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80章靖武王

第80章靖武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死人,是要得到尊敬的。

  鞭尸行为,往往受到社会鄙视的。

  种师中死了,为国而死。这一刻,没有人指责他用兵不当,也没有人指责他率兵轻进,丧师辱国,更没有人在人品上指责他。因为他死了,死人不再参与竞争,死人不会与活人继续争名夺利。

  对于死人,许多人是宽容的。哪怕曾经是敌人,此刻也得到了谅解。

  朝廷下诏追念种师中,赠少师,谥曰庄愍。

  同样,随军出征的赵朴也是名扬天下,因为他死了。

  赵朴,太上皇十三子,仪王殿下,当今圣上的弟弟。在之前,慷慨赴国难,视死忽如归,不避生死,前往金军大营为人质;如今更是不避生死,亲自参军,救援河东,亲自与金军搏杀,最后在杀熊岭中阵亡,最可悲的是连尸体也没有找到。

  于是,一夜之间,仪王赵朴成了烈士,成了楷模,受到朝廷上下的褒奖,追封为靖武王。靖,立青,代表国家平静,战争平息;武,止戈为武。靖武者,以强大的武力,保卫国家,平定动乱。

  这个为国捐躯的王爷,一瞬间变味了周公旦转世。

  曾经这位王爷欺男霸女,抢占店铺,打架斗殴,干过许多缺德事,此刻再也没有人提及。世人都在想,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谁没有小孩子的经历,谁没有犯过错误。

  读书人都在纪念这位王爷,吊念的诗歌一首接着一首;而青楼女子也是不断吊念,传唱着哀歌。

  …………

  而在世人吊念这位逝去的王爷时,赵朴正在与完颜娄室交锋。

  此刻,赵朴正在四处转悠,常看着松树林的地形。

  不得不说,宋代的地图太简陋了,或者是河东的水文太复杂了。宋代的地图也主要是标出大城池,大的县镇,或是重要的道路。而许多山地地形都是一笔带过,一些偏僻的山村多是忽略不计。

  比如此处,就没有标出地理名字。

  只是这里是一段连绵不断的山脉,很是低矮,却长满了松树,松树极高达几米,甚至是十几米。四周都是密集的松树,还有杂乱的野草,隐藏在野草中,根本难以发觉。这里常常有狼虫出现,而最可怕的是毒蛇。

  走在密集的草丛中,可能一不小心就踩到一条毒蛇;可能睡觉时,就有一条毒蛇钻进帐篷。

  不过一脚踩到蛇之后,士兵们往往是惊喜,而不是吃惊。

  有一次,赵朴吃饭时,就看到一条蛇从一个士兵的脚上爬过,缠绕在脚脖子上,不断攀缘上升,那时把赵朴吓得差些叫出来。可是那个士兵却是满不在乎,右手一抬,捏住了蛇的三寸,手中的短刀一探,割断毒蛇的脖子,一丢蛇头,扔在一边,轻飘飘的说:“今天晚上,可以加餐了!”

  看着在地上翻滚的蛇头,赵朴心情翻滚,郁闷到了极致。

  似乎这里人,就他胆子小,也就他怕蛇。

  这里的士兵们,看到毒蛇第一反应是惊喜,然后是出手杀蛇,品尝蛇味。而王彦多次邀请他吃蛇肉,都被他拒绝了,因为他怕蛇。

  不得不说,河东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陌生的。

  大宋时代的河东,不同于后世的山西。

  后世的山西,人口太密集,经过了大量的工业化开发尤其是煤炭的挖掘,小煤窑遍地开花,早已尽失去了原始的自然风光。可是在大宋时代的河东,人口不过是二百多万,对于自然的破坏也很少,一切很原始,像这样的原汁原味的松树林遍地都是。

  这个时代,河东的水土流失还不太严重。

  除了太原、大同,临汾等地得到开发之外,大部分区域都是少人,或是无人状态。这里天生就是一副游击战,运动战的最佳场所。

  此时驻扎的松树林,就是一片广大的山岭,几千人往里面一猫,根本是找不到一丝痕迹。想要围困这里,做梦吧,即便是有十万大军也会被巨大的山岭所淹没,没有向导,极容易迷路。

