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54章金军由盛转衰的开始

第154章金军由盛转衰的开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阿骨打是聪明人,聪明人不作夹生饭。即便是伐宋,也会是在准备妥当,处理好各种麻烦!”

  “哪像如今的那些二货,灭了辽国,仅仅是几个月,金国大部分地区战争创伤还没有修复好,小股的叛乱此起彼伏,就悍然的发动了伐宋之战!结果呢,占领了我朝的许多地区,也惹下许多麻烦,太冲动,太缺乏远见了!”

  “第一次伐宋,两路大军南下,看起来气势汹汹,结果却是不分主次,没有进攻重点。而在配合上,又缺乏默契,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宗翰更是为一己之私,滞留在太原城下,影响整体的布局,这是战略上的败笔。幸运的是金军战士的战斗力足够强大,而我军的战力又是特别低,再加上没有名将指挥,金军才侥幸获得胜利!”

  “第二次伐宋,更是掳走我朝的两位皇帝,洗劫汴梁,接下了不共戴天之仇,宋金之间,仇恨如滔滔海水,再也难以化解!”

  赵朴评论道,眼神中满是失望。两次伐宋,世人都是看到金军屡战屡胜,一次次取得胜利。赵朴却在一次次胜利背后,分析到金军的致命缺点。

  “金国以女真人为主,民众较少,多数都是荒凉地区,只有少数区域农业较为发达。人少兵少,一直走着精兵战略,二围汴梁,东西两路大军合计也不过才十五万。因为贫弱的经济,只能是支撑起这些军队。”

  “一旦军队数量太大,金国财政会吃不消。而一旦金军的数量扩充太大,军队战斗力也会锐减。因而,金军的优势是精锐,每每破敌制胜,缺点是数量太少,很多时刻是以少战多。”

  “又因为是骑兵为主,金军呈现着半年攻势,秋天开始进攻,次年夏季到来之前退兵。也就是说必须要半年的时间,有所斩获,一旦我军守住半年时间,金军耗不起,就必须退去。”

  “进攻时间,仅仅有半年,时间太短了,致使金军无法扩大战果,屡屡战胜我朝军队,却难以彻底摧毁我军主力。宋军一次次战败,一次次失地丢城,可是很快的重新组织起军队,对抗金军,使金军速战速决的计划破产,只能是陷入战争的泥潭之中。”

  “战术上,金军胜利了;可是在战略上,金军败了。”

  越是分析金国,金军,赵朴越是惋惜。金军人少,国力弱,注定了只能是速战速决。可是在战争中,却是一次次的违背了速战速决的方针,结果只能是一次次的军事优势,没有转化为政治优势,白白损耗了国力,甚至有向劣势转化的形态。

  “最佩服完颜阿骨打,因为他是一位优秀的君王,他时刻的保持着冷静,在弱小时,不被弱小的表象迷惑,看到了女真强盛达到未来;在灭亡辽国,军事力量达到巅峰时,看到了金国内部弊端,没有轻易开启战端。”

  “他是智者,清晰的看到盛衰之道,从开元盛世到安史之乱,只在一步之间。而从金军鼎盛到衰落,也在一步之间,从金军伐宋的时刻开始,金军内部的矛盾就开始爆发了,金军也开始由强盛走向了衰落!”

  王舞月听着,有些目瞪口呆,这位皇帝陛下太过了吧!

  如今的局势是,金军强盛到巅峰,两位皇帝被掳走,汴梁被洗劫一空,河东,河北等地丢了,未来很多地方还会丢了。不管是抗战派,还是议和派,骨子里都是惶惶然,可是这位皇帝陛下倒是好,开口就说金军开始由胜转衰。

  赵朴也看出了王舞月的不相信,道:“这些都是有根据的!”

  “因人成事,因人败事!完颜阿骨打死后,兄死弟及,吴其买当了皇帝。兄死弟及,若是兄长没有儿子,那不会出现问题,可是完颜阿骨打有一大群儿子,这是取祸之道。若是完颜阿骨打几个儿子,都是废物,也不会有麻烦,可是偏偏他的几个儿子都是很出色,这又是取祸之道;若是出色也没有什么,只有没有掌兵权,就不会出了大乱子,可问题是他的几个儿子都掌控着大军,又是取祸之道。三个取祸之道叠加,金军不出乱子才怪呢!”

