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51章彼竭我盈,故克之

第151章彼竭我盈,故克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吾善养吾浩然之气!

  儒家重视养气,而曾国藩就是养气的行家。

  历史证明,优秀的君王都善于养气,克制心中的愤怒,需忍戒躁,在众多臣子杂乱的声音中,保持内心的淡定,正所谓“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冈。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只有立于不败之地,才能克而胜之。

  若是被臣子激怒,激怒之后,往往会失去理智,从而落入臣子的算计中,最后往往输了。

  不论在何种情形之下,都是保持冷静,不被各种情绪左右,才能趁机反击,克而胜之。

  文臣们,一个接着一个说着,而赵朴则是一旁听着,一开始还有些表情,可是渐渐的没有了表情,他在等待着。正所谓,“彼竭我盈,故克之”。

  朝堂上争斗,正如同行军打仗一般,敌人强大的时刻,最好避开敌人锋芒;而在敌人虚弱的时刻,出手攻击。朝堂之争也是如此,在这些文臣,气势汹汹而来时,最好避开;而在文臣气势衰弱到极点时,则主动出击。

  在君王与臣子的对决中,赵朴有信心坚持到最后。因为他是年轻人,十七八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刻;而这些大臣,年轻人是少数,因为资历不够,而垂垂老矣的老朽,则是占据了多数。

  一天下来,辩论不断,年老的真的受不了。

  当一天下来,这些老大臣精力耗尽,有些吃不消的时刻,他出手的时刻就来临了。

  恍然间,赵朴有些明白,为何唐朝大臣和皇帝讲话是坐着的,宋朝大臣和皇帝讲话是站着的,明清大臣和皇帝讲话是跪着的。这种变化,后人归纳为君主专制的加强。

  如今赵朴当了皇帝,总算明白了其中含义。

  在唐代时,是世家纵横的时代,皇帝对于世家是既防备,又利用,那时君臣关系比较和谐,可以坐在一起谈论;而到了宋朝,君主专制加强,君王坐着,臣子站着,是为了造成一种气势,造成君王高高在上的气势;

  而到了明清时代,大臣们都是跪着,清朝的官僚上朝时跪地时间特别长,以至于大臣们都有特别的护膝。方法有些缺德,可是效果却是显著的,至少跪的时间长了,身体有些疲劳,一些老年人身体更是吃不消。

  在这种情况之下,谁还会像宋朝这样磨磨唧唧,弹劾这个,骂那个,还与君王对峙辩论。自然是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说话抓关键,干净利落,办事效率也提高了。

  而皇帝们也是轻松了很多,总算是不用听那些废话套话,无用话。

  …………

  为了勋章制度,大臣们还在继续的争吵着。

  上午的时刻,大臣们还是兴致勃勃,一边喝着茶水,一边彼此的争论着,兴致很高。而文臣也不是一边倒,包成一团,大部分是“忠臣”,想着法子的找着勋章制度的缺点,想着如何为士大夫谋取利益;而只有一少撮,是当之无愧的“奸臣”,取魅今上,坚决的保皇党,坚决的支持陛下的任何决定,就是陛下说兔子长着翅膀,他们也毫不犹豫的说是。

  而看着奸臣们的辩论,赵朴恍然间有些明白,为何皇帝喜欢奸臣!

  皇帝不知道奸臣的坏处吗?知道!

  尽管知道,但是也无法拒绝奸臣的诱惑,奸臣有很多的缺点,但至少是铁杆的保皇派,是皇帝言论的坚决维护者。

  若是没有奸臣的存在,皇帝就是孤家寡人,只能一个人PK满朝的士大夫,这多麻烦呀,一人一句,唾沫星子,就会被淹死。而有了奸臣,则是舒服了许多,奸臣就是最好的挡箭牌。比如此刻,就是与那些直臣大战的主力部队。

  有了这些奸臣的存在,赵朴可以坐上观虎斗,冷眼看世界。

  而下午的时刻,争吵小了很多。

  人都是会疲劳的,没有人是斗士,一连吵上半天,还是精神抖擞。下午的时刻,不论是忠臣,还是奸臣,都是疲劳的不能动弹,而一些上了年纪的大臣,更是干脆到了后面大殿的软榻上去休息了。

  疲劳战胜利了!

