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96章练兵记实

第96章练兵记实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金军铁骑之强,无非是两点:远处时,靠着强弓硬弩,射击精确;近战时,靠着战马的冲击力,所到之处,无可抵挡!而传统破解铁骑的阵法,无非是战车在前抵挡,长矛手夹杂在车阵中,辅助着弓弩射击,再以短刀手助阵,而在中央是马军等待出击!”

  “这个阵法很是保守,重在防御,重在防御中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当敌人的力量消耗的差不多时,再出手还击,讲究的是后发制人。不过缺点很大,主动权在敌人手中,一旦敌人游动不断,不断的再外围散射,不断的消耗我军体力,而不是傻傻的冲击战阵,那时我军就陷入被动了!”

  “为了破解金军铁骑,我在古书上找到来一个阵法,名为散星阵,好似天上的群星散落不定,一旦金军铁骑冲击而来,则是散落开来,形成一个个战斗小组,或是不动如山,一动则如雷霆出击,毁灭一切;而一旦金军铁骑退去,想要再度组织骑兵,再次冲击时,则要汇聚在一起,合力抵挡金军的箭镞!“

  “散星阵,讲究聚散之间,不断的消耗敌人,不是被动的防御,被动的好似活靶子那样,等待挨打,而是主动出击,在聚散之间,寻找敌人破绽,最后出击!”

  “传统的抗击骑兵阵法,讲究层层抵抗,节节防御,讲究先立于不败之地,后求胜。而散星阵,则是讲究的是兑子,一命换一命,只有不怕死的才能活到最后,战场之上越是怕死,越是死的快!”

  赵朴检阅着士兵,讲述着新的阵法,开始指导全军演操。

  鸳鸯阵,主要是在山地丘陵地带,对抗轻步兵。一旦面对重甲步兵,或是飘忽不定的骑兵,则是要吃亏。而在未来,不得不在平原交战,对抗金军铁骑,是八字军无法回避的主题。

  于是,赵朴又提出了新的阵法,散星阵用来破解重甲骑兵,或是骑兵。

  何为散星阵?

  后世的文学作品,后世的历史记载,描述了很多很多,说得花冠精粹,美妙无群,可是看完之后,还是一头雾水。其实散星阵,一点也不神秘,而是以实用著称。

  实际上,古代的诸多阵法,都是以实用和简单而著称,毕竟阵法是为了战斗,而不是为了看着好看。那些玄之又玄,秒之又秒的阵法,除了文人能玩转之外,那个能懂。实际上,统帅过大军的将领都知道,面对一群文盲居多,甚至是中低级将领也是文盲的群体,搞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没有意义。只有简单,只有实用,才能被士兵们接受,才能被士兵们灵活饮用。

  散星阵的原理,很是简单扼要。那就是当敌军铁骑冲击而来时,则是三人为一组,或是五人为一组,散落开来,好似群星一般,形成深层次,纵深防御。而每个战斗小组之间散开的距离,恰好是骑兵与骑兵之间的缝隙。

  散落的步兵战斗小组,好似沙子一般进入了骑兵大军的缝隙中,将一个个骑兵分割开来,失去骑兵集体冲击的优势,将几千,乃至是上万的铁骑,分割为一个个互不相连的战马。然后一拥而上,砍马腿的砍马腿,捅马肚子的捅马肚子,钩拉骑兵的拉骑兵,总之是几个人围殴一个骑兵。

  而一旦敌军的铁骑退去,那就再度汇聚在一起,防止远处的弓箭袭击。

  散星阵的战斗模式与鸳鸯阵相似,都是走得群殴路线。

  只不过,散星阵更需要以命换命的勇气。毕竟,步兵小组不断的往骑兵的缝隙之间穿插,本身就是陷自己于死境之中。骑兵靠着居高临下的优势,马匹的冲击力,可能一些步兵小组不等穿插进入,就被马蹄踩死,或是被居高临下的马刀砍死。

