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28章还都汴梁

第128章还都汴梁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还都汴梁?

  听到这四个字,赵朴的脸色立时间变得绿了。

  汴梁,位于中原地带,黄河边上,易攻难守。谁守着汴梁,谁就等于背上一个大包袱,大量的钱财,大量的兵力,都是投入了这个无底洞。而对手,只需要派上少量的兵力出击,就可以将汴梁拖死。

  还都汴梁,等于是一脚踏入了鬼门关。

  赵朴不怕死,可是却不想找死。

  还都汴梁,除了得到可怜的少的很的政治意义之外,既得不到经济利益,也得不到军事意义。为了一点可怜的少的政治经济意义,将大宋的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消耗在一个无底洞中,太不划算了。

  只是片刻的功夫,赵朴就给宗泽下了一个定义:书生意气,不堪重用。

  “这尚且押后,最重要的就是秋防,还有赈灾。金军南下,不知死了多少百姓,我们有罪呀?”赵朴恍然间有些叹息,“三司请速速制定赈灾计划,开支等;而枢密院,兵部快速制定秋防备计划,明天我便要见到奏章!”

  这时,各个大臣,又是陆陆续续提出意见,鸡毛蒜皮不断,忙忙碌碌中结束了早朝。

  而在早朝结束之后,赵朴向内侍道:“速速召见李纲,宗泽、张俊、黄潜善、吕颐浩、范宗尹、朱胜非、赵鼎…!”

  ………………

  此时,赵朴正在翻看小册子,这个小册子上,写着宋徽宗、宋钦宗,乃至到他这一代的著名大臣的信息,记载了几百人之多。这是内侍为制作的,为的是帮助他认识朝廷内各个重要大臣。翻看着小册子,赵朴不觉感慨,太监果然是皇帝的贴心小棉袄,哪里需要那里来。

  翻开一页只见上面写道:

  “李邦彦,怀州人,字士美。太学上舍生出身。宣和五年,官至尚书左丞。生长市井,习惯猥亵卑鄙,应对便捷。善调笑谑骂,能踢蹴鞠,经常以街市俚语为词曲,人争相传唱,自号李浪子。善歌唱,尤爱徽鞠,破技高超,曾以“踢尽天下毯”自诩。是微鞠组织“社会徽鞠队”小队员,自号“李浪子”,人称“浪子宰相”。陈东领导人学生,反对投降,曾上书言其罪。钦宗不得不让他出知邓州,又提举亳州明道宫。临走时李邦彦又推荐同是投降派的唐恪继任宰相。”

  小册子上评价道:大奸臣。

  赵朴轻笑道:“大奸臣未必,也是可怜人,只可惜生不逢时!”

  “白时中,字蒙亨,寿州寿春人。进士出身,累官为吏部侍郎,因事出知郓州。不久又得召用。政和六年,拜尚书右丞、中书门下侍郎。宣和六年,担任太宰兼门下侍郎,封崇国公,一切奉蔡京父子的意志。靖康之变时,时中建议钦宗弃城逃跑。后被弹劾懦弱。不久卒。”

  小册子上写评论道:大奸臣!

  赵朴又笑道:奸臣倒是未必,只是性子有些暗弱,身为宰相,是他最大错误!”

  “吴敏,字元中,真州人。大观二年,辟雍私试首选。蔡京喜其文,欲妻以女,敏辞。因擢浙东学事司干官,为秘书省校书郎,京荐之充馆职。中书侍郎刘正夫以敏未尝过省,不可,京乃请御笔特召上殿,除右司郎官。钦宗既立,上皇出居龙德宫,敏与蔡攸同为龙德宫副使,迁知枢密院事,拜少宰。敏主和议,与太宰徐处仁议不合,纷争上前。御史中丞李回劾之,与处仁俱罢,为观文殿大学士、醴泉观使。顷之,言者论其比蔡京父子,出知扬州,再贬崇信军节度副使,涪州安置。”

  小册子有评论道:大奸臣!

  赵朴脸上笑,只是道:“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奸臣!”

  徐处仁,应天谷熟人,字择之。北宋末年大臣,钦宗朝宰相,神宗元丰间进士。大观间,知永兴军,反对童贯强平物价,以为如此则商贾不通,物价反增。入朝,奏请量入为出,节浮费,罢横敛。钦宗即位,建言储粮设备以御金兵。金军北撤,又请伏兵袭其后队。靖康元年,为中书侍郎,旋拜裁决权,然于大政无补。旋罢相。

  小册子评论道:大忠臣。

  赵朴笑道:“总算是遇到一个忠臣!”

  “唐恪,字钦叟,宋余杭钱塘人。北宋末年大臣,钦宗朝宰相,4岁丧父,后以父荫登第,哲宗绍圣元年,历任郴县尉、榆次知府、擢提举河东常平、江东转运判官,至少宰兼中书侍郎。宋徽宗大观三年,任屯田员外郎,奉命招降西南边疆地区少数民族起义军有功,升为右司员外郎、起居舍人。未几,命为河北都转运使。出入中外,因与中贵人不合,被降为梓州、沧州、扬州、滁州、潭州、杭州知府。政和七年,黄河决口,汴京危急,唐恪受命浚治始除水患,以功升户部侍郎。靖康元年,进拜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金军南侵,引起朝野震动,唐恪与耿南仲等力主和议,主张放弃三镇求和,反对并排挤朝中主战派。钦宗逐吴敏、徐处仁等出朝,任命唐恪为宰相。金兵入汴,攻至,各路勤王军集结前来参战,主和议,割三镇,而恪下令不得妄动,于是勤王军不战而散,为御史所劾,罢相。后金军提出划河为界,河东、河北地区全部归金。唐恪怂恿钦宗致函金兵统帅,表示完全遵从,引起全国军民愤怒,在随从钦宗巡城时遭到军民的唾弃和怒打,被迫辞职。徽、钦二帝北掳后,金军立张邦昌为皇帝,唐恪予以支持,但在推戴状上签名后就服毒自尽。”

  小册子评论道:“毁容参半!”

