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27章金军的臭棋

第127章金军的臭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历史证明,破坏容易,重建艰难。想要毁灭一个政权很是容易,可是再建一个政权,却是极为艰难。

  汴梁被攻破了,两位皇帝被擒拿而走,宋朝也彻底灭亡了。

  金国高层认为,北宋政权拥地广大,财物众多,而不藩服,又与金争燕云与平州之地,这是和它的“中外一统”、“民宜混同”的政策相冲突的。为了占有河北、河东的土地,掠夺宋的宝物财富,使宋政权臣服,因此,发动了攻宋的战争。但是,遇到了宋政权和军队、人民的抵抗,这使他们改变了原有的打算,所以,在攻下宋都汴京之后,除满足了他们占有河北河东两路土地要求之外,则坚决灭掉北宋政权,对黄河以南地区代之以傀儡政权,作为“世辅王室,永作藩臣”的藩属。

  这个计划是美好的,可是没有一个傀儡政权,能够胜任这个任务。不是穿上龙袍,就是皇帝,也不是有了玉玺,就可君临天下,百姓认可,那才是龙袍,才是玉玺;百姓不认可,那就是乱臣贼子,就为违逆。

  扶植张邦昌成立伪政权,这可以说金军最大的昏招。

  赵朴心中暗自欢喜,幸亏金军没有立宋钦宗,宋徽宗为傀儡皇帝。

  若是金军真的那样做,就大事不妙了。

  宋徽宗、宋钦宗,就相当于后世的老蒋、汪精卫、一个汪精卫投降,破坏就那样大,若是老蒋投降了,危害何其巨大!

  宋朝宗室投降,成立傀儡政权,麻痹百姓,造成了危害太恐怖了。

  当年,石敬瑭当了儿皇帝,结果丢失了幽云十六州,宋朝失去了燕山,长城一带防线,结果之后的战争中处于被动,不得不一再妥协。

  若是宋徽宗,或是宋钦宗当了金军的傀儡,成了汪精卫,金军可以一步步蚕食,一步步割地,一步步消耗大宋的国力,直到最后大宋的国力彻底耗尽,再也无一丝反抗之力,那时金军将会提前于蒙古,统一南北,建立一个广大的政权,那时也没有南宋什么事情了。

  不怕鲸吞,就怕蚕食。

  历来,想要搞鲸吞,往往是失败,比如日本,想要靠着三个月灭亡中国,往往是头破血流,耗尽了国力。

  而那种钝刀割肉,一步步的削弱国力,一步步的侵蚀,往往成功。就好比是蒙古灭南宋,打了五十年,这五十年不是连续不断的大战,而是打打停停,在打仗中不断的蚕食南宋的领土,不断的消耗南宋的国力,最后将南宋耗死了。

  而八旗军入关之前从**哈赤、皇太极,多尔衮,到顺治,康熙,经过了五代,长达四十年时间努力,不断的蚕食,不断的侵袭,最后才一举灭了大明,一统天下。

  蛇吞象,往往会噎死;而一步步蚕食,往往会成功。

  以宋徽宗,宋钦宗那种软弱的个性,金军扶植他们为傀儡政权,认金太宗为爹,这两货绝对是点头答应,最后绝对是沦为哈巴狗。那时借着傀儡皇帝的名义,一步步侵蚀大宋,那时大宋真的可能顶不住。

  不过,金军竟然扶植张邦昌为帝,政治上还是太幼稚了。

  此时的女真,还是刚刚走出山岭,完颜阿骨打比不上**哈赤,完颜斡不离,完颜粘罕也不如皇太极,多尔衮。

  …………

  此刻,赵朴宽慰着张邦昌,不说张邦昌称帝的那段经历,只是诉说,在金军大营为人质时,两人相互照料的情景。

  渐渐的张邦昌消除了心中的恐惧,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说着说着,赵朴问道:“如今大宋危机,不知道张相公有何计可以安天下?”

  “这个……”张邦昌眼神中闪出一丝难以之隐。

  赵朴对身边的宫人道:“你们全部退下,舞儿你护卫在门外,十丈之内,不得有人靠近!”

  宫内的太监、宫女纷纷退走,房间内,只剩下两人。而此刻王舞月,则是守在门口,眼神警惕的看着一切。

  张邦昌眼神中闪过惊讶,眼神扫过王舞月,以他老辣的眼神,自然看出王舞月正是女子,只是陛下对这位女子出乎意料的信任,让她护卫在外,不让外人靠近。

  “陛下,**不得干政,陛下似乎太过宠幸这位女子了!”张邦昌委婉的劝诫道。

  “**自然不得干政,不过太宰不必担忧。她无父无母,自然不会有外戚,我就是他最近亲的人,她不会背叛我的!”赵朴沉声道。

  张邦昌也不再这个问题上纠结,而是问道:“陛下,如何看待金军?”

  “虎狼之师,如日中天,大宋弱旅不可匹敌!”赵朴坦然道。金军的战力很强,若是单纯的防御守城还可以,若是野战必输。不过防御,从来不是单纯的防御,单纯的防御必然失守,南宋的钓鱼城那样防御强,也陷落了;襄阳城防御,固如金汤,也是沦陷了。

  野战,是宋军必然面临的课题。

  “那陛下,打算如何对待金军?”张邦昌问道。

  “是战?是和?犹豫不定!”赵朴道。

  张邦昌开口道:“陛下,还是议和吧!”

  赵朴立时脸色变得铁青,神情冷酷到了极点,可还是问道:“理由!”

  “金军强大,我军不如,唯有议和,才能求得社稷保存!”

  “议和?”赵朴冷笑道,“就算是我想要议和,金军也未必答应,能战方能言和。若是不能战,即便是议和而不可得。岂不知人心不足蛇吞象。”

  “汉贼不两立,王室不偏安!议和是不可能的,即便是我们想要,敌人也不会答应。反而是借着议和之名,一些乱臣贼子趁机扰乱朝堂,弄得天下不安,人心惶惶!”

  张邦昌却道:“议和只是暂时的,只是缓兵之计。如今河北,河东等地·的义军连绵不断,金军在黄河以北极度不稳,无力南下,我军正好议和,从而获得喘息的机会,训练士卒,加强武备,才能一雪前耻!”

  “时间,世界上最缺的就是时间!”赵朴淡淡道,“时间只有半年,甚至是三个月,当秋天到来的时刻,就是金军南下的时刻,练兵的时间仅仅有三个月!”

  …………

  次日早朝,张邦昌以太宰的身份出现在了朝堂之上。

  只是他出现,立刻遭到了李纲等人的口诛笔伐,似乎张邦昌就是国贼,要将他诛杀。而张邦昌也不服气,立刻反唇相讥。立时间,朝堂之上,争吵起来,好似菜市场一般。

  赵朴恼怒不已,这个李纲为何老是抓住小辫子不放。

  “诸位,如今金军退去,但不久之后金军就会再度南下,不知如何布置秋防,不知如何不知黄河防线。还有如今河南之地,尽数灾荒,饥民颇多,不知如何赈灾?”赵朴看着吵闹的朝堂,不得已只能是赤膊上阵,抛出了一个巨大的命题。

  秋防和赈灾!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也是金军南下的季节,如今距离秋季,没有几个月了,必须要布置黄河防线,防备金军南下,同时要赈灾。随着金军南下,大量饥民的出现,赈灾是必然的,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百姓饿死吧!

  这才是今天朝会的主题,而不是惩治张邦昌。

  “陛下,请还都汴梁!”这时,一个老臣开口了,正是宗泽。

  PS:感谢wangang93…,麒麟727打赏。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