  而步兵小组,抓住的唯一机,靠着骑兵居高临下,视线的死角,在靠近骑兵的那一刹那,率先出手,刹那之间,决定生死。

  这样,比起一般的战车大阵而言,更加的具有攻击性,毁灭力也巨大。骑兵想要先是退去,摆脱步卒的纠缠,再重整旗鼓,再次冲击,变得很是艰难,甚至是不可能。而一般的车阵,只要是敌人不主动冲击车阵,损失都不会太大。

  一般的车阵,重视防御;而散星阵,重视进攻。

  …………

  而在传授阵法的同时,赵朴也开始系统的强调军纪。

  军纪,往往是违反的时刻,才知道是军纪;而在没有违反的时刻,军纪往往是被遗忘的。

  军纪,强调的次数再多也没有用,反而是说得次所多了,容易产生免疫之感。

  而培养士兵的军纪,重在培养服从感。一个把服从养成习惯的士兵,很少违背军纪,因为军纪都已经深入到了骨髓,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当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时,军纪就再也不是束缚,而是自然而然的遵守。

  而服从,从站军姿开始。

  战争不热血,反而是很冷血,需要不骄不躁,面对敌人的挑衅,敌人的撩拨,一直冷血,冷眼看着世界,不被愤怒冲昏头脑,不被喜悦迷失自我,也不被危局乱去方寸。一直保持冷血,才能保持冷静,才能耐得住各种考验,等待住最佳的出击时间。

  站军姿很简单,可是简单不代表容易,更不代表人人可以做到。

  在站立军姿中,可以磨去心中的浮躁,磨去心中的各种弱小自我,只留下冷血的自我,就好似那只呆鸡一般,看起来傻傻呼呼的,可是一旦出手,就好似苍鹰扑食,必死无疑。

  一开始,三天全数是放羊,一点样子也没有。

  三天后,勉强的有两三个及格。

  五天后,有了一丝样子。

  十天后,有种站如松的气势;

  而在二十天后,总算有种不懂如山的感觉。只要是没有说休息,即便是刀枪加于身,也一点也不在乎。

  …………

  而全军上下,都是操练两样,一是站军姿,一站就是几个时辰;一样则是散星阵,练习对战骑兵。

  而二者又是相辅相成,站立军姿不是简简单单站在那里,不动弹一丝,好似死人,而是要加上各种“佐料”。站立时,会时常有箭镞从身边射过,或是擦肩而过,或是擦着头发而过,或者是直接射在身上。虽然箭头经过特殊的处理,铁质的箭头去掉了,即便是射在身上也要不了命,仅仅是发疼而已,要不了命,可是毕竟不好受。

  同时,骑兵会纵马而过,做出各种劈砍动作,士兵们不能动弹一丝。

  一旦要是身体动弹一丝,那就失败了。

  而在训练散星阵时,一方是骑兵,一方是步兵,骑兵冲击着步兵阵型,而步兵则是动用三星阵对抗骑兵。演练时,士兵身上都是穿着铠甲,优势绑在沙袋,用着木制武器。木头杀伤力有限,可是一番的劈砍之下,照样是身上发痛。

  而为了真实,双方都不得作假,必须要拼死战斗。

  演练结束后,以双方在对方身上,击打下的白灰印记为准,按照身上的白灰印记数量多寡,定胜负。

  而除了日常的常规训练之外,还需要对一些特殊群体作培训。

  夜袭完颜娄室的大营,李泉等二十人立下赫赫战功,获得了丰厚的奖励。那次之后,以李泉等二十人,成立了特种作战大队。只是这个特种作战大队,很不合格,全部队员二十个都是文盲。

  文化水平极低,限制了他们能力的提升。

  赵朴又不得不抽出一部分时间,充当老师的角色,传授他们一些知识。不指望他们成为秀才,写得好诗词,只求他们达到小学生水平。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