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91章退兵的理由

第91章退兵的理由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白天睡觉,好算计呀!”

  赵朴再度变得无语了,完颜娄室果然不简单,很快的破解了他的骚扰战。趁着夜色掩护,不断的骚扰金军,打击金军士气,不断消耗金军的耐心,不断的激怒金军,当金军士气大衰,将领愤怒的时刻,那时再出击,这是对抗金军的整体策略。

  可是完颜娄室很聪明,干脆选择了上午睡觉,下午行军。

  白天睡觉,有很多的好处,其中一个好处是不怕袭击。

  在夜色的掩护之下,宋军可以从容的袭击,从容的撤退,一旦金军追击,又可以从容的歼灭敌人,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可是到了白天,袭击金军,那不是找死吗?论弓箭的精确射击,不如金军;论山路上行进,也与金军持平,一旦被金军咬上,就是僵持之局。

  大战之下,即便是最后胜了金军,也是损失惨重。如今,可战之兵仅仅是六千,还有一千多的伤兵,这如何战?

  一旦伤亡惨重,损失太大,他承受不住。

  王彦道:“殿下,不如我派一支军,趁金军不备,再袭击一次!”

  “不行了,战机已经消失,再出手就不划算了!”赵朴笑了,“不过,只要金军不退兵,我们就有的是机会,执行二号计划吧!我们有的是时间!”

  赵朴心情很是平静,世界上没有比此刻更好打的战斗了,不需要保护百姓,也不需要防守城池,更不需要面对金军铁骑的冲锋,把握着战争的主动权,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不打,想要何时打随自己,何地打也随着自己。

  又是小股部队,多路出击,即便是输了,也损失不大。

  又有之前,野狐岭大战时,缴获的大批粮食,兵器,完全的不必担忧粮草供应不足,就这样在太行山的原始大森林里,做迷藏。大战一开始,完颜娄室就输了。只要他不是犯了致命的错误,完颜娄室纵然是孙武转世,白起重生也奈何不了他。

  真是幸福的战争,幸福的时刻。

  一号计划的内容,是袭扰为主,打击金军的士气。

  二号计划的内容,则是以围困为主。

  围困有很多理解,兵力上的围困,战略上的围困,还有在局部优势上的围困。围困的重点不是在我方军队,比敌人军队多,而胜在抓重时机。

  第一次汴梁围困战,金军才七万兵马,可是城内的汴梁禁军有二十万,临时招募的青壮又有十万之众,再加上陕西军来援二十多万,城内的汴梁守军堪称五十万。五十万大军,一点也不浮夸,确确实实是五十万。

  五十万宋军,被七万金军围困住,难以出动。看似好笑,看似显得李纲无能,其实这是正常事件。

  在冷兵器时代,打仗最重视阵型,野战往往是摆下阵型,立稳脚跟,才能与敌军厮杀。而阵型未稳,处在散乱的状态,受到敌军突袭,很是危险,极有可能被彻底冲散阵型,全军大败。比如;淝水之战,前秦八十万大军对决东晋七万大军,若是正常情况下交锋,前秦未必会输。只是苻坚太骄傲了,妄想着半渡而击,以为敌人都是傻子,就他最聪明。苻坚擅自将军队向后退去,结果引动阵型不稳,再加上有人大喊秦军败了,八十万大军又太过臃肿,又缺乏大兵团作战指挥能力,又无电台操控全军,再加上北府兵的强势突袭,等等。各种因素叠加,致使八十万大军的阵型,彻底变成了一锅粥。八十万大军变成一锅粥,比八万大军变成一锅粥更加危险,大军败得更快。前秦败了,败在阵型大乱。

  同样,宋金大战,宋军要抗衡金军的铁骑,唯有摆成步兵阵型,层层抵抗;而金军要想战胜宋军,唯有冲破宋军阵型。一个守阵,一个破阵,谁先得手,谁就胜利。汴梁围困战中,汴梁城墙很是宽广,宋军要将大部分的兵力用来守城,要出战的兵力有限。想要出击,兵力少了是送菜,兵力多了又是冒险。即便是后来,有陕西军救援也不敢出城野战。野战就要摆下步兵阵型,可是城门狭窄,宋军一次性从城门走出的士兵有限,想要布置下步兵阵型,需要花费一定时间。而在这段时间内,金军铁骑可能冲击而来,将尚未布置好的步兵阵型彻底冲散。

