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06章舞儿

第106章舞儿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听着这些苦难的经历,赵朴眼神中没有丝毫波澜,开口道:“不久之后,八字军就要离开这里大战,军营是不允许女人的。你说怎么办?”

  舞儿有些不高兴道:“郎君,不要唬人。谁说的军营无法有女人存在?”

  赵朴立时哑口无言。对了,怎么忘了这是大宋,大宋的军营是最宽松的,一些高级将领可以带着家眷居住在军营。只是赵朴知道,这个头不能开,坏的开始,可能导致全军的军纪奔溃,从而让一只战力强大的军队彻底垮台。

  “不行,那是宋军,而不是我们八字军!”赵朴坚定的道。

  赵朴坚定的话语,顿时让舞儿脸色发青,最后眼睛中流出了泪水。

  看着那种泪水婆娑的样子,赵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可依旧坚定的道:“战场本来就不是你们女人的事情,女人应该远离战争。金军很是强大,未来免不了战争,死亡无可避免,在战乱中护不了你!”

  “谁说我要你们保护,我跟父亲学过武功在,几个男人也打不过我!”说着,舞舞动着拳头,一副我行了的样子。

  赵朴看着眼前娇滴滴的美女,好奇道:“你真的行吗?”

  “不行你试一试?”说着,舞儿一脸跃跃欲试的样子。

  “还是算了吧!”赵朴道,“不久之后,我会护送你到江南,到了江南,那里好山好水,那里才是你应该带的地方!”

  不由的,赵朴想到了文绣、瑞雪两人,此时她们应该到了江南了吧!他的后续计划,也应该执行了吧!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红,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江南是个好地方,远离战火,远离危险,那里才是女子应该呆的地方。

  “你小看人!”这时,一拳打来,赵朴一闪身躲过。

  只是还来不及欢喜,接着羚羊系角的一击而出,赵朴只觉得身子一斜,倒在了地上。

  赵朴一惊,这时一个手臂环住了他的腰,将他倒下的身子扶住,倒下的趋势才止住。

  稳定住身子,赵朴觉得尴尬至极,这个动作本来是该男子使出,护住摔倒的女子,显示男子主义精神;可是如今倒是好,竟然被女子以这样尴尬的动作,环住腰身,免得倒在地上,太丢男子汉的脸了。

  来不及感叹,赵朴的身子再度站稳。

  只见舞儿笑嘻嘻的道:“郎君,你可服气了吗?”

  “不服!”赵朴心中不服气到了极点。

  在汴梁的那些岁月,他的确是一个纨绔之地;可是自从参军之后,为了苦练生存本事,不断向王彦等人学习,不算是一流,可不会连一个弱女子也打不过吧!

  赵朴不服,再度上前交战,一开始时还顾忌女子。可是再度交手却发觉,一切都是自相情愿,他的攻击,他的拳法,落在舞儿这个女子手中,全是花拳绣腿。交锋之间,只是几招的功夫,就将赵朴击倒在地。

  赵朴的攻击,好似宠物猫向主人撒娇一般,看起来,张牙舞爪,可是一点杀伤力也没有。

  而舞儿的招式很是随意,随意之间潇洒自如。

  最后,赵朴放弃了,这个美女真的有两下子,看似柔弱的好似猫咪,其实是一只母老虎!搏击能力之强,十个他也比不上。

  同时,想到了一个可能,赵朴不由的心中一寒。

  就在昨夜,他趁着醉意,将这个女子推到,所幸这个女子没有反抗,任由他施为。若是这个女子昨夜发威,那他绝对没有推到的可能性,绝对是被打残五肢,悲催无比。

  所幸,这个女子对他没有恶意。若是这个女子是刺客,凭着这手本事,早已尽将他的脑袋早就没有了。

  大意了!

  因为这个女子是女人,又是一个娇滴滴的美人,那些侍卫都下意识的小看她。以为这不过是送给殿下的的礼物而已,没有太过在意,那里会料到这个看似柔美的女子,竟然这样的有杀伤力。

  所幸,所幸,他的运气一直很好。

  有这身好武艺,必然是出自武将世家,或者是父亲有一身好武艺。而如今的富家大小姐多数是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诗词歌舞样样精通,这样的女子很是常见;可是在精通琴棋书画,诗词歌舞,有有一身好武艺的女子很是少见。

  只是这样出众的女子,昨夜就那样被醉酒的他推到了,一切都是难以相信?

  这个女子身上有太多的谜团?

