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93章泉州的佳人

第93章泉州的佳人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南泉州,北定州,这是北宋极为特殊的两个城市。

  定州位于北方,位于辽宋边界地带,这里建有榷场,是辽宋重要的交易城市。宋朝,可以从辽国换取战马、毛皮、镔铁等草原产品;而辽国也可以从宋国换取粮食,茶叶、食盐、丝绸等物品。庞大的边境交易,活跃了这个城市,从而诞生了一个商业群体,定州商人,也算是晋商的初级版。

  而随着边境贸易的繁荣,走私行为也是大行其道。一些定州商人靠着金钱打通关系,向辽国、西夏、金国等贩卖违禁物品,宋国的神臂弩、火药武器等,都是源源不断的流入草原国度中。在辽金的大战的时刻,金国能够用十年多的时间覆没辽国,固然是因为女真骁勇善战,还有着定州商人远远不断的输血。

  而在南方,泉州则是最大的海上贸易港口。

  随着西夏的崛起,河西走廊、玉门关一代断绝,宋朝的陆上丝绸之路断绝,这对宋朝的打击是致命的。丝绸之路,对中国很是重要,原因之一是就是借着丝绸之路,可以从其他地域输入银铜等。

  铜,银,在古代扮演着货币的角色,随着经济的发展,对铜银的需求量也是日渐变大,可是中国一直是一个缺少铜矿,缺乏银矿的国度。在古代,中国铜银等矿产奇缺,不得不优先利用铁器,因为缺铜。因为缺乏铜矿,在唐代不得不用绢,实行货币的功能。因为铜矿缺乏,宋朝不得不在四川一带实行铁钱,甚至是发信名声极差的交子。

  而银矿更是缺乏,因为却少银,在宋朝一直是铜本位。在市场上,流行的货币是铜钱,交易也多是一贯钱,两贯钱等;只有在中高层,在一些特殊场合,采用银子结算。直到明朝时,欧洲开辟了新航路,在美洲大肆掠夺金银等,最后通过贸易,流入中国,中国才缓解了缺银的压力。

  宋朝与西夏激战百年,有很多的理由,其中重要一个理由便是打通西边的丝绸之路,获得金银铜等输入的渠道。可是激战了许久,西夏还好似一个不死小强一般,耸立在那里,就是死不了。

  因为西边的路上丝绸之路断掉了,只能大力的发展海上丝绸之路。在这种条件之下,泉州日渐繁荣,成为南方重要的海上贸易港口。

  而宋朝一直不抑制商人,这固然带来很多的害处,可是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宋朝时历代最富裕的国家。

  在宋朝,商人、地主、官吏、读书人等本身就是四位一体的。没有纯粹的商人,也没有纯粹的地主,更没有纯粹的官吏,更没有纯粹的读书人,在很多时刻往往是彼此勾连在一起,甚至是一体出现。

  读书人,若是考中秀才,举人,甚至是进士等,都会获得许多的特权,可以免除粮食税,不用服兵役的,不用服徭役。于是,很多的农民往往会依附在读书人底下,以免除粮食税、徭役、兵役等等,于是读书人也往往是富农,地主之流。

  而读书人又信奉“以本养家,以末发家”,这又涉及到商业,又有商人才成分。

  而商人为了利益最大化,往往靠着金钱开道,获取官吏支撑;而官吏为了获取更多的钱,孝敬上官,也是接受商人的拉拢。

  …………

  而在所有的阶层,群体中,处在巅峰的则是皇族。

  不得不说,这个时代的宋朝皇族是悲剧的,他们好似猪一样的被圈养着;可是他们又是幸福的,享受各种的特权,只要不是造反,可以活得很滋润。凭借着政治上的优势,只要不是太无能,只要不是太败家,只要不是太废物,往往都可以挣下一大片的家业。

  而赵朴,就是这样的角色之一。

  身为宋徽宗的儿子,身为当今的仪王殿下,不仅仅是有着封地的赋税收入,更是可以大量的兼并土地,可以肆无忌惮的占据店铺,只要不是做的太过火,没有人会理会。御史不会说某某不对,而当地的知府,知州也往往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凭着政治上的优势,在很多时刻,不需要强迫动手,往往是只要点点头,或是打上一声招呼,就会有人乖乖的送上门,挨宰。

  身为王爷,赵朴不仅在汴梁附近占据着大量的田地,十几家店铺。在江南一些地区,也是有着不少的田产,在泉州也是有着十几条大船,行走于南海各地,获取着丰厚的利润。

  而此刻,车辚辚的响声中两个女子走下了马车,看着这座陌生的城市,泉州。

  “姐姐,这就是泉州吗?”

  “泉州,距离河东之地,距离汴梁很远,这里该不会出现战乱吧!”

  这两个女子,正是远道而来的舒纹绣和瑞雪。

  此刻,在北方河东、河北、河南等地,杀得昏天黑地,死了无数人,一片末日场景。可是在千里之外的福建路,在泉州这个古城,一切都是那样的安详、平静,似乎一点也没有受到战火的波及。

  北宋太大了,南北隔离也太大了,此时的泉州还没有发动战争动员,一切都是平静。很多老百姓们,还是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的睡,一切照旧,很多老百姓们还不知道战争爆发了。只有一些书生,一些官员,通过邸报知道宋金大战爆发了。

  于是,书生们在一些酒楼上,在一些花楼上,骂声不断,大骂六贼,大骂李纲无能,骂来骂去,骂声不断,骂完了之后,还是一切照旧。

  “只是不知王爷怎么了?”

  “王爷,也真是的,为何要去参军。参军可是要死人的!”

  舒文秀和瑞雪既有些抱怨,又有些埋怨,同时有些庆幸总算是安全了,到了泉州,金军的铁骑再厉害,也打不过来吧!

  在汴梁第一次围困解除之后,两人就离开了,一路上几经波折,总算是到了泉州。而在泉州,有着赵朴的产业,她们暂时将定居在这里,直到战争的结束。

  …………

  而随着战争的波折,北方的动荡不安,许多贵族也是纷纷南下,逃难。

  只是这个时代,没有汽车,没有火车,许多地方连平整的路面都没有,这注定了南下逃亡,艰难至极。可能水土不服,遇到疾病而亡;可能被恶仆算计,最后死亡;也可能遭到土匪打劫,最后生死。

  在乱世,生命是这样的不值钱。

  而在南下的路上,也是步步惊险。若是在太平年间,靠着她们是王爷家眷的身份,没有人感动他们,即便是一些土匪也是绕着路走。只是到了战乱,人心已经乱了,她们的身份再也不其作用了,一路上必须小心又小心。

  舒文绣和瑞雪,在十几名家将的护送下,也是惊险的南下,一路之上,多次遇到土匪堵截,官吏敲诈,还有兵匪横行,几次差些生死。多亏了管家机智,才一次次避开危险,最后达到了泉州。

  而到了泉州之后,总算是安生下来,这让惶恐的两女松了一口气。

  在泉州的一座院落中,两人暂时的住了下来。

  “这是王爷临走时,递给我们的锦囊!”

  “说达到泉州时,打开锦囊,上面有王爷的叮嘱!”

  “如今到了泉州,我们打开吧!”

  在灯光下,舒文绣和瑞雪打开了锦囊,上面写着赵朴临别前的叮嘱。

  “原来如此,泉州,原来是王爷最后的后路…………”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