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11章共浴

第111章共浴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这一首词,不是吟唱而出,而是喊出来的。

  当赵朴喊完这首词时,全场立时震惊了,无语了,惊呆了!

  许久之后,璇儿才开口问道:“王爷,这首词叫什么?”

  “《满江红·怒发冲冠》!”赵朴道。

  “好词,好词!”王安中惊叹道。

  这是一手很壮怀激烈的作品,气势磅礴,志向更是远大。

  登高凭栏,阵阵风雨刚刚停歇。我抬头远望天空一片高远壮阔。我禁不住仰天长啸,一片报国之心充满心怀。三十多年的功名如同尘土,八千里经过多少风云人生。好男儿,要抓紧时间为国建功立业,不要空空将青春消磨,等年老时徒自悲切。

  一个有位少年,意图报国之心,表现的淋漓尽致。字里行间,看出了少年的英雄气度,看出了坚定的意志与报效精神。

  这一切很符合这位王爷的背景。

  赵朴身为王爷,身为尊贵,可是高贵的身份也制约了他,无力报国,不能参军,也不能参政,只能是在风月之间,消耗光阴,在胭脂堆中留恋,白白耗掉光阴,消耗青春,等到头发花白,独自悲叹。

  而据说,这位王爷为了参军,当初不惜惹怒官家,甚至出口罢黜族谱,以布衣身份参军。官家无奈之下,只能是同意。

  在场的诸多官员看来,上阕写出了一位王爷打算杀敌报国,但是身份限制,无力报国的悲苦。

  下阕则是议论,靖康耻。

  靖康元年,大宋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耻辱,被迫签订了城下之盟,割地,赔款,送女人,称臣,世间的所有屈辱都是汇聚在这一年。有人甚至说,靖康元年,是另一个永嘉丧乱,是另一个五胡乱华的开始。

  大宋上上下下,只有是有良知之辈,皆以靖康元年为耻。

  而这位王爷,在靖康元年,更是被迫进入金军大营,充当人质,处处受到刁难,对这位王爷更是刻骨铭心的耻辱。

  靖康耻,犹未雪。

  写出了这位王爷,一年来的心理历程,从人质到参军,抗击金军,一系列的心态变化。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这写的有些残暴,大宋毕竟是礼仪之邦,竟然将吃人肉,喝人血,写到在诗词中,有些过了。若是在平常的时刻,可能遭到士大夫的一直贬低斥责,可是此时此刻,这一句却是写出了大宋对金国的刻骨仇恨。

  可是金军屡屡南下,杀戮百姓,毁坏田地,一次次的践踏着大宋的尊严,早已让大宋百姓恨之入骨。

  这样写,没有人会指责。

  此刻,在众人眼中,赵朴再也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王爷,而是一位忧国忧民,为国尽忠臣的大贤臣。

  “如今金军,已经威逼汴梁,汴梁旦夕破亡,一个不慎,就是山陵崩,社稷亡。大宋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汴梁危急,大宋危急,中华危急,千古圣道将毁于蛮夷之手,唯有全民族抗金,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有钱的出钱,无钱的出力,既没有钱也没有力的,也要呐喊几声。只有我们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用血肉铸成新的长城,必然打倒金军,驱除鞑虏,恢复中华!”赵朴一边说着,一边做着手势。

  此时,他再度借助这首词,宣传抗金的口号,担起了传销的角色。

  “王爷,我敬你一杯!”璇儿满是激动的,亲自倒下了酒。

  赵朴一杯饮下,心中暗道,总算及格了。

  宋词有多少,这一直是一个迷。有记载的就有十万多首,而脍炙人口的也有三百首。在海量的宋词当中,若是将宋词排名,前十中绝对有《满江红·怒发冲冠》。

  “唯一可惜的是,这首词太豪迈了,以小女子的柔弱,根本无力唱出这首词的风韵!”璇儿有些遗憾的道。

  宋代的词,多数都是能够配上音乐演唱的。只有满江红不行,这首词不是唱出来的,而是喊出来的,甚至是吼出来的。青楼女子的绵软,士大夫的文弱,根本难以展现出这首词的气魄。这首词,喊出了民族威望时刻,最强音,喊出了中华民族的不屈。

  这时,酒喝得差不过了,酒席也开始撤去。

  而众人也开始找各自的相好。

  而赵朴则是在一个侍女的搀扶之下,进入二楼的一个雅间,这里的摆设分明是女子闺房。

  在迷迷糊糊中,赵朴躺在了床上,看着红色的帐幕,喃喃自语道:“恍然间,又好似回到了汴梁,又回到了那个美好的时代!”

