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95章不求百战百胜,但求活到最后

第95章不求百战百胜,但求活到最后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不得不说,这是穿越者的综合症。

  身为穿越者,最大的本钱,就是能看到未来几十年,甚至是几百年的历史走向。因为看得远,所以容易想入非非,想一些不切合实际的问题,想要制造出超越时代的物品。而忽视了客观的生产力水平,忽视了实用价值,忽视了普及性,忽视了对社会的负面影响,甚至是忽视了人情关系。

  忽视了这些,可能造成巨大损害,得不偿失,甚至是死亡。

  就好比是钱学森,穿越到宋代,绝对无法制造出洲际导弹,这是生产力水平限制。可是靠着他的博学,绝对可以制造出超越时代的物品。而这个物品,可能导致他被当作妖人,活活烧死。哥白尼就是这样的下场。

  而赵朴,想要制造出先进的火器,完爆金军。却是忽略了,生产力水平注定了,这些火器是奢侈品,造价极高无法普及,反倒是会被一些人贩卖給金军,造成巨大损害。

  …………

  而此时,距离战斗结束,已经过去了一天半的的时间。赵朴美美的睡上了一觉,只是没有梦到美美云雨不断,也没有梦到成为皇帝,君临天下,而是梦到了刚刚那一幕。

  战斗结束之后,八字军开始离开松树岭,最后在忻州的一个县城休整。

  河东路,有三府十四州。三府指的是太原府,隆德府,平阳府。十四州,指的是绛州,泽州,代州,忻州,汾州,辽州,宪州,岚州,石州,隰州。

  太原府,下辖十个县,分别为阳曲、太谷、榆次、寿阳、盂县、交城、文水、祁县、清源、平晋。

  隆德府,下辖八个县,分别为上党、屯留、襄垣、潞城、壶关、长子、涉县、黎城。

  平阳府,下辖十个县,分别为临汾、洪洞、襄陵、神山、赵城、汾西、霍邑、冀氏、岳阳、1和川。

  而在河东的诸多府、州、县中,除了一些要害的位置,被金军占据之外,河东的大部分区域被辽地的汉军戍守,或是被义军占据,或是处在无政府状态。

  总之此时的河东,一片混乱,一片浆糊。

  最后在一座小县城休整。

  这座县城,曾经有五千多户居民,大约是三四万人,可是随着战争的爆发,城内的大地主,大商人都是逃跑而去,或是被土匪斩杀。而这个县城的县令也是跑路了,只留下县丞还在坚守。进入这个县城,立时感到萧条,惶恐、冷清。

  而刚刚到了这个城下时,城内的百姓正在县丞的率领下,领着简陋的农具、刀叉之流守着城池,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军中的士卒喊话好几次,可还是一副老样子,八字军的将士们立时愤怒至极,想要攻城,结果被赵朴拦住了。赵朴慢悠悠道:“匪过如梳,兵过如篦,官过如剃。匪过来掠夺,就像梳子一样梳理了一遍把家里财物都掠走,但是梳子齿与齿之间间隔大,仍有漏过的;篦子齿很细,形容兵丁过来掠夺,是明打明地,时间充裕,细细地搜刮,掠夺得比匪还要恨,不像匪至少还怕官府过来只好匆忙地掠过就走。后面还有半句是官过如剃这句不用解释了吧,官员过来搜刮,像剃头一样寸草不生了。”

  “官匪一家,在一些老百姓眼中,我们官军如土匪一般,甚至连土匪也不如。金军可恶,可是我们这些宋军也不是好东西,那个县官,似乎担心我们进城,烧杀抢掠一番。我们还是呆着城外吧想,休整上一夜之后,再走吧!”

  于是,八字军开始在城外休整。

  埋锅造饭,休息了一夜之后,开始离去。只是第二天刚刚离开,行进了不到十里时,县城内派出了一个小吏邀请八字军进入。可是出于谨慎,全军只是在外面扎营,然后派遣人到了城内探查情况。

  确定了城内可靠之后,赵朴才放下心来。

  不过,全军依旧是驻扎在城外,只有少量军需官进入城内,采买一些物品。同时要求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一切都是因为,赵朴对这只军队素质不放心。狗改不了吃屎,一个军队的坏毛病,可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改掉的。一旦进入城内,一些军士火气上涨,侵犯了一些妇女;或是买卖东西不给钱,或是闹出其他问题,那就麻痹烦了。

  有句话,叫做法不责众。当犯法的人数太多时,根本无法惩罚。一旦惩罚,可能犯了众怒,与众人离心离德,最后离死不远;可是一旦不惩罚,威严就会受到挑衅,军纪将受到动摇,危险的很。

  因而,聪明的将军,不是相信士兵会遵守纪律,而是千方百计的避免违反纪律,不给违反军纪的机会。

  扎营在城外,可以免去与城内百姓解除的机会,少去了违纪行为发生的机会。

  不过,赵朴千般小心,谨慎不断,还是出现了问题。

  在乱世,金银是废物,只有粮食才是银通货,那次劫走了金军的运粮队,使全军上下,粮食极度宽裕,可以维持较长的时间。而此次采买,也是以交换粮食为主,以粮食换取一些军中的必需品。只是在交换时,出现了强买强卖的现象,这让赵朴很是生气。直接撤销了三个军需官,一楼到底,才算是了事。

  而此刻,从驰援太原,到分兵离开,到昼伏夜行急行军伏击金军运粮队,再到松树坡与金军交锋,这让全军山下极为疲惫,该休整一段时间了。

  一张一弛,才能持久。毕竟士兵不是机器,不是野兽,而是活生生的人类。一旦逼迫的太为厉害,容易引发逆反心理,最后全面崩盘。于是士兵们开始休息了,而警戒依旧在继续,谨防金军包围。

  士兵们可以休息了,就连将官们也可以到县城内的青楼潇洒几把,可是赵朴不行。

  他还要继续的编制训练大纲,不断的给给新组建的特种兵小队讲文化课,不断的组织士兵们训练骑射,还有组织宣传司不断的宣传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思想,还有要不断的忽悠百姓参军,还要视察那些伤病……

  总之,当了领导之后,才发觉事情真的很多,有些事情根本无法他人代劳,因为不放心,也因为人才奇缺。

  一天下来,赵朴很累,不过心中却是很欣慰。

  他清晰的感觉到,这只部队在发生着质变,不断的进步着。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可能训练一只军队,要花费三年,甚至是更长的时间,只是为了那几天的战斗,合格不合格,他说了不算,胜利了就是合格,失败了就是不合格。活下来,斩杀了敌人,就是合格;被敌人打败,身死就是不合格。

  战争很残酷,但是战争却最公平。

  那场在松树坡,与完颜娄室做迷藏,不断骚扰,不断围困的战斗,在日后很少发生,甚至是再也无法出现。那样恰当的时间,最佳的场合,合适的战斗模式,注定只能是一厢情愿的,未来可能是守城,可能是野战,可能是掩护百姓撤退,也可能是绝地突围。

  战场地点无法选择,战斗爆发时间无法选择,战斗的模式也无法选择,唯一能选择的就是不断变强,不断的适应战斗,适应危险,适应险恶的环境,最后活下来,以不变应万变。

  这一切,不仅需要提升士兵的身体素质,战斗素质,生存素质等等,

  不求他们百战百胜,但求活到最后。

  PS:三十万字了,还没有签约,很是失落。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