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95章血战

第195章血战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这一夜,完颜撤离和失眠了。

  他没有读过孙子兵法,没有读过司马法,没有读过尉缭子,也没有读过武经总要,但是长达十几年的战斗经历,从辽东,打倒河北,河南,又打倒淮河,早已将他磨练成为一名合格的将领。

  此刻,看着扬州城,完颜撤离和不断的计较着,不断的思索着,权衡着。

  …………

  而这一夜,赵朴的心情也不平静。

  金军兵临城下,在经过初始的混乱之后,全城上下开始稳定。

  行走在大街上,赵朴随意能闻到淡淡的血腥味。

  人性是自私的,在金军兵临城下的时刻,人性的丑陋暴露无疑。踩踏事不断,抢劫事件不断,还有冲击城门,一切都是乱糟糟的。

  一些大臣更是想凭着官位,闯出城外逃命。可是迎来的却是无情的弩箭,这都是赵朴提前叮嘱好的,谁若是敢于硬闯城门,格杀勿论。这再一次说明了,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在乱世有刀的,还是比没有刀的更厉害。

  扬州城内有二十万百姓,一旦城破,就是二十万头待宰的牛羊。为了扬州百姓,赵朴必须坚持下去,不能逃跑了,再逃跑下去,就是遗臭万年了,他丢不起这个人。

  不过如何守住,这是一个大问题。

  城内仅有五千的八字军战士,两万五千正驻扎在城外;还有接近三万的辅兵,战斗力低下,不过守城还是足够了。金军若是攻城,他反倒是不怕,可以将金军引入城内,进行巷战,靠着鸳鸯阵近战无敌的特色,赵朴有足够的自信,将这七千的金军坑杀在扬州。

  可是,金军将领会这样吗?

  赵朴摇了摇头,金军将领不傻,只要不是脑袋抽筋了,就不会犯下这样二货的错误。

  如今金军只会围点打援,一步步消灭勤王之师,或是到其他城池劫掠。一旦围点打援,靠着宋军那点野战能力,几乎是来多少,死了多少;靠着骑兵的犀利,可以一步步消灭援军,缴获物资,以战养战。

  若是金军金军劫掠扬州附近的州县,也是一场大劫难,那时若是救援必然陷于野战,若是不救援必然失去人心。

  真是一个纠结的问题。

  赵朴叹息道:“上次,一举歼灭五千金军骑兵的战列,注定是无法再次上演了!这次如何对敌!”

  在灯光下,赵朴再度失眠了。

  “陛下,可是心烦金军袭扰!”王舞月道,“扬州经过修缮,城墙坚固,滚木礌石又放在城墙上,金军必然难以攻破扬州!陛下,可以高枕无忧!”

  赵朴道:“我不担心金军攻破扬州,就怕金军不进攻扬州,一旦围点打援,或者是四处袭扰,或是干脆逃跑而去,那就麻烦了。想要守住扬州很容易,难的是击溃这股金军,乃至是彻底消灭!”

  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这种被动防守的感觉,让赵朴心中极度的不爽,却又无可奈何。

  八字军训练了一段时间,战斗力有所提升,可还是战力欠缺,守之有余,而攻之不足。一旦野战,胜率不足三层,让八字军前去冒险一战,太危险了。一旦全军覆没,或是损失巨大,那时他必然陷入险境。

  在后世,为何宋高宗要消藩,剥夺各个将领的权力,甚至是诛杀岳飞。就是因为宋高宗是一个文人,他没有直接掌控军权,没有值得信赖的嫡系军队。只能是靠着大义之名,削去各个藩镇兵权,不然一旦兵变,必死无疑。削藩固然稳定了局势,消除了兵变的可能性,但是代价是惨重的,自废武功,将国防力量削弱到了极点,更是流下来“兔未死,狗已烹“的千古骂名。

  未来,他既想要稳定局势,又免去之自废武功,唯一的出路就是建立一只强大的中央军。

  有着强大的中央军,可以震慑其他的藩镇,让那些武将心存忌惮,不敢妄为,又同时能够稳定住局势。

  只是如今的局势,逼迫他不得不战。

  赵朴纠结了!

