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52章宗望之死

第152章宗望之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再说一遍?”

  “完颜宗望死了!”

  “真的死了!“赵朴站起身来,喃喃自语道,“完颜宗望,真的死了!完颜宗望死了…………“

  王舞月心情紧张,皇帝陛下不会是又魔怔了吧!

  “陛下醒一醒!“

  这时,赵朴才回过神来,问道:“完颜宗望真的死了吗?”

  “完颜宗望,真的死了。陛下,已经说了好几次!”

  赵朴道:“他真的死了吗?”

  “真的死了,不会又魔怔了吧!”王舞月心中怕怕的。

  “我没有魔怔,只是惊讶,完颜宗望竟然死了!”赵朴此时还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

  “军情司传来消息,他已经在十五天前死了!”王舞月道。

  情报很重要,朝廷的兵部有专门的情报机构,枢密院也有专门的情报机构,即便是皇城司也算是情报机构,而一些军队也建立了情报机构。只不过,处于不信任,赵朴决定成立属于自己的情报机构,于是军情司诞生了。

  在八字军征战河东之地时,赵朴就抽动精干之人,成立了军情司,专门负责收集情报。只是军情司既缺少资金,又缺乏专门人才,几乎是一个空架子。

  只能是负责收集、传递最为低级的情报。比如:金国内部重要人员的任命,还有一些重大事件等,没有太多技术含量,只要是个人,都可以做到。

  而在完颜宗望死后十五天,军情司才将情报传送到达。

  赵朴叹息道:“他就这样死了!“

  “人士如灯灭,谁能不死!”王舞月平静道,“死了就死了很正常,每天都会有许多人死掉!”

  “老天爷帮我呀!宋代版的皇太极挂了!”赵朴再度笑了出来,有大敌生死的喜悦,也有失去对手的惋惜。

  王舞月不解道:“皇太极是谁?”

  赵朴道:“一个伟大的人!”

  这个时代,少数民族对于汉族,总是有着骨子里的自卑感。尽管金国大败宋朝,将汴梁都攻破了,可是这种自卑感却是没有消失。很多的女真贵族,习惯于将原来的女真名字,改为汉名。金国的第一位皇帝,金太宗完颜阿骨打,改汉名为完颜旻;第二位皇帝,金太宗吴乞买,该汉名为完颜晟。

  金太祖的长子辽王完颜宗干,名斡本;二子宋王完颜宗望,名斡离不;三子金睿宗完颜宗尧,名讹里朵;四子梁王完颜宗弼,名兀术;五子嫡长子金徽宗完颜宗峻,名绳果;六子陈王完颜宗隽,名讹鲁观;七子丰王完颜宗朝,名乌烈(列蒲阳虎);八子卫王完颜宗强,名阿鲁;九子蜀王完颜宗敏,名阿鲁补;赵王完颜宗杰,名没里野。

  都是用汉名取代了原来的你真名字。

  “完颜宗望死了!”赵朴松了一口气,问道:“死时,他多大?”

  “三十多岁!“

  “他死了!“赵朴心中暗自庆幸。

  传说,完颜宗望长得和宋太祖赵匡胤一模一样,率兵攻入北宋都城后,宋人认为是太祖转世为金将回来报仇杀尽宋太宗的子孙。

  这个传说乍听荒谬,实际上暗藏着一个北宋初期的疑案。

  宋史上有一个“金匮之盟”,宋朝官方对此的记载是宋太祖将自己的皇位传给弟弟太宗,而民间有另一种说法,即大哥传二哥,二哥传三弟,三弟传大哥的儿子。太祖转世的说法便是民间说法的后续延伸:因为太宗不守信用,逼死弟弟和侄子,让自己的儿子即位,所以他大哥转世为金人,灭他江山和子孙了。

  赵朴自然不相信这个,他相信的是自己的眼睛。

  在金国的大营内,他见识过完颜宗望,见识过他的才干,气魄,心中既是敬佩,又是害怕。如今他总算是死了,而女真也失去了一位关键性人物。

  “你知道吗?女真能攻破汴梁,不单单是军事力量强大,更是人才济济。文有完颜希尹、完颜宗干、高庆裔、萧庆等,武有完颜娄室、完颜银可术、宗翰、速离拔、挞懒、斜也、撒离喝、移刺古等名将。又有金国皇帝吴买其那样的枭雄,而完颜宗望更是可怕。而我朝呢?文官不是贪财,求和,就是武将怕死,或是屡战屡败。真正能打的将军,敢于死战的将军没有几个;敢于先金军交战,打了胜仗的更是少之又少。而文臣呢?诗词歌赋没有人能及,可是处理具体政务,解决民生问题的,没有几个!”

  赵朴长吁短叹道。

  在后世,一说起金国出名的人物,似乎只有一个金兀术(宗弼),似乎除了他之外,再也没有出名的人物。而一说起宋朝的名将,岳飞、韩世忠、吴阶、吴磷、刘琦等一大串。而金兀术在与宋军交战中,黄天荡被韩世忠大败,顺昌被刘琦大败,在和尚原、仙人关被吴氏兄弟完爆。

  总之,金兀术很可怜,一圈圈轮着被挨打。

  似乎金兀术就是三流将领,战五渣。

  同样的衬托出金军也是战五渣!

  可真的如此吗?

  若是真的认为金军战斗力是战五渣,那就错了,那种人不是傻子,就是自欺欺人。

  世人只知道,黄天荡大捷,韩世忠大败金兀术,却不知道在黄天荡大捷之前,韩世忠已经败了十几次;在黄天荡之后更是败了几次。世人只知道和尚原大捷,仙人关大捷,却不知道富平之战,宋军大败,丢失了关陕地区,吴阶也是在饶峰关大败,仓惶撤退。

  那个时代的金军,是东亚最强大的军队,没有之一。十几万金军横扫八十万禁军,三十万西军,大量的宋朝将领阵亡,或是投降,好似摧古拉朽一般,横扫大半个宋朝。即便是后来内乱中,耗尽了太多的力量,那时依旧有着与宋军对峙的战力。

  最后金军,没有灭了宋朝,不是金军战斗力不行,而是在政治上,在战略上,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误。

  金国在政治上的错误,将军队胜利带来的优势一点点的抹消而去,甚至是转化为劣势。

  “完颜宗望,死了就死了,陛下何必这样忧伤!”看着忧伤的样子,王舞月不禁劝说道。

  “我跟他也算是有交情了。那时他是金国的二皇子,而我是宋朝的十三皇子。他年纪轻轻,却已经是一方元帅,统帅十万兵马;而我那时,仅仅是一个闲散的王爷,除了吃喝玩乐,眠花宿柳之外,什么也不会;那时他兵临汴梁气吞山河,我的皇帝老爹吓得跑了,而我的皇帝哥哥吓得惊慌失措;而我正在城墙上,看着外面的金军,除了恐惧之外,除了担忧之外,什么也做不到…………”

  “那时,他要求一个皇子,一个丞相,到金军大营做人质;那时我叫舅舅不疼,爷爷不爱,好似一只耗子一般,被忽视冷淡。于是我到了金营,成了人质!”

  赵朴说着,不断回忆着,渐渐的回忆道那个风雪交加的天气。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

  这时,王舞月才想起来,在去年金军威逼汴梁时,完颜宗望正好是元帅,而这位皇帝陛下正好到了金军大营做人质。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两个原本没有一丝交接的人,短暂的相遇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