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01章义军联盟大会

第101章义军联盟大会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义军联盟大会,这对于义军来说很是重要,

  自从金军入侵河东一年以来,官军大量被击溃,散落的兵器,弩箭到处都是,这些击溃的官军,与本地的豪强,土匪等,构成了河东的义军。这些义军,大多数都积极与金军作战,有效的牵制了金军。不过义军之间,为了争夺地盘,粮草等,也相互争斗,厮杀不断。

  而这个义军联盟大会,为的就是协调彼此利益,共同抗金,

  若是以一般义军首领的名义,资格不够,难以召开这个大会。不过鲁智深等人,却是巧妙的借助了仪王这面虎皮,成功的召开了这次义军大会。诸多的义军首领,不得不买这位仪王殿下的面子。因为义军,说好听些是抗金,是义军;说难听些就是匪,匪面对官往往是有自卑之感,官召集匪开会,匪那个敢不从。

  而这次义军联盟大会,只需要仪王赵朴派心腹参加,负责协调就足够了。

  可最后,赵朴却坚持要亲自前去。

  “只要是派一人前去便可,殿下尊贵之人,岂能是轻易犯险!”

  赵朴刚刚提出要参加所谓的“河东义军联盟“,立刻遭到了全军的众将反对。这太危险了,河东义军联盟大会,龙蛇混杂,万一其中出了事故,那时想要哭,都哭不出来了。

  “我知道,危险会有的。那些义军成分复杂,有的是为了自保,有的是为了富贵,有的是劫掠不断,有的干脆投靠金军。可正是如此,我不得不去!”赵朴有些忧虑道,“不久之后,我们就要南下了,河东全靠这些义军支撑。而此刻河东的义军,全是一群散沙,金军此刻全力南下,围攻汴梁,他们才能逍遥自在;一旦金军回转,那时他们就会面临灭顶之灾。我该为他们做些什么?”

  河东之地至关重要,此刻是前线,不久之后就会变为金军的大后方。

  一只强大的义军,在金军后方捣乱,对前线的抗金好处是巨大的。此刻,这些一旁散沙,彼此内斗不断,战斗力低下的河东义军,该重新组合,凝聚为一股,形成强大的抗金力量。即便是难以组合,也要寻找有潜力的义军首领适当拉拢,或者是物质支持。

  “我必须亲自去!”赵朴下定了决心。

  这个河东义军联盟,说不好就是鸿门宴,弄不好就要见血。这三十六路义军,龙蛇混杂,谁知道会出现什么危险。按照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赵朴不应该去。不过,赵朴还是决定亲自前往,没有人喜欢危险,也没有人会决定危险刺激,好玩。

  这次义军联盟大会,赵朴真的不想去,因为很是危险。

  可最后,赵朴不得不去,因为手下都是武将,让王彦、王大牛、李三河、章存之类,行军大战,冲杀厮杀还可以。让他们当谈判代表,去协商,去钩心斗角,绝对是办砸的料。

  没办法,人才奇缺,只能是亲自前往了。

  只不过,帅不离军,军不离帅。一个元帅率自离开大军是危险的,轻则是造成军心动荡,大则被敌人乘虚而入。

  历史之上,清朝末年,太平天国时,忠王陈玉成本是名将,可是后来赶赴宴会,在一场宴会上被人算计,捆绑而走,最后牺牲了。陈玉成死的很可怜,他不是死在战场上,而是帅脱离军,被人乘虚而入。

  在万军中,斩杀元帅很困难;可是在宴会上,在鸿门宴上,却是可能轻而易举被害死。

  义军,内部很是复杂,若是没有金军的奸细,赵朴打死都不相信。这次宴会很不平静,不过他也只能去。不过,他可不会如陈玉成那样傻傻的不作一丝戒备,在他赴宴会时,带着五百名精锐士兵护卫,同时八字军上下,全军戒备,做到随时冲杀。

  而参加宴会时,他会化妆,扮作一个文臣,进入宴会。

  看着镜子中,带着小胡子的样子,赵朴心中暗自祈祷道:“千万不要出现意外!”

