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68章风雨前夕

第168章风雨前夕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此战,三路大军围攻大宋。

  而完颜完颜娄室则是西路军的统帅,率领兵马刚刚一万出头,目标是进攻关陕地区,也就是西军的老巢。

  陕西,自古就是强军之地,先秦时代有强大的秦军,汉代有关中子弟,唐代的府兵,都是无敌的存在。而在这个时代,西军则是宋朝的最强军。在救援汴梁,救援太原的战斗中,西军精锐尽数覆没,可是残存下的西军还是不少。

  “这一战不好打呀!”完颜娄室有些头疼。

  “关中还有二十万西军,这些西军多年与西夏交战,都是善战之兵,若是硬拼下去,损失必然惨重。而宗泽更是善守之辈,虽然之前没有掌过兵,却善于接受部下意见,用兵谨慎而大胆,是一个大敌。不过,西军各部之间缺乏联系,配合不足;西军屡次战败,骨子里对我女真兵有畏惧之感;西军要面对西夏的蚕食,所谓是两面受敌;还有那些西军将领会服从宗泽指挥吗?”完颜娄室笑了。

  从情报中,得知这位宋朝皇帝还是有本事的,没有宋徽宗的软弱,没有宋钦宗的举棋不定,有的的是狠辣,果断。这次全权委任宗泽关陕军务,政务等,一切关中将领都受宗泽节制,五品以下官员,可先斩后奏;三品以下官员,随意任免。

  既没有派遣宦官当监军,也没有派遣文人相互牵制,似乎对宗泽很是放心,一切交予他。

  此时,宗泽掌控关陕军政大事,是当之无愧的土皇帝。

  而这位宗泽,也是极为精明,综合各派势力,储蓄粮草,积极练兵,一副要出兵河东,收复山河的样子。

  不过,宋军还是会败的。

  ………………

  而此时,宗泽也在分析完颜完颜娄室,手中还拿着皇帝陛下送来的亲笔信。只见信上写道:完颜完颜娄室,金国第一大将,用兵如神,如赵之李牧,汉之韩信,为金军之刀锋,破辽之强矢。河东之役,种师中败亡…………

  信件中,则重描写了完颜娄室河东之战,大败种师道的战役,分析他的用兵策略,指挥特点等等。

  信件中写到,完颜娄室没有读过太多的兵书,他的兵法多是在一次次战斗中总结出来的,好似一只老鹰一般,眼光极为敏锐,轻易的能够敌人的缺点,然后给予敌人致命一击。一旦敌人没有缺点时,他则会不断的挑衅敌人,让敌人露出破绽,然后致命一击。

  他善于围点打援,善于出其不意,善于千里奇袭,轻易的察觉敌人的陷阱…………用兵没有一丝规律,唯一缺点大概就是兵少吧!

  对付这样强大的名将,必须要兵力上十倍于敌,将士齐心协力,重在坚壁清野,不断切断后勤补给,让他困顿,疲劳,最后活活困死他。

  总之,对付这样强大的敌人,一切小心谨慎都不为过。

  看着信件,宗泽眼中闪过一丝妒忌、激动,还有感慨。

  完颜娄室之名,踩踏着种师中的尸骨,彻底的响彻在华夏。

  种师中用兵不可谓不老道,可是依旧败在了他手中,战死。而皇帝陛下,更是与完颜娄室交战,大战之后,似乎取得了小胜利。可是,皇上却没有因为这点小胜利,而轻视完颜娄室,反而是格外重视,视为金军第一名将,堪比李牧、韩信。

  这是何等的推崇?

  “不过,坚壁清野似乎有些过了吧!”宗泽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坚壁清野,是将农田的庄稼快速收割,受不掉的,毁掉。将村庄内的水井掩埋,各种粮食都搬空,全部迁移到达城池中,最后往往是杀敌一百,自损一千。

  坚壁清野,对民生破坏太大了。

  此时的关中,不是汉唐时代的关中。此时的关中水土流失严重,多数水渠破坏严重,一旦出现了水旱灾害,就是饥荒不断。而再加上西夏入侵不断,这里是交战区,是前线,多数劳动力都去打仗了,使农业荒废。

  每年需要从江南运财税、钱粮,才能支持关中的各项运转。

  而今年大战爆发,花钱的地方更多,分给关陕的财税少了很多。此时若是坚壁清野,可能在冬天时会出现饥荒,而春天时种子也会不足。

  “速速命令各地,快速抢收粮食,然后坚壁清野,此战的关键在于能否在金军到达之前,将粮食收割完毕!”宗泽下发着命令。

  不过此时,金军已经快速挺进,向关中发动了进攻。

  …………

  行走在汴梁附近,赵朴看着满地的庄稼,还有收割的农民,心中暗自惋惜。

  一年之获,在于秋天。秋天是收获的季节,田地内的庄稼熟了,大量的劳动力都得去收割,一旦耽误了时间,大风一吹,又是歉收之年。一旦歉收,弄不好又是一个大灾年,又会饿肚子。及时的收割庄稼,不然烂在地里,很是重要。

  在这个农耕为主的时代,在这个生产力低下的时代,在这个剥削严重的时代,有了粮食,可以轻易平灭叛军,可以轻易的抵御外族,也可以轻易搞定任何问题。

  只要有粮食,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在这个时代,粮食是最坚挺的硬通货。评价一贯钱值多少钱,主要是看能买多少粮食。

  只是可惜,金军也总是喜欢在秋天侵犯。

  秋天,正是秋高气爽的季节,雨水较少,有利于战马驰骋。而此时宋朝的大部分劳动力都在田地间收割,兵力严重不足,也是南下的好时机。

  总之秋天是一个纠结的时代。

  这些粮食能抢收下一半,就不错了。多数的粮食会因为战争被拦在地里,还有许多粮食会被金军烧掉,或是被宋军自己烧掉。

  守卫黄河,也是为抢收粮食,争取时间。黄河多守住一天,就可以多收一些粮食。为了收田地内的粮食,已经是昼夜不息,可是田地内的粮食还是很多、很多…………

  这时,远远的尘土飞扬,一群战马奔来,看甲衣似乎是汴梁守军。而此时,四周的护卫暗自警惕,牢牢护住赵朴。

  “前面可是八字军的弟兄?”

  “正是!”赵朴回答道。

  “吾等奉命迎接陛下!”战马整齐划一的停下,一个男子下马道,“不知陛下在何处?“

  “我就是赵朴!”赵朴平静的道。

  “你就是…………”领头的男子眼神中闪过惊讶,然后明白了过来,赵朴不就是皇帝陛下的名讳吗?想来没有人敢于冒称,连忙跪倒在地,道,“末将岳飞拜见陛下!”

  “你叫什么?”赵朴眼神中闪过惊讶,可还是问道。

  “末将岳飞!”

  “你叫什么?”

  “岳飞!”

  “那个岳,那个飞?”赵朴继续问道。

  “山岳的岳,飞鸟的飞!”年轻将领道。

  “好名字,好名字,好名字!”赵朴连续说了三个好字,道,“我记住你了!”

  “我家中排行老三,军中称呼我为岳小三!”年轻将领道。

  赵朴点点头道:“岳小三,我记住你了!”

  虽然这个世界上,同名同姓的很多,不过这个岳飞大概就是历史上那个“岳爷爷”吧!只是仔细看了几眼,这个岳飞很是平常,没有英俊的外表,没有王霸之气,没有智慧的眼睛,也没有其他出入意表之处,只是小伙子看起来很是精神,有种昂扬的精气神。

  他就是岳飞,岳鹏举吗?那个流芳千古,成为文人楷模的武圣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