  不过,赵朴还是没有动手,而是等待着。

  于是一些原本沉默的中立派,此刻变为了奸臣,加入了讨伐的大军中。而忠臣怎么会屈服于奸臣,于是一些不服老的忠臣,再度激战起来了。

  而赵朴看着激战的文臣,心中哈哈大笑,君王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只是说说而已。谁若是当着,就是**。士大夫想要靠着各种手段,威逼君王意志,就要做好被反噬的心理准备,我可不愿士大夫的傀儡皇帝。

  况且,在治世,有事情大家商量,这是发扬民主,可能减少痹政;如今是乱世,金军已经攻破了汴梁,都是一群丧家之犬,还是磨磨唧唧,为了私利争夺不断,除了会误事之外,什么也得不到。

  想要下绊子,还为那个小团体的利益而争斗,简直是找死。

  你们给我添麻烦,我就折磨你们!

  黄昏降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傍晚到了,点灯的时刻到了。

  此刻,文臣们有些不堪折磨,这时赵朴也不在拖下去了。彼竭我盈,故克之,该出击了!于是赵朴开始收场,适当的妥协了一部分,象征性的将一些条款砍掉,最后终于拍板了。

  折磨了一天的大臣们,总算是解放了。

  …………

  回到后殿,赵朴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陛下,为何这样开心?”

  “丫头,与天斗其乐无群,与地斗其乐无群,与人斗其乐无群!”赵朴笑着道。

  想着今天那些文臣吃鳖的样子,赵朴心情很好,等下看美人,风韵别致。

  细长的柳眉、漆黑明澈的双瞳、秀直的鼻梁、柔软饱满娇润的樱唇和舷亮线条优美细滑光洁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那么恰到好处的集合在亮了同一张清纯脱俗的美靥上,还配合着一份让人无法抗拒的迷人气质;乌黑柔顺的及腰长发此刻扎起了一条灵动的马尾辫,越发的衬托出美女的婀娜妩媚;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优美浑圆的修长玉腿,舷耨细削光滑的小腿,晶莹洁白、光泽动人得如同皎月一般,一幅修长窕耨缮窈的好身材,以及那青春诱人、成熟芳香、饱满高耸的一双Ru房,配上细腻柔滑、娇嫩玉润的冰肌玉骨,真的是婷婷玉立。

  随着她柔软腰肢的摆抖、酥胸那两团美好凸起的轻颤,几乎可以让人忘记呼吸,赵朴不觉呼吸紧张,上前抱住了佳人,伸手拍灭了灯火,轻轻的吻去。

  赵朴压在王舞月身上,鼻息间嗅到一股特有的体香,也忍不住张开肆意妄为的手,在王舞月的身上游走,经过王舞月优美的玉颈,浑圆的双肩,隔着一层红色的纱质肚兜开始对着那一对娇软的翘挺揉捏起来。

  赵朴的手开始肆无忌惮起来,轻轻抚摸着王舞月光滑的肌肤,感受着细嫩的肌肤,呼吸着想鲜花一样清新的体香,还有那黑夜中像清泉一般清澈动人的美眸,赵朴更是有些迫不及待。

  “嗯……”王舞月火热的喘息,有心想拨开赵朴的手,却发现自己有十分的需要那种渴望的感觉。

  赵朴见怀中的身体因紧张变得僵直,开始为王舞月宽衣解带,身体褪掉了一切的伪装,接着解开了王舞月的肚兜,手也随之伸向了触手可及的盈盈细腰,当赵朴的手轻轻按在王舞月滑嫩的地带后,王舞月的身体随之一颤,一颗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那只手一路的向下滑,分开茂密的丛林,王舞月忍不住发出一声火热干脆的娇呼,这一生清啼让王舞月的俊俏脸颊情不自禁的生出了娇艳的红晕,与此同时,赵朴的手开始在王舞月的小腹下,一点点的运动起来。

  一切既兴奋又刺激,既痛苦又快乐。

  感受着怀中的美好,一切都等待他尽情的采摘。

  夜已经深了,趴在赵朴的胸口,王舞月面带潮红,神情中散发着红润的光泽。赵朴忍不住在王舞月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军情司,传来消息,完颜宗望死了!“

  “什么?谁死了!“

  “完颜宗望死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