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66章只有一战之力,才有一逃之力

第166章只有一战之力,才有一逃之力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不久,欧阳询急忙赶来。

  “拜见陛下,不知召唤末将前来有何事?”

  赵朴问道:“何为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欧阳询一愣,回答道:“三大纪律,一切行动听指挥,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一切缴获要归公。八项注意,说话和气,买卖公平,借东西要还,损坏东西要赔,不打人骂人,不损坏庄稼,不调戏妇女,不虐待俘虏。”

  “那十七禁五十四斩,又是什么?”赵朴问道,在提出这个问题之后,也觉得有些难为人,至少他就没有记住。

  “其一:闻鼓不进,闻金不止,旗举不起,旗按不伏,此谓悖军,犯者斩之。

  其二:呼名不应,点时不到,违期不至,动改师律,此谓慢军,犯者斩之。

  …………

  其十四:出越行伍,搀前越后,言语喧哗,不遵禁训,此谓乱军,犯者斩之。

  其十五:托伤作病,以避征伐,捏伤假死,因而逃避,此谓诈军,犯者斩之。

  其十六:主掌钱粮,给赏之时,阿私所亲,使士卒结怨,此谓弊军,犯者斩之。

  其十七:观寇不审,探贼不详,到不言到,多则言少,少则言多,此谓误军,犯者斩之。”

  赵朴很是满意,这个欧阳询可比陈东强了很多。

  “军人的第一守则是什么?”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我朝说过,不杀士大夫。可若是读书人违反了军令,你说我杀还是不杀!”赵朴问道。

  欧阳询面无表情的说道:“既然加入八字军,成为军法司一员,就没有读书人欧阳询,只有军人欧阳询!”

  赵朴点点头,道:“陈东跪在我马前劝谏,你为何不像他一样劝谏?”

  欧阳询道:“劝谏可以,但是不能违背军法。陛下,既然命我们出征,我们就跟随,因为这是命令。但是事后,会劝谏陛下!”

  赵朴点点头:“回答很是得体,我很是满意!”

  赵朴扭头问道:“陈东,你可知道错了!”

  这时,陈东才知道错在何处,心中闪过一丝悔恨,劝谏可以,但是不能违背军法。身为军法司,本应该恪尽职守,可是公然违反军法,这是取死之道呀!

  “陛下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是好事。但是军法不容,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人拉下去,打三十军棍!”赵朴平静的道。

  这时,外面进来两个亲兵,将陈东拉了出去,很快的响起打击的声音。

  不一会之后,陈东被亲兵搀扶着,走了进来,脸色有些惨白,受了鞭打之苦,算是惩戒。

  赵朴道:“你可服气?”

  “服气!”陈东咬着牙道,“但是陛下还是速速回去,前线危险!”

  赵朴挥了挥手,亲兵都是退下,帐内只剩下王舞月、陈东、欧阳轩、赵朴四人。

  赵朴道:“请看沙盘!“

  对着沙盘,赵朴指点着各个要塞,黄河防线等等,以及险峻的形式。主要侧重在讲黄河防线必然丢失,大片领土必然沦陷,此次出兵的重要性,还有迁都的害处等。

  重要在这四点上,由于一些观点相左,彼此之间发生剧烈的冲突。

  赵朴、陈东、欧阳询之间,发生剧烈的冲动,彼此的辩论了起来,只可惜陈东与欧阳询二人,知识渊博,若是论诗词歌赋,赵朴拍马也比不上;可是纵论军事,欧阳询、陈东却是拍马也比不上。

  军争之道,不是这些弱书生,看上几本书就会领悟的。

  没有经过战争检验,只是纸上谈兵。

  最后,赵朴总结道:“此战重在练兵。强军无非三点,一是严格的纪律,二是加强体能和技巧上的训练,三是实战,三者缺一不可。没有严格的纪律,只是一群乌合之众;没有体能和技巧上的超强训练,这是赤裸裸的谋杀自己的士兵;而没有实战,新兵蛋子永远是新兵蛋子,永远不是强军!”

  “八字军该训练的,已经训练完毕了。如今重在实战,没有实战,他们永远长不大。金军很是强大,但是我们不得不战,可能你们会死,我也会死,但是我们没有选择。战争已经来临,想要逃亡东南,只会被金军背后追杀,死的更快!”

  “只有一战之力,才有一逃之力;没有一战之力,就是想要跑路,也不可的!”

  陈东和欧阳询相互看着,神情中有些讶然,没有想到最后的结果竟然是这样。

  这次赵朴贸然出军,外界议论的很多,有的说陛下勇气可嘉,有的说是找死,有的说是为了作秀。总之贬大于褒,朝中九层以上,认为皇上这是一个昏招,若不是皇上行动速度快,定然有一大群文人在马前跪下死谏。

  只是没有想到,竟然是为了这个理由。

  为了练兵,只为了有一战之力,只为了有一逃之力。

  “陛下,臣等明白了!”

  “有些事情,少说多想!三人行必有我师,抛弃你们那文尊武卑的思想,记住你们如今也是武人!”赵朴道,“金子放到那里,都会发光;石头丢弃在哪里,也不会引人注目。不要怕怀才不遇,就怕夸夸其谈。我对你们希望很大,不要让我失望!”

  欧阳询、陈东齐声道:“必不辜负陛下希望!”

  “尔等为军法司,掌控军法,切记执法之人,必要严于律已,唯有做得更好,他人才会服气。军法司成员违法,罪加一等。”赵朴道,“陈东,我不想杀你,但不要给我杀你的理由,没有下一次了!“

  陈东心中不由一抖,慌忙道:“是!”

  “你们下去吧!”赵朴道。

  两人缓缓退出帐外,一摸身上,已经是汗水淋漓。

  他们丝毫不怀疑这位陛下说得话,而这位陛下杀人之后,还会让你遗臭万年。

  ……………………

  “什么,陛下要来!”张所听到这个消息,立时惊呆了,又是欣喜,又是激动。

  只要是有点军事常识,便是知道眼前的局势极不客观,想要守住汴梁很难。可是即便守住汴梁又如何?

  在大宋眼中,汴梁是帝都,是国家精神的象征;可是在女真人眼中,只是一座残破的城池而已。

  女真南下,是为了掳掠而来,是为了抢钱,抢女人,抢粮食,抢百姓。

  经过上次浩劫之后,汴梁已经残破,值钱的东西早已尽被抢走。金军再度杀回汴梁,除了占据华而不实的名声之外,什么也得不到。这注定了金军不会在汴梁投入太多的兵力,能打下更好,打不下就攻占其他地区。

  这让张所有些头疼,此时守卫汴梁的兵马,多是援救而来的义军,或是参差不齐的勤王之师,装备奇缺,有的连人手一把长枪,或是长刀都没有,多数是竹干包上铁皮,权当为武器。而军纪涣散到了极点,守城还可以,一旦野战,十万大军也抵挡不住一千女真铁骑的冲击。

  总之,能守住汴梁就是万幸!

  一旦金军绕过汴梁,攻击河南其它地区,或是进攻襄樊,或是进攻洛阳等,都无力救援,至于这些地区能否守住,全看运气了。

  这时,张所才明白,一切皆如皇上说得那样……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