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05章二围汴梁

第105章二围汴梁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在汴梁朝廷高层依旧在勾心斗角之时,金军南下,第二次围困汴梁开始了

  在太原失守之后,经过休整,西路完颜宗翰1126年11月18日自太原向汴京进攻,1126年11月22日攻下威胜军(今山西沁县),29日克隆德府(今山西长治),渡盟津(今河南孟津)。宋西京(今河南洛阳)、永安军(今河南偃师东)、郑州(今河南省会)皆投降。1126年12月4日,完颜宗翰克泽州(今山西晋城市)。东路完颜宗望1126年11月20日自真定向汴京进攻;1126年12月4日宗望诸军渡河1126年,随后攻下临河县(今河南浚县东北临河村南)、大名县(今在河北)、德清军(今河南清丰)、开德府(今河南濮阳);于12月10日克怀州(今河南沁阳)并到达汴京城下。1126年12月16日,宋出兵拒战,被完颜宗望等击败。1126年12月17日,完颜宗翰才到达汴京城下、

  而此时东路军,完颜斡不离已经兵临汴梁城。

  太原在失守后,完颜娄室的这部分军队南渡黄河,西趋洛阳,封锁了潼关,把宋朝最精锐的西军关在潼关以内,断绝了其东来的勤王之师。说是阻断勤王之师,其实在陕西一带,已经没有了勤王之师。

  两次河东救援战,彻底的耗尽了宋军的正规军有生力量。此时的宋朝,正规军已经是损失了八层以上。川陕一带留下的军队,都是老弱病残,或是入伍时间较短的新兵,根本无力救援汴梁。

  与其说是阻挡勤王之师东来,但不如说是阻止宋钦宗跑路。

  在辽金之战中,辽国的战力脆弱,可是辽帝的逃跑能力却是惊人的,不断从辽国东面逃跑到西面,金军连连追赶,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最后才逮住。而这次,金军汲取了教训,锁住了潼关,锁住了西逃的路线,为的就是防止宋钦宗向西跑路。一旦跑到京兆,或是入蜀,那时就不好抓了。

  此刻,大势已成,已经成了关门打狗之势,彻底的围困住了汴梁。

  在第一次汴梁之围时,只有完颜宗望的东路军到达开封城下,兵力有限,不过是七万多金军,攻城的活动限于西、北两隅,有时蔓延到东北角,南面诸门则始终未受攻击。

  而在这次围城时,金军东西两路合攻,东路军全军六万人,这次增加到八万人,主要将领完颜斡不离、完颜阇母、完颜昌、刘彦宗等仍在军中,只有郭药师以燕京留守的名义,留驻燕京。西路军仍以完颜宗翰、完颜希尹、完颜娄室三大将为主副帅,完颜银术可等战将都属麾下,汉人高庆裔,时立爱为谋主,有七八万人参加第二次开封围城。东西两路金军的兵力已超过十五万人。此刻金军四面四面合围,陷东京于彻底孤立。

  而宋朝这边,第一次围城时,开封原来的禁军加上西北陆续开来的勤王军,再加上临时拼凑出来的士兵,总数达几十万人。解围后,严重的经济苦难,无以维持庞大的军队数量,只能是一部分被遣送复员回西北,一部分参加太原解围战而遭到损失,一部分在黄河南岸溃散,还有一部分被大臣唐恪、耿南仲以经济上的理由遣散,此时汴梁城内守军不满七万。

  不是不想招募军队,而是没钱。

  各地的勤王之师,数量已经是很多,只是多是新招募的士卒,没有经过太长的训练,战斗力低下,可能金军一个冲锋就溃败了。而此时,让这些新兵去碰撞汴梁的虎狼之师,除了找死之外,再也没有第条路可走了。

  这种情形之下,勤王之师多是徘徊在汴梁附近的州县,却是难以再进一步。

  此刻汴梁城内慌乱一片,宋钦宗也是慌乱了,想要援兵,想要跑路。可是援兵被外面的金军骑兵阻挡,来了多少死多少,根本无法进入汴梁;而想要跑路,退路却被堵住,想要跑路也不可能了。

  此时宋钦宗才知道面子不重要,跑路最重要,只是可惜已经迟了,有钱难买后悔药。

  ………………

  明媚的阳光照射下来,又是一个好天气。

  当赵朴苏醒过来时,感觉舒服了很多。

  这处房间豪华别致,揉了揉晕呼呼的太阳穴,赵朴回头一看,身旁还睡着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她静静地躺在一旁,一头乌发如云铺散,熟睡时仍抹不掉眉眼间拢着的云雾般的忧愁。赵朴的目光划过她蝴蝶微憩般的睫毛,红润如海棠唇,最后落在不慎裸露在外的香肩,呼吸一紧,洁白的肌肤,微微凌乱的绫罗。

  这位美女还在海棠春睡,雪白的玉体,处处透着清纯的气息,应高则高,应小则小,胸前的玉兔则在呼吸中起伏,那一刻的美景令人窒息,果然是国色天香。

  “她是谁?”赵朴脑袋中立时闪过一个问号。

  赵朴摇了摇脑袋,这才响起昨天发生的一切。似乎昨天喝得有些高了,最后搀扶的进入了这个房间中,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而这个名叫舞儿的女子,似乎昨天帮他脱的衣服,接着推到了这位名叫舞儿的美女,圈圈叉叉不断。

  昨天醉了,也仅仅是醉了。醉了之后,也仅仅是头脑发昏而已,没有失去理智,只是借着酒意,将这几个月来的恐惧和烦恼发泄而出。在那种半睡半醒之间,推到一个美女,干着禽兽事件。

  “果然是大小姐出身!”赵朴看着近在咫尺的美人儿,心中微微感叹。

  这位名为舞儿的女子,很显然出身高贵,是大小姐出身,五指不沾春水。此时已经是太阳高高挂,可还在睡觉,要知道如今她只是被送人的奴婢。身为奴婢,应该先于主人醒来,准备洗漱之物,而不是懒床不起。

  至少在这方面,就是书香门第出身的舒文绣也比他强。

  “该起床了!”赵朴开始起床,穿戴衣物。

  人生失败源于两点:一是晚上睡不着,二是白天起不了床。

  赵朴穿戴衣物时,这个名为舞儿的女子也苏醒了过来。只是苏醒之后,神色之间有些慌张,显然也意识到了错误,慌张起身,却是牵扯到下体,隐约发痛,眉头皱了起来,神色有些痛苦。

  “你的全名叫什么?”赵朴看着舞儿慌张的样子,笑着问答。

  “回大人,奴婢全名王舞月!”

  “你怎么沦落到了贼……义军手中!”

  “我父母在太原被困在太原城内,可能此刻已经死了吧,我意外逃离出来…………”舞儿开始说着悲惨经历,而赵朴则是平静的听着,看不出悲喜。

  战争除了少数人,可以得利外,大多数人都是深受其害。舞儿本是太原城的官宦家族,典型的大小姐,本来一切都是美好的。可是战争出现了,而她运气好,正好在外拜访亲戚,才躲过一劫。如今太原城被攻破,百姓被屠杀一空,她的父母已经死了。

  而姑父作也加入了义军,在一次与金军交战中阵亡,而她失去依靠之后。义军中一些将领盯着他,不断的打她的主意。这样待下去也不行,干脆将他送人。

  于是借助这次机会,把她送给了这个使者,为的是打好关系。

  PS:下一章,晚上十二点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