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65章大战来临

第65章大战来临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一排排马车,排成几里长,此刻正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的走着,构成了浩浩荡荡的辎重队伍。一些民夫驱赶着搭车,正在向前奔着着。而三千骑兵在前面开道,两旁是一排排步卒护卫。

  三千骑兵,都是女真人,是隶属于完颜粘罕麾下的精锐;两千步卒,都是辽地招募的精兵。

  此刻,他们正在向着太原方向前进,只是多数都是有气无力,无精打采。

  “真是可恶,这么热的天气!六月的河东,真是热呀,好似在蒸笼中煮了!”

  “那个混蛋,真是偏心,那么多人为何偏偏要让我押运粮草,这不是欺负我吗?耽误我立功的机会!”

  而负责押运这次粮草的金军将领,名为完颜东莱,一边走着一边骂着,心中不满到了极点。他虽然是完颜姓氏,可是却是完颜氏族的偏支,在诸多将领中英勇善战。

  而要想获得封底,要想获得美女,要想获得金银,要想获得牛羊,必须要战功。

  只有战功,才能升官,才能提升爵位。

  可是,不知怎么的,竟然得罪了那个混蛋,将他贬到了冷衙门,到了后方押运粮草,这还让他如何立功。

  靠!押运粮草,只要是个人,都可以押运粮草,何须他这些精锐士兵来押运。

  三千铁骑,足以抗衡宋军上万兵马;两千步军,足以攻破宋朝的一个州。这样浑厚的实力,应该是攻城拔寨,扫清太原城附近的州县,或是与西军的精锐决战,可此刻倒好,竟然被发配到这里押运粮食。

  这有个屁用。

  金国强盛,屡战屡胜,打死了辽国,打得宋国直叫爹,又有哪个家伙胆子大,竟然敢于抢劫金国粮草。

  这是金军的后方,一路之上,也只有一些土匪,或是义军多次抢劫粮草。可惜战力太逊色了,完颜东莱暗自叹息,只是用了一个巴掌就拍死了,真是没意思。

  “对了,那群义军头子,若是送到粘罕元帅那里,不知道会如何奖赏我?”

  看着后面的几个马车,完颜东莱心中就是火热一片。那个混蛋,想要算计他,把他贬到后方,就以为他无法立功了。世界上,哪有那样便宜的事情。那几个土匪头子,就是他的战功。若不是为了战功,他早就砍了那些家伙的脑袋,还会留下他们吗?

  “真是热呀!”

  生在白山黑水之间,完颜东莱还是不适应炎热的天气,可是为了金银,为了富贵,只能是忍着了。

  天气太热了,完颜东莱也是有些受不来了,干脆的脱掉了铠甲。

  …………

  在不同的方位都是分布着伏兵,这些伏兵身上的茅草将自身伪装的与周围的杂草一模一样,即便是近在咫尺,也是看不住一丝的奇异。

  伏击,最重要的是隐蔽,只有隐蔽,躲过敌人的侦查,才能胜利。若是隐蔽不得当,可能会被敌人来一个反伏击,轻则是大败,重则是全军覆没。

  为了提升隐蔽效果,赵朴询问了军中的一些猎户,经过他们的指点,制作的简单伪装,隐藏的确是很好。这个问题解决了,可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身上披着茅草,固然是隐蔽无双,可也最容易遭到火攻,一旦火攻,那乐子就打了,绝对是烧鸡的料。

  为了防火,于是在地上挖了一个简单的猫耳洞。一旦敌军火攻,进入猫耳洞辟火。

  为了防止金军发现,提前一天就达到了伏击地点,然后爬在猫耳洞中,静静的等待,这是一个大夏天,天气很热,再又潮又热的猫耳洞中带着,不需要片刻时间,就是浑身大汗,可是也只能是忍着。

  而此刻,赵朴正在拿着千里眼,观察着远处的金军。

  “果然,最强大的时刻,也是最为放松的时刻,更是最为脆弱的时刻,竟然将战甲都脱了!”赵朴心中松了一口气。强大的金军依旧强大,可是却失去了敬畏之心,失去了警惕之心。

  老虎打盹了,那时老虎距离死亡也不远了。

  战斗,不会在意料之中的时间,意料之中的地点发生,而常常在意料之外的时间,意料之外的地点发生。

  没有人知道战争在何时会发生?

