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83章金军之狂

第183章金军之狂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战斗结束了,一切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首先需要统计伤亡人数。此战胜利了,可是代价也是巨大的,出征时四千骑兵,此时全须全尾活着回来的只有一千五百人,一千人阵亡,五百人重伤,再也难以上战场,还有一千人受伤极重,需要治疗。

  这一战,胜利了。但是短期内骑兵营也是残了,需要较长时间,才能恢复。

  损失是巨大的,不过收获也是巨大的,此战是骑兵营与金军骑兵第一战,锻炼了骑兵,经过厮杀,骑兵营开始长大,开始走向强大,这是一点旺盛的火种,只要经过后期的不断补充,不断磨练。

  骑兵营,迟早会变为让金军闻风丧胆的存在。

  宋军,不善于骑战,这个短板将会渐渐得到弥补,直到最后形成压倒性的优势。

  “我们回去吧!”赵朴拉着王舞月的手,有些兴奋的往营帐内走去,总算是平安无事,平平安安就是最大的幸福。

  回到营帐,赵朴亲自为王舞月摘掉面甲,又亲自除去战甲,王舞月有些挣扎,道:“陛下贵为天子,岂能做这样的事情?”

  “此时,我不是天子,而是一个等待妻子回来的丈夫!”赵朴道,“不要挣扎,我帮你脱去战甲吧!”

  当衣甲尽数去掉时,赵朴摸着王舞月的后背,立时感到后背上的衣服全部湿透了,汗津津一片,不由道:“你辛苦了!”

  “不辛苦!”

  “小心得了卸甲风寒症!”赵朴连忙将厚厚的毛皮大衣,披在了王舞月身上。

  穿上几十斤战甲,又是连续大战,往往是身上汗水淋漓,披上战甲的时刻,还不觉得什么,可是一旦脱掉战甲,被冷风袭来,可能会得了风寒,这也是许多将领最容易得的病。披上毛皮大衣,可以减少忽冷忽热,得了风寒。

  似乎感觉还有些不够,赵朴又命人,点燃了炭盆,很快的大帐内暖和起来。

  将王舞月抱在怀中,感受着佳人的气息,握着发凉的小手,赵朴道:“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我不苦的!”王舞月道。

  “你可怪我让骑兵营出战!”赵朴苦笑道。

  王舞月点点头道:“是有些不理解,但是我会坚决的执行命令!”

  “我不喜欢战争,我很讨厌战争,我也不懂战争,可是金军来了,打破了我平静的生活,不得不战。就好比现在,我最想,如那些大臣说得那样,迁都扬州,或是建康,或是杭州,避开金军的锋芒,但是这也只能想一想。一旦真的那样做了,军心会动摇,本来就不敌金军,前线可能会迅速崩溃,大量领土会沦陷,大量百姓会陷于蛮夷。我只能去前线慰劳三军,尽管风险很大。”

  “这次,骑兵营训练不熟,本不应参战。而你是我的女人,不应该让你前去犯险,但是手下无人,只能你前去。所幸,平安无事!”

  说着,说着,赵朴惆怅了起来,“战争才刚刚开始,不知道何时才结束,但是没有选择。这一战没有必胜的把握,但要一直打到敌人先倒下去,或者,一直打到我们变成第二个迦太基,胜也罢,负也罢,就是不会与你讲和!胆敢有议和者,不论是君王,还是臣子,都会遗臭万年,世人皆是骂之为国贼!”

  王舞月奇怪道:“迦太基是什么?”

  赵朴一愣,只能继续讲述道:“这是一个西方国家,在西域的西面,很远很远的地方。迦太基建国艰难,可是在百年盛世之后,开始遗忘。憎恶从军,他们以军人为耻。百姓不再重视流血的将士,转向了那些无病呻吟的诗词的怀中,跟着他们强做忧郁,开始歇斯底里。青年们在醉生梦死中,已经忘记了当年建国时的痛苦,保家卫国,成了童年中一个幼稚的笑话。迦太基,失去了活力,失去了民族特性,没有危机意识,以为有钱可以搞定一切,却不懂得以战止战,仁者无敌。于是,再多的财富,也只是敌人的战利品。战争,拼的是经济。这话不错,可是却忽略了战争是人打的,没有斗志的军队,拥有再精良的装备也只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巨额的财富,只能是敌人垂涎的对象…………”

  赵朴不断的讲述中,印象中的迦太基,这是一个悲催的国家,正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先有自败之道,方有被人击败之道。

  “陛下,迦太基能在地图上找到吗?”王舞月忽然问道。

  赵朴一时无语,这个时代可没有世界地图。

  可是看着,王舞月那兴致勃勃的样子,赵朴不忍心拒绝,开始绘制亚欧大陆的地图。没有比例尺,没有详细的规划,只是按照这模糊的印象,画着大致的样子。

  “这里是天竺…………

  “这里是安息波斯…………

  “这里是罗马…………

  “这里是欧洲…………”

  赵朴划着地图,前世的记忆渐渐的复苏。

  “他们都是蛮夷,欧洲什么也没有;安息、波斯尽数是沙漠草原,性格野蛮;罗马全是一群变态货,不知礼义廉耻为何物;至于印度阿三,踢上他一脚,都觉得腿疼。而我大宋是真正的天朝上国!”赵朴看着地图,心中闪过浓浓的自豪。

  “可惜,我们这个天朝上国,如今正在面临生死危机!”

  王舞月劝慰道:“我们不是打胜了吗?五千金军尽数覆没!”

  “胜利了?”赵朴自嘲道:“金军五千骑兵,进攻两万多人的大营,你说金军是太狂妄了,还是太傻了!”

  王舞月微微一笑道:“金军嚣张至极,不知兵法,必然必败!”

  吾妻之美我者,私我也;妾之美我者,畏我也;客之美我者,欲有求于我也。赵朴心中暗自道:看来当了皇帝之后,想要听到真话很难,或者是几乎不可能了。

  “后世评价这场交战会说,金军不识兵法,以五千骑兵冲击两万大营,惨遭大败,金军尽数覆没。惜哉,金军不知兵法,蠢不可及,狂不可及,自取死路也!读书人可以这样读书,可是我们不能。不是金军太傻太疯狂,而是我朝太弱!”赵朴悠悠道:“当年灭辽之战时,宗望率领着八百骑兵,冲击辽帝的万人大军,最后辽军大败,辽帝被擒住。”

  “当年,金军横扫河北时,只需要几百骑兵,就可以摧毁上万的宋军大营!”

  “当年,金军只需要几十骑,就可以攻克一座几十万人的县城!“

  “当年,金军七万兵马威逼变,汴梁,城外的三十万禁军一夜之间,全军覆没!”

  “当年,金军七万兵马,就让有着坚固的城防,有着二十万正规军,三十万民夫,乃至数近百万的汴梁,最后屈服,割地、赔款、送女人,称臣!”

  “看似金军太狂妄了,其实只是我宋军太差了,连绵羊也不如。二十万绵羊,挥刀砍杀,还需要杀上一天一夜;可是击杀二十万宋军,只需要一个时辰而已。宋军,不如绵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