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83章袭击再至

第83章袭击再至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夜晚,金军开始安营扎寨,开始埋锅造饭,而四周的士兵警戒着。

  夜晚,对于一般人来说是幸福的时光,一般夫妻可以云里来雨里去,进行造人活动;书生可以逛青楼,吟词作诗,泡青楼名妓,展现名声。而皇帝更是可以在**大逛一圈,随意抽取牌子,天下美女任我挑选。

  可是对于士兵来说,夜晚最为恐惧。可能遭到敌人的夜袭,在睡梦中丢了脑袋,也可能出现营啸,莫名其妙中被袍泽杀死。

  漆黑的夜,带着诸多的不确定因素。

  而此刻金军的营寨中,士兵们来回巡逻着,不断的巡夜。完颜娄室也没有睡觉,而是静静的思考着,分析着敌人的性格,此战的前景,还有太原的情况,以及合兵于汴梁,围攻汴梁的计划,还有如何拉拢汉人读书人等。

  作为金军的高层将领,他不仅是要厮杀战斗,更是需要思考许多的问题。

  而在此刻,一伙宋军出动了,仅仅有二十人,不是不想人数多。而是人多了,容易暴露,而人少却是不容易被察觉,可以偷偷摸摸做许多的事情。

  虽然仅仅是二十人,可是二十人都是全军的精锐,不仅是武力高强,更是心思缜密,遇事冷静,是最好的夜袭人手。他们缓缓的摸近了金军营寨,悄无声息的靠近,隐藏在旁边的绿草堆中,掩饰着自己的身形。

  “真是大意呀,安营扎寨,竟然没有将附件的野草等障碍物清理干净,这不是留给敌人偷袭的机会吗?”

  看着这些掩护着身体的绿草,还有那近在咫尺的金军巡逻兵,率队夜袭的宋军小头目,暗自摇头。

  他名叫李泉,是这次夜袭的小头目。在八字军内部对抗中,多是处于上风,在上一次野狐岭大捷时,他率领着一小队达到鸳鸯阵突入金军的圆阵中,面对近百名金军的袭击岿然不动,等来了其他小队的援助,一举撕开了金军圆阵的口子,从而导致金军全灭。

  受到了上级嘉奖。而为了这次夜袭,从十几个小队中选拔,模拟进行了几次,最后因为他表现出众,才参加这次任务。

  在李泉看来,金军扎营上,有太多的漏洞,这些漏洞是致命的。

  金军是无敌的,在战场上屡屡击败宋军,但是并不代表他们行军上没有破绽。在野战中,这些女真汉子,可能是真的英雄;可是在细节的处理上,却是有些疏忽。也可能是屡战屡胜,导致了警惕心下降。

  按照扎营的习惯,营寨外围百米处的杂草,或是大些的石头,要全部情理干净,免得留给敌人夜袭时,隐蔽的障碍物。这是扎营的常识,只要是从军的将领都会知道,可是竟然忽略了,野草没有烧掉,给对手留下了偷袭的有利地形。

  金军夜巡的士兵,按照十人一组,来回不断的巡查,这些金兵,最前面的一个拿着火把,照亮夜色,而其他九个跟随在后,手中拿着长矛,来来回回巡查着。每之间的间隔很短,不足十个呼吸。

  为了防止金军士兵被弩箭所伤,每个士兵身上都是穿着厚厚的战甲,脸上包裹着面甲,浑身上下,只是露着两个眼睛,一个嘴巴,还有脖子,几乎是密不透风,想要靠着弩箭射杀,几乎是不可能,不过这难不倒李泉等人。

  李泉等人,曾经是猎户出身,身为猎户时常要抓捕野兽,用绳索套住猎物,然后勒住,勒死猎物。

  一套,一勒!

  只是简单的两个动作,可是能熟练到极致却是很难,做到了百套百灵,百勒百死,从来不是简单的事情!而今夜夜袭的关键就是,十个宋兵同时出手,同时用绳索套住巡逻的十个金军士兵,在他们来不及喊叫,来不及反抗之前,将他们勒死。

  这很是艰难,只要有一个没有套牢敌人,勒死敌人,就暴露了,夜袭就失败了。也必须是同时出手,一旦有人出手太快,或是出手太慢,也会失败;而时间仅仅是是个呼吸,十个呼吸勒死敌人,把敌人拖到草丛中,隐藏起来。

  必须做到快、准、狠,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毙命,任务很是艰巨,失败率很高!

