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92章明处议和,暗处偷袭

第192章明处议和,暗处偷袭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金军使者说完之后,大殿之内立时鸦雀无声,条约太苛刻了

  第一,以淮河为界,南方为宋朝,北方为金国,这是割地,半壁江山丢失了;

  第二,金军连番征战,损耗较大,需要赔偿二百万贯钱,以犒劳三军,这又是赔钱;

  其三,江南多佳丽,每年上贡三百名江南美女进献于我皇,这是人格上的侮辱;

  第四,断绝对河北,河东等地匪军粮饷支持,罢免勾结匪军的官吏,这是釜底抽薪;

  第五,张所抗击我朝雄兵,请求斩杀张所,彻底伤了武将之心;

  第六,宗翰元帅侄儿,无故在宋境消失,似乎被歹人所害,请求陛下捉拿凶手;这不是找八字军的不自在吗?谁不知道,这是八字军动手。动了八字军,就是动了陛下。

  听完这六条,即便是最为坚定的议和派,这一刻也动摇了。

  不管是有一千条理由,一万条理由,卖国就是卖国,即便是挂上曲线救国的名义,也掩饰不掉卖国的本质。谁若是签订下这六条,绝对是遗臭万年,名声烂到了大街上。

  赵朴道:“各位卿家,可有话说!“

  “陛下,为了江山社稷,还是签了和约吧!”这时,一个主张议和的大臣跪倒在地,呜呜的哭了起来,“这个罪名让臣等来背吧!”

  赵朴神色厌恶,哭的泪水再多,也难以掩饰卖国的本质。

  “和约六条,还是签了吧!”

  好似骨米诺骨牌效应,随着一个臣子当出头鸟,其余各个大臣纷纷跪倒在地,脸上流着泪水,一副悲伤到了极点的样子。

  慷慨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跪倒在地的大臣,一致要求签订和约六条,并述说着各种理由,似乎这是为了卧薪尝胆,为了委曲求全,为了等待时机,并搬出了刘邦的例子,李渊的例子。刘邦,不也有向异族献女求和的污点;李渊也不是向突厥成臣的屈辱吗?

  屈辱不算什么?

  不过是为了卧薪尝胆,日后找回场子。

  赵朴心中恍然,恨意不断:这就是卖国的理由,卖国的借口,卖的理所当然,卖的理直气壮。卖国不叫卖国,是为了修生养息;卖国不叫卖国,是为了卧薪尝胆;卖国不叫卖国,是为了等待时机,在报复。

  有心人,天不负,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有志者,事竟成,卧荆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这本是激励后人,不抛弃,不放弃,坚持到底,必然会胜利。而此刻,却成为了议和派主张议和,主张卖国的最好理由,真是一群淫才!!!

  退后,是为了向前一跃。

  然而此刻,已经是退无可退,再退下去,就是万丈深渊,就是万劫不复。

  有一有二,但没有再三再四。

  一次次推让,一次次屈辱,早已经是退无可退,再也没有签订屈辱条约的资格了。一旦签订,那就是汪精卫、那就是李鸿章。

  赵朴握紧了手中的燧发枪,眼神中闪出狠戾,文人不靠谱,就靠我的燧发枪吧!

  “不可,这六条,一条也不能签订。一旦签订,必然是国之不国,大宋不亡将亡!”这时赵鼎等人,再度组织起抗金派,坚决反对议和。而议和派们纷纷声讨,激烈的论战又开始了。只是主战派依旧是势单力薄。

  而一旁的金军使者,兴致勃勃的看着这一切。

  ………………

  赵朴看着吵闹的朝堂,心中知道:若是这样争吵下去,三五天搞定不了,可是金军会留给这么多时间吗?”

  摆了摆手,一旁的太监走了过来,递过了一个字条。

  太监匆匆离去。

  赵朴心中松了一口气,一切还是要靠枪杆子决定。大臣们争吵不断,一时难以决定,那他就帮助他们决定吧!

  争吵还在继续,赵朴还在等待着,心中有些着急。

  这时,外面传来了铠甲响动的声音,一队队穿着甲衣的将士,快速的跑了进来,迅速的包围了大殿四周,刀枪林立。众多大臣立时惊呆了,不会是玩兵变吧!可是很快的摇了摇头,没有陛下的玉玺,没有枢密院的签发,根本难以调动一丝兵力。

  即便是调动了兵力,也无法这样毫无声息的通过宫禁。

  这时,一个穿着甲衣的战士快速向前,向赵朴施礼道:“陛下,幸不辱命!”

  “好!”赵朴点点头,站起身来。

  “陛下,这是怎么了,为何要近卫进入大殿!”

  “莫非是……要诛杀我等!”

