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84章总结大会

第184章总结大会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看起来不可思议,可细细思考就在情理之中。五千金军骑兵袭击,宋军两万人的大营,看起来很是冒险,很是疯狂。其实一点也不疯狂,一点也不冒险,在其他的战场上,也经常发生这样的战列。这个时代金军是无敌的,没有那一股敌人,有资格让金军同等兵力对敌。金军的强大,让我朝军队心中潜意识的诞生了“恐金症”!正所谓兵败如山倒,正所谓跑路的军队不如放羊,将军比士兵跑得快,士兵比百姓跑得快。”

  赵朴脸上露出了愁苦之色。

  “两万大军,守着营寨,以逸待劳,最后聚歼了五千金军,看似大胜仗,其实也是一般般而已,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

  “况且这只是一场小胜利,主要是磨练八字军战斗力,提升全军士气,无法改变大的局势!”

  这只是一场小胜利,无关大局,金军根本没有伤筋动骨,对于前线的战事没有太多的改变。就好似平型关大捷,只是鼓舞士气而已,根本无力改变大的走势;而台儿庄胜利,也无力扭转大的败势。

  ………………

  战斗胜利了,闯入镜内的这只金国精骑,全军覆没了。

  胜利之后,开始犒赏三军,尽情的狂欢,有功者记功劳,该封赏的,也陆陆续续封赏。全军气势高昂,没有人会提及以多打少不光彩,也没有人会提及金军战术上的失误,全军上下都是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

  这是对金作战,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胜仗。

  前两次在河东交战,一次是袭击金军的辎重部队,一次是在山岭之间偷袭金军。这两次战斗看似胜利了,可是在众多将士眼中,却有些偷鸡摸狗的味道,有些胜之不武的味道。

  而这次,却是与金军刀对刀,枪对枪,血淋淋的大战。双方在平原上,厮杀不休,用血肉之躯,抗住了金军的攻击,最后一举全歼金军,这是何等傲然的事情!金军南侵以来,宋军屡战屡败,士气萎靡,似乎亡国不远了。

  可是这次全歼金军,却用血一样的事实说明,金军不是不可战胜的,只要敢于拼杀,敢于战斗,金军也是会流血的,也是会死亡的。

  过去训练时的凄苦,此刻也是变得微不足道了。

  连续三天的狂欢之后,炽热的气氛才渐渐的缓解了起来。

  狂欢之后,赵朴开始作战斗总结,仅仅是他一个人总结是不够的,而是要全军上下都总结。只有不断总结失败经验,胜利经验,一次次进步,一次次弥补自身缺点,才会变得更为强大,走得更远。

  “这次我军为何会大胜?”赵朴道。

  “我军训练有素,纪律严明,众将士勇敢向前,悍不畏死,陛下更是亲临战场,亲自督战,岂能不胜!”这时,李破军最先开口。这一战,李破军所在的二营,抵抗住了金军的冲击,战功居于首位。在战斗中损失也是最大,原本是三千人的满编制,如今死伤一千多人。

  评论此次战役,他最有发言权。

  王守义也道:“我朝众将都是畏敌如虎,唯有陛下,不避生死,亲临前线,将士们那个不会拼死作战!”

  “此外,我军的扎马刀,出其不意,将士们连砍马腿,让金军骑兵覆灭。”

  “我们盾牌阵,也及时的阻拦了金军骑兵,让强大的骑兵无用武之地,金军骑兵才覆灭!”

  “我们投石机,不断抛射炸药包,重创了金军骑兵。”

  “没良心炮,也是威力巨大无比,大破敌军!”

  “这都是陛下指挥得当,调配正确!”

  营帐内各个将领,你一言,我一语,说个不停。但是重点是在各自述说自己的部队功劳,或是说着陛下指挥英明。

  赵朴听着,心中暗自发愁,还是素质低下呀!

  这些将领,都是以勇猛冲杀为主,多数都大字不识几个,即便是后期的弥补,也是增加的有限。他们的起点低,成长时间又短暂,他们都属于悍将,勇将,上前厮杀冲阵可以,但却不是智将。

  赵朴心中暗自思索,若是有了时间,是不是筹建武备学堂,是不是及时的补课,是不是该提升一下整体素质,不求他们做出一首好诗,但求他们可以制定出简单的作战策划。

  当众将所得差不多的时刻,赵朴开始做起了总结;“此战我们胜利了,主要是以下几点:第一,将士们勇猛冲杀,都不怕死,刀剑加身,依旧与金军血战。战争就是如此,只有不怕死,才能打了胜仗!打起仗来,不怕死的往往是活到最后,那些怕死的往往早死!试想一下,金军攻势很是猛烈,若是有一部分将士怕死了,开始跑路,冲击本阵,那时可能会全军溃败,最后大家都死了,我的脑袋被金军砍了……而各位可能也无法夸夸其谈,早已尽变成了尸体!”

