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55章哭灵

第155章哭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宗望挂了,凶手可能是金国皇帝,也可能是宗翰,也可能是斜也,还可能是其他人。”

  “宗望手握兵权,又是皇帝的二儿子,被成为“二太子”,可谓是要有实力有实力,要有名份有名份。金国皇帝不忌惮他才怪,可能下黑手害了他。”

  “而宗望是右路军元帅,宗翰是左路军元帅,两人多有矛盾,宗翰又心胸狭窄,气量太小,极有可能出手害了这位政敌。”

  “斜也是储君,而宗望则是储君的最大威胁者,不出手灭了他,灭谁!“

  “总之宗望死了,有很多人有嫌疑。”

  “宗望死了,可是他的势力却没有瓦解。大哥宗干,三弟宗辅、四弟兀术等必然隐忍,最后报复,乃至是清洗。日后,阿骨打的这几个儿子,必然会为争夺皇位而战,与宗翰一派、吴乞买子孙一派争斗不休!”

  “金国日后有乐子可看了!”赵朴不由笑道。

  ………………

  宗望死了,赵朴正在幸灾乐祸时,金国的会宁城,此时正在为完颜宗望发丧。

  “二哥你就这样走了!”跪在灵位前,一个男子脸上满是悲切,泪水流行,神情悲伤。

  他叫完颜宗弼。

  在后世,宗弼之名可能无人知晓,可是金兀术之名却是响彻天地,几乎是金军的代名词。

  不过此时的金兀术还是一个英气勃发的少年,刚刚二十出头。在名将辈出,强者如云的金军将领中,他只是一个起眼的小人物而已,名声不显,战绩一般,若不是有着先帝四皇子的名声,几乎无人知晓。

  比起完颜娄室,完颜宗翰、完颜宗望这类老辣的将军而言他只是一个孩子,还是没有长大。

  而随着完颜宗望的死去,金兀术几乎在一夜之间长大。

  “当年五弟,在进攻辽军时,受了箭伤而死;如今你又走了!大哥性子阴沉,三哥性子高傲,唯有你与我脾气最合,怎么这样早就走了……”金兀术有些伤心,二哥是他的偶像。

  父亲起兵反辽时,他尚未成年。金建国后对辽战事频繁,他同父异母的兄长宗干、宗望、宗辅已经是名将,多次对辽作战,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宗峻也领统帅合扎猛安(侍卫亲军)征战一方,只有他干瞪着眼睛,无事可做。

  后来,父亲发动第二次大规模反辽战争,那时他初次披甲,随叔父国论忽鲁勃极烈都统完颜杲(斜也)出征。

  金军克辽中京(今内蒙古赤峰宁城),宗翰得知辽天祚帝在鸳鸯泺(今河北张北安固里淖)行猎,完颜杲与宗翰分兵两路袭辽天祚帝。那时二哥宗望与他跟谁叔父追击辽帝。那是他第一战,他以超人的勇猛,令女真将士刮目相看。

  后来,兴兵伐宋,军分两路,西路军由左副元帅宗翰统领。东路军由都统二哥统领,他在东路军任行军万户。东路军自平州(今河北卢龙)出兵,十二月攻占燕京(今北京),随即连克中山、真定、信德。

  次年正月,二哥遣宗弼取汤阴县,城破,俘宋兵三千人。东路军强渡黄河,他率先锋三千骑近逼开封,得知宋徽宗出开封南逃,率领骑兵追击,只可惜没有追上。

  第二次伐宋室,他又是跟谁二哥出征。

  只是没有料到,刚刚回师,没有过了多久,就传来二哥打毬中暑而死的消息。

  那时,他立刻魔怔了,不相信这是真的,百战百胜,屡次大败敌人的二哥,就这样死了,就这样中暑而死。

  “二哥,你死的可怜呀!”

  金兀术眼睛中闪过一丝怀疑,中暑而死,谁会相信?这定然是仇人暗算,害了二哥,他多想开棺验尸,检验一下二哥真正的死因。可是最后还是压制住了心中的冲动,即便是经验出来又如何,那些人抵死不承认,又能怎么办!

  如今谁是谁非,已经不重要了!

  最为重要的的是,他此时声望不足,心腹军队稀少,想要报仇也没有资格。

  一旦惹毛了这些人,有一百种法子让他消失。

  “在汉人中,总是有着皇权之争,为了皇权,你死我活的争斗,如今我最为重要的是自保。《春秋》中写道‘重耳在外则生,申生在内则亡’,据说会很快就要再次南下了,那时我就可以趁机离开会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金兀术心中已经有了谋划。二哥死了,西路军的大权将会落在三哥手中,三哥性子宽厚,不善于争斗,他要做的是借着这次机会,出征宋朝,远离是非之地,也成功掌握兵权。

  …………

  完颜宗望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娄室没有吃惊,只有深深一声叹息: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

  太祖建国称帝,标志着生女真崛起的开始,并创立了勃极烈制度,具有联盟议事色彩,以合议定大政方针,以便于辅佐皇帝,但皇帝的权力受到诸勃极烈的牵制。

  诸勃极烈称号的含义及职掌,总的说,是用来“升拜宗室功臣之序”,兼有辅佐、议政、行政、司法和军事等职能。具体分别为:都勃极烈,总治百官,犹汉云冢宰,即最高的勃极烈,总管一切国政,此称号仅阿骨打在称帝前用过,称皇帝后被取消了;谙班**勃极烈,官尊且贵,为储君,皇帝出征时“监国”;国论**勃极烈(左、右),意为国之勃极烈,即国相;国论胡(忽)鲁勃极烈,即统领官,在增设国论乙室勃极烈时,并以撒改为之,疑即国相。

  起初只有四人,后来又有增加,变化。

  勃极烈的成员,均为金皇室和宗室的显贵,连异姓完颜亦被排斥在外。诸勃极烈与皇帝之间,或为兄弟,或为叔侄,或为父子,这种制度,是在女真部落联盟的基础上,最后形成。起初好处极大,可是随着入住中原,问题越发的尖锐。

  按照,勃极烈制度,皇位继承上走着兄死弟及;可是按照汉人的习惯,却是父死子继,只有在无子的情况下,才是兄死弟及。

  而未来,必然是由勃极烈制度,向着汉人的制度转变,在这个转变过程中,免不了流血。

  完颜宗竣,是太祖第五子,却是嫡长子,按照汉人的习惯,就是皇太子,就是未来的皇帝。若是太祖死后,应该就是他即为当皇帝;可是按照勃极烈制度,则是由太宗吴乞买即位。太祖是豁达之人,选择了按照勃极烈制度,让弟弟吴乞买即位。

  在太宗即位后,次年,宗军在取中京和救西京的战争中受伤,后死去。

  宗竣之死,有太多的猫腻、太宗为人谦和,倒是不会做出杀戮侄儿的行为;不过一些人为了拍太宗的马屁,自觉动手就说不准了。有时,杀人不需要亲自动手,也不需要说什么,聪明人会提前稳妥做好一切。

  如今,完颜宗望也是这样死去。

  斜也是叔父,而宗望是侄儿;斜也是皇储,而宗望是二太子。这种关系,使两人存在天然的矛盾,又在是否迁走宋朝两位皇帝上,发生剧烈争吵…………

  娄室摇晃了一下脑袋,把心中的杂念去掉,他是将军,只需要征战便可,这些他不需要。

  “将军,陛下有大事相招!”门外传来侍卫的呻吟。

  娄室回答道:“知道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