  “河东是个好地方,可比河南好多了!”赵朴心中感叹道。

  中原,为天下之腹。占据了中原,可以操控四方,是最佳的定都场所,古代的洛阳,如今的开封,都是如此。不过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一旦王朝势弱,几乎是连跑都无法跑。汴梁四周,都是大平原,一旦汴梁陷落,一旦失去城池护佑,百姓几乎是异族、兵匪洗劫的对象,弄不好就是一个又一个大屠杀,想跑也跑不了,两条腿再快也跑不过四条腿。

  而河东就幸福多了,河东之地,山河表里,山脉之间是平原谷底,太平年代,可以在谷底形成的平原耕种,而在战乱年代,可以往山里跑。跑到山里就安全了,骑兵虽强,可是也无法爬山,免去了被屠杀的危险。

  而这次金军入侵,看似占据了河东,太原旦夕可破,其实在山岭之间遍布着义军,这些义军好似蚂蚁一般,小的仅仅是十几人,大的有几千人。金军根本无力围剿,人数少了根本没有作用,人数多了又是浪费粮草。

  “太原失守,已经是定局了,可怜了忠臣义士,为国捐躯!”赵朴叹息道。

  世界上,最痛苦的莫过于知道悲剧将要发生,可还是无力阻止。

  他知道救援太原危险至极,三路援军可能全军覆没,可是他却无力阻止,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种师中走向死亡;还有太原将要陷落,悲惨的太原大屠杀将要再现,可是他依旧无力阻止。一切都是因为他力量太弱小了。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无用的。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老子如今才十六岁,如今金太宗已经五十多了,完颜宗望、完颜宗瀚、完颜娄室也是四十多岁奔五十了。没有几年好活头了扎,再过十年,二十年,全数进了棺材死翘翘了,可是老子才三十多岁,熬也熬死你们!”

  一想到年龄优势,赵朴心中就轻松了很多。

  他没有太多的优势,只需要年轻就足够了。他年轻,有着资本拼斗一切,而那些金军的地位,名将等早已是垂垂老矣,耐不住死亡的折磨,离死不远了。

  “将军发现了金军出没,正在一百里之地安营扎寨!”

  “一切按计划行事!”

  这时,赵朴不由的笑了起来。

  他是皇子,身份最为尊贵的人,这些冲杀自然不需要他。他需要做到就是稳坐钓鱼台,静静地等待胜利,或者是失利的消息。在所有宋军没有死光前,他是不需要亲自上战场的。

  …………

  而百里外,正是金军扎营之处。

  完颜娄室看着四周的环境,心情复杂,恍然间想到了金国崛起的那一战。那时女真仅仅有两千战士,全是竹子做成的甲片,兵器都是兽骨,或是生锈的长矛,那时一件上号的钢制兵器,只有部落的首领才有资格佩戴。

  那时的女真可谓是一穷二白。

  那时的女真四分五裂,各个部落之间相互争斗,又共同受着契丹的剥削、压迫,干部不敢言。

  直到,太祖出现,最后愤然抗击辽军,那时只有两千女真士兵。

  而辽军号称十万大军来袭,十万有些吹嘘,可是至少有五万之众。两千VS五万,一点胜算也没有,可是太祖却是悍然而战,最后胜利了,也为女真却得了生存的权力。

  后世看来,太祖是借助大雾,辽军视线模糊,然后率领精兵出击,导致辽军溃败,走向胜利。

  似乎胜利,只是因为一场大雾。

  可是,完颜娄室却是哼之以鼻,胜利哪有嘴巴说得那样容易。

  那场大雾,只是恰逢时机而已,那场大雾实际是总攻开始。在之前的战斗中,金军一边战斗,一边护卫老弱孩童退去,不断的打击骚扰辽军,已经是辽军疲惫不堪,在辽军疲惫到极致时,才发起总攻,于是原本压力巨大,精神趋于崩溃的的辽军,在瞬间崩溃了,于是大败了。

  而之后的战斗中,金军也是不断的冲击敌人的战阵,一次又一次,往往是激战一天时间,冲击几十个来回,为的便是让敌人疲惫,让敌人心理压力加大,当敌人疲惫到了极致,心理紧张到了极致时,就会彻底奔溃,或是疯狂,失去冷静。

  这时,就是金军真正出击,彻底扫灭敌人的时刻了。

  这也是金军的战斗模式,这个模式很是简单,一点也不复杂,可是却屡屡战胜敌人。

  PS:过年了,祝大家快乐。明天有事情,可能更新的迟些。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