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68章战后

第68章战后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建设一支强军,首先需要适当的军纪。

  不同的军纪,缔造出不同的军队。秦军的军法最为严苛,比如;对临阵降敌的军人处以“灭三族”的惩罚。漏泄军事机密即处死刑。

  不管是故意逗留还是无意迟到,只要作战部队未能按时到达指定地点,贻误了战机,就属于违犯军令,构成失期罪。秦法规定:“失期,法皆斩。”

  《秦律杂抄》有“敦(屯)表律”:“军新论攻城,城陷,尚有栖(迟)未到战所,告日战围以折亡,叚(假)者,耐;敦(屯)长,什伍智(知)弗告,赀一甲;伍二甲。”如果有城陷尚未到达战场又谎称战死者,要处以耐刑,知情者罚一甲,同伍者罚二甲。失期罪属于没有遵守作战命令、及时进入战斗岗位的犯罪,秦律根据情节轻重,对失期罪处以从死刑到耐刑不等的刑罚。

  《商君书·境内》:“陷队之士,面十八人……不能死之,千人环规,谏黥劓于城下。”陷队即敢死队,敢死队不拼死作战,就要处以刺面、割鼻的刑罚。

  残酷的军法,固然使秦军战力强大,可是缺点是、难以持久。

  在一定的时间内锻造出一支强悍的军队,但这种模式却是致命的——长期进行这种穷兵黩武的模式,总有一天会耗尽国家最后一点基础,苛法暴政也最终会使百姓陷入忍无可忍的地步,从而使国家祸起萧墙,从内部开始垮台。

  戚家军军法也极为严酷,除初犯可以免刑以外,平时稍微犯错,便捆打二十到一百。平时睡觉前不准唱歌;不准煽动乡愁;乃至禁止一切娱乐!战斗中表现出害怕者几乎一律处决;犯重大过失也都处决。如演习或实战中用鸟铳(火绳枪)不符合教程的,一律斩首;队长若发现不告发的,与犯兵一起处决;不仅自己犯错要被斩,而且失职也要被斩;战后若杀平民冒功、**妇女,包括未经分配的“贼妇”,一律处决。

  不仅纪律,而且等级森严,平时士兵向军官报告、听令,一律下跪;下官对上官报告、听令,也必须下跪。士兵告军官,除克扣军饷军粮外,不管有理无理,一概先捆打二十。但军官如下属犯罪常有连坐,而且平时考核,下属成绩在中下以下,都必须捆被打。纪律之严酷,在明中后期可谓罕有。

  这种模式,注定了戚家军只能存在一段时间,稍后就消失了。

  在明末,许多人想要重新组建戚家军类强军,可是一一失败。《纪效新书》和《练兵实记》,是民国军阀,或是国民党军官必读书籍,他们试图打造一只新的戚家军抗击日寇,可是结局却是悲惨的。

  世界上注定只能是有一个戚家军,世界上也注定只能有一个戚继光。山寨版的戚家军,山寨版的戚继光注定是被日寇打的悲催无比。

  军纪、军法,本就是一把双刃剑,太苛刻了,难以坚持长久,加大士兵压力,甚至是引动士兵逆反心理;可是太松懈了,军队又容易缺乏战斗力,甚至是变成禽兽。

  没有最好的军法,只有最适合的军法。

  …………

  一想到如何制定军法,赵朴心中就忧愁至极。

  军纪中,最好的莫过于红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三大纪律,一切行动听指挥,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一切缴获要归公。八项注意,说话和气,买卖公平,借东西要还,损坏东西要赔,不打人骂人,不损坏庄稼,不调戏妇女,不虐待俘虏。

  因为军纪只是简简单单的几十个字,哪怕是文盲,连续念上几遍,也会记住。

  而不像七禁五十四斩,那样复杂,难以记忆。也没有秦军,或是戚家军那种苛刻,把人训练成杀人机器,乃至是泯灭人性的残酷,能够长久的执行。

  不过缺点也是很明显的。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基础是打土豪,分田地,那时当兵虽然没有军饷,可是却有土地可分。