  房间内几只红烛高燃,竟然有小孩胳膊粗细,看起来就算一个晚上都不见得的燃尽。幔帐束在一旁,底锁金边,轻垂一旁,香炉轻燃,散出氤氲的香气,让人闻到神智一清,却又恍惚不知身在何处。

  案几上摆放一具吴筝,古色古香。

  一阵脚步声传来,璇儿走了进来,轻轻掩门,卸下披帛,露出肩头如玉般的肌肤,红烛一照,透着粉嫩莹白。

  “王爷可想听璇儿弹上一曲?”璇儿已经向吴筝走去,缓缓的坐了下来。

  “没有心情!”赵朴回答道。

  璇儿脸上红晕上涌,素手放在案几下,扯了那里的红绳,轻咬贝齿,“那王爷准备安歇吗?”

  人美,声音也甜,璇儿话里已经有了邀请之意,赵朴却另有打算。

  “现在还早,陪我说一会话,我有些寂寞。”赵朴说道。说是寂寞,不如说是恐惧。金军已经围困住了汴梁,汴梁将会城破,大名府不久之后也会陷落,不久之后,他就会成为金军的眼中钉,肉中刺,金军绞杀的对象。

  他能打过金军吗?

  心中很是忐忑不安。

  璇儿抬头向窗外望去,回眸浅笑道:“那不如让璇儿,为王爷沐浴更衣。”一言一行,有一种撩人的姿态。

  房门一响,两个使女已经捧进一个木桶,半人多高,放在屋内。接着提着水壶水桶,往水桶中注水,试探下水温,留下热水,放下洗换用品,已经转身出去。

  房门未关,一个女童已经拿了花篮进来,花篮中满是各色的花瓣,却以娇艳为主,花瓣漫天散落,多数到了水桶,少数飘到房间各处,五彩斑斓,暗香流动,让人心旷神怡。热水一熏,空气中弥漫着花瓣的香气,一时间让人宛然梦中。

  这一幕是那样的熟悉,都是前身曾经经历过的。

  到了这个世界一年多,赵朴已经融入了这个生活,前世的种种好似烟花一般,越来越远,好似梦境一般。

  不知何时,璇儿已经宽衣解带,身着亵衣,白里透红的冰肌玉肤在烛光下尤为的炫人眼目。朦朦胧胧之间的东西最为动人心魄,爱情如此,女人也是如此。只着亵衣的璇儿立在那里,更是让男人欣赏和冲动。

  赵朴却是心神平静,眼神中淡然。

  在汴梁,这样的场面经历过了很多次,一点也不陌生,很是熟悉。

  这时,赵朴有些明白何为,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戒色成功者,往往不是意志力强大,而是经历过很多,早已尽完全适应了,甚至是麻木了。

  “春宵一刻值千金。”璇儿低低的声音,“王爷可愿意与奴家共浴!”

  “不用了,酒后我不喜欢沐浴!”赵朴答道。

  “那璇儿先沐浴!”璇儿说完,已经轻解亵衣,露出光滑迷人的身子,胸前圆玉弹出,颤颤巍巍,上面两点樱桃夺人眼目。只是顷刻之间,已经卸下了全部遮掩。就算她平时多么高不可攀,清高在上,这个时刻的她,也不过是这个男人的玩物。

  不知何时,璇儿已经钻入木桶,捧起带着花瓣的清水,当头浇了下来,开始沐浴。

  PS:下一章在晚上八点。感谢曰无良天尊打赏。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