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39章衙内闹事

第139章衙内闹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这位衙内叫孙乾,算是个实实在在的二世祖。这货是个好色之徒,仗着其父的权势,在没少干欺男霸女的事情,坏了某家姑娘,或是霸占了谁家的小媳妇,时而还会逼得俊俏寡妇上吊自杀,这是极为常见的事情。

  最近更是靠着父亲的关系,在八字军中谋了一个差事,也算是成为亲军的一员,更是嚣张无比。

  某次,孙乾,孙大衙内在酒楼吃酒,无意中看到了一位小娘子,惊作天人,于是心中动了心思。不过衙内干事,往往是谋而后动,看背景。若是这位小娘子背景深厚,有着大势力撑腰,他自然是避之不及;若是这位小娘子,只是一般的势力,他要三思而后行;若是这位小娘子,没有背景,只是一般人,那他不介意将这位小娘子抢走,弄回家中。

  奴仆调查之后,得知这个小娘子跟随兄长来到应天府,只是汴梁的一个商户,只是一个破落的商人。

  立时再也忍受不住了,干脆动手。

  只不过,动手也要技巧,读书人要讲究文雅,能用软的就不用硬的。

  于是,想要采取各种手段,软言细语,打算靠着金钱,买下这位小娘子,作为妾室。只是两兄妹,硬气的很,硬是不接受他的好意,他的耐心,也是彻底磨去,懒得将仁义道德,干脆抢回家,圈圈叉叉得了。

  这时,这个小娘子的兄长出现了,次人脸色有苍白,似乎是一个书生,身体有些瘦弱,可是还是义无反顾的挡在了孙衙内的面前,恳求道:“衙内放过我们兄妹,我们兄妹必然感激不尽!”

  孙衙内道:“我看上了你家妹子,不要不识好歹!”

  “我妹子已经有了婚约,请你不要为难?”

  “婚约。有了婚约,退婚便可!”孙衙内道,“我爹是应天府通判,我舅舅是当朝的中书侍郎,黄潜善,是天子才宠臣。干脆让他退婚!”

  语言嚣张至极,赤裸裸的威胁着。

  一旁的赵朴听着,差些气出一身的内伤,靠!做人要低调,贪污要不知不觉,欺男霸女也要隐蔽些,这样嚣张,这样无法无天,真是牛逼呀!

  黄潜善,我记住你了。

  虽然上早朝时,天天刷存在感,黄潜善也是站在前面天天见面。不过也仅仅是路人甲,路人乙而已,谈不上太了解,更谈不上宠臣。他能当上中书侍郎,只是因为他从龙之功,汪伯彦举荐。

  只是没有想到,汪伯彦竟然如此牛逼,养了这样一个牛逼哄哄的外甥。

  “公子说,你的舅舅是天子宠臣,是当今的黄中书,可是谁都知道黄中书一心为民,是堂堂正正的好官,怎么会有这样欺男霸女的外甥?”这时,女子再也忍受不住了,出言讽刺道。

  “你……”孙衙内立时怒修成怒,喝道,“上去,把他们两个绑回去!”

  立时,孙衙内身边的几个豪奴立时上前,就要动手。

  而此时酒楼内,大多数人敢怒不敢言,有些甚至偷偷的溜走。这位孙衙内的威名不是吹的,这样的事件也不是干了一次,状告他的人,石沉大海,渺无声息,事后遭到了报复。

  衙内横行,无人敢言。

  “啪!”这时,一声暴烈的枪声响起,只要是熟悉火器的就会明白,这是燧发枪的声音。燧发枪的子弹发出暴烈的声音,子弹打在了酒楼的房梁上,发出剧烈的暴鸣声。

  顿时间,吓住了上前抓人的豪奴。

  “是谁?”孙衙内被吓了一跳,立时惊呆了

  “是我!”赵朴笑了。前身身为大宋皇子,也干过不少欺男霸女事件,前身也不是什么好鸟。不过至少前身,干坏事之前还需要考虑影响,还要做的隐蔽些,哪里会向这货这般肆无忌惮。

  “你是谁?”孙衙内怒了,“你是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想要英雄九妹,也要找场合!”

