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14章局势恶化

第114章局势恶化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夜间,又是颠鸾倒凤,不尽的欢愉。

  第二天时,赵朴离开了大名府,回到了外边的军营中。

  三天的时间,大名府拿出一百万贯犒赏三军,又拿出三万担的粮食,几百头猪犒赏军队,赵朴也知足了,懒得再呆在大名府。

  来到大名府,是来要钱要粮食的,要来了之后,他也知足了。至于大名府的官员腐败问题,赵朴懒得理会,反正大名府不久之后就要陷落了,反正他不打算在大名府建立根据地,腐败就腐败吧!

  从离开军营,到大名府逛了一圈,仅仅是三天时间,可赵朴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在大名府,他看到的是一个王朝走向衰落,最后的狂欢,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而在军营中,他看到的是一只强军的出现,一个生机勃勃波的新政权的建立。

  枪杆子里出政权,只要是牢牢的握紧枪杆子,政权会有的,江山会有的,驱除金军也会实现的。

  此时,八字军已经完全的进入了正轨。

  在训练大纲的指导下,全军上下依旧在紧张的训练中,各个小队,各个大队,各个营之间在对抗着,战斗力在不断提升着,

  训练中,没有太多的花哨,一切追求逼真,追求训练场就是战场。抱着灰色布子的箭镞齐刷刷飞动,好似下雨一般,鸳鸯阵聚合之间,不断的歼灭着敌人;而随着鼓声的变化,号声的变化,鸳鸯阵变化为了散星阵,迎接先了冲击而来的战马。

  而这时,一个个战车快速的组合,形成了阻碍战马前进的铁壁。

  一切井然有序。

  此刻若是与金军交战,可能依旧是胜少败多,可再也不像过去那样一片倒的大溃败。

  而其中,变化最大的则是王舞月。

  出身军事世家,是她自幼对战争有着出奇的敏感,对于鸳鸯阵的指挥,对着阵法之间的相互变化,就连是赵朴也是暗自吃惊,不愧是将才。

  将有五材十过。五材者:勇、智、仁、信、忠也。勇则不可犯,智则不可乱,仁则爱人,信则不欺,忠则无二心。十过者:有勇而轻死者,有急而心速者,有贪而好利者,有仁而不忍者,有智而心怯者,有信而喜信人者,有廉洁而不爱人者,有智而心缓者,有刚毅而自用者,有懦而喜任人者。

  总之,名将只是相对的,百战百胜也是相对的,每个将领都有相应的优点,也有致命的弱点。

  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将领,正如没有十全十美的人一般。

  而赵朴看来,将领分为三大类型,一类是善于勇猛冲杀,是勇将,悍将;一类是有的人善于管理后勤,善于动员,严密军纪,这是智将;第三类则是,善于临阵指挥,指挥大军,如臂所使,这是名将。

  而仔细的数落了一下手下的将领,王彦属于综合类,三点都具备,比较平衡;而王大牛,赵三河属于勇将,冲杀在前,与敌人战斗还行,可是管理后勤有些不足;而李泉属于特种作战,这类大兵团作战,不行。

  而王舞月在临阵指挥,如臂所使,快速反应上,堪称最强,就连是王彦也不如。不过她的缺点则是不善于后勤管理。

  “还是人才缺乏呀!”赵朴恍然间,有些失落。

  这个时代的比拼,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人才的比拼。

  而战争的胜负,很大程度上,则是全名动员能力和军事实力的比拼。

  两次宋军南下,看似是大宋与金国的战斗,其实只是河南,河北,陕西,山西四个地区与金国的比拼。在淮河以南,四川一带,根本没有受到战争的波及,依旧是平静如昔,丝毫感受不到战争的气氛,书生们依旧上青楼玩乐,官员们依旧贪污腐败,后备军队也没有动员。

  而金国却是为了这场战争,动员了管辖地区众多的战马,各族的百姓,还有投降而来的宋兵,利用了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动员了一切可以利用的人力。

  在民动员上,已经逊色了一筹。

  而在军事实力的对比上,金军都是骑兵,步兵也是精锐,这些士兵都经过来十几年的对辽战争,战斗经验丰富;而宋朝虽然有着百万的禁军,但是吃空饷严重,很久没有训练,早已经是豆腐渣了。

