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69章靖康之耻的真相

第69章靖康之耻的真相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一个国家的腐败,首先开始于官僚的腐败,接着是司法的腐败,接着是教育的腐败,最后是军队的腐败。

  当一个国家的军队腐败到了极致的时刻,这个国家也是无药可救,即便是秦始皇复生,汉武帝转世,朱重八降临,也是无力回天,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国家灭亡。

  靖康之耻,很快将要发生了。大宋空有百万大军,可是却不能保卫首都,导致首都沦陷,半壁江山丢失。为何如此,就是因为这个国家的官僚、司法、教育,乃至是军队,都是腐败到了极点,根本无力回天。此时的宋朝出现了一个现象,反腐败是找死,不反腐败是等死。

  大厦将倾,独木难支。

  一个国家将要灭亡,远远不是某一个人能够支撑不倒的。大宋将要灭亡了,试图充当独木,撑起倒塌的大厦,必然是悲剧的,种师道不行,李纲也不行,他自己也不行。

  想要当独木,撑起倒塌的大厦,运气不好,就是李鸿章之流

  赵朴有自知之明,他就是一个凡人,虽然有些小聪明,有些小算计,可是想要靠着他一人之力,靠着这八千精兵,就拳打完颜斡不离,脚踢完颜粘罕,根本不可能。

  他这点人马,打一个小伏击,咬掉金军几口肉还可以,跟金军主力对拼,绝对是找死的料。

  此刻,关键是练兵,在一次次战斗中练兵,不断的提升战斗力。

  有了军队,就有了一切,枪杆子里出政权,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有了精锐的军队,运气好可以问鼎天下;运气差,也能够保护自己安全,不被金军杀了。

  可是这一切前提是,军队必须是绝对的忠诚,军队的战斗力相对强大。缺乏忠臣,赵朴宁愿是毁掉,重建;缺乏战斗力,一触即败,赵朴也宁愿毁掉。

  而这一切的前提是,加强军队建设;而加强军队建设的前提是,杜绝腐败。

  能够容忍任何地方存在腐败,但是绝对不能容忍军队出现腐败。

  一旦军队被腐败腐蚀,那这只军队就不值得信任,因为在危急时刻,可能随时被出卖。

  …………

  而关于靖康之耻,历史记载很多,评论也很多,无非是说,皇帝无能,军队不给力,或者是投降派投降,或者是金人凶残等等,却是唯独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士大夫的背叛,军队的背叛。

  历史,是文人写成的,文人也掌控者历史的话语权,关于文人的诸多负面的信息,也是被掩饰,美化,甚至是曲解

  比如,历史上写到李纲是抗金英雄,似乎是因为他被驱除,才导致抗金失败,才导致靖康之耻。史书也是把他写出诸葛武侯,似乎谈笑之间,金军尽数灰飞烟灭。

  其实,李纲只是一个文人,不懂军事,汴梁二十万守军守城,八万金军攻城,结果是勉强保住城池。在援救河东的战略中,李纲也是屡战屡败,精锐尽数覆没,最后遭到贬福建;

  他一直主张坚守汴梁,反对迁都,而不顾及实际上汴梁的危局,最后酿成了恶果。

  同样是身为主战派,他却与种师道不和,导致抗金派内部分裂,致使局势崩坏。

  他是一个有骨气的文人,当也仅仅是如此,没有史书上说得那样厉害。

  比如,在历史书上说宋钦宗,软弱无能,任用投降派,赶走李纲,屈辱求和,放松秋防,没有加固黄河防线,在甚至是到金营求和,最后不归。似乎宋钦宗,就是一个废物、脑残,智障患者。

  可是真实的历史是,宋钦宗一点也不脑残,也不是废物。任用投降派,是因为满朝上下,十个人七个都是投降派。不任用投降派,等于是将七层的大臣排斥出朝堂,轻则是朝堂动荡,重则是皇位不保。赶走李纲,是因为河东兵败,河东兵败赶走了一大群人,也不在乎他一人。而放松秋防,没有加固黄河防线,不是宋钦宗不知道秋防重要性,而是要钱没钱,要兵没兵,火耗严重,根本无力秋防。

  历史上,关于靖康之耻的记载是,金军威逼汴梁城下,外城一个城门失守。那时金军要求议和,要求宋徽宗、宋钦宗两个皇帝到金营谈判,结果到了金营结果被扣押,签订了降表,最后被押到了金国当奴隶。

  世人总是会说,宋朝的这两个皇帝,脑袋有问题,好好的不在汴梁呆着,为何要去送死。

  可真实的情况是,他们不得不去。因为满朝大臣都是要求他们前去议和,他们不得不去,若是不去,轻则是发生兵变,重则是“莫名其妙”的死去。

  在大宋,这个民主的社会,官家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在很大程度上变成了士大夫架空了皇帝,皇帝不得不屈从与士大夫的意见,尽管有时士大夫的意见是错误的。

