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15章一幕幕耻辱开始了……

第115章一幕幕耻辱开始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但实际的情况是,只是击败了金军的杂牌军。

  当完颜斡不离,完颜粘罕重视起张叔夜时,再次大战,张叔夜惨败而回。汴梁之围,并没有解去,金军依旧围困着汴梁,局势正在恶化。

  这时,另一个人物出现了,他叫郭京。

  郭京自称会六甲法,可以调遣阴兵,只是需要七千七百七十七个生辰符合六甲的人。有人认为应当先试用一下郭京的六甲法再重用他,被孙傅严词驳斥。对战当日,郭京发兵出城,自己和张叔夜坐在城楼上观看,命令其余人一概下楼,不准窥看。金兵一攻上来,郭京军马上溃败。郭京急忙对张叔夜说:“需要亲自下楼作法。”于是领着亲信下楼向南逃遁而去。金兵涌入城中,张叔夜只得力战,最终不敌,汴梁陷落。

  说是汴梁陷落,其实汴梁还没有陷落,因为汴梁太大了。

  汴梁地处黄淮之间,控引汴河、惠民河、广济河和金水河,具有便于漕运的优越条件,在宋朝定为首都后,遂成为全国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北宋的东京城,在唐汴州城及后周东京开封府的基础上,进行了大规模的改建和扩建。共有外城、内城及皇城三重。

  外城又称“新城”或“罗城”,为周显德三年(956)所筑,城周长四十八里多。宋真宗赵恒、宋神宗赵顼重修,宋徽宗政和六年(1116)更展筑城垣南部,周围五十里一百六十五步,呈菱形,南北长而东西略窄。外城辟十二门,又以汴渠、惠民、金水、广济四河贯串全城,另设九个水门。外有城壕名护龙河,阔十余丈。濠内外皆植杨柳,粉墙朱户,禁人往来。外城每百步设马面、战棚、密置女头,旦暮修整,望之耸然。城里牙道,各植榆柳成荫。每二百步置一防城库,贮守御之器。有广固兵士二十指挥,每日修造泥饰。可见其建筑完善和防御的严密。

  内城又名“里城”或“旧城”,其始筑年代不详,唐德宗时宣武军节度使李勉重建,周世宗曾加营缮。内城位于外城中央,略偏西北。周二十里一百五十五步,约当今日的开封城。计辟朱雀、望春、宜秋、景龙等十门。

  皇城即“大内”,又名“宫城”。原为唐代宣武军节度使署,后梁都汴时改为建昌宫,后晋改为大宁宫。宋太祖建隆三年(962)又增广皇城东北隅,皇城东西宽1050米,南北长1090米(合周七里余)。辟乾元、拱宸等六门。皇城内宫阙大都依西京洛阳建制,总计约四十余所,分作不同用途,如常朝则文德殿,圣寿赐宴则紫宸殿,试进士则崇政殿等等,规模极为雄伟壮丽。

  东京城内有四条宽阔笔直的大道,称作“御路”,作十字形相交,分别通向外城的南薰等四正门道旁有人行道、水沟及绿化地。从大道又分出若干纵横交错的道路,多呈直角相交,将城区划分成若干方格形称作“坊”的居民区商市则设于内城宣德门至州桥以东的潘楼街土市子及相国寺一带。以后随着城市商业的发达,坊与市的界限被突破,商店多沿街设立,城东南汴河东水门沿岸的市区,竟延伸至七八里以外。

  总之汴梁太大了,金军攻陷的仅仅是汴梁外城的一个城门,一段城墙。

  汴梁的大多数地区,还在宋朝军民手中。

  金军曾经尝试过,以这个城墙为依托,攻陷整个汴梁,只是在付出惨重代价之后失败了。

  汴梁百万人口,城市规模是何等巨大,可以说是寸土寸金,房屋建筑极为密集,街道极为狭窄,根本无力纵马驰骋,只能是步兵上前,逐步的攻陷汴梁,这立刻让金军陷入了尴尬的局面。

  金军骑兵为主,步兵为辅,野战最强,步战其次,而巷战几乎是陌生的。

  将骑兵,全数化为步兵,攻击汴梁,太不划算了。

  完颜粘罕,完颜娄室等人,可记得攻陷太原之后,太原军民巷战的情景,特点是短兵相接,对坚固建筑物,主要街道,制高点进行激烈争夺,军队行动受到限制,常常形成许多局部的独立战斗。每一个房屋都是战场,每一个街道都是战场,往往为了争夺一层楼,而打得不可开交。

  在巷战中,骑兵的快熟冲击,弓弩的远攻,根本无力发挥作用,有的只是刀剑,长矛的交锋,时刻警惕旁边扎来的长矛,或是射击而来的短弩。

  在巷战中,金军损失太惨重了。

  完颜粘罕回忆起来,也是触目惊心,宁可大一百次野战,也不愿意打一次巷战。

  以汴梁为主,打一场“宋朝般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绝对会是金军的十几万人马,全数耗尽,也未必能攻陷汴梁。

  金军上下都惧怕了,不愿意打这一场汴梁巷战。

  于是,强攻不行,只好是智取了。

  此时金军畏惧了巷战,而宋朝上下也是吓破了胆。城门洞开,城破将至。而这时,金军的使者到了,开始钝刀割肉,一步步的恐吓,一步步的提出要求,要钱,要女人,要名分,要割地,总之什么都要。