  …………

  第二天,期望中的攻城战,并没有发生。

  这让赵朴大失所望,金军选择进攻的重点是城外的八字军大营。

  铁骑在纵横,各种攻城器械,轮番上场,喊杀声不断,号角声呜呜不休,战斗开始了。一队队金军士兵开始在破城车的掩护之下,进攻八字军的营寨,填平了一道道壕沟,推到了一道栅栏,似乎破营在即。

  这时一直沉稳的八字军,开始反击。

  在抛石机的抛射下,一坛坛的猛火油轮番砸出,顿时将攻城车起火了,好似一个巨大的火炬。这时八字军开始反冲杀,远处是弓弩掩护,射击;近处则是一排排的标枪抛出,在标枪之后,是一根根长矛,还有刀斧手掩护出击,盾牌手左右策应。

  一番冲杀之后,金军战死者众多。

  而这时金军骑兵出动了,试图想要冲垮步兵,这时一个个巨大的盾牌手出现了,把大盾牌倾斜放在地上,形成一个个路障,然后躲在盾牌后面出击。

  这时的金军骑兵也学聪明了,没有杀入盾牌阵内,而是抛出一个个皮囊,皮囊内装有火油,扔向了盾牌大阵,然后是火箭射出,顿时间火油燃烧起来,盾牌阵变成了火焰阵,烧死烧伤者宋军无数。

  遇到这种绝境,若是换做一般的宋军早已经是崩溃来,向后逃窜,可是八字军没有这样的规矩。

  在八字军将士眼睛中,士兵者有进无退,只有向前杀死敌人,或是被敌人杀死,此外没有第三条道路可走。陷入绝望中的八字军士兵,不顾身上燃烧的火焰,扑向了金军骑兵,选择同归于尽,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这一刻,远处观战的完颜撤离和震惊了,这还是那群好似绵羊一般的宋军吗,简直是一群虎狼之师。

  世界上没有无法破解的阵法,却有无法破解的坚强意志。

  盾牌阵被破解了,而骑兵也失去的引以为傲的速度。一个个鸳鸯阵出现,狼筅出击,一个横扫,就能够将一个骑兵打落马下,落马后的骑兵来不及反抗,七八件武器就扎来,砍来,砸击而来,不是被刺成了血窟窿,就是砸成来肉泥。

  即便是有一些骑兵,躲过了狼筅的横扫,也没有躲过斩马刀斩马腿。

  而战斗到了这一刻,侵入营寨的金军骑兵遭到毁灭打击,完颜撤离和自然是不能坐视不管,指挥骑兵出击。从另一个方向开始攻击营寨,打算围魏救赵,只可惜刚刚接近营寨,一个个炸药包就抛射而出,随着炸药包当空炸开,铁钉,铁蒺藜等漫天乱飞,冲击向骑兵。

  而此时的金军骑兵,也做好了防护准备,战马的耳朵被塞住,听不到爆炸声,自然也不会惊慌乱窜;而战马眼睛上过了护罩,也不怕伤着眼睛。在炸药包袭击爆炸的时刻,所有骑兵都是整齐划一的伏在马上,减少创伤面积。

  此时的金军骑兵,较之上次,防护提升了很多,为的就是防止炸药包威胁。

  在这种全方位的防护之下,炸药包的威胁大大减少,只要不是运气背到了极点,正好被炸药包砸中,不会留下太大伤害——毕竟这个时代的黑火药,硫磺的纯度低下,火药的制作工艺落后,杀伤力有限,远远无法媲美TNT炸药。

  相比于上次金军骑兵狼狈不堪,伤亡巨大,这次的损失小了很多。

  金军骑兵,也在不断的进步,不断的修整过去的错误。

  而宋营内,一个个干柴抛射而出,上面点着火焰,袭击向金军骑兵。

  金军骑兵神情有些不屑,只是用长枪拨打着柴火,免得身上着了火,柴火纷纷落在地上。“砰砰!”一阵阵爆炸声从地面传来,马腿被炸断了,或者是马肚子被爆射的铁蒺藜划开了大口子。总之战马纷纷倒闭,骑兵也随着阵亡。

  这是半成品的地雷。

  地雷,是克制骑兵的有一种手段,只可惜赵朴的智慧有限,暂时还制造不出地雷,只能是将炸药包埋在地下较浅的地方,然后利用抛石机抛射柴火,引爆炸药包,形成爆炸之力,炸断马腿,马肚子,击杀骑兵。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