  “完了,早知道如此,就不应该加入议和派!”

  这时,议和派一方惶惶然,在他们看来,这是皇上要清算他们。

  在不久之前,宋钦宗也是以诛杀六贼之名,大量的清洗了朝中大臣;如今,皇上也是要借着这个名义,清洗他们。不必流放,不必诛杀,只要摘去帽子,打入大牢,就是万劫不复。

  这时,一直以来,置身事外,一直平静无语的汪伯彦道:‘陛下发生了什么,为何让近卫入殿?“

  赵朴道:“岳飞,你说吧?”

  这个青年将领,正是岳飞。

  岳飞,此时也算是近卫军一名头目,负责宫禁安全。之前,在剿灭南下的那股女真军时,岳飞勇猛冲杀,率领的中队,战绩优秀。不过战斗中,岳飞身上有三处创伤,有一次差些射在心脏上,差点毙命。

  这让赵朴心惊胆跳,他打算将岳飞培养为头号名将,杀敌的利器,若是在一场小战斗中,就阵亡了,那也太亏了。

  此时的岳飞伤势已经好了,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

  岳飞道:“陛下,这次金军以议和为名,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已经派遣一万骑兵,一人三马,已经快速渡河,逼近了扬州,距离这里不足百里,可能下午,金军就会杀到扬州。那时我等早已经沦为金军俘虏!”

  “轰!”

  顿时间,将大臣们轰击得里焦外嫩。

  他们在这里议和,金军却是袭击而至,不会是真的吧!这一刻,不论是议和派,还是抗金派,都再难以镇定,心神慌乱不断。都看向了金军使者,看他如何回答。

  金军使者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慌,可很快的隐藏起来,“不会的,我朝诚心议和,那里会做这等背信弃义之事!“

  可是,在场的大臣都是老油子,察言观色,揣摩人心都是一等一的高手,看着金军使者的表情,心中已经肯定了八九分。一切都是真实的,此时此刻,可能金军已经出发,已经时刻要兵临扬州,破城在即。

  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闷。

  “和约有两种,一种是真心打算议和,从中捞取利益;一种是假装议和,提出苛刻要求,超越底线。这一种和约,根本不能答应,一答应了,就彻底玩完了。这种和约的目的,在于拖延时间,或是等待敌人主动抛弃议和,或是趁机修养,或是趁机袭击。在汴梁时,金军就多次提出议和,这种议和不是真正的议和,而是为了一步步的我朝实力,削减百姓抗金意志,最后好似杀猪一般,一刀砍了!我的父兄因而沉沦,但是我不会……”

  赵朴悠然道:“人不会总是在一个坑里摔倒,摔倒的次数多了总会长记性。明处议和,暗处头偷袭,或是趁机积蓄力量,这类手段,玩了十几次还继续玩,你们不觉得累,我还觉得麻烦!”

  说着,赵朴再也不废话,掏出燧发枪,砰的一声响声,打在了金军使者的胸口,顿时鲜血流了出来,一声惨叫传来,金军倒在了地上。

  随着枪声,在场的大臣们不由的心中突突。

  “暴君,你敢杀我!“

  “我为何不敢杀你!“

  “将军会血洗扬州,杀得鸡犬不留!‘

  “可惜,你看不到了!‘

  赵朴微微皱眉,这年头的燧发枪质量不咋地,一枪还秒杀不了他。

  一枪不行,就两枪:两枪不行,就三枪;三枪不行,就四枪。不信就秒杀不了。

  这时金军使者,再也顾不了多少,扭身就跑。可惜很快,宋兵一拥而上,在一番肉搏之后,这个金军使者被捆住了。这个金军使者,悲剧的成为来活靶子,被瞄准射击,被这个粗劣的火器虐待着。

  这是纸壳子弹,弹丸与火药合在一起,少去了填装时间,赵朴添好子弹,瞄准射击,“啪”一枪又打中了,胸口又冒出了血。

  “我李允,做鬼也不会放了你的!”

  “混账,你还好意思叫李允,为何不叫完颜允!一个狗奴才,一个狗汉奸,老子毙了你!”赵朴装好子弹,又是一枪射出。

  “啊!”金军使者惨叫传来。

  随着金军使者的喊叫,在场的大臣们都是心中惶恐,这位陛下,也太暴力了,竟然在大殿之上,用“暗器”杀人。

  “砰!”

  “砰!”

  连续打了五枪,这个金军使者才挂了。

  赵朴暗自抱怨道,质量不给力呀,不过比起砍头,比起凌迟,枪毙算是文明许多了,这也算历史上第一次枪毙事件吧,开口对殿内大臣道:“屁股决定脑袋,关键是屁股坐在哪一边。屁股若是坐错了位置,会掉了脑袋的!”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