  靠着骑兵的快速出动,强大的冲击力,宋军根本无力在城门下,或是没有胆子摆下阵型。难以摆下阵型,还打什么野战。以多围困少,这是一种围困方式;骑兵围困步兵,这也是围困的一种方式;而断去粮食,断去水源,也是围困的一种方式。

  只要是金军扎营的区域,方圆二十里内的水源尽数投毒,难以饮用;只要是金军途径的路线上,都是设置下各种障碍,各种小型陷阱;不断的袭击金军取水的士兵。总之一点,让金军难受,让金军出现饮水苦难。

  这是六月的天气,天气格外燥热,需水量极大,水源在某种程度上比粮食更为重要。

  一天不吃饭,可以忍受;可是一天不喝水,难以忍受。两天不吃饭,不会饿死;可是两天不喝水,不死也是病怏怏。

  凭借着对这段山脉的熟悉,赵朴提前出手断去了水源。

  ………………

  五天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完颜娄室很是得意,上午休息,下午行军之后,全军的行进速度下降了,可是金军的情况好了许多。即便是偶尔有宋军夜袭,也是无伤大雅。白天休息够了的金军,有着足够的精力,夜晚时比猫还有精力,宋军的夜间骚扰,再也难以动摇一丝,反而是在夜袭中,吃了一些小亏。

  只是旧的麻烦刚刚解决,新的问题又出现了——饮水困难。

  六月份,正是雨季,下雨多,不会出现缺水现象。山泉、山水、小河等,一般不会出现缺水苦难,只是在赵朴的断水计下,那些水源都是被污染,不是被投毒,就是污秽不堪,难以饮用,也能以做饭。

  一万多人,再加上战马饮水,需要的水量是惊人的。由于水源的断绝,伙夫不得不到十几里外,艰苦行进去拉水,这不仅是耗时耗力,更是经常遭到宋军袭击。

  因为饮水问题,有几百匹驮马被劫走,几百名伙夫被灭杀。

  金军上下竟然是出现了饮水苦难。

  “真是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完颜娄室有着有气无力的感觉。断绝水源,不是什么高明的计谋,几乎是将领都知道,可是宋朝的将领多是崇尚堂堂正正的大战,大会战,轻视蔑视那些旁门左道,不屑于使用。

  可是八字军的将领却使用断水计,此计不求全歼宋军,只是还是骚扰为主,激怒军中将士,不断的打击全军士气,使全军上下急躁,愤怒,只要是愤怒到了极点时,就会失去理智,失去镇定,那时机会也来了。

  “王彦不简单呀!不求全歼我军,只求咬下一口肉,一步步吃掉一部分,步步侵蚀,直到最后再也没有一丝反抗之力!”完颜娄室再度感叹道。

  多数宋军将领,无非是两种作战思想,一种是畏敌如虎,对金军存在恐惧,往往是不战而退,不战而逃;还有一种是轻视金军,往往是试图一战而消灭几千,甚至是上万女真军,一举成名。

  前者畏战避战,后者傲慢无知;

  前者缺乏勇气,后者盲目自大;

  前者没有认清敌人;后者是没有认清自己;

  前者是投降派,后者是速胜派。

  这两种敌人都是很好对付,对付前者只要要恐吓,只要利诱就足够了,很快就会投降;后者只要不断打击,消灭他的肉体也足够了,死人是无法作对的。

  可是这股八字军,却是完全的不同于这两种类型的宋军。八字军,不骄不躁,既不畏敌,也不傲慢无知;既不胆怯,也不追求无畏求战;不畏惧金军的强大,不幻想着一战而大败金军。它好似一个老辣的猎人,不断的等待时机,不断的激怒猎物,不断的一口一口吃下猎物,

  它不会追求一战消灭几千几万金军,而是不断的蚕食金军,今天消灭几百,明天消灭几百,粗略的看起来损失不大,可是综合计算起来,损失极为惨重。

  “该退兵了,即便是我解决了水源问题,他又会给我提出新的困难!”

  完颜娄室摸出了怀中的一封信,彻底的下定了退兵的决心。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