  而吓怕了胆子的宋朝上下,只能是一一答应。

  金子,银子,布匹,全全送给金军。

  接着又是送女人…………

  接着是割地…………

  接着是献上降表…………

  直到榨干最后一滴油水。

  于是一幕幕耻辱开始了。

  其中《瓮中人语》记载:靖康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开宝寺火。二十五日,虏索国子监书出城。”次年正月,“二十五日,虏索玉册、车辂、冠冕一应宫廷仪物,及女童六百人、教坊乐工数百人。二十七日,虏取内侍五十人,晚间退回三十人。新宋门到曹门火。二十八日,虏索蔡京、王黻、童贯家姬四十七人出城。”金兵攻陷汴京前后,烧杀掳掠,**妇女。除金银财物之外,大量掳掠宋朝官员和百姓,其中女性尤多。金人特意索要“女童六百人”,却没索要男童。靖康元年闰十一月,“二十七日,金兵掠巨室,火明德刘皇后家、蓝从家、孟家,沿烧数千间。斡离不掠妇女七十余人出城。”

  《开封府状》载:“选纳妃嫔八十三人,王妃二十四人,帝姬、公主二十二人,人准金一千锭,得金一十三万四千锭,内帝妃五人倍益。嫔御九十八人,王妾二十八人,宗姬五十二人,御女七十八人,近支宗姬一百九十五人,人准金五百锭,得金二十二万五千五百锭。族姬一千二百四十一人,人准金二百锭,得金二十四万八千二百锭。宫女四百七十九人,采女六百单四人,宗妇二千单九十一人,人准银五百锭,得银一百五十八万七千锭。族妇二千单七人,歌女一千三百十四人,人准银二百锭,得银六十六万四千二百锭。贵戚、官民女三千三百十九人,人准银一百锭,得银三十三万一千九百锭。都准金六十万单七千七百锭,银二百五十八万三千一百锭。”被抵押折价的各类女子统计竟有11635人。

  据《南征录汇》记载,落入金兵之手的北宋女性无论等级都沦为了女真人的**隶,身心都受尽凌辱。她们被迫更换舞衣,给金军将领劝酒,稍有反抗就被当场斩首。1127年二月七日晚,3名女性被斩首示众;1人因不堪侮辱,用箭头刺穿喉咙自杀;另有3名贡女拒不受辱,被金兵用铁竿捅伤,扔在营寨前,血流三日方才死去。斡离不指着这3名女子的尸体警告王妃、帝姬要以此为鉴,否则同样下场。他们还强令福金帝姬安慰、说服刚到的人梳妆打扮、更换舞衣,供金军将领享乐。不久,保福、仁福、贤福3名帝姬和2名皇子妃被折磨而死。在金军将领强迫宋徽宗参加的宴会上,斡离不向宋徽宗提出把富金帝姬嫁给设也马(真珠大王),遭到宋徽宗“一女不事二夫”的拒绝。粘罕不胜恼怒,竟下令在场的金军将领每人拉走两名女子,任意发泄。为了满足金军将领们的**,斡离不甚至下达了“元有孕者,听医官下胎”的命令。

  《呻吟语》记载“妃嫔王妃帝姬宗室妇女均露上体,披羊裘。在金兵北归途中,被掳妇女继续受到金人的**侮辱,例如《呻吟语》载,“被掠者日以泪洗面,虏酋皆拥妇女,恣酒肉,弄管弦,喜乐无极。”

  《宋俘记》载:临行前俘虏的总数为14000名,分七批押至北方,其中第一批“宗室贵戚男丁二千二百余人,妇女三千四百余人”,靖康二年三月二十七日,“自青城国相寨起程,四月二十七日抵燕山,存妇女一千九百余人。”一个月内,有近半数1500名妇女死去。1900名未死者中,一部分送往上京,听从金太宗发配,其中上千妇女被赐给金国留守方的人员,另有三百人留住浣衣院(金国皇宫的一部分,供金国皇族选年轻女子以及收留宫女侍女的地方),这些人都被迫随女真乡俗,“露上体,披羊裘”。徽宗的郑皇后、钦宗的朱皇后也被同样处理。

  在异族统治者的众目睽睽下,宫廷、宗室妇女遭受的集体侮辱使钦宗的朱皇后感到绝望,面对金朝统治者的野蛮暴行,作为战败民族女性的代表,为了捍卫自己和所代表民族的女性的尊严,履行母仪天下的职责,她选择了以死抗争。受降仪式结束后,朱皇后即“归第自缢”,被人发现后救活,她“仍投水薨”。在所有北迁的女性中,朱皇后最具有反抗精神,她的这种刚烈行为其后还得到了金人的褒扬。金世宗下诏称赞她“怀清履洁,得一以贞。众醉独醒,不屈其节”,追封她为“靖康郡贞节夫人”。这无疑是对徽、钦两位皇帝和大多数女性苟且偷生的最大嘲讽。

  另一部分留在燕京被赏赐给伐宋的金兵,许多妇女被卖进娼寮,有的还被完颜宗翰以十人换马一匹,有的被卖到高丽、蒙古作奴仆。

  “妇女分入大家,不顾名节,犹有生理,分给谋克以下,十人九娼,名节既丧,身命亦亡”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