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20章骑兵第一战

第120章骑兵第一战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在大宋,骑兵属于贵族兵种,属于高消费兵种。一个简单的步卒,只需要一月的简单训练,就可以上战场厮杀了;而骑兵所耗是步卒的十倍有余,训练时间至少要一年,才能上战场。

  这注定了宋朝将骑兵当作宝贝,不肯轻易使用,即便是使用,也是在战场上胜负已分时,这次出击打扫战场,追击残余兵马。这无形中,让骑兵成为了老爷兵,战场上出力最少,待遇却是最大,战力却是底下。

  而赵朴看来,这是错误的。老爷兵没有存在意义的,因为不仅花钱,作用还小。

  骑兵就应该不断战斗,在战斗中培养实战经验,那怕是骑兵全军覆没,也值了。

  在未来,与金军正面激战,这是不可避免的宿命;收复领土,北伐也是必然。一只强大的骑兵,很是重要。

  从缴获了大量战马开始,赵朴就开始训练骑兵,三百重骑兵,一千轻骑兵。

  以前的几次战斗,都是八字军步兵的战斗,在不断的战斗中,锻造了一只强大的步兵。靠着八字军步兵的强大,赵朴可以轻易的击败这股义军,不过就这样击败了敌人,太无趣了。于是,便让骑兵去冲阵,便有了今天八字军骑兵第一战。

  这次战斗,一直秉承着固有的原则,把战场当作训练场,以死亡为代价训练强大的骑兵。

  这次交战,可能损失会巨大,可活下来的一定是精锐。

  赵朴也不在乎损失,反正大宋最不缺的就是钱,最不缺的就是败家子。即便是损失上一些部队,也能很快得到补充。

  能够以败家行为,培养下一只强大骑兵,这值了。

  烈火在燃烧,而重甲骑兵的冲锋依旧在继续,到了这一刻,除了冲锋之外,再也不能做什么。阻挡的士兵不是沾染上火油烧死,就是被撞击而死。顿时之间,义军士气一挫,士兵有些溃散的局势,距离中军也是越来越近了,只要是冲击到中军,胜利就在眼前。

  这时,号角声再度变化,立时间在两旁策应的轻骑兵,立时间挽起弓箭,向空中抛射而去。抛射而出的箭镞,集中的打击向不远处的投石机。

  “叮叮当当!”

  抛射而来的箭镞太密集了,好似下雨一般,密集的箭镞展现出了巨大的杀伤力。不仅仅将远处的投石机的士兵射杀,更是将投石机彻底的损毁,再也无力使用。

  远处的十几个床弩,摆在一旁,搅动起来,正要射出。这时,被远方的轻骑兵发觉,又是一阵抛射,尽管有盾牌护佑,可还是伤亡不少。不过床弩弩发动了,十几根好似标枪一般的弩箭射出,直接射向了重骑兵。

  重骑兵不是无敌的,至少射程远,穿透力强大的床弩,就是重骑兵的克星,一旦被射中,几乎是必死无疑。万幸的是,床弩的造价太高了,这注定了床弩的数量很少,外加上床弩的命中率太差了。

  一阵床弩射击,顿时又有十几个重骑兵倒在了地上。

  不过,很快的轻骑兵的一阵箭雨侵袭而下,床弩再度报废。

  这时活下来的重甲骑兵只剩下一百多骑,马力消耗也巨大,马嘴喘着粗气,可是重甲骑兵还是义无反顾的向前冲击着。重甲骑兵,就没有退后这一概念,重甲骑兵存在的价值,就是不断的向前冲击,不断的辗压敌人,不断的摧毁阻挡的目标。

  直到最后一个重甲骑兵的死去。

  重骑兵,就是移动的盾牌,负责掩护轻骑兵;重骑兵又是重锤,靠着强大的冲击力,摧毁敌军。然而重骑兵也有致命的弱点,那就是速度慢,遇到一系致命的伤害,往往难以躲开,比如之前受到投石机火弹的攻击,后来又是床弩的攻击。

  这时,就要轻骑兵发挥作用,靠着弓弩抛射,将前方威胁着重骑兵的障碍物摧毁。此外,轻骑兵还要学会掩护重骑兵的两翼,免得被敌人冲击。

  这是最为简单的轻骑与重骑,协调作战。重骑兵要把握住冲击的节奏,不要距离轻骑兵太远,以免孤军深入,被敌人所趁;而轻骑兵,则要敏锐的发觉,前方的障碍物,予以提前打击,从而扫清重骑兵前进的障碍。

  轻骑兵则要把握时机,不能射的太近这样会伤及到自己;也不能射击的太远,已偏离了目标。而弓箭手的体力,也注定了最佳是射击十箭,十箭之后,往往是力气耗尽,或是准头下降了许多。因而轻骑兵要学会节省体力,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活着。

  而这就需要严格的训练,指挥官精明的指挥,在战场中提前发下敌情,灵活的指挥士兵冲击战阵,这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为重要的是实战,在不断拼杀中磨练自己。

  目标越来越近,可是伤亡也是越来越大。不断有四处砍来的斩马刀,长矛,以及各种兵器,重甲骑兵前进一步,都是艰难无比;而此时两翼的轻骑兵,在连续的射击之后,也是手臂酸麻,准头下降,射程也是下降。

  不过冲击依旧在继续,在生死之间,有大感悟。随着死亡的继续,战损加剧,重甲骑兵与轻骑兵之间,也渐渐的默契了起来,不再是各自为战,有了一丝丝的玄妙。

  一切都是求生的本能,为了活着。

  远处,赵朴看着,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

  “全军出击,一营,二营,三营,四营,全军出击,消灭敌人!”

