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76章发现金军

第176章发现金军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那时,岳飞第一次参加八字军高层会议,皇帝赵朴亲自主导会议。

  “八字军存在的意义,就是与金军战斗。我说过,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主张保存实力,歼灭敌人。但这不是避敌畏战的理由,我们要有敢于同金军一战的勇气。若是连最起码的勇气也没有,谈何战胜敌人,谈何保存实力!”

  “这一战必须要打,诱饵就是我的命,鱼钩是你们,目的在于将这股金军伏击,消灭。若是胜了,一切都好说;若是败了,我就死在这里。”

  皇上激昂的说着。

  “我不想当逃跑皇帝,我丢不起这个人。此战生死皆在各位,我的命托付在各位身上了!”

  一想着会议时,皇上那视死如归的样子,岳飞心中就激动不已,皇上是明君。

  这次作战计划很简单,那就是放出消息,将金军骑兵吸引过来,金军为了擒拿或是杀死皇上,必然会全力围攻大营,那时各部兵力汇聚而来,聚而歼之。这一战关键在于守住大营,不让金军攻破大营,吞掉鱼饵。

  一旦吞掉鱼饵,此战就败了;一旦难以围歼这股金军精骑,也输了。

  大战在即,全军紧张不断。

  此时,八字军派出大量的斥侯四处侦查,为的就是提前发现敌人,给大营示警。提前发现敌人,多一丝准备,也多一丝安全。为此,皇帝陛下,还将一些千里眼暂时借给了斥侯。

  夜色中,马蹄包着布子,防止发出大的响动声,此刻岳飞站在拿着千里眼四处看着。

  今夜,他负责侦查这一片区域。

  千里眼,自然不能看到千里之外,只能是看到五里之外。在白天,千里眼发挥的作用很大,可以提前查看地形,排查前方是否有埋伏,或是提前发现敌军侦骑。而在夜晚,千里眼作用很小,只能是看到微弱的火光。

  在旷野中,微弱的火光,往往是扎营之处。

  “那里有火光!”岳飞惊讶道,心脏不争气的跳动了几下。这时火光消失了,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可岳飞却一点也不放松,继续向着火光出现的方位前进。

  走近了才看到,这里栅栏密集,壕沟深深,这里分明是一座大营。然而这片大营,却没有一丝火光,静悄悄一片,与四周的夜色和谐的相处,好似不存在一般。

  “这是金军的大营!”岳飞深吸了一口气。

  夜晚扎营,多是外围点着火把,为的就是防止敌人偷袭。士兵们也可以借着火,吃上一些熟食。只有在一种情况之下,大营内火光隐去,为的是隐蔽,以便偷袭敌人。

  “这股金军不简单呀!”岳飞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退去,而他所辖的斥侯也缓缓退去。

  …………

  当赵朴和衣而卧,正在迷迷糊糊睡觉时,帐篷门口打开,摆放在门顶上的水盆掉落下来,冷水散的满帐篷都是,并发出叮当的响声。

  听到响声,赵朴立刻从床上坐起,眼睛睁开,右手一掏,一把燧发枪握在手中,喝道:“大胆,你是谁?”

  “是我!”

  赵朴松了一口气,眼前之人,正是王舞月,总算不是刺客。

  睡觉的时刻,是最放松的时刻,也是刺客最容易袭击的时刻。张飞,就是死在了梦中。正所谓,眼睛一闭一睁一天就过去了,眼睛一闭不睁一辈子就过去了。赵朴可不想眼睛一闭,再也睁不开。

  当皇帝有风险,当皇帝的几乎都有多疑症。多疑症是皇帝的职业病。

  为了防止刺客刺杀,曹操上演了梦中杀人;而赵朴为了防止刺客刺杀,在帐篷门口上方,放了水盆,只要是一闯入,水盆就掉下,为的就是示警。关键时刻,可以用燧发枪,秒杀了刺客。

  “发生了什么事?”赵朴问道。若是没有紧急事情,王舞月不会连最起码的规矩都忘了。

  王舞月的武力值很高,平时这点小埋伏,根本奈何不了她;此刻却是身上被冷水淋漓,一副落汤鸡的样子。

  “殿下,金军出现了!在西方百里,只需要一个时辰,就可以赶到!”王舞月的神情有些紧张。金军没有出现时,忐忑不安,可是金军出现时,却是惊慌不已。五千金军铁骑,在平原上,杀伤力超过了五万步卒。

  “慌张什么?”赵朴神色中有些平静,一切皆在计划中。“金军不会在夜晚进攻,夜晚不利于骑兵作战,容易中埋伏。天明的时刻,金军会出现,而多数会在吃饭的时刻,发动袭击!如今仅仅是一更天,时间还早,我继续睡上一个囫囵觉!”

  “如今,金军来了,可能要杀过来了,陛下还有心情睡觉!”王舞月气极道。

  赵朴却平静道:“该布置的已经布置了。这样的战斗,我们也演习了十几次,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明天还要大战,今天若是休息不好,如何打仗?回去睡觉吧!“

  王舞月心知一切如此,可还是心情有些急躁。

  “不要担心,金军也是人,我们也是人,不必畏惧他们!”赵朴平静道,“再多的谋划有时也无用,只有随机应变,才是上策,回去睡觉吧!”

  王舞月道:“那我去通知各位将军!”

  赵朴道:“只需要让值更多谢警惕,就足够了。其他人不必告诉!”

  王舞月再度离去,而赵朴则是躺在床上继续睡觉。

  金军出现了,可能会很快发起攻击。明天之后,想要睡上一个安稳觉也不可能,还是好好睡觉为上。

  打了一个哈且,赵朴再度躺在床上睡觉。

  …………

  天色发亮时,赵朴穿戴整齐,行走在大营内。

  此刻随着一阵阵鼓声,将士们纷纷起床,会操,会操之后,则是将金军出现的消息传出。将士们有的紧张,有的惶恐,还有的害怕,而有的则是兴奋,看着神态各异的表情,赵朴心中平淡。

  还是打仗打得少呀!

  打上几次仗,见过血之后,老兵也会变为新兵,那时就不会有这样丰富的表情了,有的只有一种表情,男儿到死心如铁,淡视敌人的生死,更是淡实自己的生死。

  此时还有些嫩!

  而这些将士中,曾经跟谁他征战河东,与金军交过手的,面色平静了很多。而那些新兵蛋子,从大名府厢军、乡勇中,挑选出、招募到的新兵,则有些不知所措。

  让赵朴心中欣慰的是,这些士兵神态各异,但是更多是茫然,没有恐金症存在。

  兵分为四等,老实巴交的农民最好,次等是流民,三等是城市小市民,四等的是罪犯,五等的是老兵油子。

  而最次的,则是那些打了败仗,心中存在着恐金症的士兵。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