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17章路在何方?

第117章路在何方?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汴梁,已经攻破了,送上了降表,两个宋朝皇帝已经是盘中的菜,煮着,蒸着,都是随意。

  不过,在处理两位宋朝皇帝的问题上,东路军元帅完颜斡不离主张,将宋钦宗当作傀儡皇帝,以便稳定局势,缓和宋金之间矛盾,从而获得高贵的时间,从而能够从容的占领住河北,河东等黄河以北区域;在时机得当时,再出手废掉宋钦宗,从而再吞噬江淮,江南,川陕等地区。

  在完颜斡不离看来,此刻攻破了汴梁,但是还没有彻底灭亡宋朝,在黄河以北的占领区,局势动荡;而在江淮、江南,川陕、襄樊等地区,还有大量的宋军。此时的金军胜利了,收获了胜利果实,可还没有消化掉胜利果实。在没有消化掉胜利果实之前,最好采取怀柔政策,不断的麻痹宋朝,不断的缓解宋金矛盾,从而获得时间。

  在消化掉胜利果实之后,再出手搞定在江淮、江南,川陕、襄樊等地区。

  最后建立一个北到草原,南到大海,西道陇上,东到高丽的庞大帝国,为女真建立万世不拔之伟业。

  而西路军首领完颜粘罕,则是认为,打蛇不死反咬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搞定一切,将大宋灭国,将宋皇废掉,最后关押到金国的首都,这样免去了祸患。

  不然,一旦金军退出汴梁,这位宋皇翻脸不认人,再度的反抗金军那就麻烦了,金军可不愿意做勾践。

  最好的办法,就是废掉宋朝皇帝,另立新君。

  而这个新立下的君王,必然难以掌控京畿以外的宋地,为了保全富贵必然要依附于金军,这样才能更好的掌控。而金军也可以利用新军与各地宋军的矛盾,彼此相互的牵制,获得利益最大化。

  总之,原则上是废掉不听话的走狗,辅植听话的走狗。

  完颜斡不离保留宋朝皇帝,为的是怀柔,为的是是赢得时间;而完颜粘罕,废掉宋朝皇帝,再立新军,为的是好控制。

  前者以怀柔为主,为的是赢得时间;后者是以掌控为主,为的是容易控制。

  而在剧烈的争吵之后,西路军元帅完颜粘罕取得了上风,完颜斡不离只能黯然退去。

  这一刻,金军做了最错误的决定。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经是无可奈何。

  …………

  自宋钦宗赴金营后,风雪不止,汴京百姓无以为食,将城中树叶、猫犬吃尽后,就割饿殍为食,再加上疫病流行,饿死、病死者不计其数。

  百姓苦苦等待之后,没有获得宽容,反而是废掉宋钦宗的消息。

  君王是什么?是一个国家的脸面,君王被废,那至少也是皇朝宗室,皇太后大臣之流,多方协商,反复探讨之后,才有资格废立君王。而金军是什么,不过是蛮夷而已,竟然敢于废除大宋的君王,他们好大的胆子!

  这一刻,宋人的脸,活活被抽了三大耳光。

  割地,宋人忍了;赔款,宋人也是忍了;要女人,宋人也忍了。可如今,竟然要废除君王,宋人再也无法忍耐,是可忍么孰不可忍,舅舅可忍,嫂嫂不可忍?

  当忍无可忍的时刻,就不需要再忍受了。

  这一刻,宋人心中满是对金人的仇恨,民族仇恨浓郁到了极点,恨得不得食其肉,寝其皮。

  当金人逼迫徽、钦二帝脱去龙袍时,随行的李若水抱着宋钦宗,不让他脱去帝服,还骂不绝口地斥责金人为狗辈。完颜宗翰初时想招降李若水,过了几天看看无效,就随便让手下处理他。李若水骂不绝口,被宗翰的手下割裂咽喉而死节。

  二月向张邦昌宣读册文:“太宰张邦昌,天毓疏通,神姿睿哲,处位着忠良之誉,居家闻孝友之名,实天命之有归,乃人情之所傒,择其贤者,非子而谁?是用册命尔为皇帝,国号大楚,都于金陵(今南京市)。自黄河以外,除西夏封圻,疆场仍旧。世辅王室,永作藩臣。”三月初一张邦昌前往尚书省,金人警告他,到了初七,再不登基就杀大臣,纵兵血洗汴京城。

  金人册封张邦昌为帝,国号“大楚”,建立了傀儡政权。稍后,金军退去。

  旧的时代,已经走向了终结,新的时代已经开启。

  时间的洪流在向前流淌,而此刻宋人心中却是一片茫然,路在何方?

  …………

  而此刻,赵朴正在率军出征的路途上。

  此时,他还不知道汴梁已经失守,而是与一股义军激战了起来。

  随着金军的入侵,在河北,河东等地,陆续出现了各路义军。义军多了,纷争也多了,黑吃黑也多了。为了扩充人马,为了抢夺粮食,为了争夺地盘,彼此相互厮杀。

  而此时,八字军上下都是隐藏起了旗号,快速的向着汴梁运动。

  赵朴可不傻,如今汴梁四周都是金军,一旦暴露出八字军的旗号,暴露出他是仪王赵朴的名号,必然引来金军的围剿。这一万多八字军,对抗同等数量的二三流金军,可能不相上下,可是对战金军一流部队,很是危险。

  而最为重要的是,战争不是单挑,金军也不会一对一的单挑,往往是汇聚大量兵马围歼。

  一旦难以快速消灭金军,一旦被金军黏住,一旦被金军合围,那时就危险了。

  总之低调些,低调前进,低调的靠近汴梁,然后在后面捡漏,看哪一只金军脱离了大队,就趁机走上前去,敲上一闷棍,打的流出屎尿来。总之,在运转中寻找战机,在运动中求取生机,在运动中消灭敌人。

  总之一句话,如今八字军本钱小,玩不起大兵团会战,玩不起大规模攻城战,只能是学习黄巢,学习李自成,学习捻军,不断的跑路,一边跑路一边砍人。

  追求隐蔽,不被敌人轻易发觉;

  追求速度,即便是被敌人发觉,也可以快速跑掉;

  追求快而狠,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全部灭杀。

  一路之上,专门消灭金军抢粮食队。

  没办法,东西两路金军,十五万大军,再加上战马的消耗,一天要吃多少粮食,即便是数学能力低下之辈也知道,这是一个可怕的数字。

  这个时代没有杂交水稻,没有转基因小麦,没有红薯玉米等高产作物,粮食产量很低,注定了这个时代粮食紧缺。行军大战,车马运送,从北到南,几千里地,十担粮食能有一担粮食,最后运送到目的地,就算是烧高香了。

  打战缺少粮食,几乎是这个时代军队的共同特点,而征伐一方缺少粮食尤为严重。有很多军队,就是因为缺少粮食,不得不退走。

  这次,为了围困汴梁,金军几乎是将七层的主力,用来围困汴梁。十五万大军,消耗的粮食是何等巨大;况且还有几万匹战马,战马的可比士兵能吃得多了,可以饿着士兵,也不能饿着战马,不然还怎么打战。

  这注定了金军必须以战养战,必须从汴梁附近各个州县,掠夺大量的粮草,用来供给士兵所需,用来战马所需。

  正面对决是找死,打不过,只能是打击抢粮队。

  粮食没有了,金军还打什么战,不退兵,就等着找死吧!

  总之,上一会是抢劫运粮队;这回是消灭劫掠队。

  用赵朴的话说,这是积小胜为大胜。

  不过,在交战中,八字军与一股义军打起了大战。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