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73章生不能九鼎食,死亦九鼎烹

第173章生不能九鼎食,死亦九鼎烹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打仗胜利了,本该去报捷。

  不过,此时远离后方,想要报捷时机也不够,反而会暴露自己,此刻最需要做的则是隐蔽,然后伺机而动。

  此时在河南,五千金军铁骑纵横驰骋,肆意的抢劫村庄,破坏庄稼杀害大宋百姓;而在河东,王彦也快速的活动着,不断的袭扰着金军的后方,除了第一次是大规模的夜袭之外,其他时华为几十股隐蔽起来,而在夜晚时,则是四处出击,专门打闷棍,袭击哨兵,或是运粮队,或是打击。

  总之尽一切可能袭扰金军后方,一边联系河东的义军,诏安他们,收编他们,给他们武器,加强训练,提升他们的战斗力;一边剔除义军中的一些杂志,将金军的奸细,或是意志不坚定者,或是罪大恶极者,统统清扫而出。

  至于其中到底有多少冤案,多数被冤杀之辈,或是其中的挟机报复,王彦都没有太多在意。

  这只是第一阶段。

  而在站稳脚跟之后,就要不断的巩固成果,要在占领区,恢复农耕,趁着刚刚七月份,最好补种上一些成熟期较短的粮食,没有粮食,冬季又要挨饿了。打仗在很多时刻,是粮食的比拼。

  同时在一些县城,或是大的城镇,王彦开始任命官吏,初步建立政权,保证有一些税收。同时分发土地,将无主的土地,分给百姓,重新定制地契。

  此外,还要在一些生产铁矿的地区,建立作坊,制造一些简单的武器。

  总之,此时的河东地区,如火如荼的建设着,先是分配土地、重现颁发地契,获得当地百姓支持;再是对一些义军首领分化瓦解,听话的封官许愿,不听话的直接剿灭,有才能的任用,没才能的闲置;再有不断对金军进行破坏打击,不断的打击金军的运粮队,鼓舞百姓抗金…………

  这是一个长期而艰巨的问题,可能三五年,多则是更长时间。

  一旦金军大部袭击而来,则是快速撤离,百姓隐蔽到山中,而军队则是出击一些兵力空虚的县城,一旦金军退走,再在屁股后面穷追猛打,缠绕不断。

  顿时之间,河东之地烽火连绵,到处是义军的影子,今天扑灭了这一股,明天又出现了这一股,追杀而来时,已经跑了;返回时,再度回来。让金军疲于奔命,可谓是是追不到敌人,最后把自己活活累死。

  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再一次显示出它巨大的弊端,女真兵固然精锐,骁勇酣战,可是数量太少了。靠着河东的不到两万的女真兵,再加上契丹族、溪人族、渤海人、辽地汉人等,总计也不到五万,想要控制偌大的河东之地,很是艰难。

  不得已,只能是大肆招募军队,只是军队数量上去了,可是质量也随之下降了。而趁着金军大量招募,八字军一些战士,也趁机成为了金军。

  ………………

  “陛下,派王彦将军,深入河东,太过凶险了!“当得知赵朴的计划后,张所叹了一口气。

  “危险,哪里没有危险。吃饭怕撑着,喝水怕噎着,走路怕摔着,就是我迁都,呆在扬州,也怕不安全!“赵朴神色很是平静。五千金军铁骑,突破了黄河防线,在河南之地,大肆破坏时,张所的意见是:各地防备,然后派出精兵围追堵截。

  而赵朴否决来这个提议。

  金军骑兵速度极快,想要围困住很难。况且即便是狗屎运爆发,围住了,想要剿灭这股金军铁骑又要动用多少兵力?动用的兵力少了,只会被吃掉;而动用的兵力过多,是否会影响黄河防线?别到了最后,为了芝麻的,丢了西瓜。

  这个法子极端不靠谱。

  赵朴的策略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你派兵渡过黄河,大肆破坏河南;我就渡过黄河,大肆破坏河东,你让我不安生,我也让你不舒坦。

  “赵尝五战于秦,二败而三胜。后秦击赵者再,李牧连却之。洎牧以谗诛,邯郸为郡,惜其用武而不终也。”赵朴念着《六国论》中的句子,微微叹了一口气道,“秦赵交战,二败而三胜,可是最后赵国却是灭亡了,后人归咎于李牧被诛杀,我看不是这样,即便是李牧活着,也只是推迟赵国灭亡的时间,苟延残息几年而已!

  “赵国军事实力,能与秦国一战,甚至是略有胜出。只是综合国力不如,这注定了赵国必然灭亡,即便是有李牧那样的名将,也是如此!“赵朴缓缓道:“宋金之战也是如此,最后还是综合国力的比拼!”

  张所细细揣摩,觉得有道理。

  只是想到眼前的局势,张所道:“只是,放任金军肆意我河南一带,长期下去,民心动摇似乎,对我军极为不利!”

  “放心吧,我已经有了法子,对付金军!”赵朴笑道,“若是我为诱饵,不知金军会不会来?“

  “陛下是打算……“张所心中一紧,似乎想到了什么。

  “这是作战计划!”赵朴笑了,笑容中有冷漠,对于生死的冷漠。

  张所接过作战计划,仔细的看着,神情越发变得紧张,眼神中闪出恐惧,太弄险了,几乎是不把自己的命,当民看,轻视生死,连忙劝阻道:“陛下,不可,这太冒险了!”

  “冒险!”赵朴冷哼道,“世界上哪有不冒险的事情,这个计划不行,那你可有办法,灭了这股金军?”

  张所无语,这的确是个好办法只是太危险了,一旦其中某个环节出现了错误,皇上出现了危险,那时再大的胜利,也难以弥补,那时他就是罪人了。

  赵朴没有多言,只是起身离去。

  回到营帐内,喝着茶,赵朴心中想着那个作战计划,的确是有些疯狂,有些冒险,可是不疯狂,不冒险,如何引得金军铁骑进入。金军不是傻子,一般的小陷阱,小诱饵,根本难以将金军坑进去,要玩就玩狠辣的,要拼就拼火热的。

  生不能九鼎食,死亦九鼎烹!

  赵朴怕死,总是避开危险;可是他也怕屈辱的活着,于是要拼死一搏。

  “舞儿,我若是死了,你愿意陪着我吗?”赵朴忽然问道。

  王舞月点头道:“愿意!”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