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67章灭敌

第67章灭敌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而随着战局的坚持,从缺口出涌进的宋兵越来越多,战斗更加的惨烈。

  而金军战士不是被狼筅打扫到,就是被刺死,或者是被长枪刺出一个窟窿,即便是有些士兵冲到了近处,迎接他们的也是镋钯打击,短刀乱砍。

  一队对鸳鸯阵散乱开来,形成散阵,瞄准目标,群起殴之,远了用标枪,乱拳打死老师傅,将群殴的技术发挥到了巅峰。不管你招式千变万化,不管你如何神勇,统统完蛋。

  一个个金军士兵·倒下,他们满是不甘,可是除了不甘之外,什么也不能做。

  随后,又变化为五行阵,三才阵。

  没有玄之又玄的奥妙,也没有诡异的变化,因为宋军将士文盲居多,太花哨的东西,太复杂的东西,玩不转,越是简单越是实用。

  人少好办事,为了方便战斗,一个鸳鸯阵十二人,随着拆开为两个小阵,可能是五人一组,也可能是六人一组,这便叫要五行阵。

  狼筅兵上前,超越所有同伴,站在队伍的最前面,两名长枪手紧跟在他的身后,盾牌手和短刀手分别站在长枪手的侧方,保护他们的侧翼。阵型在狼筅兵的带领下,开始发动追击。这是鸳鸯阵的第二种变化,它的名字叫三才阵。主要用于冲锋进攻,或是敌军败退时的追击。

  两仪阵,将鸳鸯阵分为5人为伍的左右两个小纵阵,队长在两仪阵前中央部位督战。小三才阵是由两仪阵变为两横阵。三才阵是将鸳鸯阵分为横排的3个小阵,每个小阵3人,队长居中,另两人在中间小阵之后并列。

  不论是两仪阵,还是三才阵,或是五行阵,本质上就是无赖的阵型,狼筅困住,其他人上去一阵狂砍。说白了就是人多武器长,乱刀砍死,乱枪扎死。

  越是激战,金军的伤亡越是巨大;而越是激战,鸳鸯阵运用越是纯属。

  战场,永远是最好的练兵场,在训练场上训练三年,不如在战场上厮杀一场,只要经历一场血战,最后不死,哪怕是绵羊,最后也会化为虎狼。可能一开始时,鸳鸯阵,大阵与小阵变化之间,有些不足,小队长指挥队员也不太熟练,中队长指挥小队长作战也多有不灵便,宋兵心中的恐惧较多。

  可是随着血战加剧,一切多余的念头没有了,只有挺起狼筅出击,或是长枪刺杀,或是短刀打击。

  死去的金军越来越多,园阵彻底被撕碎,好似一个蛋糕,被尽情的瓜分、品尝。

  金军战士背靠背,汇聚在一团垂死挣扎,可是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一些金军战士越到马上,想要跑路,可是立刻被一队鸳鸯阵围住,狼筅打击,长枪刺杀而来,顷刻之间被击杀。

  看着四周越来越少的金兵,即便是活着也是狼狈不堪,完颜东莱满是惊讶,惶恐、恐惧。这股宋军来自哪里,竟然这样厉害,五千金军精兵好似鸡蛋一般尽数被碾碎,看似牢不可破的圆阵也是被破了。

  这时,完颜东莱心中闪过一丝后悔。

  为什么,大部分将士将战甲脱下,扔在车中;为什么,将大多数的弓弦拆掉;为什么,派的侦骑那么少。

  若是将士们身上都是披着战甲,那里会败得这样惨;若是弓箭上的弓弦没有拆掉,那里会输的这样惨;若是派得侦骑较多,提前发觉敌人,那里会这样惨。

  因为天气热,士兵们脱下了战甲,扔在了马车上,战斗爆发时,根本来不及穿上战甲;因为天气潮湿,怕弓弦变得松了,卸下了弓弦,战斗爆发时,根本来不及装好弓弦。金军战士,只能是穿着短衣战斗,只能是拿着刀剑战斗,无法发挥出骑战的优势,又无法发挥出近战的优势,弓箭优势有没有了……

  “我好后悔呀!”完颜东莱眼睛通红,闪现出狰狞,可惜世界上再好的医生,也无法开出后悔药药方。

  这时,一队鸳鸯阵瞄准了他,标枪刺杀,狼筅出击,或是长枪刺杀,一连串的打击之下,完颜东莱再神勇无敌,也是被刺出了几个窟窿,死翘翘。

  战斗持续了半个时辰后,五千金军全部覆没,不是宋军不想要俘虏,而是金军太凶悍了,宁死不降,血战到底。

  最后,没有一个俘虏,全部阵亡。

  赵朴也是再度为金军的精悍而震惊。

  …………

  随着战斗的结束,全军上下立时欢呼了起来。

  这一战,是前所未有的大捷,五千金军尽数覆没,是宋金激战以来前所未有的战斗。

  自从宋金激战以来,宋军几乎是屡战屡败,每次激战金军都是几万人出击,可是往往是大败,尸体遍野。一次次的战斗,不仅是损耗了大量的宋军精锐,更是挫伤了宋军的自信心,无形中金军产生来恐惧。