  “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赵朴笑了,只是语气有些冷然。而后面的侍卫,有些怒了,这个孙衙内,简直是胆大包天,竟然敢于诽谤当今皇帝为狗,好大的胆子,只能皇上一声令下,乱刀砍杀。

  “孙衙内,你说你是八字军的,是天子亲军,可是据我所知,八字军军纪最为严密,有着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一切行动听指挥,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一切缴获要归公。八项注意,说话和气,买卖公平,借东西要还,损坏东西要赔,不打人骂人,不损坏庄稼,不调戏妇女,不虐待俘虏。”

  欺男霸女的事件,在大宋多的很。只要不是他亲眼看见,他也懒得管。而真正让他难以接受的是,这个孙衙内真的是来自八字军吗?

  八字军,此刻已经开始腐化了吗?

  这才是让赵朴真正恐惧的!

  八字军,是他安身立命的本钱,如今还没与与金军大规模交战,此时已经是军纪败坏了。一只腐化的军队,能够打败金军吗?一只腐化的军队,是一只不可靠的军队,一想到八字军可能真的腐化了,赵朴心中闪出一丝狠辣。

  一旦这只军队不可靠,他不介意将八字军肢解,拆散,重建一只嫡系军队。虽然这会带来极为严重的负面作用,但是为了能活下去,赵朴不介意为了一个老鼠屎,倒掉一锅汤。

  “八字军军规说过,不得调戏妇女,但她是妇女吗?她是黄花大闺女!”孙衙内嚣张的笑着。

  赵朴心中闪过一丝狠辣。安逸是一只军队最大的敌人,八字军之前只是一只普通的西军,在宋军军队的序列中,很是平常。可是随着他登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八字军也成为了天子亲军,可以说粮草上,军饷上、武器上,都是优先供应八字军,没有人会可卡脖子,没有人会找不自在。

  同时有许多人巴结、拉拢八字军,又是送女人,又是送金钱,又是许多好处。八字军的诸多中上级军官再也难以淡定,糖衣炮弹的威力是巨大的,许多的八字军军官中招了。于是,如今的八字军押妓成分,赌博不断,训练也大不如前。

  这些都是王舞月告诉他的。王舞月也是八字军的一员,她统帅着一千多的骑兵,时常在八字军大营内走动,对这些最为熟悉。这才让赵朴加紧了整顿八字军,只是没有想到八字军竟然出现了孙衙内,这样的人才!

  看来,必须对八字军动大手术了,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兵变而已。

  如今兵变,胜过日后兵变。

  历史上,苗刘兵变,就是因为宋高宗的亲信部队失去掌控,引来反噬,打着清君侧的名号,实行着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目的,最后宋高宗差些挂了,儿子也死了。

  如今,八字军已经不在纯洁,若是不清理则会留下不稳的因素,为日后的兵变埋下伏笔。

  赵朴可不觉得,他会运气爆表,在兵变中,能活下来。

  赵朴冷笑道:“昔日有高衙内,他爹高俅成了六贼之一;如今你孙衙内,也要学高衙内,莫非是想要你舅舅,那个黄中书也成为第七贼!”

  “你是谁?”孙衙内脸色阴沉,这时他才察觉似乎他招惹了,不该招惹的对象。

  当纨绔子弟,最需要察言观色,不招惹惹不起的人物。只要是避开那些危险人物,就可以轻松的过着纨绔生活。

  只是这一会,他似乎踢到了铁板,招惹了不该招惹的对象,这个少年不过是十七八岁,可是气质高贵,语气中对于舅舅更是不屑,没有一丝的尊敬,这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吗?再看少年身后的护卫,身上满是煞气,根本不是一般人……只有军人,只有精锐之师,才有这种煞气。

  “我是谁?”赵朴冷笑道,“你这样的蝼蚁,老子懒得回答,赵大,赵二快上,打残这货的五肢!”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