  “每次完颜阿骨打出征时,吴买其负责后方,坐镇后方官吏军政事务;好似我朝的太宗皇帝。这段经历,让这位金国皇帝,善于权术,善于平衡,有他活着,金军的各种矛盾会压制着,不会总的爆发,使金国高层保持了相对的平稳,这是他最大的优点!却也是他最大的缺点,若是他生在治世,绝对是一位盛世名君,将开启金国百年盛世;只可惜,他生在乱世,又是攻伐我朝的节骨眼上,他不是一位好的君王!”

  “治世君王,讲究的是虚怀纳建,协调臣子权力,做到各个派系平衡,以民主为主;可是在乱世,则必须要独断专行,在为了整体利益的情况下,甚至牺牲一部分派系的利益。而吴其买太讲究平衡了,因为平衡失掉了许多战机!有他的存在,注定无法使用最有效的战略进攻我朝,只能是采取最为平衡各派势力的战略进攻我朝!”

  “而宗翰,是金国名将,可惜他不懂政治。军人不得干政,干政必然害人害已。但是军人必须要懂政治,只有这样军事上才不会受拖累。只可惜他不懂政治,却喜欢干政,再加上私心很重,注定不会有好下场!”

  完颜宗翰,这位金军名将,西路军元帅,赵朴有些看不起,对他的评价是:这货脾气暴躁,容易发怒,缺乏全局观,有勇无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第一次伐宋时,为了一个小小的太原,滞留了太多的时间,使东路军变成了孤军深入。若是理智的将领,将绕城而走,不计较一城一地得失,围点打援,歼灭宋军有生力量;或是南下会师于汴梁。可是这货倒是好,用女真战士放弃野战优势,而是去攻城,白白死了很多金军。

  后来,更是为了一己之私利,置全局利益于不顾,拒绝与宗望会师于汴梁,致使第一次围攻汴梁,功败垂成。若是东路军也是南下,攻占潼关,切断西军救援,围攻汴梁,可能汴梁在第一次时,就破城了,那里需要第二次伐宋。

  在第二次攻陷汴梁,宗望并不希望灭宋改朝换代,可以留下徽钦二帝在汴京继续当宋帝,只是要受金国节制,这样一来尚可和汉人相处。宗翰、宗磐一定要灭宋改朝换代,掳徽钦二帝到北方,“更立异姓”,让张邦昌、刘豫这些非赵姓的建立伪楚伪齐政权去节制汉人,“国势易动”,把汉地搞乱一点,“徐图混一”,能浑水摸鱼,慢慢被女真并吞。

  最后僵持不下时,把身份更高斜也等搬了出来,终于压倒了宗望,使其“怒”,“悻悻而去”。徽钦二帝被掳北方,1127年以宋之“靖康耻”落幕,从此金宋成为世仇关系,比辽宋争夺燕云十六州的敌对关系更坏。

  历史也证明,这是金国战略上的最大败笔。

  “宗望倒是懂得政治,只可惜聪明人没有好下场,往往英年早逝。打毬中暑而死,谁相信?一定是一场谋杀,赤裸裸的谋杀。宗望活着,挡住了太多人的利益,给某些人带来了不便,他若是不死,某些人心不安!”

  宗望是将军出身,自幼身强体壮,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他的身体很好,也很年轻,若是没有意外,再货上,十几年,二十几年也是正常事件。可是就这样打毬中暑二死,若是没有一丝的猫腻,赵朴一点也不相信。

  按照政治斗争的残酷性,宫廷斗争的阴暗性,再加上他是二皇子,是东路军元帅,可以轻易的推演出,宗望是被害死了。

  赵朴可以相信一下,宗望打毬时,的确是中了暑了。夏天中暑,本是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只要是喝上点冰水,或是喝上一些下火的药汤,就可以轻轻松松治愈。可是一些人发动了阴谋,在他的药汤中加上了“佐料”。

  于是,本来微不足道的中暑,变成了致人死命,完颜宗望挂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