  宋朝皇帝,是士大夫权力的代言者,必须是符合士大夫利益,尽管很多情况下,士大夫利益与大宋利益相冲突。

  在汴梁危机的时刻,面对金军入侵,士大夫利益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为了保存士大夫利益,他们不得不抛出弃子,而宋钦宗,宋徽宗就是弃子。

  而大宋一朝,与其说是皇帝掌控者军权,不如说是士大夫掌控者军权。

  那时,两位宋朝皇帝只能是识时务,前往金军,献上降表,甚至是被押解而走。他们不得不这样做,因为他们已经指挥不动军队了;他们若是誓死抵抗,可能不等城破,他们就莫名其妙的死去,或是被暗杀;或是被献给了金军。

  …………

  真实的历史,没有人知道。

  可是,却可以透过那些不真实的文字,看到相对真实的一面。

  赵朴可不想,某一天睡着了,结果被人砍去来脑袋,送给了金军将领,换取荣华富贵。

  而要想避免这种悲剧的出现,唯有做到对军队的绝对掌控,不是掌控在士大夫手中,也不是掌控在武人手中,而是真真切切的掌控在他手中。免得那一天,他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结果发生兵变,身首异处。

  而对军队的绝对掌控,起点在于严厉打击军队腐败,避免军队被糖衣炮弹腐蚀。

  赵朴不能容忍的是,这个刚刚提拔不到一天的书记官,竟然贪污了。

  刚刚在上午,问了七禁五十四斩,下午就是贪污。

  而最可恶的是,这个书记官竟然否认了。

  赵朴笑了,他一直以来只是不断的思想教育,不断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可是并不代表他不会动用军法,不会杀人。“你说我冤枉你了,这个是什么!”

  三张纸丢在了这个书记官的脸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到了这一刻,赵朴心情出奇的平静,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这是证据,记录着你某时某刻,贪污了多少,有说给你送礼,而你手下什么。你好大的胆子,本王上午刚刚宣布了七禁五十四斩,而你也是唯一能背出来的,可是竟然违反了,混蛋,你似军法为何物?”

  曹磊看着三张纸上的内容,立时有些愤怒,上面的确是事实,的确是他贪污的钱财,可是有些小题大做了,那些东西价值合计不过是二百贯。

  贪污二百贯,这算什么事情?

  当兵升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升官发财吗?为了区区二百贯,就这样小题大做,似乎有些过了。

  赵朴道:“这些可是假的,若是你不服,我给你辩解的机会?”

  “我不服,不就是二百贯吗?有人比我贪的还多……”曹磊立时辩解道,可是说着说着,话语渐渐的止住了,因为他看到了这位王爷愤怒的眼神,似乎好像要吃了他一般。

  赵朴做梦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种奇葩的想法,贪污似乎是理所当然。

  也对,升官发财,升官就是为了发财,当官就是为了发财,当官就是致富的最佳手段。况且大宋没有反贪污法,更是没有因为贪污,砍过一个人的脑袋。

  在清算秦桧时,给秦桧找了许多的罪名,可是唯独没有提到贪污。

  似乎在明朝之前,就没有明确的反贪污法律,很多人是因为政敌打击,或是皇帝不满,才丢了脑袋,很少有人因为贪污被砍了头。

  宋朝更是实行不杀士大夫,于是士大夫是没有掉脑袋危险的,哪怕是贪污了很多钱。即便是贪污之后,被抓获,也不过是被贬广东、海南岛而已。

  赵朴深吸了一口气,一百贯换算成人民币,就是三万块钱。因为三万砍了人的脑壳,似乎有些过了。可是一想到乱世重典,杀鸡儆猴,杀意又变得浓烈了起来。

  杀与不杀,两种念头不断的徘徊在他的心头,犹豫不决。

  而曹磊也是心惊胆战,他本是聪明人,感到了这位王爷的杀意,心知这位王爷想要杀一个人,根本不需要太多麻烦,好似踩死一只蚂蚁般容易。

  最后,赵朴还是放弃了,杀人不能解决问题,也不能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

  “你让我很失望,你滚下去吧!从今天开始,你不是书记官,而是小兵。”赵朴最后喝道,“你让我很是失望,很是失望,我原本想要栽培你,可是你言行不一,嘴巴能说出七禁五十四斩,却是做不到,刚刚上任,就让我失望了!”

  曹磊满是懊恼,心中暗自叹息,为了一百贯,丢掉了官,也是丢掉了王爷的信任。

  PS:还是改回原来的笔名吧!原来笔名叫做迦太基的失落。

  迦太基原本是地中海的强国,经济发达,实力强盛,可是最大缺点是商人势力太大。商人势力太大,影响着国策的制定,一切都是从利益出发,缺乏前瞻性,国民意志薄弱。尽管迦太基经济实力强大,还有汉尼拔这样的名将,可还是沉沦了,留给后人永恒的失落。

  而宋朝,可以说是迦太基第二。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