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12章身在风月,心忧天下

第112章身在风月,心忧天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水气弥漫室内,缭绕不绝,朦胧一片。

  “璇儿姑娘,你多大了?”

  “十六!”

  “比我小一岁!”

  璇儿愣了下,素手搭在肩头,并不掩饰胸前的圆润,倒让赵朴大饱眼福,“王爷在想什么?”

  “驱除鞑虏,恢复中华!”

  璇儿不经意的撩着水花,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这个水桶就是为两个人设计,王爷不和璇儿一起洗浴,难道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王爷要是喜欢,亡羊补牢也是不晚。”

  “过去,我也很喜欢这样。曾经在汴梁时,我也遇到一个花魁梦香兰,曾经在浴桶中,鱼水之欢,占有来她的贞洁,我也失去了第一次。后来我才知道,她其实一点也不喜欢这样。她是个性子保守的女子,梦想着一个才子八抬大轿迎娶她,以庄重的方式,完成生命的第一次。结果,梦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在那个地方,那样的场合,以轻佻的方式,失去了第一次!”

  “茕茕白兔,东奔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旧。”璇儿嫣然一笑,继续洗着身子,一寸寸的仔细,“那位姐姐真是幸福,王爷一定很疼她吧!”

  “她一直想成为我的妾室,只是为了名声,我只能是他她养在外边,当作外室。”赵朴脑海中闪过那个恬静的身影,感叹道,“其实,遇到我,是她最大的悲剧。我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见她,金军南下,也不知她过的好不好!璇儿姑娘有什么打算?”

  “我还有别的选择?其实,像我这样的女人,天生就已经注定结局。在我身上花了太多的本钱,自然想要连本带利的收回来。自然是要待价而沽,我的处子之身当然要卖的贵些,以后破了身,也就跌了价,碰到王爷这样的人,是璇儿的运气。至少初次是,英俊的少年郎;若是运气不好,碰到糟老头子,那第一次就有些受苦了!”

  水声再次响了起来,璇儿又道:“第一次后,赚钱反倒不如以前容易,不过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等到璇儿年老色衰的时候,碰到个达官贵人,一时心好,说不定收为小妾,过此一生,若是时运不济,我想流落街头也是有的。”

  年老色衰,不是指上了三十,四十;而是过了最红的时期,就算是年老色衰,那时可能仅仅二十三四,甚至更小。

  赵朴知道她说的没错,这也是大多数青楼女子的宿命,她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你们好像可以赎身?”赵朴又问,“嫁给喜欢的才子为妾!”

  “没有为妈妈赚下足够的钱,后台老板是不会放我们离开的。我们这种人虽然看起来风光无限,日进斗金,赚到的钱却只有少数落在我们口袋,再加上胭脂水粉消耗,能剩下的钱财实在寥寥无几。可能十年时间,才能赚下赎身的钱,那时正是颜老色衰之时,失去利用价值时,才会放我们离开。像那位梦姐姐,遇到王爷,年纪轻轻就离开青楼,真是好运!”

  “画龙画虎难虎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到青楼的才子,在没有得到你前,可能是甜言密语,掏心掏肺,可是一旦赎身,嫁入他家之后。运气好,不过是受大妇的气;运气不好,则是被转增给别人,或是干脆卖了。”

  赵朴听着也替她难受,杜十娘的悲剧不是个别案例,而是普遍案列。

  这时,赵朴心中忽然升起烦闷之感,这是来青楼喝花酒,是吃喝玩乐,本应该是欢快无比,怎么说着说着跑题了,越说越是郁闷,这时灵机一动,有了主意。

  “你们固然悲苦,可还不是最苦的,有人比你们还苦?”

  “愿闻其详?”

  “如今,上次汴梁被围困,粮食断绝,多数亲贵之家也只能是稀粥度日,勉强活着,而贫困之家多有饿死。而这次汴梁被围困,又不知道要饿死多少人!”赵朴幽幽道,“璇儿姑娘,身世飘零,孤苦无依,固然可悲。却不知百年未有的大变,近在眼前,许多士大夫会为了金钱,官位,舍弃名节;而一些读书人则是认贼作父,为虎作伥,沦为金军的爪牙。他们才是最可悲的,可能活着,却出卖了灵魂,气节,沦为千古罪人,骂名不断!”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姑娘一生固然悲苦,但是至少笑过,至少欢快过,至少有人吹捧过,纵然是虚情假意,纵然是言不由衷,至少有过。有总比没有强。姑娘一生固然悲苦,可是不必操心家国大事,哪怕是大宋灭亡,哪怕是九州倾覆,青楼依旧在。姑娘只是女子,只是青楼女子,即便是世界末日到了,也有大个子顶着。可我们就不同了,运气好,可以成为武掉天王,祖狄之流,死的凄然,可是至少为国为民;可是运气差,则是沦为石敬瑭之流,则是沦为儿皇帝,遗臭万年!”