  虽然有西军战斗力较强,不过还是逊色一筹。

  在将领上,有着完颜斡不离,完颜粘罕,完颜娄室等一大批名将,他们都是经历过灭辽之战,骑兵快速突击,迂回包围,各个战术运营巧妙。

  而宋朝呢?金军威逼汴梁,竟然一时之间,找不到合适的将领,只能是李纲一介书生,充当首都卫戍司令。

  “名将不是一天造就的,岳飞不知道在那个犄角旮旯呆着,韩世忠也不知在何处。王彦倒是在身边,不过指挥作战上还是有些生涩,况且,他只是名将,而不是元帅!”赵朴心中暗自评论着。

  此刻,靠着这点实力与金军比拼,还是有些差劲。

  …………

  刚刚到了大营内,不到半天的时间,刚刚睡了一个囫囵觉,就被王舞月吵醒了。

  “王爷,汴梁又来人了!”

  赵朴一下子睡衣彻底消失,打了一个机灵,快快相见。

  在大帐内,赵朴遇到了一个汴梁来的人,这人衣裳破碎,神情憔悴,眼神中带着血丝,似乎是有好几天没有睡觉了。尽管这个人狼狈无比,可是眼神中却是带着精悍,双膝跪倒在地,嘭嘭嘭就是倒地磕头。

  “王爷救命呀,汴梁危机,汴梁被为了里三层,外三层,金军昼夜进攻,攻击连续不断,好似洪水一般,汴梁坚持不了多久了,王爷速速派兵救援汴梁,不然汴梁被攻破,天下休矣!”这个男子跪倒在地上,就是哭诉。

  赵朴心中一缩,尽管知道汴梁危险,可是直到此刻,亲自听到这个消息,还是震惊不已,汴梁真的要陷落了吗?

  “书信在何方?”

  “书信在这里!”男子摘下鞋,从鞋底取出一封信。这封信经过油纸包裹,从油纸上取出一封信,赵朴打开信,只见上面写道:“吾弟亲启发…………“

  看完信后,赵朴毫不犹豫的道:“贵使,请放心,我会立刻出兵救援汴梁。“

  “多谢王爷!”

  “大宋,是我赵氏的天下,我们不卖力,谁卖力!”赵朴开口道。心中却是道,汴梁陷落已经是定局了,我这个独木有何必去找不自在。救援汴梁,开什么玩笑,一万多人马,还不够金军打牙祭。

  …………………………

  而此刻,汴梁到了生死危亡的时刻。

  宋钦宗一直低估了金军,在他看来金军不过一群野蛮人,只要是送上一些钱,足可以让这些野蛮人离去。可是这些野蛮人,此刻却是展现出了坚韧的性格,不撞南墙不回头,不破汴梁不收兵。

  几次进攻,试图打破金军的围困,可是还是失败了。漕运断绝,外来的粮食彻底断绝,百万的汴梁百姓陷入了绝境,每天都要饿死上千人,数量还在加剧。

  这时,希望出现了。

  此时金兵已经逼近京都开封,张叔夜到任后立即接到宋钦宗的手札,亲自率两个儿子张伯奋、张仲熊及部下三万人星夜兼程入京护卫。[途径尉氏地方,便与入侵金兵遭遇,于是张叔夜率军且战且进,一路杀敌,于十一月底辗转到达京都。宋钦宗在南薰门亲自接见了浴血奋战前来勤王的张叔夜。在这战事危急之际,宋钦宗接连赐予张叔夜延康殿学士、资政殿学士之衔,授予签署枢密院(中央军事领导机构枢密院的副长官)之职,委以指挥军事全局之重任。

  张叔夜曾向宋钦宗提议说:“现在敌人的锋芒正锐,还是请圣驾暂时前往襄阳避兵。”

  然而形势之严峻已使张叔夜无法实施撤退计划。金兵进一步加紧了对京都的围攻,张叔夜临危受命,组织宋军在京畿地区开展了激烈的保卫战。他亲自率军与金兵连战四天,斩杀、俘获了大量的金兵,斩对方金环、贵将二人,取得了局部范围的战斗胜利。宋钦宗大喜,派遣使者出京传递檄文,告示全国各道,宣扬褒奖张叔夜的战功,下令各州郡长官率兵勤王,并罢免主和的唐恪和耿南仲,而改命主战的何樐、孙傅为相,但仍然没有将领前来援助。

  一切似乎都是朝着好的形式发展。

  宋钦宗心中满是喜色,在他看来,大宋还是能人辈出;第一次汴梁之围,靠着种师道解去围困;这一次汴梁之围,靠着张叔夜也解去围困。

  PS:更新到了,洗洗睡吧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