  这时,全军开始出击,憋屈了许久的八字军顿时好似野兽一般,以小队为单位,不断的化为流动的沙子,飞快的席卷向对面的义军。原本被八字军骑兵冲击的心神动摇的步兵,立时间再度变得人心惶惶,只能是各自为战。

  战斗到了这一刻,阵型已经全部乱了。

  在这个冷兵器横行的时代,阵型可以最大程度上,调动全军的力量,化为强大的攻击力。

  不过随着两军交战的继续,往往会阵型大乱,只是很多时刻,失败者先乱了阵型,而胜利者后乱了阵型。

  然而精悍之师,即便是乱了阵型,也不是彻底的乱了阵型,而是乱中有定。在乱了大的阵型的时刻,又化为一个个小阵型激战,这些小阵型有的是三五人一组,有多是十几人一组,有的是百人为一组,歼灭敌人。

  这一切全靠着底层的军官,临阵指挥,对战局的把握,还有两军战斗意志的比拼。

  一炷香之后,这股义军的指挥官败退而跑,呈现着溃败趋势的义军,彻底败溃。激战到了这一刻,跪地求饶者数不胜数,俘虏满地,遍地都是散落的长枪,刀剑等。

  这又是一场大胜。

  可是赵朴却无一丝的喜悦,有些淡淡的忧伤:“宋人打宋人,胜了又有什么意思?”

  这一战,至始至终,没有一丝的胜利意义。

  因为这股义军的暴行,他怒了,灭了一些这股义军的一部;而这股义军为了报复,要灭了他。于是,乒乒乓乓打了起来,激战之下,八字军战死一千多人,受伤两千多。而这股义军则是被打散,大部投降,只有一少部分逃走。

  这一场战斗,至始至终是大宋内部的厮杀,胜利没有意义。

  “这一战,骑兵战损如何?”最后,赵朴还是咬牙问道。傻子都知道,这一战,骑兵损失惨重,有些不忍,最后还是硬着头皮问道。

  “重骑兵残存不足一百,有一百多受伤;轻骑兵不足五百人,其余尽数阵亡!”

  王舞月有些伤感的回答道。这是她第一战,只是损失有些惨,八字军刚刚组建的骑兵,打残了。有些心疼,更有些伤感。

  “这只是一伙军纪较差的流民军,若是遇到金军铁骑损失更大。不要害怕损失,只要不断进步!”赵朴心中也有些发痛,更多的是恐惧。以前,他还妄想训练一只骑兵,对抗金军骑兵。如今看来,还是算了吧!至少短期内无法实现。

  在未来很长时间,将是步兵对抗骑兵为主。

  打扫战场结束之后,八字军再度转移,赵朴随口问道:“这一伙义军,来自何方?”

  “似乎是西军一部!”

  赵朴点点头,“这伙义军的首领是谁?”

  “似乎叫……刘光世!”

  “刘光世!”赵朴隐间,觉得有些熟悉,可又有些陌生。

  “你认识刘光世吗?”赵朴问道。

  王彦道:“刘光世,字平叔,保安军(治今陕西志丹)人,将门世家。以荫补入官为三班奉职,累升领防御使,郎延路兵马都监。宣和三年,跟随父亲刘延庆镇压方腊起义,凭借战功升领耀州观察使、鄜延路兵马钤辖。宣和四年,宋军攻辽,刘光世随父攻取易州(今河北易县),升领奉国军承宣使,进入高级武官行列;在进攻辽南京的战役中。刘光世违约未到达,致使已先攻入城内的宋军失援而败,成为宋军攻辽战败的原因之一,因此被降官。后在镇压河北起义军张迪中立功,恢复领承宣使,升任鄜延路马步军副总管。”

  赵朴点点头,道:“原来是军二代!“

  王彦继续道:“靖康元年,西夏应金朝之约攻宋以牵制宋朝,刘光世在杏子堡(当在今陕西志丹东杏子河畔)战斗中击败西夏军,以功升领侍卫马军都虞候衔,成为侍卫马军司次长官。这次奉命勤王,只是不知为何到了这里!”

  赵朴思索道:“刘光世,似乎有点印象!“

  这时,才想起刘光世,似乎是南宋中兴四大名将之一。

  PS:新年快乐,过年了,更新有些不稳定,尽量更新。南宋中兴四大名将,将会陆陆续续出场。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