  因而要保持警惕。

  要对敌人保持敬畏,因为敌人在不断的学习,不断的进步,敌人可能带来失败,甚至是死亡。

  不想失败,不想死亡,那就保持敬畏,保持虚怀若谷之心,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历史上,国民党一些王牌师,王牌军,往往是在行军的过程中,遭到伏击,结果是全军覆没。这些王牌师,王牌军,空有强大的机枪,先进的火炮,可是在很多时刻,机枪还没有从车上取出,火炮还没有从车上拆下,炮弹还没有射出,就遭到了解放军毁灭性的打击,不是成为了俘虏,就是被炸成了尸体。

  因为他们有先进武器,于是少了敬畏之心;

  因为他们有先进武器,于是少了谨慎之心。

  于是,最后死亡,或是毁灭。

  金军很是强大,尤其是女真铁骑更是无敌,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因为强大,因为无敌,女真人也少了敬畏之心,少了警惕之心,竟然在行军过程中,骑兵大多数将铠甲脱了,扔在了马车上,只有少量的骑兵才披着战甲。而步兵也是将弓箭的弓弦摘下,放在了背篓中。

  “战甲很重,轻甲有十几斤,重甲有几十斤,大夏天的将战甲披在身上,太闷热了,简直是折磨。夏天了,天气燥热、潮湿,弓弦最容易变潮,变得松弛!”这时,一旁的示威赵大解释道,“不仅是金军如此,我军也是如此!”

  “这不是理由!”赵朴深吸了一口气道,“失败者是不需要理由的!”

  敌人松懈,这恰恰是他的机会;敌人若是不犯错误,这一战,真的有些悬。

  “既然,敌人松懈,那我们就出击吧!”赵朴看着战场,幽幽道。

  他只是监军,只是这次战斗的指挥者,具体上战场拼杀,具体的执行战斗,还是专门人负责吧!越权可不是好现象;同样的,他一个皇子,上前厮杀也不可能,没有人会允许。而他需要做的仅仅是,静静的观看着战斗结束,或是战斗不利时跑路

  ……………………

  六月的天气很是闷热,再加上几天前下了一场大雨,这让行走在路上的人格外不舒服。

  若是久在河东的本地人,或是来自河南等地,还可以忍受;可是对于来自东北的女真族而言,这不亚于一场折磨,哪怕是在树荫下休息,有着凉树荫可乘,依旧是不舒服。而更多的士卒只能是然守着酷暑。

  中午在十二点到两点恰恰是最为炎热的时刻,在这个时段,行军了半天的运粮队开始休息,啃着干粮,拿着水袋喝着水,精神有些萎靡。

  此刻,仅仅是有着少量的女真骑兵在四处游荡,侦查着敌情。

  这时,是女真军最为松懈,最为疲惫的时刻,也是赵朴的八千精锐出击的最佳时刻。

  一个个移动的蓑衣正在不断的前进着,靠着障碍物的掩饰,不断的向前靠近着,缩短着对敌距离。只有缩短攻击距离,突然发动袭击,依靠人多欺负人少,依靠鸳鸯阵近战无敌,群殴无敌,才可能战胜敌人。

  不然,赵朴还真的心中没底。

  鸳鸯阵,虽然厉害,可是也不是无敌的,一旦敌人依托粮车铸造出简单的防御工事,长矛近处防御,弓箭远处打击,鸳鸯阵立时会陷入被动,陷入了胶着状态,那时轻则是惨胜,重则是大败而走。

  而最重要的是,赵朴对宋军的战力极度怀疑。

  种家军不如戚家军,王彦也不如戚继光,八千对战五千,看似占据着优势,谁知道中间会不会出现意外。

  可是即便是再不放心,即便是在多的担忧,也只能是一战。

  而此刻,一些精兵也快速出击,猎杀金人的斥侯。隐藏固然重要,可是再好的隐藏,也架不住细致的侦骑,只有猎杀侦骑,才能将暴露降到最低。

  至于这些猎杀者,是王彦推荐的强兵,多是猎户出身,精通于挖陷阱,坑害猎物。后来参军后也是干着侦骑的角色。只不过这一刻,他们的角色变了,不再是侦骑,而是负责猎杀侦骑,灭杀同行。

  一个金军侦骑兵走着走着,战马的脚踩着一个大坑上,马失前蹄摔倒在地,那个女真骑兵急忙的抓紧缰绳,摇晃着身体,才没有摔倒在地。可这一刻,隐藏在暗处的宋兵出手了,手中的飞刀飞出,穿喉而过,倒在地上,死翘翘了。

  而在其他方位,宋军将士也是纷纷出手,以各自的方式解决着侦骑。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