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18章义军,流民军

第118章义军,流民军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义军,说难听些,就是一群流民军

  东晋时代的北府军,就是一群流民军,战斗力强大,可是军纪真的不咋地。在南宋时代,岳飞、韩世忠、张俊、刘光世等人率领的,也是流民军。除了岳飞,韩世忠军纪较好之外,其他诸多宋朝将领的军纪不咋地。

  岳飞说过,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

  那也只是岳家军后期,那时的岳家军已经成形,有着襄樊地区的财税支撑,又有朝廷拔下的大量钱财,已经不必靠掳掠,也能维持生存。而在岳家军草创时期,在汴梁附近抗金的那一段时间,也有掳掠行为。

  韩家军也是如此。

  可是其他的宋朝军队,尤其是刘光世,张俊等,在草创时期掳掠不断,在后期也是如此,军纪从始到终,一直还很差。

  同样是掳掠,也有四六九等之别,向百姓征收一部分或是抢掠走一部分粮食,留给百姓一部分,这是比较高的境界;把百姓的粮食都抢走,这是一般的境界;而抢走了百姓的粮食,临走之前,又放一把火,烧掉房屋,把男子抓了壮丁,这是最没品的一类。

  而岳飞、韩世忠等人缺粮时,也只是走着前两条路;而刘光世、张俊等人,却是走着第三条路。

  义军不事生产,只能是靠着劫掠。

  此时,战火波及到了河东,河北,河南诸多地区,从上一年秋天开始,金军就入侵了,运气好的粮食收回来,运气差点粮食都被金军烧了。

  而运气最差的,则是来不及种夏粮,秋粮也耽误了。

  金军南下,严重的破坏了当地的农业生产,在不同地区,不同程度上出现了绝收,欠收,甚至是连补种也来不及了。这引动了饥荒,饥荒加重了流民的队伍,而流民加入又扩大了义军的队伍。义军军纪涣散,四处劫掠又加大了流民的数量,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无耻的行为,见识的多了,赵朴也是麻木了,或者说只能是忍耐。

  见到一些义军劫掠,也是匆匆而过,懒得理会。

  可是在见到一伙流民军时,赵朴彻底愤怒了,麻痹的,抢劫就抢劫吧,抢粮食就抢粮食吧。可是竟然放火焚烧村庄,传来**妇女的声音,还有小孩子被杀死的尸体。

  赵朴彻底的愤怒了,一群遭殃军。

  还什么狗屁的义军?简直是等同于金军。金军干过的却得事情,这股义军都是干过。

  叔叔可忍,姥姥不可忍。

  赵朴彻底的愤怒了,一声令下,一千多八字军上前冲杀而来,战起来,一丝的悬念也没有,三千义军全数覆没。

  军纪,就是战斗力;一群军纪较差的军队,能指望有多大的战斗力

  当三百八字军冲杀过去时,那些义军不是抢东西,就是扒开裤子做禽兽事件,或者是干其他不文明事件;而八字军冲杀到眼前时,想要组织队形反击,结果却无能为力,好似猪样一般被斩杀。

  有些想要突围而出,却被另一面包抄而来的一千八字军战士堵住,绞杀着。

  殿下说过,要报饺子,而不是赶鸭子,若是被这货义军跑了,多丢脸呀!

  不出一炷香时间,这货义军就全军覆没了。

  一旁的王彦等人,看着这一幕,心中却是暗自发寒,这位王爷的军纪太严明了。

  而赵朴开口道:“百善孝为先,万恶淫为首。人一辈子,没有人不会犯错误,犯了错误,能够改正,善莫大焉,不过有两件事情,犯了错误,必须严惩。不孝敬父母,那是大罪过;犯了淫戒,管不住自己下面,尤其是对无辜的百姓,没有让我遇到一切都好说,若是让我遇到,一刀剁了,没有第二反应!“