  只是世界上,谁没有谜团!

  “好吧!只不过……“赵朴最后还是答应了。

  ………………

  离城而去时,没有出现篓子。

  在离开前夕,在客厅中,赵朴见到了杨志,这个看似粗鲁,却是精明无比的汉子。杨志本身就是西军一部,在与金军交战中被打散,后来收拢旧部,成立了义军,在与金军战斗中,战果颇丰。

  这次比试中,杨志位所在的义军获得第二名,赢得了大量的粮草,兵器,弩箭等等。

  而杨志、鲁智深等人见过他,看宴会上的表情,显然是识破了他的伪装,赵朴也没有自大到可以瞒过所有人。

  “说吧,舞儿是什么身份?我是怕死的人,一个身份不清楚的女子,留在身边寝食难安,给我一个信服的理由?”赵朴问道。他相信,杨志一定知道这一切,一定知道舞儿的来历。

  “王爷,舞儿是我借着高亮的手,献给王爷的!”杨志没有否认,直接承认道。

  “不是给我添乱吗?”赵朴笑了,声音有些冷厉,“军中不能有女人,这样容易败坏士气。汴梁的禁军就是管理太松散了,结果一触即溃,我可不想,八字军重演禁军的耻辱!说吧,继续说你的理由!”

  杨志皱了皱眉头,心中闪过一丝恐惧。

  这个王爷可不是汴梁那些吃喝玩乐的闲散王爷,而是杀伐果断之辈,几千的金军栽在了他手中,完颜娄室出手,更是铩羽而归。这样的存在,根本不容一点违逆。

  “王爷,舞儿是忠良之后!”

  “忠良之后?”

  “他的父亲,就是在太原死战而亡的王禀!”

  “王禀?”

  赵朴心中微微一痛,在抗金的初期,最出彩的一幕就是玩禀失守太原。在汴梁,两个皇帝好似爬虫一样跪在金军脚下祈求投降,满朝文武都是投降,都是被金军吓怕了胆子,送土地,送金银,送女人,丢人丢到了姥姥家,崽卖爷田不心疼。

  只有王禀失守太原,用鲜血,用死亡,死死地抗住了金军进攻的步伐。因为有他的存在,西路军难以合围汴梁,因为有他的存在,华夏的脊梁没有打断。

  只听到,杨志继续解释道:“舞儿本是王禀将军的小女儿,意外的躲过了太原之劫。王禀将军有三子一女,三子死在金军手中,只有她独自存活。父亲的血海深仇,让她难以忘怀,她发誓要为父报仇,只是她只是一个弱女子,势单力孤,无能为力。于是,舞儿决定嫁于一个奇男子,为奴为婢,替父报仇。”

  “只是纵观整个河东,义军大大小小几百支,一半多是据守山寨自保,敢于金军一战者不足三层。而这三层中,能够战胜金军,克而胜之的,更是少之又少。而这一次王爷舍弃富贵,敢于冒着刀剑之危,亲自率军讨伐金军,堪称是奇男子。王爷在河东,一战金军将领完颜东莱,斩其首级,劫走金军辎重粮草;二战完颜娄室,完颜娄室一万精兵久战不胜,最后败北而还,堪称用兵如神,古之孙武,白起也不过如此!”

  “王爷,你就是舞儿心中的奇男子,你就是他报杀父之仇的希望。希望王爷念在她是忠良之后,念在她为父报仇的孝心上,善待她!”

  杨志说出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赵朴心中一片恍然,世界上果然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舞儿就这样走在他身边。

  “还有呢?不要有一丝保留!”

  杨志心中一抖,不觉间昨天的一个隐秘说了出来,“昨夜,我在王爷酒中下的魅药!”

  “难怪如此?”赵朴忽然间明白了,为何他昨夜那样的亢奋。在宴会中,赵朴一直心中警惕,酒也没有多喝,只是感到头晕就不喝了,喝的酒很少,不应该酒后乱性呀!可是那时却是亢奋到了极点,浴火上涌,将舞儿推到了。

  那怪如此,原来是酒中被下了魅药。

  赵朴心中一寒,不觉得有些害怕,喝得酒都是被侍卫提前检查过的,根本无毒,而酒壶也被检查过,没有机关在其中。喝下的酒,都是经过侍卫重重把关,可那样小心了,在喝酒时还是遭到了算计。

  所幸的是那只是魅药,不是毒药,不然死翘翘了。

  PS:第二更,终于到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