  而在赵朴出发的那一刻,八字军全军上下立时动员起来,快速的进入了战斗状态,士兵们骑马贴着马匹躺着,眯着眼神,好似生病一样,可是在漫不经心之下,却是有着凌厉的意志,一旦情况有变,立刻翻身上马,上前冲杀;而握着长矛的士兵,也是下意识的一只手握着矛是,似乎很是放松,可是一旦敌情出现,会迅速的汇聚在一起,形成一个个长矛大阵;弩兵们擦着神臂弩,神情专注而冷静;而各个将领也进入了各自的队伍中,等待着出击的消息。

  高高的营垒,还有帐篷,掩饰住了八字军的紧张。

  而在外界看来,八字军此时还在松懈的状态,壕沟、拒马都布置的有些凌乱,似乎只要一个冲锋就可以攻破。

  此时的八字军好似生病的老虎,睡了觉的老鹰一般,只要是愿意,都可以尽情的掠夺,尽情的屠杀。

  只有八字军的将领们知道,这是故意的。

  自己不犯错误,敌人又如何会轻易出击;自己犯错误,才能更好的引导敌人犯错误。

  强者从来不是毫无破绽,因为毫无破绽,往往会使敌人警惕,甚至是失去进攻的欲望;只有留下破绽,留下一个致命的口子,敌人才会进入,才会有歼灭敌人的机会。

  在宋朝,过去的扎营中,往往是追求壕沟宽而深,拒马桩密集分布,成功御敌于寨门之外。而八字军,恰恰相反,八字军追求的是有歼敌,与快速突击。外面看来,鸿沟与鹿角稀疏,随意可以冲入营寨内,可是一旦冲入营寨内,立时会面临各种陷阱,各种骑兵、步兵车轮般的狙杀,足以快速的绞杀一个个强敌。

  一旦敌人势大,又会快速的舍弃营寨突围,在敌人来不及围困时,就溜之大吉。

  这种扎营模式,典型的扮猪吃老虎,或者是打上一闷棍,立刻跑路。

  …………

  感觉着靴子里的匕首,腰间的短火铳,还有身上的一包毒药,赵朴心中放松了很多。

  意料之中的事情,很少发生;意料之外的事情,常常发生。

  郦食其,在出使齐国时,也没有想到被扔进了大鼎煮了;陈玉成去赴宴会时,也没有想到会被部将出卖;而耶稣在参加最后一次晚餐时,也没有想到被人活捉,最后钉死在十字架上;而赵武灵王,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被部将饿死。

  世界上有太多的意外,即便是做好了准备,也可能发生。

  为了防止宴会中意外发生,赵朴已经做了很多准备,不过效果如何,一直值得怀疑。

  此时,赵朴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一旦宴会中出现了变故,他将用短火铳自卫;而他又无力跑路,卫兵也无力护送他逃命时,匕首,或是毒药将用来自杀。

  他本身就是懦弱之辈,没有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坦然,也没有下油锅时的从容自若,甚至是一些简单的刑具都承受不住。一旦,到了那一步时,匕首或是毒药将会让他轻松死去,免得承受那些肉体的痛苦。

  望着高大的城池,赵朴心中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变得轻松,同时不断才催眠自我,这不过是一场普通的宴会而已,不要疑神疑鬼,不会出了大问题的。

  尽管这样的催眠自我,赵朴还是下意识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以便意外时跑路。

  在进入城内后,有二百名精兵立刻,看守在了一个城门门口,接管了原来义军士兵,为的是防止意外出现。毕竟城内参加宴会,远远比城外参加宴会更加危险。城内一旦出现了变故,那时城门紧闭,弓箭手守住城墙,那时就是瓮中捉鳖,死路一条。

  而守住一个城门,即便是城内出现了变故,也可以及时的跑路,或者是城外的士兵及时的进入援救。

  这也是赵朴要求参加宴会时,提出的一个条件,有些不信任的成分。

  这一点,让鲁智深大为不满。

  不过,赵朴一点也不在乎,哥们的态度,那里比得上我的小命重要。

  刘秀为何敢轻骑前往降军中,巡视,那不是他义高人胆大,而是刘秀情报系统好,清晰的获知那些降将心理,那些降军中又有大量内应。即便是那些降将胆敢心怀不轨,他也可以轻易碾碎叛乱。

  而后世,老蒋一无高超的情报系统,探查到张杨的心思,二有没有内应,应付危机;结果傻乎乎到了西安,出现了兵谏,差些死了。

  这就是成竹在胸在胸与装逼的区别。

  既然做不到成竹在胸,就莫要装逼。

  PS:这一章更新迟了,下一章在晚上十点左右。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