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07章宰相何处寻?

第207章宰相何处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风声犀利,西风吹来,大雪漫天飞,击打在人的脸上,隐约间发痛。

  一队队宋军,此刻正向着襄阳前进,路上的积雪渐渐开始融化,一些道路变得泥泞不断,行动不便。而随着大雪的融化,天气越发寒冷,即便是穿着皮裘,车上有着火炉,汪伯彦也觉得寒冷。

  “官家,也真是遭罪。不在扬州呆着,为何千里迢迢,要赶往襄阳!”

  汪波彦看着马车外,眼神中闪现出了复杂之色。

  此刻,官家正好似一个步卒一般,混杂在大军中,徒步行军。

  在大宋,除了太祖皇帝之外,都是重文轻武,都是文采出流,可却不善于弓马,不善于领兵作战。即便是一些皇帝,号称尚武,重视军队操练,可本质还是是叶公好龙,看似喜欢,其实有太多的作秀。

  太宗皇帝来位不正,想要平灭北汉,收复幽云十六州,证明自己比太祖皇帝更为优秀,结果在高粱河惨败,大腿上中箭,差点当了俘虏。

  而神宗则是志大才疏,本身政治才能,军事才能一般般,却不知虚心纳谏,只是信任书生王安石,将各个大臣贬走,结果国家乱糟糟一片,五路伐夏,结果大败而归,除了死了很多人之外,什么也没有得到。

  总之,谈到武事,大宋的皇帝往往是抓瞎。

  而当今的官家是例外。

  这位圣上,在金军威逼汴梁之前,仅仅是一个纨绔子弟;可是在金军南侵时,展现出了惊人的一面,首先是向徽宗皇帝献上六胜六败论,后来不惧生死出使金军;再后来,更是跟随种师中出征河东,种师中兵败战死,而当今官家率领的宋军,却是大败金军。

  在后来称帝时,经常与臣子们谈论军事,批驳了李纲的十议,也批驳了投降言论,速胜言论,明确了抗金目标。在谈论到军事时,总是入木三分,善于推演、比较,说出的话极有说服力,时常将朝中的大臣说得哑口无言。

  而他亲自组建的八字军,更是世上少有的强军,屡屡大败金军。

  这位官家,似乎天生就是为了战争而活着,似乎天生就是为了征战而活着,在历次战斗中,展现出了惊人的战争天赋,更是有着上古名将之风。据宫中所言,这位陛下每天都要起床跑步,锻体身体,更是每天不断的练剑。在营中与士兵们,同吃同穿,没有奢华之处,深得将士信任。

  此次巡行,没有多余的仪仗,没有带着奢华之物,一切从简,简单到一些老臣不由得劝谏。

  而这次巡行扬州,官家体恤老臣,让一些体弱的老臣,纷纷坐在马车上前进;而他自己却不坐马车,只是徒步行军,好似平常士卒一样行军。

  古之名将也不过如此!

  只是这些优秀品质,放在一位帝王身上就有些不妥了!

  身为皇帝,太过重视武事,将文臣凉在一边,长久下去武人权力必然扩张,若是不加以抑制,必然是藩镇割据,军阀混战,国之不国。

  汪伯彦心中道:“你是一位好名将,却不是一位好皇帝!“

  …………

  夜晚,赵朴还在批阅奏章。

  虽然说,有了内阁的存在,他轻松了许多,只需要做判断题,写“是”或是“否”就够了。但是高高的奏章,还是很多,即便是只读上一遍,也花费较多的时间。而这已经是内阁大臣,尽量的抓重点,尽量的挑了一些重要的奏章送来,大部分不重要的已经截留下去,可数量还会更多。

  当批阅完最后一个奏章时,赵朴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靠着椅子上,满是享受。

  而这时,王舞月走上前,轻轻的按摩着,舒缓着赵朴脖子上,肩膀上的酸疼。

  “月儿,今天到了那里了!“赵朴开口问道。

  王舞月回答道:“距离最近的县城还有五十里!”

  “如今金军退了,可是几个月后,金军又要南下。那时,扬州将直接面临金军的兵锋,说不好就是下一个靖康之耻了?你说,我该怎么办?”赵朴发愁的问道。看着奏章,内容无非是百姓水深火热,官员要钱,哪一处又是流民起义等等。

  总之,奏章上的内容都是坏事,都是发愁事,都是麻烦事,都是烦心事,没有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再想一想,强大的金军,赵朴更是发愁。

  来到宋朝已经两年了,局势依旧恶化,局面依旧没有好转,唯一得之庆幸的就是当了皇帝,有了兵,有了权,有了财,有了一丝反抗命运的机会。不过随着麻烦事情也多了起来。而最为重要的是,政事的繁琐,远远超过军事;而那些文人也比武将更为有心计,更善于钩心斗角。

  而赵朴这点阅历,这点政治水平,想要摆平这群文人,困难度真的很大。

  “陛下,不要着急,慢慢来!”此时,王舞月只能这样说。

  “国乱思良相,可惜我没有好的丞相!汪伯彦失之平庸,为一州文官为极限,而为宰相,统领朝政则是大有不足;赵鼎性格太过刚硬,当御史,掌管台谏足矣,然而当宰相太勉强;而范宗尹太过圆滑,缺少主张,私心太重,也不适合。他们都不是合适的宰相,致使朝堂乱糟糟,然而将他们换下去容易,找到合适的替代大臣有些难度!”

  赵朴苦恼道,还是人才储备不够,结交的文臣数量较少。致使他,对于那些文臣认识不足,不敢轻易提拔重要位置,以免发生大的动乱。总之在金军时刻要南下,朝不保夕的情形下,稳定压倒一切,

  此刻,在朝堂动大手术,这是找死!

  “那李纲呢?”王舞月问道。

  “他呀,是个忠臣,但不是一个好丞相!”赵朴摇头道,“李纲是一个忠臣,但是在处理朝政上,太义气用事,根本做不到顾全大局;在一些政治意见上,太过浪漫主义,看似美好,其实经不住推敲。他不是宰相的料,不过是忠臣,在福建晾一晾他。时间长了,还是召他还朝的。”

  “想要当宰相,想要成为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存在,好比是放在火上烤,没有金刚不坏之身,轻则是贬官、罢官、流放、致仕;重则是身死族灭,遗臭万年。前者是司马光、王安石,后者是蔡京!”

  PS:写作遇到了瓶颈,今天就一更了。接下来,猪脚将会在襄樊一代,在湖南湖北,搞局部变法。

  此外感谢各位打赏。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