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82章好快的刀

第182章好快的刀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偌大的战场,此刻只剩下完颜叶一个人。

  完颜叶心中凄然无比,败了,败了!就这样败了,输的太惨了。过河前,想到过无数的结局,就是没有想过兵败身死。宋金之战,宋朝屡战屡败,没有打过一场胜仗。在屡次的冲杀中,女真军好似无人之境,从来没有败过。

  只有如今一败,可这一败,就是彻底要命。

  “我想知道,是谁打败了我?“完颜叶神情冷漠,到了这一刻,生死已经成为定局,想要活下去,已经不可能了。完颜氏,乃是女真之神族,血脉是何等高贵,断然没有投降这一说,死亡前,唯一的心愿,就是想要知道,败在了谁的手中。

  “自然是当今陛下!“这时,一个身披战甲,脸上带着面甲的将领开口道。

  “赵朴,当今宋国的皇帝!”

  “正是!”

  完颜叶摇摇头道:“那个小人,用诡计算计了我,不算英雄。我好奇的是谁率领骑兵,击败了我!”

  “是我!”声音有些柔美,分明是一个女子。

  完颜叶神情一颤,顺着声音看去,那是一个身披战甲的宋军,脸上带着面甲,看不从容貌,可是听着声音,分明是一个女子。

  “你是女人!“

  “我是王舞月,今天杀你的人!”王舞月道。

  “哈哈!我不甘心呀,我竟然死在一个女人手中!”完颜叶满是不甘。在女真人眼中,女人不过是生孩子的工具,不过是供淫乐的物品而已,只是一件有趣的礼物而已,他从来没有把女人看在眼中,可是这一刻,竟然死在了一个女人手中。

  在战场上,堂堂正正,被女人击败,最后杀死。

  心中的不甘,化为浓郁的怒火,手中的马刀挥刀,直接劈向了王舞月。

  瞬息之间到达,王舞月没有躲闪,而是揉身向前,直接迎向了袭击而来的长刀。两把刀碰撞在一起,立时间火花乱窜,在夜色中绽放出明亮的光辉,好似舞动的萤火虫一般。

  没有花哨的招数,只有快准狠,最强硬的碰撞。

  巨大的力道冲击而来,完颜叶身子向后退了三步,手臂隐约发麻,原本想要仗着男子力气比女子大,突然出手,将这个女将斩杀,只是这个女将的力气之大,不逊色于他,硬碰硬之下他完败。

  “刷!”

  这时,完颜叶来不及喘息,敌人的刀锋再度逼近,寒光闪耀,好似天上的明月一般。

  完颜叶奋起精神,鼓荡力量,全力反击,刀刀直指要害,舍弃了一切防御,只有进攻,好似疯子一般撕咬不断。只是他的拼命反击,并没有取得一丝效果。

  十招快速交锋之后,一刀削来,胳膊上的战甲翻动,一个血口子出现。

  “啊!”完颜叶发出惨叫声,再度反击。

  可很快,腿上又中了一刀,身子一弱倒在地上,这时一把刀直接刺杀而来,直接指向咽喉。

  完颜叶身子在地上翻滚,避开了破喉之刀,可是右胳膊却被刀削了下来。

  “啊,你不是汉人,这是草原刀法,这是辽人刀法…………”在死亡的那一刻,完颜叶呼喊道。恍然间,他想到了曾经遭遇过的一个辽国悍将,也是施展这种刀法,简单、直接、狠辣,没有多余的变化,来来回回就是那几刀,可是却很少有人抵挡住。

  只是后来阵亡了。

  他没有想到,会在南方,在大宋遇到这样的刀法。

  这时,刀光闪过,完颜叶只觉得脖子发凉,最后脑袋缓缓的飞起。在死亡的时刻,想起了家中的妻子,还有妻子肚子中的孩子,也不知道是男还是女…………

  “带上他的脑袋,送给陛下做礼物!”王舞月看着地上的尸体,平静的道。

  这时,一个亲卫上前,开始捡起地上的金军将领的脑袋,然后倒上石灰,防止血腥味扩散,然后取出一个精致的匣子,放了进去。总算是完成任务了,这个金军将领的死亡,为这次战斗划上了圆满的句话。

  …………

  “不要啊,不要离开我!”

  恍然间,在睡梦中,梦到了王舞月一身鲜血,伤痕累累,似乎顷刻间就要毙命,赵朴惊醒了过来,不由的大声呼喊。

  喊过了之后,赵朴才彻底想了过来。

  一旁的灯火明亮,油灯昏黄的光芒下,四周隐隐发暗。

  赵朴不觉打了一个寒战,所幸一切都是在梦中,一切都是不真实的。

  “她回来了吗?”赵朴颤声问道。

  一旁的侍卫,自然知道她是指谁,连忙道:“陛下,还没有!”

  “没有!”赵朴不由道,“不会出了意外吧!”

  侍卫看出了皇上的忧虑,可又困惑起来,既然如此担心,为何还要派出去征战!

  赵朴沉默不语,心中暗自自责:传说中的猪脚,往往是英雄救美,可是他却没有强大的武力,只能是静静的等着,干着急,屁事也干不了!传说中,英雄在外面征战,美丽的妻子,在家中等待着捷报传来;而他倒是好,妻子在外面征战,而无奈的等待着。

  这时,外面传来了噔噔噔的脚步声,一个声音传来:“陛下,大胜,大胜,斩杀残余金军骑兵,金军将领被斩首!”

  赵朴心中松了一口气道,连忙站起身来,慌慌张张往外面跑。

  “陛下,等一等,你还没有披上袍子!“侍卫叫喊着,同时拿上软榻上的袍子,扭身就走。如今已经是秋天了,大半夜正是秋寒浓烈的时刻,若是不穿上袍子,中了寒气,得了大病,那就不妙了。

  侍卫慌慌张张追上赵朴,最后为赵朴披上袍子。

  赵朴有些不耐烦,快速披上外袍,向着营外走去,到了营门前,立刻看到了一排排整齐的骑兵。若说之前的骑兵,看起来威武,似乎神勇不凡;如今的骑兵,看起来杀气腾腾,使人心神发颤。

  “拜见陛下!“

  这时,骑兵整齐划一的从马上跃下,然后单膝跪倒在地。

  “哈哈哈!”赵朴笑了,“国有诤臣,其乃不亡;国有雄师,方能不朽。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大宋已经残破,山河已经碎裂,蛮夷纵横华夏,亿万百姓还在水火中挣扎,这是一个悲剧的时代!乱世来了,乱世之中,为军人者,当为大宋的脊梁,撑起破碎的山河,镇压南侵而来的蛮夷。山河需要你们重塑,百姓需要你们拯救,未来需要你们创造!”

  “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的只有一次,当你们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愧。在你们临死的时候,你们能够自豪的对子孙说,我整个的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献给最伟大的事业,为抗击金军而战,为保家卫国而战。子孙会为你们自豪,你们将流传千古!”

  “这是骑兵营第一战,未来骑兵营会取得一次次胜利,子孙会以你们而自豪。”

  在赵朴极具煽动性的演说中,骑兵战士只觉得热血沸腾,谁不想要得到尊敬,谁不想要后代引以自豪。

  立时间,骑兵营战士,山呼万岁。

  赵朴满意的点点头,再厉害的刀,也需要握在手中,以权术掌控很妙,可是洗脑控制更是上上策。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