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65章陈东执着

第165章陈东执着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历史是不可靠的,二十四史也只是参考价值,忠奸之辨,需要深思。

  历史上,那些忠臣未必是忠臣,奸臣也未必是奸臣。

  赵朴与陈东见面仅仅是两次,一次是陈东夸夸其谈,干倒了六贼。

  世人都是觉得他有气节,敢于同奸臣战斗。赵朴看来,他却是一个傻*逼,当了李纲的枪还不知道。在兵临城下的危局中,他挑起了党争,使朝廷的党争变得激烈化,彻底的撕破了脸。

  结果出现了一个怪局面,金军威逼城下,朝廷大臣不是想着如何抗金,而是想着如何干倒政敌。

  而在他当了皇帝后,又接到了陈东的上书,他的提议中,没有抗金的主张,只有砍了张邦昌,赶走一些奸臣。

  似乎陈东,除了与奸臣做斗争,似乎除了干到奸臣之外,再也找不到事情可干。

  无事生非,这是赵朴对陈东的评价。

  对于这类无事生非之人,赵朴将他派进了军法司,当了一个副司长,总算是安顿下来了。

  第二次便是今天,拦在他的马前,以死劝谏,想要过去,就从我踩过吧!

  好说,殆说,就是不起来。似乎妄想着靠他一个人的身体,挡住八字军三万大军前进的方向!

  “陛下,就这样把陈东赶走,似乎对陛下的名声不好!”一旁的王舞月劝谏道。

  “国有诤臣,其乃不亡!身为臣子,有权力劝谏君王,他即便是骂我也无所谓,只要说得有道理。可是他却是仗着,我朝对士大夫的优待,威逼我,想要阻拦大军前进?他心中还有军纪吗?”似乎愤怒到了极限,赵朴心情反而是平静了下来,“这是军营,一切需要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不会因为他是读书人,而有所优待!既然不适合呆在军营,那就滚蛋吧!”

  赵朴的心中很是茫然,觉得有些后悔,成立军法司,看中的是那些书呆子老实,不容易与其他派系勾连,容易保持纯洁性,同时能提高军队的文化水平。设想是很好,可是也将一些不好的东西带来进去。

  恍然间,赵朴觉得心情烦闷,心中前所未有的压抑。

  “拿酒来,我要喝酒!”赵朴道。

  “不行,殿下说过行军期间,一律不得饮酒!”王舞月拒绝道。

  “你也欺负我,罢了,罢了!”赵朴的心情很是失落,但是失落又如何,只能忍着。

  君王不代表着为所欲为,为所欲为的君王往往没有好下场。

  身为君王,最需要做的不是聪明智慧,文稻武略,无所不精,这些大臣们都会弥补。最需要做的是忍耐,克服了自身的各种欲望,压制住自身的各种缺点。忍受别人所不能忍,方成就帝王。

  没有酒喝,心情又不舒畅,赵朴的心情很是烦躁,只好打开纸张,在上面练字,练字是为了平复心中的烦躁,写的字只有四个字“戒躁制怒”。只是心情不好,写起字来也是难看至极,不过赵朴原本就不打算练字,只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愤怒而已。

  来到这个世界就没有舒坦过,别人为一代亲王,是娇妻美妾无数,红袖添香,玩狗斗鸡,逍遥无比;可是他倒是好,当了亲王以来,不是到金军当人质,差些被煮了;就是在河东激战金军,差些打了挂了。

  如今,好不容易当了皇帝,却没有手掌天下权,也没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有的只是疲劳,不断与臣子们扯皮。

  如今金军南下,更是要御驾亲征,亲自对战金军。他也不想御驾亲征,玩这些高风险的玩意,可是没有办法,要文臣没有文臣,要武将没有武将!

  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到猛士守四方?

  当了皇帝之后,赵朴的心情很是烦闷,可是烦闷又如何,还不得憋着心中,有些事情只能一个人独自承受,有些话也只能是憋在心中。

  这些只能放在心中,平时间还要一副谈笑自若,信心十足的样子,这是为了给臣子们作秀,试想一下,一个皇帝都是悲观失望,臣子们的心情又岂能好了?