  众将点头,向后道:“陛下说得有理!”

  “第二,各部之间配合密切。战争好比是打架,打架时要拳打、脚踢、胳膊撞击,脑袋撞击,牙齿咬,身体的各个部位齐心协力,共同出击,才可能干到对手。而这次,我八字军出击,二营负责阻挡金军,后来更是诱敌深入,弓弩手、长枪手都是拼死作战;而诱敌深入之后,工兵营及时使用抛石机,发射炸药包,挡住了金军骑兵的冲击,免去了骑兵追击;而盾牌手不避生死,减缓了骑兵冲击,断掉了金军骑兵深入的道路;而这时,亲卫营,负责阻断,将金军切为两半,使金军首尾难顾;而最后骑兵营,追杀敌军,一举灭杀了金军残部。各部之间配合,好比是人的身体各部一样,彼此合力出击,才一举搞定敌人。若是稍微有一环出错,有一部出现了问题,那可能是夹生饭了,大捷就可能变为了大败!”

  “第三,平时多训练,战时少流血。战场上,刀枪无眼,箭雨无眼,为何有的人活了下来,有的人死了。有运气的原因,可是也有训练的问题,平时训练好的,成绩好的,射箭射的准,搏击能力强大的,长枪击得狠得,投石机扔得准,骑射签的,最后活了下来。而平时训练三心二意,混弄了事的,最后死了。战场上最公平,平时训练如何,战场上都能检验出来!”

  众将心中禀然,想着平时间训练凄苦的场景,此时再也不叫苦了,训练场上受苦,总胜过变成死人。

  “第四,就是金军犯错误了!”赵朴冷笑道,“战争是什么?战争是生死较量,是你死我活,不容许一丝疏忽,不允许有一丝的轻视。在战场上轻视敌人,就等于伸出脖子,让敌人刀子砍!金军胜利了,打的我朝军队落花流水,凄惨无比,于是金军骄傲了。骄兵必败!骄兵必败!”

  “金军五千骑兵南下,横扫河南之地,所到之处,我朝只能是紧闭城门,惶恐不安。一些军队,因为撤退不及时,结果被金军尽数歼灭。连续的胜利,早已经让金军狂妄到了极点,似乎连爹妈叫什么也不知道了,于是轻视我军,仓惶出击,最后全军覆没!”

  “各位记住,在任何场合,都不要轻视敌人,即便是狮子搏杀一只兔子,也要尽全力,不容许有一丝疏忽。盛极而衰,当胜利的巅峰,也往往是最接近失败的时刻!”

  “这一战。金军犯了太多的错误。第一,仓惶出击,进攻我军的营垒,让骑兵失去了机动性,而是陷在了攻坚战中。若是金军将领耐心些,不要急于进攻我军营垒,而是我军移动中,不断袭扰,使我军疲惫不堪,最后决战,胜负在五五之间;其二,金军不了解我军强弱,盲目出击,若是金军有些耐心,花费较多时间,制造攻击器械,那时营垒即便是守住,也要付出巨大代价;其三,金军开战之初,连起码的试探也没有,就投入了大量兵力,一举陷入我军的陷阱中,最后万劫不复;若是金军有些耐心,多几次试探,即便是攻不破我军营垒,也可以从容离去!”

  “其四,金军若是灵活些,驱赶百姓攻击我军营垒,那时我军必然…………”

  “其五,金军若是夜间袭击,我军仓惶之间,抵抗较难…………”

  赵朴提出了一个个问题,这些都是金军这次暴露出来的问题。金军不犯错误,他也未必有机会击败;因为金军犯了太多的错误,这些错误,不断的累加,最后金军覆没了。

  “首先金军只是骑兵攻击,缺少步兵策应,若是下一次,步兵与骑兵相互策应,又有大量的攻击器械,我军能守住吗?”

  “其次,金军仅仅五千骑,若是金军动用上万人马进攻,准备充分,我军还能守住吗?”

  “第三,若是我军离开营垒,在野战中与金军遭遇,我军能在野战中击败金军吗?”

  一个个问题再度提出,众将喜悦的心情渐渐平静了下来,细细想来,这一战有太多的侥幸。

  这样的侥幸,注定是无法复制的。只能发生第一次,无法发生第二次。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