金军有高人呀,几筐馒头,几桶水就瓦解了军心!”黄友苦笑道。他想要阻止逃散,可是逃散的人数太多了,渐渐地他也懒得阻止了。

  种师中却悠悠叹息道:“楚汉争霸时,刘邦一曲楚歌,吹散了楚军的八千子弟兵;如今,金军几筐馒头,瓦解了西军的军心!事已至此,想走就走吧,想逃跑就逃跑吧,想要投降,就投降吧,随他们去吧!”

  “只是我担心,金军失信,若是坑杀?”黄友忧心道。到了如今的地步,谁都可以投降,唯有他和种师道不能投降。投降金军,丢不起这个人。只是唯一担心的是金军会杀俘,将士兵们坑杀。

  “不会!”种师中坚定的道,“那个金军大将是个大才,不仅会杀人,更是会诛心!”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对手。聪明人做事,顾忌太多;猪做事,很少有顾忌。聪明人很少屠杀,坑杀,为的是收买人心;可是猪不会考虑这些,一切由着性子。

  “将军,我们不如杀下去吧!”黄友脸上有些疯狂,“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挣下一个。有贪生怕死之辈,可是也有悍不畏死之士我刚刚数了数,大概还有三百多果敢士卒愿意为将军死战,我们杀下去,跟金军拼了!”

  种师中却是摇了摇头,道:“打了这么久,我也懒得再拼了。那些士卒愿意为我死战,可是我却不能不顾及他们的生死。都是爹妈生下的,没有人不怕死……我是必死了,可他们不必给我陪葬!”

  看着星空,种师中心情极为平静,右臂一拔腰间的宝剑,剑身上放出寒冷的光芒,没有一丝犹豫,宝剑架在脖子上,只要是轻轻滑动宝剑,颈部的动脉就会割破,鲜血就会狂流,那时就会彻底死亡。

  这一刻,种师中决定自杀。

  战斗到了现在,继续拼杀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那些士兵愿意为他死战,可是他却不能不顾及这些士兵生死。他若是活着,那些士兵们必然拼死厮杀;可若是他自刎而亡,士兵们必然不会死战,可能活下去。

  “噗!”宝剑滑动,鲜血流出,宝剑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种师中摔倒在地,眼神渐渐涣散。

  副将黄友也拔剑自杀。

  残余的宋军没有太多的抵抗,就纷纷向金军缴械,成为了俘虏。

  完颜娄室没有失信,没有杀俘虏,当然也不会优待俘虏,而是将这些俘虏编成一队,加入了民夫的队伍,不断的挖着壕沟,施展着锁城之法,不断的围困着太原,要把太原彻底的拖死,困死。

  种师中死了。

  一些金军将士心中愤恨种师中,打算将他的头颅斩下,挂在寨门前示众。最后,被完颜娄室拒绝了,将种师中埋葬,给敌人以尊敬。

  在种师中死亡的那一刻,赵朴率领着八千精锐,正在昼伏夜行向着忻口急速前进。

  汴梁的种师道正在拼命的咳嗽着,生命正在走向尽头。

  姚古、张璟等部固守在原地,果然没有及时援救,直到几天之后,才得知种师中阵亡的消息;

  李纲、许瀚等人正在等待着种师中胜利的消息;

  汴梁城内的大臣们依旧在争吵着,唾沫横飞;

  在扬州、应天府等地,歌舞依旧,北方的战火对于他们而言太遥远了,书生正在不断的遣词造句,为博得红颜一笑;扬州十里青楼,依旧是繁花似锦,如梦似幻。

  PS;第三更到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