  可是必须如此,这也是夜袭的最佳策略。

  人多好办事,人多也容易办砸事。一旦夜袭的人数太多,暴露的机会也很大,而人少则暴露的机会少。当然了,还有一个好处,人少时,即便是失败,损失也在心理承受的范围之内。而一旦几千兵马夜袭,弄不好就是全军覆没,本钱少,玩不起,也输不起。

  而此刻一队巡逻队,正好从他们的眼前走过。

  李泉看着身边的袍泽,手上打着手势,示意要出手了,当摆出动手的姿式时,十个士兵同时抛出手中的绳索,套向了金军士兵的脖子上。

  河东的六月燥热至极,披着重甲巡逻本身就是一件极为受折磨的事情,战甲沉甸甸的,身上燥热至极,此时一队金军巡逻兵正在无精打采的巡逻时,恍然间感到一阵黑影闪过,来不及反应,就感到脖子上一紧,紧接着传来阵阵的窒息之感。

  接着,一切感知都消失了,世界变成了漆黑一片。

  “得手了!”来不及欢呼,来不及雀跃,有的只是淡淡的兴奋,然后快速的拉动着窒息而死的金军士兵进入草丛。而在他们进入草丛的那一刻,一队宋军士兵走了出来,身上却是穿着金军的铠甲,金军的打扮,代替了那一对巡逻的金军士兵。

  很快这一队“新”的巡逻士兵消失了,接着是另一队金军士兵从草丛边,擦肩而过。可能是夜色太黑了吧,可能是巡逻的有些疲惫了吧!总之这队金军士兵,只是匆匆而过,忽略了地上拖动形成的痕迹。

  没有人知道,刚刚的那一队金军士兵已经掉包了。

  “接下来就是口令了!”李泉心中松了一口气,这只是成功的第一步,还需要混的口令。

  也只有混的口令,才能在金军营内,毫无障碍的行走。

  而完颜娄室用兵极为厉害,为了防备营啸,或者是为了防备间谍,中军、前军、后军、左军、右军等五军分别驻扎在不同的营地,五军之间有着不同的口令,一旦口令出错,或是回答不出回令,就可能被当作奸细,关押起来,甚至是原地斩首。

  而每个时辰,巡逻兵的口令也是不同,为的就是防止有人套取。

  而如何获得口令,一般的办法是挟持一些金军低级军官,询问出口令。不过这个办法很差,一旦告知的是口令错误,可能导致暴露。不过,这也难不倒李泉,在行动之前,就想过几种获取口令的方法。

  不过,只好的办法就是借鸡生蛋。

  这时,遇到了一队巡逻兵,此次行动小队的副队长李芳喝道:“口令?”

  “攻破太原!”金军巡逻小队队长答道,同时问道:“回令?”

  可惜,这个金军巡逻小队长没有等到回令!

  这时,恍然间感到一阵黑影闪过,来不及反应,就感到脖子上一紧,紧接着传来阵阵的窒息之感。同样的手笔,同样简单的动作,一套一勒,全部了账,全部死亡。

  口令有了,回令还远吗?

  很快,又遇到了一队巡逻队,“口令?”

  “攻破太原!”

  “回令?”

  “踏破汴梁!”

  回令与口令吻合,两队巡逻队,擦肩而过。没有人意识到,宋军已经渗透而入。

  渗透而入的宋军仅仅有二十人。

  二十个人能做什么?

  刺杀完颜娄室!做梦吧,中军大帐篷是最为严密的,那里有最为精锐的侍卫护佑,不用说二十人,就是二百人也做不到。烧粮草,也是做梦吧!粮草附近有着金军最为精锐的兵马,根本难以靠近,更不用说烧掉了。

  这两处想都不用想。

  这两处重点,自然是不能袭击,那就袭击一些次要的位置,比如那些低级将领。

  总之一句话,打不死老虎,那就打死苍蝇。

  苍蝇虽小,可也有一丁点肉。

  用赵朴的话说:“中低级将领,比那些高高在上的元帅更为重要。毕竟韩信用兵再强,也不能指挥到部曲。韩信是大脑,而众多的中低级将领就是手脚四肢。当消去一个人的手脚四肢时,大脑再发达,也无用!”

  “杀一个完颜娄室太难,那就杀死二十,甚至是上百个中低级的军官。当上百个中低级军官死亡时,完颜娄室的大军也是瘫痪了三分之一,甚至是一半!”

  至于,金军的军官等级如何,军队制度如何,赵朴真的不知道。而手下的将领尽数是文盲,大字不识几个的大有人在,对于这个敌国的军队制度,也是两眼一抹黑。总之一句话,刺杀中低级军官,能杀多少,杀多少,而这一切以安全为上。

  看着那些似军官的帐篷,又不太戒严,就进去杀了他;一看戒备森严,不好杀的,那就免了。

  柿子找软的捏!谁软蛋,先灭了谁!

  这是一个杀戮之夜。

  PS:宋朝版的特种作战开始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