  可这是大宋朝,宋朝是士大夫的时代,又不抑制土地兼并,土地兼并极为厉害。若是他搞打土豪,分天地,不用金军出手,可能周围的大臣,士兵就将他干倒在地。这个时代搞打土豪,分田地,除了找死之外,什么也没有得到。

  清朝的雍正帝为何名声那样的臭?就是因为他那时颁布,官绅一体纳粮食,取消了官僚,乃至是读书人免税的特权。

  “很难很难!”赵朴叹了一口气,制定军纪,很难很难。

  …………

  此刻距离战斗结束,已经是一天后了。那场大战结束之后,快速的撤离,此战收获极大,五千金军被全歼,更是收获了押运的二十万担粮食,这些粮食足以支撑十万大军两个月的粮食。

  此战可以算是大捷,

  大战之后,全军快速撤离,进入大山之中,而这些粮食一部分留作军用,一部分则是埋在了一些山坳中。

  夜晚了,在休息时,书记官走了进来,禀告统计下的战果。

  赵朴点点头道:“念吧!”

  书记官满是激动的走上前,开始念起这次的战果。其中有缴获的盔甲,兵器,旗帜,战鼓,马匹,粮草等等都是记录在案。接着开始说,这次的各个小队,各个中队,各个大队,乃至是各个大队的战功,一些作战不利的要受罚,一些作战有功的要受奖励…………

  战利品如何分配,军功如何计算,这些赵朴也听种师中讲述过。

  斩首计功,只是适合古代秦国,或是一些侦骑,或是小股军队作战。大军作战,几万大军,乃至是十几万大军交战,根本没有时间割首计功,战功往往是在战后计算地上的敌兵尸体,或是数铠甲,旗帜等。多是将领或是监军划定,上交给朝廷,而朝廷在下达奖赏。

  至于其中有多少猫腻,自然是不必多言。

  而基层的小兵,或是低级军官,几乎是没有战功可言的,顶多是赏赐一些钱币,或是大吃大喝一顿,除非是斩杀了高级将领。他们的功劳多是归于上级将领,朝廷将这些功劳赏赐给将领,这些将领占据了大头,只是象征性的示好,收买人心。

  这个书记官,名为曹磊,是一个落魄的童生。

  在大宋,秀才遍地都是。可是秀才也不是随便哪一个人都可以考上的。他从八岁开始蒙学,学了十五年时间,中间考了几次,可是连秀才还是没有达标。迫于无奈,走着叔叔的关系,成为了禁军的一名书记官,高不成低不就,混日子。

  这一次,援救太原,他也成为了援救太原的军队中。

  在那次考核中,靠着幼年时代,艰苦的生活,平时间多锻炼身体,也成为那八千精兵之一。因为他识文断字,于是被赵朴任命为书记官。

  而这次监军,问询何为七禁五十四斩,没有人能回答出来,只有他回答出来。因为回答的好,受到了重用,被负责清查战果,记录战利品,也成为了赵朴的心腹之一。

  很快,曹磊将内容讲述完毕了。

  赵朴接过战功本子,打开仔细的看了起来,眼神中却是问道:“书记官,不知平时如何分配战利品!如何分辨战功!“

  “这个各个军中,战利品分配各有不同。比如在边军,多是激战西夏,按照三七分成,战利品七层交公,三层归将士;又比如在禁军中,多是以剿匪为主,则是战利品全部归于士兵!至于战功如何分配,则是按照各自缴获的铠甲,马匹,帐篷等,或是斩杀的将领级别,决定………”

  曹磊有些犹豫的道,这些分配战功的事情,也多是营中将军,或是亲信亲自出手,根本不会让他这个边缘人物插手。这些事情,初次插手,他也不是太清楚。

  突然,赵朴厉声喝道:“在记录战利品时,记录军功时,你可曾贪墨,收受贿赂?”

  曹磊立时一震,心神发抖,立刻道:“冤枉呀!”

  PS:感谢Ashrum打赏了100起点币。本书已经下榜了,还未签约,收藏止步不前,点击也不给力,多多关注本书,这样至少有些心灵安慰。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