  憋得时间长了,就好似要爆炸的火山一般,只需要一个引子,就可以轻松的引爆。而今天,陈东跪在马前,阻止他前进,彻底激怒了他,也引爆了他心中的愤怒。

  ………………

  看着皇帝陛下,提笔写着字,字迹凌乱,神情癫狂的样子。

  王舞月心中感丝丝心疼。

  当了皇帝,在外人看来,是最为幸福的事情,而天天陪伴在他身边,却感到他一点也不幸福,那微笑的面容之下,隐藏着太多的忧伤。那看似从容的自信下,包藏着一颗沧桑的心。

  他继承皇位,有些赶鸭子上架。

  他本不是做皇帝的料,没有太多从政经历,也上精通帝王的权术应用,茫然的做了皇帝,承担了不属于他的责任。

  白发愁杀人,茫然不知措?

  她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什么,最后却不知该说什么。

  她宁愿刚才没有拒绝,宁愿皇帝陛下责骂上他几句,可是皇帝陛下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写着字,好似游龙,想要困龙升天,却是迟迟难以摆脱枷锁。

  …………

  陈东望着大营,没有一丝犹豫的走了进去。

  守门的士兵看着,也没有上前阻拦,任由陈东进入。在他们看来,君王与臣子闹矛盾,好似小妾先主人撒娇一般,有些过分,可是心平气和之后,一切都会风平浪静。

  进入大营,赵朴向着当今皇上的大帐走去。

  大营布置的极为妥当,走到一个平常的大帐前,跪在大帐前,朗声道:“罪臣陈东,向陛下请罪!”

  说着,跪着那里,一动也不动,好似石头做的一样,静静的等待着,神情中有些决然。从劝谏开始,他就已经做好了,被皇帝拒绝,甚至是斩杀,可是他无怨无悔。

  短短的时间,大宋经历变迁,徽宗皇帝退位,钦宗皇帝即位,借着两位皇帝被掳走,又到当今皇帝即位,可谓是风云变幻。

  如今最需要的是稳定,修生养息,积蓄民力,而不是仓惶与金军交战,更不是御驾亲征,一旦陛下遭遇不测,那万事莫赎。宁愿是死在马下,他也要阻止陛下御驾亲征,身居险地。

  跪在地上,时间一点点流逝,可是陈东却一点也不泄气,静静的等待着。

  徽宗皇帝失于懦弱,钦宗皇帝失于举棋不定,而当今皇帝使于急躁,他一定要以死劝谏。

  跪着跪着,身子有些发麻,眼皮在大战,可还是坚持着,他坚信陛下会见他的,让他跪着,只是为了惩罚他的不敬而已。一旦跪的时间足够了,皇帝陛下必然会见他。

  终于,帐篷打开,一个女子出现,道:“起身吧,陛下愿意见你!”

  “多谢娘娘!”陈东站站起身来,腿脚有些发麻,拱拱手感谢道。

  王舞月面无表情道:“我不是娘娘,只是陛下的侍卫而已!”

  形影相随,陛下走到哪里,跟谁到那里,又有肌肤之亲,这不是娘娘是什么,陈东心中想着,也不辩解,起身进入帐篷中。

  只见,此时赵朴正有气无力的坐在椅子上,神情有些疲倦,右手拄着脑袋,眼神中闪出黯然之色,淡淡道:“随意坐!”

  “陛下请恕罪!”陈东站着,嘴上说着恕罪,可是表情中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罪在何处?”

  “罪在不知好歹,威逼陛下!“

  “唉!”赵朴叹了一口气,失望至极。还是没有觉悟,不过既然没有觉悟就滚蛋吧。

  “命欧阳询前来!”

  “是!”王舞月起身离去。

  “记住,这是军营,军法最大!”赵朴幽幽道,“我不允许任何人破坏军法!”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