  “姑娘身世可悲,可是比起华夏沉沦,比起九州倾覆,微不足道!“

  说道最后,赵朴的语气平静了下来。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花!”璇儿笑了,“我只是一个商女,国家大事我不懂!”

  赵朴笑了,“姑娘不懂不要紧,就怕那些士大夫也是看不懂,士大夫沉迷于风月,沉迷于空谈,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风月当战场!”

  “我朝养士百年,士大夫为天下之主,本应该在大宋生死危亡的时刻,撑起天下危局,可是士大夫行吗?三层士大夫,依旧沉迷在风月;三层士大夫,不屑政事,空谈少谋;三层士大夫,认贼作父,名节尽数丧失;剩下一层茫然不知所措!”

  “乱世之中,士大夫路在何方?”

  赵朴忧心忡忡的道。

  气氛越发的沉闷,璇儿不由笑道:“王爷,只谈风月,不论政事!”

  “对,只谈风月,不论政事!”赵朴笑了,看着水桶道,“这么长时间,水桶中水也该凉了吧,别晾着。”

  赵朴说着,从床上扔过去一个麻布。

  璇儿接在手中,道:“谢谢!”

  说着,从浴桶中走出,她不着寸缕,青丝如瀑,明眸如月,肌肤如月光纤尘不染,秀眉带着冷傲,容貌成熟中带着美艳,酥胸丰满翘挺,腰肢盈盈一握,秀发散落开来,双耳之上,戴着小巧的月牙玉坠,身上还滴滴答答的留着水。

  也不在乎赵朴的眼神,就这样拿着麻布擦拭起,身上的水珠。

  赵朴看着,心中暗自称赞,果然是美爆了。若是在穿上浴袍,那感觉就更好了。

  恍然间,赵朴发觉大宋似乎没有浴袍这一概念。若是有时间,不如制造出浴袍,也算是另一种创新吧!

  在赵朴心思起伏的时刻,萱儿已经擦拭干净身上的水珠,向赵朴走来身子一扭,倒在了赵朴的怀中。暖玉温香在怀中,赵朴立时间感到了下体变大,热血沸腾,男人的欲望一点点被挑动来起来,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诱人犯罪的尤物,没有人可以拒绝他的诱惑。

  “王爷,占有奴家吧!,第一次,请求怜惜!”璇儿温声细语道,好似阵阵魔咒,引动心中的恶魔。

  “刚刚洗了澡,别受着凉!”说着,赵朴将璇儿抱在床上,盖上了暖和的被子。而赵朴顺势也一倒,躺在了另一边。

  这一刻,两人躺在一张床上。

  赵朴隐约的感觉到,身旁的女子身体在发抖,似乎发冷,也似乎在担忧。

  “王爷,奴家服侍你更衣,入寝吧!”

  “嗯!“

  在身边美人的服侍之下,香艳的场面开始了,房间中传来阵阵欢愉之声。当一切结束时,搂着身边的美人,赵朴觉得一切都是梦幻。

  “王爷,你有心事?”

  “国事颓败如此,可能今夜与你鱼水之欢,明天就被金军斩下头颅!”

  “王爷,吉人自有天象,必然会化险为夷,佛祖会保佑你的!”

  “我不信天,不信命,不信诸天神佛,只信手中的剑!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赵朴说出了经典台词。

  “王爷,你带我走吧!”

  “若是在汴梁,若我还是那位仪王,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府内的院落很多,可以留下一个给你;府内的钱也宽裕,可以给你生活。只是如今不行了!”赵朴道,“行军打仗在外,不得随意携带家眷,以免生出是非!”

  “不过,你既然上了我的床,就是我的女人,不得再让别的男人碰了你!”赵朴的眼神中有些冷厉。

  璇儿却是有几分欣喜,看来不用担心被这位王爷,送于他人。

  PS;更新迟到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