  赵朴道:“聪明人是悲剧的!”

  “欧阳珣,字全美,又字文玉,号欧山,学籍吉州庐陵,乡籍泉州**潘湖,欧阳詹之十世孙。他少聪而敏慧,稍长就学于仁颖书院,北宋徽宗崇宁五年丙戌与本邑储敦叙同登蔡凝榜进士,调崇安尉,有主簿者贫不妄取卒于官,欧阳珣倾囊以赈其行,人皆义之终,丁父忧,珣立于灵堂前,其叶累百,人谓其忠孝两全。不久河南开封城外围失守,京城很快就被金兵攻陷,欧阳珣与钦宗被俘押送到燕京。”

  小册子评论道:可悲

  赵朴也叹气道:“可怜的老人家!”

  这些都是钦宗时代的宰相,大牛,是昨日黄花。主张议和的,成为奸臣;而主张抗金的,则是忠臣。

  有些偏颇,可事实就是如此。

  “汪伯彦,字廷俊,徽州祁门人,少颖异,嗜诗书,文学有声。靖康元年,汪伯彦受钦宗召见,献上《河北边防十策》,因切合帝意,被任命为直龙图阁,知相州。同年十月,金兵攻陷真定,宋钦宗下诏迁真定帅府于相州,由汪伯彦统领。今圣上至应天,汪伯彦率兵相随。”

  “黄潜善,字茂和,邵武人。元符三年,考中进士。宣和初年,任左司郎。陕西、河东大地震,山陵峡谷都变了位置,徽宗令黄潜善去察访灾情,于是他就去视察。黄潜善回京后,不报告实情,只说是地震而已。因事获罪被贬到亳州,以徽猷阁待制的身份为河间知府,兼任高阳关路安抚使。今圣上至应天,黄潜善率兵相随。”

  “李纲,字伯纪,号梁溪先生,祖籍福建邵武,祖父一代迁居江苏无锡。政和二年,李纲进士及第。政和五年,官至监察御史兼权殿中侍御史,不久即因议论朝政过失,被罢去谏官职事,改任部员外郎,迁起居郎。宣和元年,京师大水,李纲上疏要求朝廷注意内忧外患问题,被宋徽宗赵佶认为议论不合时宜,谪监南剑州沙县税务。

  宣和七年七月,李纲被召回朝,任太常少卿。其年冬,金兵两路攻宋。宋钦宗即位,升李纲为尚书右丞,就任亲征行营使,负责开封的防御。李纲因坚决反对向金割地求和,被宋钦宗罢官。后李纲又被起用。靖康元年五月,宋廷强令李纲出任河东、河北宣抚使,驱赶他出朝。李纲就任后,宋廷又事事加以限制,使宣抚使徒具空名,无节制军队之权。李纲被迫于靖康元年九月辞职,旋又被加上“专主战议,丧师费财”的罪名,先责建昌军安置,再谪夔州。

  李纲被贬不久,金兵再次两路南下围攻开封。钦宗在被俘前夕又想起用李纲,任命他为资政殿大学士、领开封府事,但已无济于事。当李纲在长沙得知此命时,汴梁已破。然亦有人言,李纲名浮于实,不可以相。”

  赵朴道:“他的人缘太差了,果然不是当宰相的料!”

  “范宗尹,字觉民,襄阳邓城人。宣和三年上舍登第,累迁侍御史、右谏议大夫。靖康初,以论弃太原三镇为言者所劾,罢归。张邦昌立为楚帝,遣其诣康王劝进。”

  “赵鼎,字元镇,自号得全居士。今圣即位,徽宗崇宁五年(1106)进士。曾任河南洛阳令、开封士曹等职,除权户部员外郎。”

  “宗泽,婺州义乌人。字汝霖,元祐八年,被派往大名府馆陶县任县尉兼摄县令职事。元符元年至政和四年,先后任衢州龙游、莱州胶水、晋州赵城、莱州掖县等四县知县。政和五年,升任登州通判。宣和元年,年届六十的宗泽乞请告老还乡,获准授予主管南京(即应天府,今河南商丘)鸿庆寺的虚衔,后被人诬告蔑视道教,宗泽被发配镇江“编管”。宣和四年,徽宗举行祭祀大典,实行大赦,宗泽重获自由。先掌监镇江酒税,二年后调任巴州通判。靖康元年初,在御史大夫陈过庭的推荐下,朝廷召宗泽进京,出任台谏。后率师至南京应天!”

  “杜充,字公美,相州人,哲宗绍圣间进士。靖康初年,知沧州。金国第二次伐宋攻破开封前夕,杜充镇守北京大名府,开决黄河大堤,使黄河水自泗水入淮,以此阻身后追兵。”

  “靠,我记住了,这货竟然掘开黄河大坝!”赵朴立时愤怒了。

  金军兵临城下,议和割地,不可耻;被金军俘虏,投降不可耻;指挥无方,弃城而逃不可耻。人各有志,各有各的路,不能勉强。可是这货,竟然掘开了黄河大坝,麻痹的……赵朴彻底无语了。

  后世的蒋光头,就是掘开了黄河大坝,结果成为他一生最大的污点。

  这时,赵朴才发觉,秦桧还不是最可恶的,有人比秦桧还可恶。

  PS:这一章算是概括,介绍靖康年代,那个大巨变时的的主要大臣。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