  说道这里,王彦等人都是心中一发寒,只觉得下体发凉。

  因为犯了淫戒,这三千的义军全被砍了。

  这一刻,众人都是紧急住了这一点,只要是有了战功,有了地位,美色迟早会有的,可是为了美色,丢了官位,丢了脑袋,那就是大大的不值当。

  而在刚刚杀戮完这三千义军,赵朴正要率领大队人马处理时,远处烟尘滚滚,显然是大队人马赶来。

  赵朴眼神一亮,看队伍规模,人数似乎不少,至少是上万人马。人上一万,无边无沿,一万人在某地,可以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掏出望远镜,开始观察起了远方的敌情,只见一只上万的人马,快速的赶来,人数极多,旗帜极为散乱,身上的铠甲也是参差不齐,有的拿着刀剑,有的拿着长枪,以步兵为主,仅仅是有不足两千的战马。

  “收拢队伍,变化阵型!”赵朴喝令道,立时间八字军上万人马,快速的变化起来,形成了圆形的乌龟大阵,外围是一辆辆战车,用铁链锁在一起,高大的战车不仅可以阻挡骑兵冲击,更是可以阻挡弩箭射击;长矛手在后,短刀手在前方,盾牌手在后,枪矛如林,矛头相互交错。而在后方,一个个弓弩手张弓搭箭,准备着射击,而骑兵则是站立在中央地带等待着出击。这是一个典型的步兵阵型。

  战车,长矛手,短刀手,盾牌手,骑兵,弩兵、弓箭手等,构成了步兵圆阵的几个重要元素。圆阵,要号称是最为擅长于防御的大阵,没有侧翼,没有前锋,一切好似一个乌龟壳,想要把他啃下来,需要付出血一般的代价。

  只是同样为圆阵,不同的人布置起来,也是大为不同。

  有的侧重于车兵,这样可以有效的防御骑兵;有的侧重于长矛手,弓弩手,讲究的是攻击力;有的是侧重于骑兵,靠着圆阵削弱了一部分敌人之后,骑兵快速出击,歼灭敌人;还有的是侧重于防御,几倍甚至是十几倍的敌人,也能以攻破阵型。

  而赵朴的圆阵,是侧重于打歼灭战,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

  一般的圆阵都是队形密集,可是赵朴布置下的圆阵却是松散的,外面防御厉害,里面却是空虚无比,好似一个核桃一般,只要是敲碎了硬壳,就可以平常美味了,可是一旦有了这样的观点,那就正好落入陷阱中,陷入绝境中。

  只要是令旗一挥动,圆阵立刻变化为一个个鸳鸯阵,绞杀敌人,同时骑兵快速出击,追杀穷寇,彻底消灭敌人。

  此刻,远处的义军已经赶到,看着地上的尸体,立刻愤怒了,挥动着大军向着八字军厮杀而来。这时,赵朴大致的估计了一下人数,数量似乎不少,有三万多义军,这让他不觉倒吸了一口冷气,一万对决三万劣势很是明显。

  不过,所幸的是对面军队的纪律不是太好,对面的义军武器也是参差不齐。

  很快的两军碰撞在了一起,对面的义军实力真的不行,一窝蜂上前冲杀,好似洪水一般,结果是弓箭手散乱齐射,射死了几百人;而借着长矛手平举,或是斜刺,形成密集的矛网,立时间又有许多人死去。

  这时,对面的义军射击而来密集的箭雨,只是立刻被盾牌手挡住了,或是射在甲叶子上,伤害不大。

  “出击吧!”赵朴看着眼前的局势,有些摇了摇头,眼前的义军实力虽然人多,可是不堪一击。短暂的交锋之后,他就大概的看出这货义军的战斗力。心中暗道,他还是太保守了,应该是主动出击,而不是防守,所幸也不迟。

  “谁愿意率军出击?”赵朴问道。

  “末将愿意领命!”这时,一个娇美而爽朗的女声传来,正是王舞月。

  “好,你率领一千铁骑出击,务必要小心!”赵朴叮嘱道,“若是我所料不错,这些攻击大阵的,只是炮灰兵,精兵隐藏在一旁,静静等待我军出击,你要小心!”

  王舞月却是傲然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毫无用处的!”

  PS;靖康耻,为题材的小说不好写,因为这设计到灰色的历史。在查询宋史时,会发觉许多自相矛盾,虚假的史料。

  本书写了已经两个月了,没有签约,打赏很少,就连点击也在下降,一切都是清清淡淡,好似白开水一般。

  每次码字时,心中总是惆怅,有些茫然,就像上一章写的那样,路在何方?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