  金军往往是不费一兵一卒占领宋境内的一座大城,许多宋将往往是望风而逃,只要是听到金军打来,就跑路。

  不需要太多的兵力,金军就在宋境之内任意纵横,好似无人之境。

  可是这一战,八千宋军,对战五千金军,兵力上虽然占据着优势,可是优势也不是太明显。可就是这样却是大败金军,五千金军尽数覆没。这时众多的见识不觉想到了那个文弱的皇子,就是这位皇子带领着他们走向胜利,心中敬畏之意变得更加深刻。

  战斗结束了,开始收割战利品。

  只是收割战利品的行为极为不雅观,将金人身上的铠甲,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是扒了下来,只为了找到值钱的东西。

  而一些士兵为了争夺战利品,甚至是打斗了起来。

  赵朴的脸色立时变得绿了起来,眼神看向了身边的侍卫赵大。

  赵大却是有些不在乎的道:“这是战场上的规矩,谁拳头大,就是谁得战利品!“

  “你可记得七禁五十四斩?”赵朴向一旁的赵大问道。

  赵大立时间无语了,嘴巴动了动说不出来。

  赵朴又是连续的问了十几个将领,很可惜都是不知道。

  “谁知道?”赵朴发怒了。

  “殿下,我知道!”这时,一个军中的书记官开口道:“七禁令:轻军、慢军、盗军、欺军、背军、乱军、误军;五十四斩首:一,闻鼓不进,闻金不止,旗举不起,旗按不伏,此谓悖军,犯者斩之。二,呼名不应,点时不到,违期不至,动改师律,此谓慢军,犯者斩之。三,夜传刁斗,怠而不报,更筹违慢,声号不明,此谓懈军,犯者斩之。

  四,多出怨言,怒其主将,不听约束,更教难制,此谓构军,犯者斩之。五,扬声笑语,蔑视禁约,驰突军门,此谓轻军,犯者斩之。六,所用兵器,弓弩绝弦,箭无羽镞,剑戟不利,旗帜凋弊,此谓欺军,犯者斩之。

  七,谣言诡语,捏造鬼神,假托梦寐,大肆邪说,蛊惑军士,此谓淫军,犯者斩之。八,好舌利齿,妄为是非,调拨军士,令其不和,此谓谤军,犯者斩之。九,所到之地,凌虐其民,如有逼淫妇女,此谓奸军,犯者斩之。

  十,窃人财物,以为己利,夺人首级,以为己功,此谓盗军,犯者斩之。十一,军民聚众议事,私进帐下,探听军机,此谓探军,犯者斩之。十二,或闻所谋,及闻号令,漏泄于外,使敌人知之,此谓背军,犯者斩之。

  十三,调用之际,结舌不应,低眉俯首,面有难色,此谓狠军,犯者斩之。十四,出越行伍,搀前越后,言语喧哗,不遵禁训,此谓乱军,犯者斩之。十五,托伤作病,以避征伐,捏伤假死,因而逃避,此谓诈军,犯者斩之。

  十六,主掌钱粮,给赏之时阿私所亲,使士卒结怨,此谓弊军,犯者斩之。十七,观寇不审,探贼不详,到不言到,多则言少,少则言多,此谓误军,犯者斩之。“

  赵朴勉强笑了笑,道:“不错,全军八千人,总算是有个人知道!“

  王彦羞愧道:“监军,我知道了!”

  王彦出手,立时间为争夺战利品争斗的士兵停止住了。

  这时,赵朴才发觉他似乎是忽略了什么,竟然忘了宣布三大纪律,八大注意。

  古代传统军规,有所谓“七禁令五十四斩”,展现了古代严密的军纪,在严密的军纪之下,诞生了一支支强军。

  但是缺点也是很明显,在严肃,甚至是在冷酷的军纪下,当兵的都是提心吊胆过日子,经年累月下来精神上的压抑可想而知。再加上传统军队等级森严、管理闭塞,平日全靠军纪镇压,特别是到了大战前夕,人人生死未卜,不知明天还能不能活着回来,人人都处在精神崩溃的边缘,这时候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可能只是一个士兵做噩梦的尖叫,就可以引爆营中歇斯底里的疯狂气氛,士兵彻底摆脱军纪的束缚,有人抄起家伙有冤报冤有仇报仇,追杀军官、仇人、不认识的战友,第二天只留下一地的尸体,非常恐怖。

  此外,古代士兵文盲比例极高,甚至连将军一流也多是文盲。万人的军中,能够完整的记忆,乃至是背出“七禁五十四斩”,不足十人,甚至是更少。

  难以被士兵记住的军纪,往往就是不存在的军纪。

  在中国历史上,多出乱军,杀烧抢掠,遇敌跑路,哗变动乱,大有人在。

  “这不是你们的错误,是我的错误,我没有严肃军纪!”赵朴发觉了他竟然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竟然忽略了军纪的建设。或者是他过去训练时,也只是蜻蜓点水点出了军纪,从来没有理论化、系统化的点出军纪,则重强调。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