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80章没良心炮

第180章没良心炮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在后世,解放战争时期,解放军的火炮很少,在武器装备处于劣势的情况下,官兵们创造了一种令人丧胆的武器——用汽油桶做炮管的炸药包发射器。这种又称炸药抛射筒的武器的主体就是一个空汽油桶,在其内填充发射药后,把捆扎成圆盘形的炸药包放进去,然后点燃发射药,就能把十公斤的炸药包抛射到150-200米的距离上。

  这种武器口径绝对惊人——桶有多粗,口径就有多大,巨大的炸药包产生的强烈爆炸冲击,所过之处,碉堡,人马都会被炸飞。许多被炸倒的敌人身上往往找不到任何伤口,却七孔流血,是震死的。弄清这种情况后,国民党军把这种东西干脆称作“没良心炮”。

  说到底,这种炸药抛射筒和200年前的重型臼炮有着某种相似之处,大仰角使用,射程较近,但威力惊人。该武器最初是用来对付敌人堡垒的,进而用以攻城,最后在淮海战场上大显神通。

  没良心炮,是中国特殊国情之下,诞生的特殊产物。

  其实上,没良心炮射程有限,仅仅是二百米,这是它的最大缺点。可能一把狙击步枪,或者是迫击炮,就能够威胁到没良心炮。也只有在特殊的场合,才能发挥作用。

  尽管有诸多的缺点,但是它的优点也是显而易见的,简单、实用,威力巨大。不需要精钢打造的炮管,也不需要精密的炮弹,只需要简单的汽油桶,炸药包就足够了,而射出的威力也是巨大的,一杀一大片。

  因而,没良心炮,也是火力缺乏时代,最好的替代品。

  这个时代,想要造出神威大炮,有些困难;想要制造出佛郎机,也很困难;只能是制造出没良心炮了。

  “轰轰轰轰!”

  没有汽油桶,只能是用水缸代替,埋在土中,随着炸药包的发射,没良心炮大发神威,一炸一大片,炸在战马群中立时间人仰马翻,而随着剧烈的爆炸声,战马也是受惊,或是原地打转,或是仓惶而逃,或是乱跳。总之密集的骑兵冲击阵型,此时彻底的溃散,溃不成军。

  金军损失惨重!

  而宋军战士,看着没良心炮,发射而出,一轰一大片,也是惊讶的喊叫出来。这是没良心炮第一次作战,却显示出了超强的威力,射程比投石机强,威力之强,真是惊世骇俗。

  而赵朴看着没良心炮发威,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挡住了金军攻击。

  这时,阵内的宋军已经完成了围歼,包围圈内的金军,迅速的被消灭,想要救援已经是没有意义了。

  看着眼前的局势,完颜叶心中滴血,败局已定,不仅是难以救援陷进去的金兵,更是让这些骑兵也是陷入了死境。这些宋军太缺德了,竟然这样伏击。

  完颜叶清点了一下人数,此时还有两千多骑兵,一战之下,损失过半。

  此时,不仅仅是战力受损,更是士气打击严重,全军上下,惶惶然,恐惧在弥漫。

  没有人不怕死,就连女真军也怕死。只是过去,太多的胜利掩饰了死亡,在那些浩大的胜利面前,所谓的死亡,显得微不足道而已。此刻大败,死亡的阴影无限扩大,心神惶惶然。

  “退兵吧!”

  完颜叶咬着牙,说出了屈辱的三个字。

  此时此刻,除了退兵之外,再也没有路可走。此战金军已经是伤筋动骨,而宋军却是损失微弱,此时若是不退兵,甚至可能全军覆没。战马调转,金军开始缓缓后退。

  只是此刻,想要跑路,已经来不及了。

  在赵朴的字典中,要么不打,要打就打歼灭战,不做成夹生饭。

  这群金军不是想要他的小命吗?

  那他就将这股金军全部嚼碎,想要他的命,不流上三升血,那是门都没有的事情。

  “骑兵营出击,给我歼灭了这股金军,不灭了这股残军,不得还!”赵朴命令道。

  “骑兵刚刚训练,战力低下,不宜参战!”王舞月忧虑道。

  在八字军中,骑兵人才一向短缺,而王舞月恰好精通骑兵,于是她成为了骑兵营营指挥使。女子为将,似乎有些不合规矩,可是没有人才,只能是这样凑合了。

  在王舞月的训练之下,八字军组建了第一只骑兵。在严格的训练之下,骑兵的战斗力也迅速提升,可是骑兵还是不成熟,还是有些幼稚,战力还是较弱,对战强大的金军骑兵,似乎有些不足。

  赵朴没有解释,只是命令道:“执行命令吧!”

  “是!”

  王舞月深吸了一口气,只能是继续执行。帝王的命令,第一次拒绝,有些过分;第二次拒绝,就有些大逆不道了。没有太多的犹豫,王舞月起身离去,走入了骑兵营中,一番命令之后,骑兵营快速出击。

  右边的大营大开,骑兵营倾巢而出,追击向金军。

  看着王舞月离去,赵朴心中伸出不舍,可还是忍住了。

  “陛下,让骑兵营出击,是不是有些危险!”一旁的李泉劝说道。

  赵朴平静道:“我们没有出路,只能如此!”

  骑兵刚刚训练,时间还较短,战力也较低下,应该是避战为主。可是赵朴却不这样认为,好兵是打出来的,只有百战之兵才是精兵。一味的避战,是训练不出好兵的。避战,只会抹掉军队的士气,只会让军队变成营养不良的畸形儿。

  此时骑兵营,有五千之众,能战者四千;四千精骑,追击两千的金军残骑,若是不胜,那骑兵营也没有存在的价值了。他没有太多的时间,也没有太多的闲工夫,养一只闲兵。

  兵者,为战而存!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赵朴念道。

  此刻,金军已经逃窜而走,骑兵已经追击。经历了大战之后,此刻的营地一片狼藉,尸体交叠,散落的刀剑,箭镞不断,鲜血染得地面一片黑红色。

  看着凄惨的场景,赵朴只感到胃口翻腾,似乎要吐了,可最后还是忍了下去。

  而此时也开始,收拾战场,清理地上的尸体,整理散乱的大营,一切重新恢复秩序。

  那些阵亡的袍泽,要及时的掩埋;而受伤的宋兵,要及时救治;那些还没有死透的金军,最好补上一刀,这年头可没有日内瓦公约;而那些破损的铠甲,刀剑,长矛之类,要及时修理,下一回又能上战场了。

  “不知她,还好吗?”

  此刻,也没有赵朴什么事情了,坐在大帐内,心情却是忐忑至极,也不知骑兵交战如何!

  兵行险危!

  打仗,就是玩命。打仗了,谁也不知道能活下来。此刻,王舞月率兵追击,不知战况如何,胜了,败了,死了,还是活着。

  很快夜色黑了,王舞月的骑兵营还是没有回来。

  此刻赵朴再也坐不住了,只能是派出亲卫营前去接应。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