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81章帅旗倒了

第81章帅旗倒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而此刻,完颜娄室率领着一万大军围剿而来,必须速战速决,快速解决这股孤军。然后合围太原,攻破太原,然后南下进攻陕西,攻占潼关,才能形成东西夹击之势,会师在汴梁城下,灭亡宋国。

  这是大的作战方针。

  而此刻,太原守城器具消耗殆尽,已经粮草耗尽,已经出现了易子而食。而最为悲观的是,二十万救援的西军尽数覆没在救援的路上,此刻太原城一片死灰,心情沮丧到了极点,沦陷已经是时间问题,区别仅仅在于时间长短。

  而在太原沦陷之前,这只孤军最好灭了。

  完颜娄室,身为西路军二号人物,本来不应该为了区区宋军残部出击,可是一想到南征以来,最大的败仗,心中就极端的不舒服。为了复仇,必须灭了王彦那个狠辣的对手,至于那个皇子,只是稍带货。

  “只是奇怪,海东青竟然没有发觉宋军的踪迹!不会是跑了吧,不过跑了也好,附近的州县会发觉,而骑兵也会随之追杀而来!”

  …………

  而在完颜娄室率军行进时,远处一伙人已经正在观察敌情,其中有一人正是王彦。

  此时,王彦正在用望远镜观察着敌情,口中啧啧赞叹道:“千里眼,不错不错,远处的敌情看的清清楚楚!“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打仗,最需要的是视察敌情,提前发觉敌人,意味着把握了战场的先机,进可攻,退可守。

  而在以往的宋金交战中,金军凭借着海东青,快马,可以提前发现宋军,对金军实行包围,全歼。而宋军却由于信息的滞后,只能是被动挨打,遇到弱小的敌人追不上,遇到强大的敌人跑不了。

  可是,如今经过王爷的指点,情况却是好多了。

  海东青可以飞在高空,远远的侦查敌情,弓箭射不着,可以清晰的帮助金军探查到宋军的情况。仪王殿下却道:“我们可以分散开来,借助树木掩护,身上披上伪装服,我就不觉得杂毛鸟可以探查出!”

  大军汇合在一起,极可能被察觉,可是分散开无数的小队伍,则是难以探查。又穿上了树叶,绿草制作的简单伪装服,隐藏在树林中,隐蔽在草丛中,与四周的环境和谐为一体,不用说智慧低下的海东青,就是有着直升飞机也未必能察觉。

  结果就出现了,海东青在空中绕了几圈,却什么也没有发觉,并将错误的信息传递给了主人。

  人的视线是有限的,斥候的探查也不是万能的,而王彦可以借助望远镜,在十里之外,清晰的观察敌情,作出相应的作战部署,而敌人却是不知道。

  在信息获取上,宋军初次的占据了上风。

  “千里眼,果然是作战的利器!”王彦不厌其烦的赞叹着。

  神话中,有着千里眼的传说。而人类,怎么能拥有千里眼呢?可是这个简单的竹筒,再加上几个水晶镜片,确实办到了。虽然仅仅是看到十里地,距离千里还是很遥远的距离,可是他已经满足了。

  而这个千里眼,就是上次战功的奖励

  “第一号计划,开始执行!”

  一队金军斥侯刚刚离开,一队宋军士兵就出现了。他们各自的从背后的背篓中,取出一个个木头做的零件快速的组装在一起,大概只是在一分钟的时间,五张床弩就在原地组合完毕,露出狰狞的面孔。

  几个士兵快速的搅动起来,拉紧绞索,几张弩快速的展开,加上了有标枪长的巨箭。这个巨箭是狼牙箭,月形的刃口闪动着寒光,最善于切割。

  箭的种类很多,而月牙箭是用来隔断绳索,放下吊桥的。

  而这些床弩的目标,就是远处的帅旗,射倒远处的帅旗。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可实际,不论是射马,还是擒王,都不是意见容易的事情。骑马的战将,多是久经沙场,战场感觉什么敏锐,不会轻易射中马,此外战马上多是凭着重甲,没有大力道,箭羽很难射倒马。

  而王附近更是有着侍卫护卫,想要擒王很难,甚至是不可能。

  不过射倒帅旗,则是相对的简单了很多。帅旗的旗杆,多数是竹子组成而一号计划的目标就是射到帅旗,只要帅旗到了,就是对金军士兵士气的巨大打击。

  兵者,士气为重。

  没有士气,或是士气低落的士兵,纵然是有十万之众,也是土鸡瓦狗。

  床弩射程极远,若是五张硬弓合一,可以最远达到八百步,相当于八百多米,达到了远程狙击枪的射程,可以轻易的射中远处的帅旗,唯一的缺点就是床弩的射程太远了,准头太差了,摇摆太大,命中率太低了。而床弩的用途,多是在城墙上守城,或是攻击一些大型的攻城器械,很少用来狙击。

  过去,利用床弩发射弩箭,多是大概估计一下目标,然后射出巨箭,至于最后能否射中,就靠运气了。

  不过,赵朴则用床弩用来狙杀,即便是做不到百发百中,也要有三五成的机会射中。而为了提高床弩的命中率,赵朴甚至是把望远镜贡献了出来,用望远镜提升狙击效果。而为了万无一失,选择精锐的弩手,多次的训练,总算是达标了。

  似乎有些不放心,王彦亲自指挥,负责校准,亲自负责这次狙击。

  这时,金军的兵马正在路上行走,向着狙击地点不断的前进,呈现着一字长蛇阵,看起来最容易遭受袭击,可是仔细看着,士兵在漫不经心中,眼神警惕的看着四周,只要是一有风吹草到,就会像毒蛇一般,快速的卷曲,蛇头猛咬,蛇尾猛抽。

  看着阵型,王彦也是暗自惊讶,这个金军将领都是善用兵,阵法数量,没有一丝破绽,若是此刻从四面伏击而来,可能瞬间被卷灭。

  “不愧是让种师中老将军折戟的名将!”王彦心中暗自惊讶,收起心中的轻视,前所未有的重视敌人,这样的敌人容不得一丝轻视。

  金军缓缓的前进着,这时完颜娄室感到了一丝不安。

  大军袭击而来,宋军不可能没有动作,无非是逃跑,或是汇集兵马死守山寨,或是出击金军。而不论是采取何种战法,都会有兵马调动的迹象,都会被侦骑发觉,或是被海东青察觉。只要是宋军有所调动,他就可以趁机出手。

  可是此刻,宋军很是奇怪,完全没有一丝出动的迹象,好似没有察觉大军袭击而来。

  太平静了!

  平静中,往往杀机隐藏。

  “传令全军,小心戒备,谨防宋军偷袭,莫要中了宋军伏击!”完颜娄室发布着命令。

  而同一刻,王彦也下达着命令,“预备射击!”

  “三!”

  “二!”

  “一”

  “发射!”

  一声命令之下,五个木槌砸下,五个好似长矛的巨箭射出。

  一只狼牙箭射空,射在一个士兵身上,顿时半截身子被削掉,落在地上;一只狼牙箭射在旗手的肩膀上,肩膀活生生被削掉;一只狼牙箭射空,射在了战马上,战马的脖子上立时鲜血横流。

  只有两只狼牙箭射中,同时射中,射在旗杆的不同位置,用竹子做成的旗杆发出折裂开的声音,最后飞扬的帅旗,缓缓的飘落在地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